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近墨者说 > 正文 030双门引
    晚钟穿暮霭,夕照出神台。流传于世的大业湖十大名胜,名自景始,景以名传。

    公子矩凝目天边晚霞,喃喃自语:“若烟非烟,若云非云,郁郁纷纷,润泽和缓。赤紫色,是谓庆云,其下有喜。”

    世子殿下这回望气倒是贼准,墨里城内确实一片喜庆。

    六安侯的车队裹挟着万千人流,仿佛一条蜿蜒巨龙来到天官街上。自告奋勇挑起开路重担的王景林一马当先,笑得见牙不见眼,对着街坊邻里频频拱手,这条地地道道的地头蛇大有狐假虎威之嫌。

    太史公府门前一对阀阅东西相距七十二丈,蟠龙附凤流云纹,仙人承露盘有飞熊蹲踞,与大门左右两尊墨玉狮子遥相呼应。

    潘子安轻拢马缰,青铜高车偏转方向避开正门,停在左边的阀阅下。

    钟响,门开。

    太史公府两扇侧门同时打开,各有一列金甲卫士分执斧钺金瓜戈戟鱼贯而出。

    墨里的百姓这回算开了眼,往日即便半步神仙登门,也就是一扇侧门的待遇,当年姜白石领太子进府才有金甲仪仗,但仍是从一扇侧门进,而今两扇侧门同开,这是要闹哪出?小侯爷选左门还是右门?

    潘子安会心一笑,下得车来先振衣掸袖,再将发髻上的黄丝巾扎紧,然后从左首阀阅下顺着天官街走出三十六丈,接着一个左转身,正对着当中那扇九行七路门钉、金漆兽面锡环的朱漆大门走去。

    一片寂静。下一刻欢呼声如山崩海啸。

    中门大开。

    潘子安拾阶而上。

    门内一位乌帽朱衣的中年人快步迎下。

    两人相距三丈远近同时停步,长揖到地。

    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朗声道:“姜府管事姜禄恭迎六安侯。”

    潘子安答礼道:“潘子安不请自来,冒昧了。”

    姜大管家抢前几步,站在六安侯身侧,抬手虚引领路。

    潘子安走到大门前,只见门旁明柱上一座楹联:

    墨墨墨,记善恶,千秋一笔过;

    国国国,定山河,万古几人得。

    二十二个字,道尽了太史公的人间功业。

    自幼便在万法宫修道的王景林头一遭见到街对面的太史公府开了中门,不过这位道心通明的十方堂堂主心大得很,只管不远不近地跟着潘子安踏上石阶,并无半分拘谨憨涩。花无骇虽然胆小,可是前头既有潘子安开路,那是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倒是随后护卫的花家老供奉心中忐忑,这许多年来,自己算是头一个中门直入的天道修士吧,半步神仙都没有的礼遇,如今落自己头上,合适吗?

    进门以后,一行人跟着姜大管家绕过一面飞熊入梦的琉璃影壁,顺中路直行,前头仪门下孤零零地站着公子矩,见到众人老远便大笑道:“没拉一车水果来吗?”

    花无骇回想城门楼下漫天瓜果如万箭齐发的一幕,犹自心有余悸。

    潘子安边走边笑着回应道:“满满一车,海枯石烂也吃不完。”

    王景林打趣道:“这叫掷果盈车,女子以此对心仪男子表达爱慕之情。你今日这一亮相,全城人都知你容貌,正应了那句话,谁人不识潘公子,墨里这许多女子,今后路上见到估计能把你生吞活剥了。”

    潘子安洒然一笑道:“只怕我离开墨里时,大群女子随我而去,剩下满城青壮找不到婆娘,都挤去你万法宫出家,吃斋念佛的,这些水果刚好派上用场。”

    公子矩迎上前来,先吩咐姜大管家:“大好水果别糟蹋了,回头你去他车上捡捡,卖相可以的都收起来。”

    潘子安心下大奇,印象中锯子在洛阳时最是大手大脚,难道如今身为一国之君,当了家便知柴米贵?

    公子矩对众人说道:“我辟了几亩果园,搭了棚子,再用符箓调节气候,便能随心所欲开花结果,当下这时节,你们就算想吃西瓜,我也能捧几个出来,这里头不仅学问大得很,还得花不少工夫用心伺候着。车上只要不是应季水果,就全是我园子里出的货,值好多银子呢,收起来再卖一次,万万不可浪费了。”

    花无骇赞叹道:“一件货卖两次,比我花家还狠。”

    潘子安苦笑道:“古玩字画、傀儡神兽、造船操舟,还有瓜果园艺,你这大玩主的正经事还真不少。”

    公子矩完全没听出话里的揶揄之意,天经地义道:“玩出学问是玩主的本分,而以大玩主的格局还得讲究学以致用。我学了符箓,学了望气,再弄明白瓜果生长机理,便能让一年四时鲜果齐备,也算造福天下百姓,不像那些天道修士,只知整日枯坐洞府,不事生产,凭借装神弄鬼占用大量资源,简直一群蛀虫。”

    说完转脸看向花家老供奉,一本正经道:“这位老人家却是不同,做个供奉,自食其力,且又护卫花家老小阖府平安,当为修士楷模。”

    这番话若是出于旁人之口,老供奉定然立即召来一道天雷将其当场轰杀。

    在世人眼中,修士修天道,便是人间活神仙,理所当然地高高在上,被百姓供养那是应份,哪有自己动手劳作的道理。修士侍天敬神方为正道,倘若像文人武夫艺成之后货与帝王家便难免会被人看轻了去,更别提沦为富贵门庭的私家护院,往难听里说,与一条看门狗何异?

    虽然做条看门狗老供奉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但这事大家心里明白就好,谁敢当面直言?公子矩的话虽然不合时宜,却有理有据,而且看起来的确发自肺腑真心赞誉,更关键的是世子殿下身份摆在那,这让老供奉如何发作得起来?

    公子矩继续说道:“我府上泼墨山虚席以待,老爷子一朝破境入圣,只管来此登临出神台。”

    俗话说君无戏言,公子矩勉勉强强也算得上一国之君,话说到这份上,可见先前的言语绝非挖苦戏弄。老供奉想通此节,顿时觉得世子殿下说话实在,为人仗义,尤其那一声老爷子,更叫得他心花怒放。

    接下来公子矩叮嘱姜大管家赶紧帮老供奉与花家几名护卫拣一处幽静小院安歇,备足酒食,并对老供奉表示花无骇在太史公府内安全得很,若是少了一根寒毛,尽可拿他问罪。老供奉连称不敢,心想这位世子殿下虽然年轻,言行却大是上道。

    待众人走远,公子矩说声“去我院子坐坐”,便领着剩下的三人穿廊过院一路走去。

    看着锯子将闲杂人等三言两语便打发走了,花无骇大为钦服,硬要赶走护卫并不难,难就难在让人走得面子十足,而以世子殿下的身份,这面子给也要给得自自然然。

    公子矩当场传授帝王心术第二条:玉不琢不成器。先把话往难听里说,一轮敲打琢磨,然后再拿些实在的好处出来温润一番,最终哪怕只给了一分好处,对方往往也会产生得了两分的错觉。不过须切记仅适用于上位者对下位者,若是对等的两人,还耍这套花招,分明是找打。

    然后顺带向潘子安讲解第三条:礼多人不怪,礼过厄运来。前一句许多人奉为金科玉律,重点在后一句。礼字本义为举行仪礼,其目的在于祭神求福,故而切忌过贪,善行与福报最是枝枝相对,叶叶相当。因而礼讲究对等,礼尚往来并非空穴来风。帝王若是想害臣子,只管以大礼相敬,让后者无礼可回,理所当然便折了福。好比今日,以六安侯官面上身份,远不够开中门,硬是开了,先不说难免遭人所忌,就是自身气数也未必经受得起,故而公子矩并不亲迎,只让姜大管家顶上,这就叫适可而止,恰到好处。

    公子矩边走边说,一开口便是江河直下滔滔不绝。潘子安安安静静听着,直到前面一座院子在望,才云淡风轻地表示,什么狗屁帝王心术,我身怀屠龙技,你那一套搁我这全不管用。

    世子殿下住的院子叫九九园,《周髀算经》有云,圆出于方,方出于矩,矩出于九九八十一。园子里统共有屋舍八十一间,除了公子矩只住了一个丫鬟,难免给人空空荡荡的感觉。当初墨矩从洛阳回来,姜大管家带着一大群仆役过来伺候,结果只被留下了一个小丫头,给出的理由是,人多则气相杂,对于望气术不甚了然的姜大管家,没听完墨矩长篇大论,便缴械投降由得他了。

    望气,不仅可仰观天地气象,也可俯察众生气息,然而后者相较前者,其难易不可以道里计,墨矩自然火候未到,一眼望去众生气息毫无分别,但是唯有这名丫鬟在他眼里与众不同。

    小丫头叫做红烛,自打墨矩有记性起,便觉得她已经在身边了,从不说话,天生的聋哑,却是自己最耐心的听众,对着她说话多了,便渐渐觉得屋子里只要没有她,就像缺了些什么东西,整间屋子不见生气,只要她一出现,又立即满室生辉,再后来偶尔便能在她身上看到隐隐的红晕,就像飘摇的烛光,很温暖的那种,这时候不用说话,墨矩也会满心欢喜。

    暮色沉沉中,几个人来到院门口,吱呀一声院门打开,一名少女提着盏灯站在门边,秀气的鹅蛋脸,浅浅的笑容,灯光洒在茜红长裙上,淡淡的红晕如水化开。

    谁人掌灯待谁归,莫道良人去不回。

    这一瞬间,潘子安忽然很羡慕公子矩,觉得就算锯子到了登基那一天,也不见得比此刻更为风光。

    这一日,太史公府开中门,开得气势磅礴,九九园开院门,开得无声无息。

    前者天下皆知,后者惟让一人,一生不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