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神捕 > 第48章 血溅城西
    伴随着莫清烦的大笑,四面也不由得出现了不少早准备好的人影。“雪浓,算出又如何?这个杭州城都是我的人,你最后也不过是和肖青谭一样的命运。”

    “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我刚刚说过了,我刚刚控制了一下周伯昌和杨丰智,我这边人手明显是不够的,所以我请了点人过来。”

    “难道!”莫清烦看着雪浓这张不动声色地脸也是开口道,“不可能,你们所有的信件都被我截了下来。”

    但刘玉田走了出来击碎他所有的幻想。“你漏算了一个,那就是我和应天府六扇门的关系,我与刘玉田的干儿子是至交好友,所以那日六扇门的船队返程时,我将一封谍报随着我的私人信件一起发了过去。”

    “莫大人,我们也有十来年没见了吧。”刘玉田也是在楼上打量了莫清烦一阵说道。

    “刘大捕头,我们没什么可寒暄的了吧。既然连地榜的上的人物也出来了,我就只能看看自己的功夫长进了没有。”莫清烦也是从马贵那接过一把剑说道。水月阁阁的人见此也是将武器全部露了出来。

    不知谁先动了手,一场混战已然爆发了开了。马贵和那日残余的两个黑衣壮汉早就缠上了,而血无则是早已盯住了那个黄衣剑客。横枪在他身前说道:“你还欠我一战,以及肖青谭的一条命。”血无的声音冷得仿佛来自地狱十八层。

    那黄衣剑客也不说话,手中剑锋已经奔着血无而去,血无则是双枪一摆,一个夜查探海奔着他的面门而去,那黄衣剑客知道一旦兵器相交就是内力的比拼,所以也是画出一道剑芒就凭着轻功往外延走。血无哪里肯依他,枪身一挺奔着他追去,一道劲风携着枪尖追着那黄衣剑客的后背而去,黄衣剑客一心只想走脱,也不回身,只是踏着马车往高处走,血无枪尖戳在了粮食上也不恼,转身带着一张更加冰冷的脸追了上去。

    “莫大人,这么多年没见何必这么招待我。”刘玉田也不用刀,才与莫清烦对了一掌,暗说这老头竟然不知不觉练了这么一手好功夫,嘴上却依旧说的飞快。

    “你们六扇门的都只是嘴皮子溜吗?”莫清烦与他对了一掌,自然自己也并不好受,于是喘息之机反唇相讥道。

    “不比你,我们六扇门谁都惹不起自然要学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了啊。”刘玉田也是暗暗蓄力,但脸上却带着笑说道。

    “我说你们这点功夫,还不够看的啊。”雪浓那头枪尖早就挑飞了那两个黑衣壮汉,马贵也是内力暗运想出其不意。不料雪浓又开口道:“莲花绝,没想到你还是曹安化的徒弟,不过你连他的皮毛都没学到。”

    马贵也是没想到才一起手就被雪浓看穿,但嘴上也是不饶人道:“你看穿了也未必能打得过。”但他话还没说完,已经被雪浓一枪扫倒在地。

    “要不是想着,等会儿把你交给东厂,你以为你和那两个黑衣服的废物有什么区别吗?”雪浓看着真侧躺着吐着血的马贵也是冷冷地说道。

    而方潇则是没有高手与他相对,他便手里拿着扇子,逍遥扇一出,在人群中犹如虎入羊群,不一会就是十来人倒在了地上。这还是方潇实在不忍心下杀手,全部只是敲晕的缘故。雪浓枪尖指着马贵,看到这一幕也是不由为方潇的手下留情摇了摇头,不过他并没有加入那里的战局,因为在他心里还是兵对兵将对将显得更在合适。

    “刘玉田,你不如当年了,你这地榜第一给了思问阁多少钱啊。”莫清烦掌不留情是嘴更不留情。

    “你以为你很厉害吗?老子只是舟车劳顿,再说你看看你的那些手下。莫老头受死吧。”刘玉田说着又和莫清烦拼了一掌,两人随着那一声坠落到两旁,各自护住心胸吐出两口血来。

    那头血无也是追上了黄衣剑客,虽然挨了黄衣剑客两剑,但那黄衣剑客更不好受,腹部的一个血洞正淌着血。脸色也是不断变幻着。

    “血无,你知道我们最大错误是什么吗?”那黄衣剑客用剑抵着地喘着气说道。

    “不该与六扇门作对?”血无也是看着他冷笑道。

    “是应该让你和肖青谭一起去死!”说着那黄衣剑客撑着身体的最后一点机能奔着血无杀来,血无却早有防备,只是一阵冷笑,枪尖已经多了一个留着不甘眼神的头颅。

    看着那头血无也结束了战局,刘玉田也是站了起来说道:“莫清烦,你该停手了。”

    莫清烦看着已经血流满地的城门口也是不甘地摇了摇头:“为什么?难道天道正统不佑我主?”

    “莫大人,天道保佑的是天下百姓,这天下苍生经不起一场大战了,你看看这些人命!难道这就是你要的不成?”方潇看着这血腥的场景眉头早就拧成了一团,厉声说道。

    “你个黄口小儿,你懂什么?一个不知道忠孝节悌的君主,怎么可能会给百姓带来幸福。”莫清烦也是吐出一口血说道。

    “他不懂,我总归该明白了吧。”刘玉田也是冷冷地看着莫清烦的表演,“我只能告诉,这富庶的江南和安定的北疆就是圣上告诉的答案,太上皇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皇上啊,臣输了。臣希望您能赢。”莫清烦朝着北方跪了下去说道。“皇上啊,微臣先走一步了。”莫清烦说完一个头磕了下去。而后再也没有抬起来。

    “不好。”刘玉田反应过来,方潇早就跑了过去。“已经走了。”方潇也是面无表情地说道。

    随着莫清烦的死亡,整个水月阁剩下的人也是纷纷缴械投降起来。而第二天肖青谭的丧礼便正式举行,又方潇、血无、雪浓和刘玉田十个人为他抬着他的棺材走出了还带着未被清洗赶紧的血迹的西门,半个杭州城都是一片白色的痕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