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天下文学 > 秦功 > 第七百三十章:抵达狼居胥山

第七百三十章:抵达狼居胥山

第七百三十章:抵达狼居胥山 (第1/2页)

狼居胥山,连绵起伏的山丘,仿佛竖立在大地之间,山脚下的少许平原,被一个又一个山丘怀抱其中,从里面的平原看去,仿佛被狼居胥山伸出的‘双手’怀抱。
  
  匈奴人信奉这里是他们的起源,所以每年正月、五月、秋季,匈奴部落都会回到这里,在单于的带领下,所有匈奴人一起祷告、祈福,祭祀天地,跪拜日月。
  
  此刻,在平原之中,密密麻麻的帐篷映入眼帘,成百上千个帐篷从平原一直蔓延土丘半坡,一条小溪旁,医治羊儿踩踏着翠绿色的草地,飞快的跑入羊群之内,而在不远处,清楚的看到匈奴妇女正在一起有说有笑。
  
  不过突然远处传来少许马蹄声,这些妇人便看到,一些匈奴男子,正在飞快的骑着马儿,往营地里赶,嘴里还嚷嚷着什么。
  
  起初妇人还听不清,直到后面,方才看到,那些匈奴男子的神情满是恐惧,嘴里更是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快跑!带着所有孩子,快跑!!!”
  
  “跑啊!!!”
  
  听清楚匈奴男子的惊呼声,溪水旁,匈奴妇人一脸不解的看向彼此,有些不安的议论起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为何那些男子会让她们逃跑。
  
  同样在匈奴领地之内,一个又一个匈奴妇孺、老人,听到马蹄声纷纷走出帐篷。
  
  当听到喊逃跑的声音时,所有匈奴人都面面错愕,不解的看向彼此。
  
  匈奴领地内有数百近千个帐篷,看似在一片,但延伸之地,足足抵达遥远的土丘山腰,这也使得几个匈奴人只能一边分开,一边扯着嗓子大喊。
  
  “曼胡,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让我们逃跑!”
  
  在众多匈奴担忧、疑惑的注视中,随着一个匈奴男子勒住马儿,一名老者便上前询问。
  
  “有人,有人杀来了!”
  
  匈奴男子方才开口,而听到这句话的所有匈奴人还来不及询问其他,在面面相觑之中,突然便听到隐约传来轰鸣的铁蹄声,声音越来越清晰,动静越来越大。
  
  这一下。
  
  别说那骑马的男子面无血色,浑身颤抖的看向后方,就是其他匈奴人,也瞬间骚乱起来。
  
  “啊啊啊!!!”
  
  “啊!!”
  
  尖叫声在匈奴领地最外围响起,妇人那惊恐害怕的哭喊声,不断传来。
  
  营帐外。
  
  轰鸣不绝的铁蹄声下,洪流一般的秦军将士,手持长戈、秦剑,在秦旗之下,接连不断的涌入营地之中。
  
  见人就杀!每一个匈奴人,无论妇孺老幼,还是匈奴半大的孩童,逃跑间,一个又一个惨死在秦军剑下,随着混乱的铁蹄,地面上也出现一具又一具尸体。
  
  一名匈奴男子被砍后退,跌跌撞撞的倒在帐篷上,伴随着一个不大的帐篷摇晃,看着锋利的秦剑砍来,匈奴男子连忙低头,秦剑瞬间划过帐篷,然而匈奴男子手脚并用着还想逃跑,下一刻秦军将士就已经反手持剑,从背后狠狠一剑刺下。
  
  挣扎颤抖几息,匈奴男子双腿不断揣着泥土,似乎想起身,似乎又因为恐惧,而绵软无力,最终伴随着血液染红地面,没了动静。
  
  秦军将士拔出秦剑,看着四周那些逃跑的匈奴妇孺,再次持剑冲杀过去。
  
  而四周到处都是秦军将士骑马追杀匈奴妇孺的场景,方才被隔开的帐篷内,一只苍鹰突然从帐篷内飞出,而仔细一看,还能清楚的看到爪子上有半截绳索。
  
  或许是被喊声吓到,或许也是浓烟迷雾,让这鸟兽不适,苍鹰飞到天空,盘旋之间,那尖利的鹰嘴上,双目在半空中看着下方,望着到处都是如蚁虫一般的黑点,疯狂在领地内乱窜,似乎是闻到血腥味,似乎又像是害怕那些弓弩,苍鹰最终只能张开双翼,朝着远方飞去,不敢落下。
  
  混乱的匈奴营地中,四处都是杀戮,惨叫声、哭喊声,绝望的哀嚎声,少许浓烟吹拂中,四处都是一个个被杀戮的身影。
  
  若抛开身份,那么这一幕当真是让人心生胆寒,为人所不适,发自内心的憎恨那些杀戮之卒,咒骂其毫无人心,嗜血屠夫。
  
  然而若是套上身份,若是诉说着昔日在中原北方,正是这些匈奴人,把这一幕幕,一次次,全都发泄在无辜的中原百姓身上时,一切都会有所不同。
  
  而若是得知,像这样的杀戮,正是这些被屠杀的匈奴人,千百年来,一代代对着中原百姓烧杀抢夺,奸淫掳掠,进行屠杀,甚至都习以为常、引以为荣时……
  
  站在中原人的视角,作为那些同为中原人的后代,一切感官,似乎又有些不一样。
  
  至少这一刻,被屠杀的匈奴妇孺应当庆幸,中原秦人,这些秦国的锐士,并不喜好吃人,并不喜食之妇孺。
  
  “杀!!!”
  
  “杀!!”
  
  混乱中,一名名铁鹰将士杀红了眼,屠杀之下,血色不仅染红一身衣甲,就连持剑的手与利剑,也变得血红,宛如血泊之中走出。
  
  白衍手持秦剑,在这一刻当为秦国大良造的他,伴随着手中剑刃滴落鲜血,骑着战马,观察着四周的场景。
  
  千百年后的那个名将,白衍不知道对方是否屠族。
  
  但在这一刻,在这秦国坐拥整个中原之际,白衍选择灭族,冒有违天理之举,行惨无人道之事,千百年来中原人所有血债,这一刻白衍都要与匈奴人清算。
  
  “大良造,北边已经封路!”
  
  “大良造,西边已经守住!”
  
  “大良造,已经在南边巡视!”
  
  一名名将士骑马来到白衍身旁,在这一刻,所有将士面容,并未因为四周的屠族,而有丝毫愧疚,恰恰相反,由中原北上,辗转数千里来到此地,行至千百年来中原人从未踏足之地,所有人都感觉到振奋、爽快。
  
  虽不是边骑,但也正是如此,所有人方才更为激动。
  
  大丈夫,人生能有此一行,不枉来到这人世间走一遭!
  
  “此地便不留活口,砍下所有匈奴人的首级,送去那山峰之上,祭祀苍天,告慰昔日中原之代代君王,吾等,负中原之仇,屠族是也!”
  
  白衍开口说道,目光跨过部落一个个营帐,仰望那狼居胥山的山巅。
  
  一边是狼居胥山,一边是姑衍山,这两座大山,白衍不仅仅要用匈奴的羊畜祭祀中原先祖,更要用匈奴的头颅,告慰千百年来,死在匈奴人手中的亡魂。
  
  还有……
  
  上郡高奴,那些一个个坟土,那些将士的在天之灵。
  
  “诺!诺!!!”
  
  一名名铁鹰将士听到白衍的命令,神情更为亢奋,连忙驾驭战马,朝着一个个方向走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泛银河战纪 三寸人间 灯花笑 冒牌大英雄 大强化 医品天香 仙界科技 最爽新人生 逐天大帝 步步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