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天下文学 > 重生在火红年代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同心?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同心?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同心? (第1/2页)

井山东侧,三眼井胡同。
  
  看到聂远超穿着大衣回来,李翠云忙迎上前去,一边帮他脱去大衣,一边关心问道:“怎么样,老爷子怎么说?”
  
  聂远超虽然面色平淡,但眼睛里振奋的目光仍将答案提前告诉了妻子,见李翠云眉飞色舞起来,聂远超也高兴的呵呵笑道:“老爷子很认真的看了一遍,最后说道,人才难得,是好事!听说小李还准备继续去农村看病找药完善这本《赤脚医生手册》后,老爷子让我多多支持。”
  
  李翠云道:“那老爷子没说你什么?”
  
  聂远超微笑道:“他问了我的想法,我如实说了。不是我争名夺利,是李怀德、赵连泽他们这些人,不适合上高位。老爷子见我如此坦诚,就更高兴了。不过他也说,眼下这个时节,一动不如一静。他会让人把我和小李的功劳记下,再把李怀德、赵连泽他们压一压,敲打敲打,让他们战战兢兢维持现状就好。老爷子目光长远,教我处世之道,我不及也。”
  
  李翠云点头道:“这个时候,确实不好出风头,不然……唉,这乱糟糟的,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太平。得亏有老爷子在,大树底下好乘凉,我们还能暂时无忧。”
  
  聂远超道:“所以老爷子才说,一动不如一静。放心吧,上头真正有大学问,懂科学技术的,就老爷子一个。再怎么样,也不会动摇他的。”
  
  李翠云放心了些,同聂远超道:“老聂,你说小李让孙达把这份功劳暗中给你,是不是……”
  
  聂远超道:“是不是什么?”
  
  李翠云小声道:“是不是拿这个想当聘礼啊?”
  
  聂远超脸色一沉,道:“乱说什么?不挨着!”
  
  李翠云没好气道:“我就这么一说。唉,早知道当初就不把姑娘送走了,现在人在外面,想管都不好管。那么大老远的,安排几次相亲连面都不肯见……都快三十了!!”
  
  聂远超淡淡道:“等过两年形势好转些,就把她调回来,到时候再说。她要还这么倔,那也没法子。”
  
  李源在李怀德跟前都那副德性,还是离了婚的,港岛那边还有两个娃……
  
  这样的条件,聂家随便使个眼色,他还不得巴巴的攀上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除了性子有些不着调外,李源还算不错。
  
  有能力,医术高明。
  
  有手段,杀伐果决。
  
  知世故,但总得来说,并不怎么世故,没想着一心往上钻营。
  
  更不要说,相貌不错,一表人才……
  
  当然,再不错也就是不错,一个有两娃的二婚男,迎娶聂家爱女,那是他的福分!
  
  为了自家女儿的幸福,他咬咬牙也就忍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李翠云听丈夫松了口,一下笑开了花,高兴道:“干吗还等两年啊?现在就调回来!我想姑娘都快想疯了!”
  
  聂远超目光长远道:“现在不合适,风向不对,还不稳当。”
  
  李翠云担忧道:“那要不要先给小李透透风?可别出什么意外……”
  
  聂远超呵呵一笑,道:“不必。这小子性子还是不够稳当,再磨炼两年吧。不然以后去了老爷子那,也这么上蹿下跳不着调,不像话!”顿了顿,他又道:“对了,给孙达打个电话。孙达这个人不错,他妻子赵叶红也是一心醉于医术,很纯粹的人。请他们两口子来家里坐坐,你可以隐约的透露一些意思,但别明示。就说小李还需要再接再励,我们比较看好他。”
  
  李翠云高兴道:“成,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说着就去打电话了。
  
  “喂,我是李翠云。”
  
  电话拨通后,李翠云心情惬意的自报家门。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道:“哦,李阿姨您好,我是孙达的小女儿孙月玲。您找我爸爸么,他不在家。”
  
  李翠云眉尖微扬,道:“月玲,那你妈妈呢?让她来接电话也行。”
  
  孙月玲道:“李阿姨,我妈妈也不在,他们去秦家庄了。”
  
  听到这个地名,李翠云心里就咯噔一下,隐隐生出不妙的感觉来,她问道:“去秦家庄干什么?”
  
  孙月玲的声音有些失落,低沉道:“我妈妈的徒弟,源子哥,今天结婚了。”
  
  “什么?!”
  
  李翠云闻言简直惊怒,追问道:“结婚?和谁结婚?”
  
  聂远超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走过来两步,面色凝重的站在那,心情显然也恶劣起来。
  
  就听电话那头传来声音:“和他们村的一个女的,叫秦大雪,我也不认识。”
  
  李翠云挂掉电话后气坏了,道:“这个小李是不是疯了?还有孙达他们,小李不知道轻重,他们也不知道吗?就让小李找一个农村女人?”
  
  聂远超面沉如水道:“小雨和他的事,到此为止。竖子不与为谋,目光短浅,他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如果李源和聂雨走到一起,凭借这次功劳,再加上聂家的助力,以及他本身的医术水平,很容易让李源一步跃龙门!
  
  将来说不定就是施今墨现在的地位,便是在那些老同志面前都有面子,普天之下谁敢得罪?
  
  那是什么样的地位!
  
  可惜,这个年轻人不知道什么叫机会,什么叫珍惜。
  
  有些小聪明,终究难成大器!
  
  ……
  
  秦家庄村后的一条道路上,秦大雪和李源沿着刚干没多久的泥土路散步。
  
  三月的村庄,已经可见不少绿色,若不是桃树都被砍伐了去当柴烧,这会儿桃花应该正艳。
  
  两人方才对着老人家的照片宣过誓,已经算是正式夫妻了。
  
  现在农村结婚压根没人去领结婚证……
  
  路上没什么人,李源牵起了秦大雪的手,心情很好。
  
  李家来客众多,两人陪了一圈后,就找了个机会溜出来透透气。
  
  听李源画了好些饼,原本笑意盈盈的秦大雪却忽然说道:“我决定,不去港岛了。”
  
  李源狐疑的看着秦大雪道:“这马上都要入垌房了……咱们刚才可是对着老人家表过决心的,你现在变卦是不是迟了?”
  
  他天花乱坠的说了一堆,把一起去港岛后的美好未来描述的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包括愿意利用人脉帮她开启局面,助她一展才华。
  
  搬事实讲道理,在港岛能干成的事业,要远比留在红星公社大的多。
  
  怎么反倒起了反作用呢?
  
  “去你的!”
  
  才不过两天时间,秦大雪虽然依旧消瘦,但神态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一双大眼睛里也再度充满阳光,明媚照人,她笑嗔一句,双手自然的负在身后,往前走了几步,看着远处的山峦,道:“这是一场斗争,我怎么能狼狈逃跑当逃兵?”
  
  又转过身看着李源,眼睛好似比太阳还明亮,声音却温柔的解释道:“源子,港岛那边条件虽好,我相信过去后也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可是在外面折腾的再精彩,那也是外面的精彩。
  
  咱们国家,依旧贫穷落后。
  
  如果不在这里奋斗,这里就永远不会有起色。
  
  只有和贫穷、落后、黑暗坚持斗争,我们才有可能建设出一座和港岛一样发达的城市。
  
  我们的人民,才能吃得饱,穿的暖。
  
  源子,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如果连我们这样读过书的人都放弃离开,那这个国家的发展还能指望谁呢?
  
  你已经做出了很大的成绩,可以问心无愧,可我还没有。
  
  所以,我不能离开,对不起。”
  
  李源盯着她看了一阵后,发现自己愈发喜欢了。
  
  这种真切的以天下为己任的精气神,这股信念,他没有。
  
  跟这媳妇相比,李源真心觉得自己就是个渣,他做不到这样的……
  
  不知为什么,这些在他前世已经变得跟笑话一样了。
  
  人可能就是这样,越缺什么,越稀罕什么……
  
  这或许就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喜欢这个姑娘的原因。
  
  “那结婚还算数吧?”
  
  李源担忧问道。
  
  “废话!”
  
  秦大雪没好气道。
  
  李源这就放心了,他笑道:“你先说说看,当初你怎么那么狼狈?不把这个问题弄清楚,我怎么放心你留在这里?我虽然绝对尊重你的选择,但涉及人身安全问题,没得商量。”
  
  秦大雪无奈笑道:“我能解决好的。”
  
  李源不耐烦道:“少啰嗦,你具体给我说说,到底有哪些对头。豁出去今晚上我不垌房办你了,我也先去把那些王八蛋给办了!”
  
  秦大雪白他一眼,然后自嘲一笑,道:“说来自己都觉得丢人,我堂堂交通大学的大学生,盛海办厅工作了数年的高级助理,差点被两个扫盲班都没毕业的地痞赤佬给整死。”
  
  拉着过去一帮狐朋狗友,靠乱给人扣帽子,乱拾掇人,狠打狠冲起家。
  
  摇身一变,成了乡委员会成员,又一通闹腾后,成了副主任。
  
  秦大雪这个乡委员会主任,自然就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李源不解道:“你怎么会让这样的人成为副主任?”
  
  秦大雪嘲笑道:“你还真是桃花源中人,一心沉醉于医学,不食人间烟火。那个大潮流下,谁敢打压这种冒头的?况且任命权又不在我手里,在区里。其实区里也没法子,从上到下都是懵的,包括曹奶奶。她跟我说,她都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发生这样的事。不过她也让我稍安勿躁,冷静灵活应对,这样的人兴也一时,亡也一时。确实,不可一世的老兵们已经销声匿迹了。就是不知道,这些坏分子什么时候完?”
  
  李源摇头道:“靠等天时太被动了,那什么时候才能完事?大雪,你能力极高,但斗争水平还差点。好人要比坏人的手段更恶,才能降妖除魔卫护正义。一个叫王茂成,还有一个叫什么?”
  
  秦大雪看了他一眼,道:“还有一个女的,叫牛槐花。这女人……嗓门大,也身强力壮,收拾起人来,能下的去狠手。男同志没法和她讲理,根本不能沟通。女同志……又打不过她。王茂成和她勾结在一起后,狼狈为奸,杀伤力极大。你说的对,对付这样的人,手段一定要强硬。你真要帮我?”
  
  李源气笑道:“废话!你是我老婆,我不帮你帮谁?”
  
  秦大雪的眼睛这一刻简直璀璨耀眼,她看着李源道:“那就帮我说服二哥,让他准备动用民兵连!”
  
  “民兵连”三个字,说的杀气腾腾!
  
  这个时候敢调动民兵连来硬杀的,这种大气魄,当今天下都没几人拥有。
  
  李源无言的欣赏了会儿秦大雪的神色,秦大雪却以为他在担忧,笑着宽慰道:“放心,我没那么鲁莽。王茂成和牛槐花根本没什么水准,上位后迅速腐化堕落。我走之后,他们每天中午都在办公室里大吃大喝,弄的乌烟瘴气。
  
  尾巴都是现成的,一抓一大把,我有办法办妥,相信我。”
  
  李源笑道:“你还是想的太正了,上面大风气没变的时候,现在你和他们正面冲突,哪怕有证据,占便宜的都不一定是你。这种毒蛇一次打不死,后面就恶心了。
  
  等着,今儿就让你瞧瞧你男人的手段,才叫你知道,自己嫁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
  
  红星公社。
  
  委员会办公室内,摆着一桌酒菜。
  
  主任秦雪请了病假,如今主持乡里工作的,是代主任王茂成。
  
  他和副主任牛槐花,已经彻底把持住了委员会,在红星公社为所欲为。
  
  乡里农民们还是普遍吃不饱,可他们两个却不会缺吃喝。
  
  好酒好肉没断过,日子过的赛神仙。
  
  但也不是事事顺心……
  
  王茂成过去一直是乡里被人瞧不起的人物,挨过不少批,摇身一变后,过去收拾过他的人,现在要多惨就有多惨。
  
  唯一没收拾彻底的,就是前主任秦雪,让他觉得很不痛快。
  
  之所以开始没收拾彻底,不是他做不到,而是存了其他心思,没想到,如今倒成了棘手问题了……
  
  牛槐花见王茂成一根烟接一根烟的抽,也滋儿了口,吞云吐雾间取笑道:“主任,当时你就该直接绑了垌房,早她奶奶腿的完事了。你倒好,非要先把人打倒斗服了,再去英雄救美,说什么要征服人家的心。丫挺的现在有秦家庄那群刁民护着,你也没法子了吧?哈哈哈!不是我说你,秦雪那骚狐狸精和其他娘们不一样,其他娘们你这样办得手了不少个,先连打带吓,再忽然对她好,就乖乖跟你了,秦雪,那可是大盛海回来的骚娘们儿,瞧不上你这样的。”
  
  看着一口酒一口肉,然后再滋儿一口烟的牛槐花,王茂成都有些想吐。
  
  不过没办法,这是他手下的头号猛将,太好用了,只能哄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泛银河战纪 三寸人间 灯花笑 冒牌大英雄 大强化 医品天香 仙界科技 最爽新人生 逐天大帝 步步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