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医圣传奇 > 第七章
    旧社会分三教九流五花八门七十二行,其实远远不能包容囊括。特别是民国之后,军阀混战,倭寇入侵,世乱人也乱。脑袋敢卖,性命敢买,为了生存活命,吃什么稀奇饭的都有。你说这些又该算是哪一行?

    奉阳城小地方,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天(津)北京上海有什么,这里就有什么。什么摔跤打杂跌跟头的,算卦相面看风水的,变戏法耍皮影儿的,做媒牵马拉皮条的,只要挣钱,什么缺德事都干。这些,都算正经营生。至于那些强打恶要的恶霸,包揽诉讼的师爷,生吃白拿的流氓,拦路抢劫的土匪,那是另外的行当。最难惹的要数那些要饭的团头,两只肩膀扛一张嘴,怀里抱只破铜钹,大小生意地摊铺面挨家逐户过。不论你什么生意,听到他钹儿都得乖乖送个块儿八毛的出来打发。你有胆子不买帐不信邪?好。三声钹儿一过,还不见钱,裤腰带子一解,就在你这门口上吊了!惹得起?

    这些零打碎敲小打小闹,到底也算等闲。怕就怕那种占地面吃“份子”的青皮混混。奉阳城没什么青帮红帮,就立个“老爷帮”起来。除了军界兵痞,再没个怕的。算是地方上恶霸痞子王。柴司令弃城南逃,解放军呢正忙着解放大城市,一时还顾不及这小小奉阳。“老爷帮”一时更是成了玉皇大帝。

    “老爷帮”老爷子胡老八,人称胡八爷。这位爷祖上曾是前清王爷后裔,也是显赫荣耀过的。祖父辈不行了,落魄了,也还是省府议员,算社会贤达。到了父亲这一辈,王爷没份,贤达也贤达不成,就凭一副骨架一身肉,平白混事由。轮到胡八爷,接的就是这个基业。

    基业多大人马多少不知道,反正奉阳城里大商小贩地摊铺面,统统都得赖他做靠山。外地人到奉阳来混饭吃,进城得先找胡八爷拜山门,送份子孝敬。否则,偌大街面就没你个站脚的地方。惹恼了“老爷帮”,砸摊子走路都走不迭。

    “老爷帮”强横霸道,吃的就是蛮不讲理这碗饭。但对两种人却也轻易不肯招惹:

    一种是打卦算命的江湖术士。这种人靠嘴皮子吃饭,上至天地朝廷,下到草头百姓,贵贱祸福一律凭他高兴。偶尔赶上你一时命运不济,要求上界神仙帮什么忙,更是离他不的。你的命不值钱,他的命比你还要贱三分。惹了他,最轻的是嘴头子上生灾。走哪儿损哪儿,叫你一夜之间名扬天下!“老爷帮”拉帮立派也得重个名头不是?这种人可丢不起。

    再一种人就是开药店的先生了。人生在世,可以不做任何事不求任何人,但却谁也不敢夸口一辈子不生病不求医生。不留神赶上个什么三灾六难,求神仙神仙又没空理你,不找医生找谁?对医生大夫,横的竖的都不能玩,只有求只能请。惹翻了他,你的命还要不要?

    说求还真求,说请还真来请了。

    眼下,胡八爷的人就求到了“仁和堂”的门上。

    胡八爷千金病了。不吃不喝,光吐。胡八爷快六十岁了,就这一位千金,又怎能不急得上吊?女儿家身子,又不好太抛头露面叫神仙瞎摆弄,就只有求医生。

    余鲁说:“我去吧。”

    替胡八爷千金治病,余鲁自然是要争着去的。胡八爷奉阳大霸,人手多交际广,上上下下说话都有份量。治好他小姐的病,怕他不给你四处扬名?大凡名人都是捧出来的。当初师弟要没有柴司令那样大肆张扬,还能如此大红大紫?柴司令匆匆过客,尚能把师弟一下捧上半空,胡八爷坐地虎,还不把我捧上九重天去!

    林自傲跟师兄想一块去了。

    “仁和堂”重新挂牌,自己做掌柜做名医,处处把师兄压了半头。对此林自傲常感愧疚不安。就总盼着师兄也个出头机会。胡八爷这一请,不正是天赐良机么?心下正盘算请师兄辛苦这一趟,师兄自己倒先开了口,立刻欢喜应承。

    师兄师弟心里算盘都够如意,可惜却没打成。

    余鲁才去不大会儿,就垂头丧气铩羽而归。一进门就不住嘴地说自己智浅识陋有辱使命,请师弟快去收拾残局。

    林自傲吃了一惊。什么了不起的大病,竟把师兄吓成这样!不等他细问,余鲁又催:“胡八爷正发火呢!请师弟这就快去。柴司令前车有鉴,晚了怕出事的!”

    林自傲吓一跳。要真这样可就严重了!柴司令虽然强横,毕竟还算讲理,牌子砸错了还给你重新再立。胡老八又跟你讲什么理了?砸牌子砸店,砸就砸了,要他说个错字,比杀了他还难!于是不敢再耽搁,赶紧叫一辆洋车就往胡八爷府上飞奔而去。

    望着师弟匆匆而去,余鲁嘴角一撇泛出一丝微笑。这笑里藏了不少东西,可惜林自傲没看见。

    到了胡家,林自傲见胡八爷急是急,却并没什么发火动怒的意思。心下就不免有些奇怪:师兄这是怎么啦,把个事情说得那么重!

    胡八爷说:“兄弟是个粗人,喜欢干脆利落。这丫头什么病,林先生尽管直话直说。可别像你那个**师兄,说话吞吞吐吐像嘴里塞个麻核儿!我胡老八虽说就这一根香火,但阎王爷真要挑上她去伺候,我也不是拿捏不起的人。大不了风风光光葬她就是!”

    林自傲见这小姐面色红润双目有神,看气色并不像有什么大病,便说:“胡先生言重了。哪有这样说法?林某竭尽全力就是了。”

    当下看了舌苔,又随口问几句病情。那小姐扭捏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新鲜,无非是呕吐恶心,食欲不佳,时有些微头晕之类。林自傲也就不再多问,伸出手诊脉。

    小姐脉象倒很典型,一诊就明白。明白了,对师兄余鲁不免就有些不以为然:明知道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又不是真的有什么病,何苦把人吓成这样?

    诊过脉,林自傲又随口问句:“姑娘近日可是有些喜酸?”

    胡小姐点点头。

    林自傲起身抱拳:“恭喜胡先生!”

    胡八爷一愕:“林先生这什么意思?”

    林自傲哈哈一笑:“恭喜胡先生不久就要做外公了呀!”

    “什么!”胡八爷一下从椅子上蹦起来,一张红脸涨成猪肝色,“你是说她……有……有了!”

    “没错的。”林自傲不管人家脸色猪肝不猪肝,顾自摇头晃脑说道,“怀孕三月。胎气正。胎儿健壮……”

    这话说得糟了!人家胡八爷女儿尚未出娉嫁人,怀孕一事又从何说起呀?

    这就要怪林自傲了。这人除了做医生看病,别的一概不管不问。你给人家姑娘看病,事先就该打听打听哪!一打听,知道胡八爷千金尚未出阁,便不致如此鲁莽了。退一步说,进门前没打听明白也不要紧,见了喜脉闭起嘴巴不要声张,找机会悄悄给胡八爷透个口风,想个法儿把姑娘肚里小杂种一打不就结了?家丑家丑,丑不丑只有自己家里明白,别人又知道什么了?找个合适人家一嫁,哪个杂种王八蛋敢说胡家千金不是黄花正宗!

    偏偏就碰上林自傲这个死榆木圪瘩。加上胡八爷不知就里,一进门就是一番“直话直说”的叮嘱,就更加直话直说起来。

    这一说完了!满府上下再没一个不知道胡小姐未婚先孕的新鲜,传扬出去,胡八爷一张老脸往哪儿放?

    小姐奶妈见事情糟了,赶紧上来给胡八爷挽面子找台阶:

    “林先生一定是诊断错了!我家小姐……”

    林自傲一听,不知人家有别的意思,倒以为小看他连个喜脉都诊不出,当下沉了脸道:

    “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仁和堂’牌子是挂来骗人的?林某不是个自夸自耀的人,但这脉,却敢说十二分把握!”

    胡八爷气得胡子乱抖,大巴掌扬起又放下:

    “简直信口雌黄满嘴放屁!来人,给我轰出去!”

    “你……你真是岂有此理!”林自傲被他凭空辱骂,一腔怒火猛地窜了上来,脖子一梗道,“你女儿要不是喜脉,姓林的脑袋朝下走路!”

    完了!剩下的一顶点死角也被他一下砸个踏踏实实。

    胡八爷气得光瞪眼说不出话。手下两个小混混连忙涌上来:

    “什么**神医不神医!我家小姐还没嫁人,哪来什么喜不喜的!再敢胡说八道,老子割你舌头下酒喝!”

    两个小混混这一骂,林自傲总算是明白了。明白了也不服气。这不是蛮不讲理么?我做医生的只管诊脉看病,难道你没嫁人先有喜倒要怪我了?还待再要开口讲理,早被两个混混一左一右夹了出去。

    出门一看,坏了!拉来的洋车早已四轮朝天被砸个稀烂,车夫也早逃得无影无踪。胡八爷砸了车,谁敢找他讨公道?认倒霉吧!

    林自傲不是傻瓜笨蛋,凭空受了这场羞辱,前前后后一想,心下倒有些明白了。

    余鲁跟林自傲同门学艺,拜的师傅又是奉阳有名的“圣手神医”。就算余鲁进“仁和堂”晚上几年,加上脑子聪明在别处下功夫多了,学业上难免疏懒一些,真才实学比林自傲自是不如。但要说连个普通的孕脉也诊不出来,又怎么说得过去!

    但偏偏就诊不出来。

    诊不出来就好戏连台。林自傲当场受辱,砸了车,胡八爷还要砸店砸招牌!

    可惜店和招牌没砸成。

    不是胡八爷不想砸,不敢砸,是不能砸了。解放军说到就到,奉阳解放,新中国成立,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胡八爷一伙树倒猢狲散,保命尚自不及,又哪有工夫顾得上什么招牌不招牌。

    “仁和堂”终于死里逃生。

    牌子没砸成。余鲁心里酸溜溜的无可奈何。心里酸,脸上笑,嘴里大骂胡八爷蛮不讲理,深感人民政府再造之恩。

    林自傲不是傻子。嘴上什么都不说,心里什么都明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