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四章:美人泣,胭脂泪艳似血
    官小意早就想投降,梦境里模糊中自己是经常输,好象投降时要叫人家“小仙子”,很管用的。

    但这些人哪里是什么小仙子?官小意你不能睁眼说瞎话。

    更何况这些人是没有慈悲可讲的,就算叫他活菩萨,也一样要命。

    “不要再打了,我跟你们走。放过他吧。”丽人紧紧掐着自己的柔弱手腕,手腕上现出血色,她哀求说。

    “不要求他们,没有用的。”官小意说。

    这话说的极对,再对也没有了。

    这帮人只要官小意的命,他们只劫命!不劫色。

    也不敢对这大美人乱动妄想,他们是有纪律的,不遵守纪律者。

    只有一个字

    “杀!”

    这是铁律。锦衣卫令出法随,律无例外。

    官小意支撑不住了,绝望中他望了一眼夕阳;

    夕阳真美!

    很久没欣赏过夕阳西下。

    小姐她还好吗?他心里莫名其妙地闪念起一个思念。

    “小姐,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他喃喃自语,小姐是谁?一点也想不真切。

    梦里的小姐隐在黑夜的高高绣楼之上,好像在弹唱一曲动听的歌;

    小姐在吟: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每次梦到这里必然惊醒,必然冷汗淋淋;想梦的深一些时次次突破不得,仿佛是一个禁锢。

    小姐一定有危险,一定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眼前光芒闪动,一支剑毒蛇般刺向他的太阳穴。

    杀人者狂喜,对头失神了,这一击必能得成功,他大叫一声:“杀!”

    丽人闭上眼,不忍再看。

    绝境中往往会激发潜能,它会创造奇迹。

    “变。”

    官小意也猛喝一声,他的身影突然极怪异地变化;

    杀手的剑离他不过数寸,四下还有多处刀剑严密砍杀而来。他已经绝无生机,这时候,他出了一招绝无可能的变招。

    他的头一点,闪过利刃,倭刀极速反撩,贴上杀手的剑;倭刀顺剑身而去,劈中杀手的肩胛,曲肘一撞,杀手倒飞跌去。

    官小意没有杀人的意念,不然那一刀早就将杀手剖开两片。

    官小意性命攸关时突破一处,刀势连动又扫向第二个杀手;

    对手震惊中双手握刀一挡,刀断二截;胸口中了官小意一拳,也如断线风筝般倒下。

    这怎么可能?

    这是什么招法?简直是鬼手,只有鬼魅才可能如此诡异变化!

    领头的锦衣卫极度骇然,他害怕了。此人能领头,机变当然快。

    他一伸手将丽人挟持在身前,刀尖顶上她白皙的颈项;

    得意喝叫道:“你再杀人,我就杀了她。”

    好嘛,现在他大义凛然地一说。

    官小意倒成了杀人凶手,杀官造反之人;他以杀了丽人相威胁,反而振振有词理所当然。

    官小意收手。

    他本来是为了救人,无论如何不能因为救人,反而让人家无辜受伤害!

    “放下刀,束手就擒。我就放过她。”锦衣卫说。

    官小意犹豫,一咬牙决然说:

    “可以。但你们不能再伤害这位、这位大姐姐。”

    他情急中也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丽人,看人家年纪比自己大很多,所以大姐姐相称。

    “你是倭寇,王夫人并不是。你放弃顽抗,我们自然不会伤害王夫人,否则我即刻杀了她。”

    “你一心要救她,决不能半途而废是不是?用你的命换她的命。”

    这位锦衣卫大人,说的好象让官小意自愿送死,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光荣任务。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句话,绝对没有错。

    官小意初衷就是要保护解救这丽人。

    此刻想保她周全,其实只有动手杀退敌人一条路。

    以他现在的处境,要抢上去击败敌人救下人来,完全是胜算在握的事。

    但官小意并没有冒险求成的念头,他缓缓放下刀,为了救人一点也不能冒险。

    丽人虽然柔弱,却很明白事理,急呼一声:“大侠士不可以。你没了刀,会白白赔上自己性命。”

    她非常柔弱,却并非浅薄短视、自私的人。

    锦衣卫捂住她的口,不让她再说话。

    官小意刀一落地。

    边上早有人等着这一刻。

    一脚踢飞倭刀,一掌猛击官小意背心,动作好不英勇善战!

    官小意一跤扑倒,其它人已围殴打来,拳脚纷飞,下手狠毒。

    专打要害之处,打死这小贼,才消的了先前的恐惧后怕。

    这帮人心中暗暗侥幸:这个傻子。

    他武功又高,手中倭刀威力奇大,本来稳操胜券;傻乎乎地因为一个不相干之人就放弃生机。

    这大美人与他是什么关系呀?不愿她有一点风险,而宁可自己不要命?

    此刻官小意已任人宰割,他们倒不急于一刀杀了;为首的锦衣卫还没开口吩咐说杀。

    不多时,官小意已被打的动弹不得。

    丽人闭上眼,流泪说:“你我素昧平生,是我害了你。”

    “放开我。”她决然地说,只有三个字。

    有时候,让人不可抗拒的不完全是武力,而是坚毅与决然。

    锦衣卫头领愣了一愣,还是依言松手。

    放开了这个身份本不高贵,柔弱无力的女子。

    丽人碎步疾行过来探视,她张开双手想以自己弱小力量,扶起面前这位,一身血污的年轻人。

    这个人的脸,开始是脏兮兮的,在夜色里看不真切;此时披头散发血污满面,更加看不分明。

    但是个小青年是肯定的。

    官小意摆手制止:“我没事,不要过来。”

    他翻身坐在大树下,背靠树干喘息说:“他们不是冲你来的,我的事与你无关。赶快走吧。”

    有多少人花费千金重宝、百般机心,只想得到她自愿张开手抱一抱,只想能在她怀中靠一靠?

    那么多人都赞美她的怀抱冠绝天下,是温柔乡之最佳。

    她所有的最好的——是她心甘情愿地主动抱一抱别人;

    允许别人在她怀里靠一靠,允许别人做想做之事而已。

    她一生中,没有能力真正拒绝,但她从来都有真心给予的权利。

    这一生中,她曾经有过最真心、最美好的付出;回报她的,却并不是真心善待。

    这个人不要命地保护她,身在绝境了;却拒绝她唯一能给予的,也是她最美好的。

    反而说事情跟她无关,要她赶快走!

    先前她哭了。是疼惜这青年不要命,快死了。

    此刻,她泪噙在嘴角,是平生不一样的感动。

    这个年轻人为她做了能做的一切,命也不要了,却不想她有丝毫内疚。

    这样的男人,她从没遇到过。

    这样的人物,她今天遇见过。

    胭脂化泪,艳红如血......

    丽人蹲在官小意身前不远处,伸手可及,

    看着这个非常普通的小青年,看着他一身血污衣不遮体,生死操于人手,却并无害怕之色。

    他只是抬头望着天空远处风送云去,痴痴地出神,露出奇怪的笑意,带着无比向往。

    也不知他,想什么?

    丽人无声啜泣。

    一只手伸在半途软软垂着,收回不肯,搀扶不能;

    她一生有许多无助时刻,这一刻,

    更刻骨铭心

    她心中,生起一个念头:

    让生命停在这一刻吧,无论眼前人是为了什么,他是唯一。

    多看他一眼,看再真切一些。

    这张脸算不上出色英俊,这个人也算不得英雄人物,

    见过多少比他能干而优秀的人物,但是又有哪个?

    能及得上眼前人一星半点?

    他的高大,不是来自于外表,也无关乎能力权势地位;

    他的高大来自于她内心之上。

    今生今世,哪一个人?及得上他!

    “老天爷,让生命停在这一刻吧,无论眼前人是为了什么,他是唯一的。”

    丽人心中呐喊。

    没有人听见她的话,老天爷也睡了,并没有听她的祈祷!

    所以,世间万事万物

    不会以某个人的想法就停止它的必然。

    锦衣卫们不会去理会一个弱女子心中期望,他们没有如禽兽官兵般行事,也给了时间让二人话别,但锦衣卫要办的事总归是要办完结。

    一副精钢铁索,捆绑停当。人已擒获,是审判还是即行诛杀,回去交差之后,自有上头处置。

    锦衣卫也是人,尽管有时候他们也多有凶残暴虐;

    可是眼前这个被通缉的倭寇?(他分明不像)武功高强,从头到底无比凶险处境下,赤手空拳时不曾重伤一个;

    后来削铁如泥宝刀(倭刀)在手,也不曾主动杀伤一人。

    他要有一分伤人之心意,自己一干人早就让他杀一干二净,哪里可能擒拿他呢?

    这个贼人名叫:官小意。

    怎么看,他也不是一个贼人。

    锦衣卫头领决定,自己是不能动手杀这个倭寇的;把人带回去,是死是活交由上头裁判。

    锦衣卫头领听过她与他的对白,知道二人不过初次偶遇。

    当下说道:“相好的,我敬你是条好汉。你大可放心,我们一定护送王夫人安然回乐坊。”

    官小意回答:“多谢。”

    丽人忽然说:“拿我的琴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