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十三章:杀伐如律,恶人辟易
    严世人惊骇之余出手反抗,哪里能跑的掉?

    不过多捱了几下,给人摁在地上,皮鞭已经抽上来。

    这皮鞭可不是马鞭,抽一鞭就皮开肉绽;严世人的惨叫声,几里外都听到了。

    严世人连声大叫:“快找赵大人来救我!”

    真个是早知如今,何必当初。

    手下有人早就看情势不对,偷偷去搬救兵了。其它人想这下完了,就算救兵到来,严世人大人的人头恐怕也合不拢了。

    他们不用担心。

    无论是严千户还是其它各衙门主事者。

    早就在知道严世人可能,是想杀害官小意时;暗中来到周边附近,只等他阴谋达成就出来收拾残局。

    所有人唯一没料到:贵人与常英俊会突然出现,而且贵人对官小意竟然如此重视关心的。

    早知道是这样,任何人都不会由着严世人胡来了。

    现在只能先让贵人消消气。

    硬救,只怕是保不住天下第四命的了,那就先让他吃点苦头也好。

    他把地方上弄的乌烟瘴气,大家从前拿他没办法;还要帮他擦屁股,这次长点记性也不是坏事。

    这些事,官小意永远都不会知道。

    严世人也知道远水难救近火的道理,苦苦央求:

    “常大人。你帮着求个情吧,职官不合胡说,当此平倭关键,该当戮力同心报效朝廷。”

    “职官有罪,给我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吧。”

    常英俊说:“今日一过,明天害人,还是执行军法。”

    严世人说:“不会的,不会的。今后再发生此类事件,我自向严氏宗祠去领罪。”

    他说出这话,可不是一般赌咒发誓。常英俊知道严世人是真害怕了。

    可算应了一句话:铜盆还怕铁扫帚,恶人只怕恶人磨!

    严世人依仗着严家权势,搞什么皇上老大,他老四;不过是发高烧的胡话。

    真撞在皇家人手上,要你命阴谋诡计都不用,当场杀就是了。

    官小意看的心胆俱失,脑子里忽然闪现出一句话: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

    好像是贵人对自己说过的,今天懂了是什么意思了。这下子,他的酒真吓醒了。

    至于刚才耍酒疯的事,好在他自己不记得。否则他可能就真的愿意服毒,也是不一定。

    普天之下四海之内还真都是她们家的,无论你是谁、多厉害,都是她们家的人。

    可时,她是在什么情况下对自己说这个道理的?真想不起来了。

    官小意很害怕,大皮鞭会不会也抽到自己身上来?

    三十鞭一下不少,打得严世人背上没一块好肉。

    任他咬牙切齿地痛恨官小意,但从此牢记一件事:普天之下,敢惹官小意人可能大有人在。

    严参将世仁大人,暂时没有这个胆量与念头了。

    杀人害命是可以做的,但自己跟着一块去之事,严兄可不干。

    化敌为友,这是一个好选项,严世人血滴满地挨打时,下了这个决定。

    以后一定一定要与官小意搞好关系,可以考虑跟官小意混混,如果这次能活命。

    皮鞭刚停,赵大人就急急赶到。

    一点没早到,一点没迟到。让普天下上班族,叹为观止!

    赵大人惶惶恐恐请安完毕。先看看贵人,再看看严世人,百思不解地询问:

    “严参将。倭匪猖獗,军情甚是紧急。你不好好地整饬所部以待军令,如何有空跑来这里的?”

    “瞧你这样子,必是犯了大过,罪不容赦。”

    “贵人亲自肃清违纪官员人等,正当其时,真正是极好不过。微臣敬服,敬服之至!”

    “微臣再不疏忽,自今后更当用心申明法纪之务。定教这些莽撞武夫,幡然悔悟戴罪立功,以报皇上天恩,以谢贵人法外容情。”

    贵人也不理睬他,只当没见人。

    赵大人使个眼色,严世人马上爬起来求饶:

    “我与官小意是多年老朋友,今天见面高兴,喝了酒胡说醉话。我有错,我有错,今后再不会了。回去自然要用心公事,多杀倭寇。”

    赵侍郎说:“你可回不去了。胡大人正催促粮草军械等事,你们办的怎么样了?”

    “先去胡大人处交差,等打败倭寇,再等着砍脑袋吧。来人,先把他押到总督衙门去。”

    这时候走马灯似地,知府也到了、严飞鹄也回来了。

    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位中年秀才,虽然没有功名品服在身,却是气宇清亮,很有文章锦绣之气的人物。

    众人一齐上前行礼。

    贵人看着他们演戏,照旧不理。

    赵侍郎说:“你们来的正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胡乱捉人,弄出这么多事情。以后注意了,再不能没事惹事,人人一心公事才行。”

    严飞鹄定躬身回答:“回小主人。职下已经查清楚,官小意确是误捕。职下因为立功心切,好在人还好好地。”

    “更感激小主人英明,及时制止事态。否则职下酿下大祸,可不得了。海捕已撤销,锦衣卫此后尽心于本职,再不会有冒失之举。请小主人惩罚。”

    严飞鹄表白过后,躬身退下。

    什么是厉害人物,人家就是厉害人物。什么都说了,什么都认了,连新主子都认了。

    赵侍郎说:“贵人何等尊贵。理你们头脑发浑?回去自己反省思过。知错能改马上行动,也算是忠心耿耿。咦,徐先生你又是为什么来了?”

    中年秀才笑着说:“不才见过贵人。各位大人,我来这儿是有一件要紧事办。”

    “武痴总兵找了胡大人,说他准备收个关门弟子,军情紧急还没来的及。”

    “一定要胡大人答应把这人给他。胡大人拗不过他,只好派我来找人。”

    “俞总兵对我说:快去,快去,去的迟了只怕徒弟就归了别人家了。我这不就匆匆忙忙地来了,想来这人就是他了吧。”

    他上前先向官小意行个礼,胡诌一句:“果然英雄出少年,官公子人才难得。”

    大家哄堂大笑,这事就算是揭过去了。

    徐徐拉起官小意说:“我是徐文长,小朋友可是官小意。你如果能行,跟我先去见过俞总兵吧。”

    官小意好像听从小听说,徐文长是当今天下第一才子。赶紧行礼说:“徐先生好。我,我们都听说过先生大名呢。”

    徐先生说:“你们也好。”

    向边上人要了一匹马,对官小意说:“还可以骑马吧?时间不早了,骑马走的快些。”

    官小意是不想去的,可见这么多大官兵将的。

    他哪里还敢有意见?只有乖乖服从。

    好在能认识徐先生,也不算亏本;去就去了,大不了晚上偷偷再跑回来嘛。

    至于成了俞大侠弟子,反正自己没拜师也不算数。

    当下向贵人说:“贵人小仙子,我就跟徐先生去了。”

    贵人板着脸同样不理他。

    众人见他毫无礼节,又口无遮拦称呼贵人“贵人小仙子”,根本不懂人前避讳,贵人居然一点不恼。

    不由暗暗奇怪:这称呼太也亲昵,此人与贵人究竟什么关系?

    常英俊开口说:“官公子,我有话问你。”

    他一开口,众人都远远避开去,让出老远空间来。

    贵人不满地侧着头问官小意:“狗奴才。听说你失忆了,知道是谁伤的你吗?”

    这话问了也白问,能记得就不会失忆了。

    官小意胆战心惊地摇摇头,这个刚见面就打人的蒙面贵人。自己为什么对她是又害怕又想接近的?是不是傻子犯贱啊?

    “你见到她了吗?”她的问话很奇怪,官小意愕然。

    “是书生吗,还是婆婆?我梦里有很多人,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我真不知道。我好像梦见过你的眼睛,也蒙着脸。”官小意诚实回答。

    “我是阿玉,记得了吧?”

    “啪”地一声响,脸上又吃了她一记耳光,官小意想躲,无奈人家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也就慢了一步,让她打了个实实在在。

    “我记下了。你是阿玉。”官小意捂着脸,心里说:干嘛又打我。

    “这回你这贼小子是真成傻子了。”

    贵人低声一句,心事重重地独自走远去。

    常英俊对官小意说:“你先跟他们去见过俞总兵,回头我安排人来接你。”

    官小意只有过去跟徐先生他们走了。

    贵人阿玉本不想自己万分惊险中,救下来的贼小子就这样走了。

    可是自己现在心上人身边,暂时驻留杭州行宫,却也不方便带着官小意。

    她所以千钧一发之际出现,还是乔装打扮来的。是因为这几天杭州府与锦衣卫,突然发海捕搜查官小意。

    她便去求心上人广撒人马,四下等在官小意可能来的路途中;才有昨天常英俊关键时刻,保下官小意一命。

    常英俊回去说了情况。

    阿玉便要征南出面解决问题,征南倒也照办,但坚持要程序走。

    说实话谁也没有想到,官小意被关押在锦衣卫大牢还有危险,而且是极度危险。

    阿玉一天来坐卧不安,总是不放心。终于偷偷改扮,想来看看官小意死了没有?

    没死再打他一顿解气,谁教他害自己担心?

    征南心思绵密也不说破,只是让常英俊暗中保护。

    阿玉由常英俊保护着,看官小意给大队人马包裹在其中,萎靡不振的样子。

    她微微皱眉,也说不上是有点担心,还是气恼他上不得台面。

    不禁喃喃低语:“也不知姐姐今天找到办法没有?姐姐好不可思议。与这人相识不过一二次,却吃了大苦头了......”

    阿玉微微摇头,学着征南的动作。

    其实在远处的常英俊看来,也是百思不解:“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佳人儿,从来对人不假以颜色。却为什么对一个陌路相遇的普通人如此上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