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十七章:风云动,月明照何人
    西门霸王看向严飞鹄时,严飞鹄不言不语地恰好踏前一步,与他形成夹击之势。

    当世九大高手,为了十年前的苏州血案,为了官小意,为了各自心中追寻,展开了无声的较量。

    现场情况极为复杂了:

    月姬守护着官小意,南山在一边守着她,南宫也在边上关注官小意;

    唐问月与无天对着南宫在外面,又有西门与严飞鹄盯着他们;

    江天一与明王立在另一边蓄势待发。

    严世人已经看出不对头,手一挥,手下一大帮人把以上人员都围绕在当中。

    风云际会也好,风云变色也罢。世间许多事,该来的早晚要来。

    赵大人是个文官,轻轻巧巧地说了一番话,局面马上改观:

    “各位身份不同,都能急公好义是非常难得。月堂主是事情的关键,你自己决定要不要接受这位唐公子的帮助好了,其他人最好就不要多事。这个官小意是一定要想办法救他的。”

    赵大人的话很难懂,赵大人的话很好懂。官话都很难懂;不要闹事先救官小意,这个很好懂。

    兵部侍郎的话,懂不懂你都要照办不是?

    严飞鹄马上答话:“遵命。一切以月堂主意愿为准。月堂主,你想怎么办呢?”

    南山向月姬说:“王侯将相皆为当世奇人,南宫二公子要救他的兄弟朋友,必然有把握找到东方老儿。论医术他远远不如我,说到解毒,东方相是天下第一,我很服气他。”

    月姬这才正眼看了看南宫,南宫重新又施一礼,说:“月堂主放心,我决不能不救我的兄弟。”

    严世人适时发言:“很好,我相信南宫二公子,我也非救我的旧伙伴老朋友不可。各位少安毋躁,今天绝不许计较你们的江湖是非。”

    月姬微微点头,将人交给南宫,什么都不用说,行动代表一切。

    唐问月剑眉轻挑,刚有动手之意念;严飞鹄“呛啷”一声,伏魔斩已经弹出一半,他好整以暇地说:“伏魔斩可是东瀛宝刀,锐利无比啊。”

    这话什么意思:唐门三英固然暗器功夫超强,有神鬼莫测之能,但你要敢乱来,锐利无比的伏魔斩你挡不挡的住呢?

    唐问月愣住,二人年纪相当,论心思自己已经输给对方,大内神鹰果然利害。一念之间决定今天不如收手。

    严飞鹄将伏魔斩一收,随手就递给南宫,说:“这刀是官小意的,你还给他吧。”

    南宫说一声:“多谢。”

    认真地看了严飞鹄一眼,对这个比自己小二三岁的锦衣卫露齿一笑,二人目光对接,不用多话,一切双方心知。

    南宫接过天魔斩携着关小七,理直气壮兼莫名其妙地说:

    “关兄弟是我的好朋友。我能不能找人救得了他,都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与所有人和事都无关。”

    无天忽然开口说:“征南世子有令,官小意不能离开杭州。”

    征南将军的招牌,别说赵大人,胡大人一起来,也要考虑后果。

    南宫二很傲然地笑了:“王在朝堂侯在野。南宫二今日以南宫世家名声作保,无论我兄弟是死是活,明天我必然亲自向北王请罪。请问在场各位,我走的了嘛。”

    江天一向明王看一眼,二人同时上前说:“江南明月,仰月之辉。月姬想怎么办,大家最好别为难。”

    尽管十多年心思转眼成空妄,心中悲痛欲绝了,江天一与明王一万个不愿意她的糊涂选择,也不能让外人欺负她。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辱。

    西门讽刺说:“南宫的废话真不少,改行说书吗?你要救兄弟,只怕没那么容易。”

    “就算你寻到人,东方老儿贪婪的狠,你拿什么物件跟他交换。只怕空口大话,空忙活一场。哈......”

    忽然想起一样东西来,不禁看了严飞鹄一眼,眼中颇有惊讶之意。他本来伸手入怀,打算掏出什么宝贝来的,此刻也不能再拿出来了。

    严飞鹄只当不知道。缓步走向月姬,似乎有话说,看她一眼之后却没有停下,半途折向严世人说:“仁叔。吉人天相。”

    “这位官小爷自身不见得有什么神奇,偏偏有缘结识那么些佳人高人,愿意为他担当。纵然有险难,我看一定是有惊无险。我们静候好消息吧。”

    严世人吩咐:“备马车用快马,让南宫二公子早早动身找人去。”

    无天偏偏执着,冷然说道:“既然如此,我跟着去监视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无上门无天;征南将军北王。有实力,有背景,谁又能不服?

    西门霸王哈哈一笑:“我最瞧不惯人牛逼哄哄,你过得了我,再说去也不迟。”

    他准备强行出手截住对方了。

    街上转过来一群衣冠不整的巡城兵马,实在有损军威;赵大人眉头刚要皱起,已经看到后面转出来一个将领。

    此人年纪不小,三十多了;军职不高,连战马也配不上,只好走路。

    他身高九尺有余,浓眉大眼炯炯有神,一样是盔甲不整,却有如天神一般气势磅礴,任谁也不敢生轻视之心。

    总旗行了一个军礼,手中现出一面令旗。

    金黄色令旗,绣有七彩凤凰!

    挺立当场朗声说道:“末将皇甫将。奉命传令:救人第一,不得阻挡。”

    旋即向南宫一笑说:“南侯,我们又见面了。你先走吧,我随后还有要事找你商议。”

    南宫报以点头一笑,这节点,不是叙旧时刻。

    见到七彩凤凰令,从赵大人起所有官员将士,无不跪拜在地。无天也没了嚣张气焰,伏身拜倒。

    唐会南轻轻一拉唐问月,唐问月也只有跟着跪拜。心中疑惑:七彩凤凰令是什么来头?威力如此大!

    南宫登上马车,安置好官小意,刚要挥鞭启程。

    月姬如仙子临风,飘上马车;大家才知道这风华绝代的美人,原来也是高手,她可不单单是武林第一美人。

    南宫紧张地问:“你来做什么?”

    月姬不答话,只是在车前横座旁安静坐下。南宫也就不再说。

    大家听她说过:他若是死了,我决不独活。

    知道她跟去,无非要确定关小七生死;假如关小七死了她肯定也跟了去了。

    性烈、情坚。

    其它呢,没了。

    一见倾心,一见终生。在场有很多的痴情人,都明白她的选择。

    连严世人都为她感动,当下收起贼人心思,端正心态;再不打她的坏主意,也就不偷看了。

    严世人心情是很不愉快的:官小意你十七八代什么的,老子跟你说,论起来大家怎么都是老伙计一场。怎么能我看上了谁,都有你捣乱?合着好人好事,都归你一个得了。

    当然什么事必须讲什么先来后到、有缘有份?世人兄是从来不认同这个道理。

    他只是非常想不通:家乡的小姐、眼前的月姬,还有刚才的贵人。

    阿玉说过了,再敢欺负她的赖皮狗贼小子,就得当街掉脑袋。

    七彩凤凰令的主人又与他有什么要紧关联?

    这当年就愣头愣脑的傻小子,是怎么结识这许多奇异人物,弄出来这许多好事的?

    南宫驾着马车向北出了城,一路向天竺峰而去。

    闷声不语好久,南宫耐性上比不过月姬,只好先开口。

    南宫没话找话:“江南明月堂多年来侠义当先、扶危济困,美名传遍大江南北,一扫江湖帮会争强斗狠,唯利是举的风气,不愧是天下第一堂。”

    月姬毫无心意与他客套寒暄,只说了一句:“都是人人该做之事,没什么值得说的。”

    “月堂主统领有方,处事公允。你的才能品德,不只是你们帮中上下尊重,江湖同道也是非常敬服,多少豪杰都不免有愧杀须眉之感慨。”

    月姬并不往下接话。

    南宫也不在意,继续说:“我很有些困惑,想请教月姬小姐。不知能不能问啊?”

    南宫二有时候真的很二。

    月姬听出他话中的坚持,想了想说:“二公子是他的好兄长朋友,自然我也认同的,有什么事请说好了。”

    南宫二头一回是因为别人的面子交了个勉强朋友,好在他脸皮厚,开开心心地说下文:

    “说起来不怕月堂主笑话。十年前,那时我十六岁,曾有幸远远见过月堂主,真的惊为天人。”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世有佳人,愿为知音;这是南宫十年来的心愿。世人多知我痴,十年不愿成家,以南宫二称呼而不名。却不知我这个二,皆因仰慕月堂主而得名,实在恰如其分。”

    “不想十年匆匆过,始终是无缘拜见。至今我还想请教,南宫哪里不如人?入不得月堂主慧眼呢。呵呵。”

    这些话南宫其实已经说过一次,旧事重提,正说明他心中有结,是个坦荡君子。

    月姬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十年前见过吗?我可真没有印象。公子当年一出道就誉满天下,名列天下四少。天下仰慕你的人不会少的,也不差一个半个。”

    “我也不是刻意,不过是性情如此而已,不喜欢结交异性朋友的。怠慢了南宫公子,还请多宽容。”

    南宫追根问底:“凭什么江天一、明王经就能成为你的朋友,其他人都没机会呢?”

    月姬真诚地说:“江大哥、明三哥是我师叔南山的故旧晚辈,小时候就认识了。总角之交的亲戚朋友,并无其它不同。”

    南宫默然无语,想了一想说:“你说的情况大家都知道的,所以南宫和很多人一样好奇。”

    “该不会是你这位月中仙子,不喜欢凡夫俗子?也不知是哪位天神人物才能博得芳心。”

    “万事盟开出盘口,十年榜首依然是猜对你志向选择,彩头一赔十万。比猜中明年武林盟主人选的彩头还高。”

    “今天大家都看到了,幸运者就是我这个兄弟。也不晓得他有没有在万事盟下过彩头,能不能赢些酒钱,他还欠西门王一个大人情没还。呵呵。”

    南宫的机敏,原来是有目的在。

    “万事盟总是无事生非。”月姬只说了几个字,脸上微微起了害羞。

    这一番对答,可知月姬对异性的态度十年从没变过。

    官小意的奇迹,比万里无一难上加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