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二十一章:缘故,难说无缘无故
    布衣人连连比划,很着急地告诉月姬镖上有毒。示意要南宫安静坐下,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月姬好后悔。自己一时冲动,连累让南宫遭遇危险。

    “南宫公子对不起,是我不好。这可怎么办?”

    南宫反而说:“刚才是有些凶险,没吓到你吧?你没事就好,我不要紧。”

    “等到东方回来,他救一个是救,救二个也不费事。我这毒伤是拜他所赐,看他拿什么补偿。”

    “不然的话叫上西门霸王到这来打它一场,几下就把东方老怪的豪宅拆了。免的他弄这些机关暗器来害人。”

    他一路上看到月姬凄怆难过的情形,很为她感动。现在自己受伤中毒,知道她必然内疚;所以难得说笑,要引她开心些。

    月姬聪慧过人,明白他的用心,感激地看看他,低头不语。

    远处有人大声回话说:“是谁胡吹大气,要拆我的房子。咦。我这九宫八卦五行三才阵,你们是用什么办法进来的?”

    “不可能,不可能。难道我家出了内奸?”

    听话听音,分明是害人精东方相回来了。

    月姬恨不能立时西门王出现,痛打他一顿。

    不急,马上有人为她出头。

    另一个女声说:“东方,你整天就鼓捣设计这些旁门左道,误伤多少好人。”

    “天底下厉害人物多了,就你这阵式有什么稀奇,还用得着内奸领路?老尼孤陋寡闻之人,不也一样要来就来,有什么难的?”

    “你还是低调些。能让西门王来帮着拆你家的,除非是南宫,不会有第二个。”

    这女子又是谁?

    她又如何猜测得出,这世上能忽悠西门王的人,只有南宫的?

    “吓。南宫?不可能,这小子眼长在头顶,瞧不上我老头的。”

    “当年有好事之徒弄出个王侯将相来。据说他对屈居第二是大为不满意,总觉得别人不配与他为伍。”

    “好似他将来要当武林盟主一般。他这狂妄之徒,绝不会大半夜跑来找我。”

    说话间,人已经来到近前。

    东方相看到靠墙半躺着一个官小意。门边一个南宫正打坐,边上还有一个大美人。

    “啧啧”称奇:“啊呀,奇哉怪也。这大半夜里的,哪里来的大姑娘,生的这般标致可是少见。”

    “东方相要走好运了,有眼福,有眼福。”

    “大姑娘。你骨骼精奇,是个难得学医人才。我医术天下第一,有医死人活白骨之能耐。你只消拜我为师,不出三年必然名满天下,财源滚滚。”

    “追求你的人至少要排到西湖里面去。哈,你不理我。先看看这个,再看看那边。”

    “我晓得了,这二个男的跟你都有莫大干系!一心想着到底先救哪个?嘿嘿,不妥,不妥!”

    “这一位快要死了。看你这样子分明是关心这出气多进气少的人多一些。”

    “好极,极极,你要是再对他好一点,只怕早晚伤心更多,哀痛欲绝地,再不会移情别恋。自然也就瞧不上,那边爱吹牛皮的家伙。”

    “那一位咎由自取。我看他也没有多大能耐,能解的了我独门的难见光明这毒。谁喜欢上他,只怕天没亮就要做没过门的未亡人。那可就极是不妙,非常不划算。”

    “你好好的大美人儿,可能也只有我家娘子年轻时能与你比上一比。天底下有多少人惦记着你?可不值为他们二人伤心难过,做这样傻事。”

    “他们是死是活,各按天命。”

    “你还是早些回去,免得家里人担心你。好好儿想想我的建议,明天来拜师。”

    “你要不满意我这个师父,那边的女师父本领高强。”

    “我天下第二,她天下第一。你拜她为师也是一样,因为她是我娘子。”

    “哈哈,你现在明白了,你只要肯拜师,拜谁都是一样。我照样当你师父长辈。”

    他满口胡言。倒丝毫没有想占人家小姑娘大美女便宜的不良居心。

    后面又来到二骑人马,把月姬丢在半路的马车也带到。

    尼姑说道:“东方不要胡闹,再瞎说可要面壁思过。”

    东方相看月姬不理他,又给人点中要害处。有些脸上挂不住,挤眉弄眼一挥袖先进去了。

    尼姑过来搀着月姬,心疼地说:“好孩子。不着急,不着急。他脑子坏塌的,也别理他,有什么事先坐下再说。”

    一口吴音非常动听。

    她细心地替月姬理好额前头发,动作神态便如母亲对待女儿一般。

    月姬自小孤独一人,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慈母般的慈爱!

    一天来的无尽委屈难过,刹那间涌上心头。

    扑在尼姑怀里放声大哭,就如同在妈妈怀里撒娇一般。

    尼姑轻拍她后背,半扶半抱领她坐下。

    尼姑也不烦,只是轻哄着她,真就是妈妈哄女儿。不管女儿有多大,在妈妈眼中都是女儿。

    东方相在一旁吹胡子瞪眼。找那布衣人好一通比划,还是怀疑有人做了内奸。

    布衣人努力证明,最后直指官小意。

    东方相更不满意,眼睛瞪的老大,好半天才眨巴几下连说:

    “胡说,胡说。我不信,南宫犹有可能。这小子一看就是呆头呆脑的,没半点灵气。我又不瞎,怎么可能是他?”

    他唠唠叨叨地,原来在查问这三个人,是怎么破他阵进来的。

    一边有人早上了茶,清香扑面,却是极上好龙井茶。

    有人一定会说:这半天了。南宫难道也昏迷了?

    南宫倒没昏迷。他所以也做了哑巴,自然有他的道理。

    否则怎么当得起任你千方百计,不如南宫一策的传说?

    果然不出所料。

    东方相演了半天独角戏,尼姑是顾自照顾月姬;南宫是充耳未闻。

    这怪人可就不乐意了,冲着南宫说:“你这情敌是不行了,也许有一肚子话想说不能说。”

    “你这好好儿的,伤在表面,一时半会死不了的,要死也得太阳出来。干嘛没话说?不会是怕死了吧。”

    南宫答了一句:“他是我朋友,不是情敌。”

    东方相呵呵一笑说:“你口不对心。我们尽可以打一个赌。你敢来赌吗?”

    南宫又不理他。

    “嗨。你不请自来,闯我的阵,喝我的茶,就这一句?”

    “是你朋友,不是情敌?我看未必。十有九成,他先是你朋友,后是你情敌。就算从前不是,现在已经是了,你当我看不出来?”

    南宫只是不理。

    东方相转身月姬,说:“大美人,你想不想救他们?”

    月姬伏在尼姑怀中,点一点头。

    “这就是了。你有问必答,我很佩服你为人真诚。”

    “你想先救哪个?是这个长得帅神气十足的,还是那个一团糟要死不活的?”

    “嘿。你又害羞不肯说。那好,你且指一指,你先认识的那一个?再不肯,我一个都不救。”

    月姬无奈只好一指官小意。

    东方相喜不自禁说:“我一猜就是。你要先喜欢上这大师哥,可就没有这呆瓜什么事了。”

    “你好好跟我说说,现今他们二人可不就是情敌了?这恩怨情仇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它个清楚明白。”

    “想先救哪个须得要说出来,这小子中毒是不是有人要谋杀情敌?更是关键的很。”

    他这些要求,月姬哪里答得出口?

    何况是谁给官小意下毒,是不是情杀,根本她也是不知不是吗?

    东方相也不怕事多,自言自语说:“你们一个个不肯讲真话,我就没招了吗?你可知道我东方相为什么是东方相?”

    “我是天文地理、医卜星相、文章诗赋、文韬武略无所不能,样样精通。”

    “实话跟你讲,我的能耐里面武功排最后,医术次之,最厉害的是占卜。”

    “我这项神通,可有二十多年没显露过了。今天为了你这个小姑娘大美人,我就马马虎虎破一次例。”

    一面说,一面从一个玉匣子里拿出数枚开元通宝。

    这几枚铜钱,分明是传承千年的真品;

    晶亮亮地,

    也分明是有人时常把玩才能如此这般。

    他又说几十年没用过,也不知是真话假话?

    东方相将开元通宝在掌里摇了几摇,口中念念有词,极是神情肃穆;

    然后在庭前绕了几圈,走回原处,虔诚地抛落;

    他望了半天,面色凝重。

    分别看过三人,良久没有说话。

    又看了许久,开始面有喜色,渐渐地喜上眉梢。

    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美美地喝一口茶,眯着眼甚是得意。

    尼姑原本一直只关心月姬,对他的疯疯癫癫并不在乎。

    当东方相开始找出铜钱占卜时起,尼姑就认真起来,抚摸月姬后背的动作也迟缓许多;直到东方相眉开眼笑地自得其乐,尼姑才微微一笑,悉心看顾月姬。

    看来,东方相刚才的话,倒不是假话。

    这时候早有人送了饭菜上来。

    尼姑便拉着月姬过到桌那边,给月姬盛了饭,陪着她吃。

    南宫的肚子也咕咕叫了,但别人不叫,总不能自己来。

    直到月姬吃好了。

    又有人送来热水,尼姑陪着她漱口净面,一套功夫做完。

    早又有人换了香茶奉上给月姬,仿佛自己家人照顾许久才归的千金宝贝一般。

    一切那么细心到位,一切又那么自然而然。

    旧时风俗,重男轻女。别说吃饭,任何事都是男人优先的。

    就算大家皆为客人,也断无男人饿着看着,让一个女子先行做这一切的。

    即便是身为宾客,见到主人这样轻慢自己,任何人都会表示不满意。

    南宫却不理会凡俗礼节规矩。肚子饿了,没人请他,就自己动手。

    当下起身盛饭落座,先吃了一口,赞一声:“这菜做的好。”

    开怀大吃,一连吃了二碗才放下碗筷,坐回原处。

    东方相这才爱理不搭地说了一声:“换茶。”

    那边有个给南宫重新沏了茶,依然是龙井茶,并不是香茶。

    看来这地方重女轻男。

    尼姑看了东方相一眼,依旧去哄她的宝贝人儿。

    月姬心里盼着早点救治官小意,虽然不舍得这头一回享受的慈爱,总是不停地偷偷张望官小意。

    官小意让人安置在木榻上昏睡不醒,对发生的一切毫无所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