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二十三章:绝评,事实都是真相
    “按你所说他二人明月清风,远行人并不知道作者心意。你怎么一口一个良人,夫君,说什么浑然一体,岂非矛盾说胡话?”

    守玉倒来了兴致,与东方辩论。

    “你不明白的,他们若非打小一起长大;为什么这画也罢,诗也好,无半点苦涩,韵味意境自然而然?”

    “良人也好夫君也罢,作者早就这样认定的,有没有世俗嫁娶,不过一个形式。你我如有机会,大可寻他们去,且看看我说的错半点没有。”

    “这世上还有这样的情事,可真是奇了。按你所说,真正是神仙眷属,当世无双。老尼为他们祝福祈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南宫一寸一寸将画收起,呆立良久,忽然说:“东方,我向你讨一件东西。”

    东方也不恼他无礼说:“好罢,我白送你一个。来人,给他一个画筒,附送一个套囊。”

    气鼓鼓地一屁股坐下,大摇其头说:“画是好画,可惜拿不得也,愁死人了。”

    “妾心千千结,郎行意何如?没了这些字,这画可不就留得了?”

    东方相大声说道,似乎找到解决之道,极是得意洋洋。

    那边官小意在昏迷中,似乎也听到这句诗,含混地叫了一声:“小姐。”

    大家注意力都在东方相处,也不是很留意这细节。唯有月姬,一心尽在他这里。

    这一路上,官小意已经二次在昏迷中呼喊小姐。上一次并不太真切,月姬还以为他说胡话,这一声却是清清楚楚!

    月姬心中有如雷击,痴痴望着眼前人,在心里对自己说:

    “他这样忠厚为人,早有人喜欢他也是必然的。但愿他呼喊之人,将来能比我待他还好,我就不担心他。”

    东方相又想伸手来抢画,自己想想说:“绝不可以。”抓抓头,只是叹气。

    东方相六神无主呆坐,守玉与月姬已经围在官小意身边查看他的情况;

    南宫说:“东方先生,画已经看过,该出手救人了。”

    东方相抓耳挠腮,只是说:“不救,不救。别来烦我。除非你能让这仙人送一帧画给我。随便一画都行。”

    “只要有画,别说救一个,十个都行。”

    南宫说:“你刚才分明同意了的,可不能反悔。”

    东方相耍赖:“我答应了吗?我说过了先看了画再说。我现在说啦,你再去弄张画来。”

    “今天没有,欠着也行,早晚给我就好。这条件不高,你办的到吗?反正你这画来路不明。能干一次,再干一次也没什么。”

    他这是暗示南宫再去找人偷画。

    “譬如偷师学艺,偷书偷画它不算偷。你这为了救朋友,功德无量福报无边!”

    看南宫不接话,他干脆挑明。晓以利害,附送吹捧。

    南宫苦笑一声,说:“我可没这本事,就算想找人偷,这回偷的人已经不会同意再干了。这个事跟你也说不得。”

    这是实话,偷什么都没用,有用的是考状元。这事将来会说到。

    “快点过来,这孩子的毒很是古怪,只怕不容易。”

    守玉召唤。

    东方相忽地说:“我不去。画也没有,你要是找我救人。除非,除非你还俗回家。”

    嘿。这家伙条件变的很快,想不到画,就讹上人了。

    真能见风使舵。

    “你再胡搅蛮缠,我可走了,以后不许你见。”

    东方相这才很不情愿地过去。看看官小意的情况说:

    “我早看过了。他只不过给人在酒中下了鹤顶红,这有何难的。药吃过了吗?”

    “鹤顶红的毒,我已给他服过解药。可他身上还给人下了一毒,可就奇怪了。你用心些,别再想着画了。”

    守玉说:“这毒怪的很。也幸好他先中了这毒,才压住了鹤顶红,不然撑不到我们回来,早给鹤顶红毒死了。”

    “前面这毒并不会短期内要了他命,只会在特定日期发作。看来这下毒之人并不想立即取了他性命,分明是对他有所图谋。”

    “这种毒可不是一般人能炼制,难道?”

    东方相一面听守玉介绍情况;一面检查官小意的状况,头上已经冒汗。

    分明对这毒,他也没把握解得。二人走到一边去说话。

    东方相对夫人点点,只说了半句话:“确实奇怪,你让我去参考的那个,也是奇毒。这是怎么回事?”

    守玉问:“想不出好办法?”

    东方相说:“难。都难。我这一天,难过前半生所有医案。”

    二人再回去,南宫与月姬几乎是齐声询问:“东方先生,守玉法师,官小意的毒如何?”

    东方相说:“鹤顶红已经没事了。但他先前还给人下了毒,本来一时半会不要紧,今天给鹤顶红催动发作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不是有先前之毒以毒攻毒保命,误服鹤顶红不用半天,就算大罗金仙也是没救。”

    “说起来,这下毒之人无意之中救了这小子一命,也算是他有造化了。”

    “只不过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毒,现在又中和了鹤顶红之毒。这小子昏迷不醒就是这个原因,很难说前景了。”

    “只怕下毒之人给了解药,也不一定能让他活回来。即使活了也可能是废人一个。”

    “这人我救不了,可不是不救他。他过得一会自然醒来,你们还是让他早早回家乡去。或许未必便死,要死了也好落叶归根吧。”

    月姬心中苦极,泪珠儿纷纷落下,心中如刀绞:“我应该怎么办?按说鹤顶红之毒已经解了,我必须践行誓言,随了南宫去,为奴为婢不可反悔。”

    “但官小意真就去日无多的话,我独活又有什么意思?不如追随他一起去,也免得牵肠挂肚。”

    “但人不能无信,我如这么办,就是反复无常。”

    “他知道也必然不要我,死亦不能同穴,反而损了名节,无面目见父母于地下。”

    南宫看月姬哀痛欲绝,心中也难受。

    加上东方相先前一番解读,他更明白自己早就猜测到的事实。

    虽然心中还存有一丝希望,可何其缈茫?因而更能体会月姬的悲伤。

    当下劝道:“月姬妹子,你不必太难过,我兄弟福泽深厚,必然有惊无险,你要宽心。”

    “毕竟只要他好起来,大家都高兴的是不是?如真的他大限将至,你如愿意,你和我一道送他回家乡。”

    “到时候你要怎么决定,有什么意愿,南宫一定帮你完成心愿。”

    南宫早就知道月姬表面随和、待人春风,骨子里是坚强不屈刚毅过人。

    也就不说虚话,句句说在月姬想为而不能为之事上。

    月姬听明白无论自己如何决定,他都不会为难自己;心中难处就没那么难了。

    心中暗下决心:“如果他就此不起,我自然不能独活。如果他能好转,是我一心所愿。”

    “守玉法师说的对,缘乃天数,今生与他有缘无份,只求来生了。”

    南宫对东方相说:“我兄弟总会醒来的吧?只要他能醒,就有办法。”

    “让他慢慢回想,这几日都碰到些什么怪人,其中必有下毒的人。”

    “南宫一人不行,就广邀亲朋好友,也要寻找下毒之人,和他作个了断。按你所分析,此人也未必有害我兄弟性命之意,痛快给出解药也是极大可能。”

    “我们这就告辞,回去早做准备。”

    南宫多智,实非浪得虚名。

    “毒性起了变化,就算找到下毒之人,只怕多半也救不了他。”

    东方相叹气。又一次给官小意把脉,苦思对策。

    原来他的种种要挟,无非看人下菜碟;真遇上人命关天,他比谁都认真对待。

    东方相将官小意浑身摸了个遍,一边摸一边说:

    “又是怪事。这小子身上旧日刀伤不少,刀刀见血,却又无一处伤过一分深;好似小两口闹别扭,说是一刀杀了,其实心里不舍得,这又是谁干的?”

    “他被人重击数次,五花八门的功夫都挨过。五脏均有受击,又是为什么没有伤及根本?”

    “难不成天下还有人,练成以千斤力量猛攻对手,伤及其内脏表面,却可以刹那间收回力量的神功?”

    “就算一人有这本领,也不能人人都有这等神通啊,这个无论如何不可能的事。要说他自己以内功化解,这小子内息,分明没有练过高明内家功脉象。”

    “哎呀。我号称医神,这么多不明白;神在哪里?浪得虚名耳。”

    他一路摸到官小意怀中有一本绢册。是用极精美绢绣精心制成,并不是有钱人家就能有的。因为制作之人,刺绣技艺高妙无双!

    当下拿出一角看了一眼,一眼看见绢册上的字,心中很有惊奇;

    那几个字是:“祛毒法略”。

    那字体更让他心中狂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