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三十三章:会盟,管不了的受气包
    官小意问南宫:“二公子,你们怎么在这儿?”

    南宫说:“有二件大事。一个是各处英雄豪杰踊跃加入,这场除倭平乱的大事件;以前在江湖上走动,难免有些个人恩怨仇家的;遇见时总是要争个高低输赢,就不利于同心协力,并肩作战杀倭寇了。”

    “今天由各处领军将军牵头,是给大家伙一个交流机会;从此放下个人小怨,先要将海盗倭寇灭了才是。”

    “二是征南将军代天子南巡。已经与胡总督定下平乱方略。申令各级官员严格自律约束,不可再打击同僚;冰释前嫌,好好合作。如此上下一心,军民一致;何愁东南数省的事不能平定呢。”

    “这个集会还有一个重要环节。是为俞大人复职正名而安排,据说也为了你蒙冤受屈平反。”

    “特意请你来是让大家认识,以后针对你的人可就会老实多了。”

    “还真有我的事啊?我没什么要平反的,平反能不能让月儿姐姐好好儿愿意理我呢?”

    看来真要是美若贵妃再现,官小意也是心心念念,贼心不改。

    南宫望望他身边乖巧依人的面具小侍女,虽然不知道她名叫宛儿;

    看不到她的人面,已感受到人面桃花相映红,陌上人如玉,宛儿是天仙。

    南宫二货世之英雄,英雄也是人,

    必然要吃油盐酱、醋:

    话说呆头呆脑的二货兄弟,你能不能花点心思,为国为民尽尽心力?天天弄花边新闻,让人眼花缭乱地哪里这许多美女缘?

    昨晚有一个玉贵人为你要杀参将,又一人弃了堂主不当,嘴上说再不相干,说什么也要来看你......

    刚上过天下第一花魁画舫;就拐骗一个小天仙?

    都说美女爱英雄,帅哥才能配佳人;

    兄弟你扪心自问你帅嘛,你英雄在哪里呀!

    南宫摇一摇头,实在不想提到这一茬心酸事,只好再说回今天集会:

    “今天的雷峰塔热闹非常,一会人齐了,这场别开生面的,东南平乱英雄大会就要召开。”

    “戚将军听说你可能要来,与我们几个可是等你好久了。不如你和我一道上台州去?”

    “是这样啊,我也想去。俞大侠又要我给他做徒弟,我正想法子要开溜呢。要不二公子去给他说说,就说我不想跟他学功夫;就想把自己的事做完,就去台州和你一起打倭寇。”

    官小意正经事不动脑,请英雄对付大侠的歪心思来的挺快。

    南宫“呀”了一声笑说:

    “有俞大侠管着,哥哥们就放心了。你就留在杭州吧,如今正是为国家百姓出力的时候,你可不能不愿意啊。说不得我们很快又见到的。”

    俞大侠召唤官小意过去。领到一武一文二个官员前,介绍道:

    “好徒弟快来,好好认识认识了不起的人物。”

    “这位文官谭伦,谭大人如今是个知府,将来必成统帅。是相当了不得的,以后我得靠他多多关照。”

    “这一位赫赫有名,戚继光就是他了。此人极擅撬墙角,我对他非常的服气。”

    “他们二人必能协同诸位砥定东南,你要好好跟他们多多学习讨教。”

    官小意赶紧行礼:“谭大人安好,戚大人安好。”

    戚继光拉住他说:“我是非常想你也来的。老俞功夫太高,暂时打他不过,等我练成绝招,自然再和他争过。官兄弟觉得如何?”

    谭伦笑道:“学百人敌何如学万人敌乎,小官,你该上我这来。早晚让他们都听你指挥。”

    戚继光是何等样人,我们只要知道一点就足够:

    形象与南宫伯仲,功夫在北方称雄。

    更有一点,他是唯一胡大人待若上宾的部属。

    这么一说就知道,戚大人念书时一定不在一班。

    谭伦进士出身,升官极快,数年间已成为知府,是个文官。

    倭寇海盗在他的地盘上,累战累败、一次没赢;最后气不过了,只好逃回海上。

    气人的是这位仁兄手上,并没有正规部队,领着一帮守卒差役、民团义勇,建立无敌威名。

    你说他的用兵,文韬武略、遥想当年

    不是周瑜,胜似周瑜!

    宛儿看官小意如此得人关注,好是开心。

    她踮起脚来,官小意便弯下腰,

    任她附在耳边说:“俞大人也说你要好好儿的。我看你就是好好儿的。”

    此处高官群集,她半点不怯场,比官小意可从容太多。

    人比人气死人,谁说女子不如男。

    谭伦对这位带面具的小侍女很惊奇,开玩笑说:“你也一样,也是好好儿的。”

    宛儿藏在官小意身后,再不肯出来。

    大家开心大笑。

    官小意开心笑时。想起今天运气好转,都是护身符带来的好运。

    也不知他得了什么病,还咯血没有?

    转头去找人,看见吴把总离自己不过数尺,笑咪咪地看着大家笑闹。

    官小意走过去,叫了一声:“叔叔。你的病要不要紧?找个郎中看一看可好?”

    吴把总说:“你好好儿的。短短几天,你的朋友可不少了。”

    这话有些听不懂,官小意没心没肺也真不想它。

    官小意说:“这一多半是南宫公子和俞大侠的原故。至于其他人为什么会对我格外好,我可就想不出来了。”

    吴把总说:“笨小孩,大家尊重你在乎你不好啊?喜欢天天有人追着拿刀砍嘛?”

    官小意呆了一呆,想念起昨晚救命的小仙子来,又记起自己乖乖来西湖的起因来。

    他下意识地摸摸额上布条,喃喃自语:

    “也不知我这写法行不行,杭州城那么大,有人看的到我的布条吗?是不是做一面布帘子挂起,这样就醒目多了。小仙子还能不能见到呢?”

    西门绕过来一弹他的脑门说:“半天没见,你这是弄哪样?莫不是病糊涂了?”

    “你干嘛欺负他!没规没矩,谁给你这么大胆子。”

    外边有人凶巴巴地责问。

    官小意大喜:想到谁,谁就出现了。

    回过头四下张望,人太多了,不好找。

    西门翻翻白眼说:“我向来胆子大的很,想欺负谁就欺负谁,要什么规矩。”

    西门素来无拘无束惯的,跟自己朋友兄弟开玩笑,还要受人指责?

    来人也不多话,抓起吴把总的长枪飞掷西门,一出手就要伤人。

    原来她早来到吴把总身后不远处了。

    码头上人员众多,她掩在许多高人群中,乐见其成、美美地欣赏:

    要死不活的赖皮狗,受众人赞誉的盛况。

    “这贼小子福大命大,又活了回来。早晚必要他当狗奴才,不然只有明年今日,看他还得意几时?也许他还能更得意,很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姐.....”

    西门动手动脚不尊重官小意,她自然是不答应。

    西门骇了一跳,赞一声:“好俊的功夫,难怪这样凶蛮。”

    侧身一接,将长杆枪抄在手里,身形一错就要还手;

    他身边的戚继光连忙拦开:“西门兄别开玩笑,这位可是贵人。我们先上前面走走去。”

    在场官员正要向来人行礼,官小意正欢喜回身去找寻人家。

    一回头,眼前光影一闪,一个巴掌已经飞到;

    半途硬生生停下,一展手心现出一颗丹药,凶声凶气骂道:

    “臭小贼,笨猪一样。听说昨天几乎给人毒死?你怎么总没死了呀,再吃一颗毒药,死了算了。”

    宛儿惊恐盯住药丸,生怕官小意遵命吞毒自杀。

    她出身高贵。非常明白蒙面女子非一般嚣张跋扈,一定拥有说一不二的权威。

    官小意接过来,苦着脸说:

    “贵人小仙子。你这药里不会又有毒吧?医神说再折腾,我真就要死了。”

    玉贵人本来就想打他的,打到一半刹车是碍于当场人物众多,才变戏法改成了给他解药。

    赖皮狗反而学会咬人了,还给他留面子干嘛?

    “啪啪”二声,把前一巴掌也补齐了。

    西门奇道:“嘿,不让人打,她自己倒打上了。这人是谁?”

    南宫笑笑,低声说:“是玉贵人,她向来这样。你我管不了的,我们走吧。”

    月姬自从知道官小意可能会来,就眼巴巴盼着看看他毒好了几分?

    自从看见官小意是眼睛也不转,远远偷偷关注。

    看他又遭玉贵人欺负,想到当时自己之所以没来由地,就喜欢上这要命冤家,就是他任玉贵人无理欺凌,任打任杀却舍命维护一个不相干婆婆。

    明知玉贵人不会怎么样他,心里总是疼惜不舍得。

    她眼泪噙在眼角,人却躲开更远。

    南宫早把一切瞧在眼底,出声劝说:

    “兄弟他应该没什么大碍了。这里大小官员都是冲着他来的,看来他机缘深厚,真是好事。你要不要去见见他,和他说说话也好。”

    月姬摇摇头说:“不用了,他大好了就行。我们去游雷峰塔吧,据说这里的签很灵验。”

    西门第一个赞同,南宫他们几个护着月姬先走了。

    玉贵人骂道:“赖皮狗,不想做奴才,要寻死呀?”

    凑近前来恨声说:“哈叭狗你功夫不是见涨的,干嘛不躲,今天本不想打你,偏要当众顶撞,不打你打谁。”

    官小意答道:“梦里你也是要打的,小仙子你肯打我,我很安心,至少也不是人人都不要我了。”

    他一天一夜连遇离别,最怕又有人不理自己,张口就说出实话,也不管这话不能随便说的。

    一众大大小小文官武将,先是无比吃惊,随后不约而同走个一干二净。

    人人仿佛聋了、瞎了。

    “贼小子,你真是贱骨头呢。”

    玉贵人愣了一下轻声骂人,伸手轻拨布条,啧啧称奇:

    “你倒真听话。我来问你,你见着你想见的人没有?”

    官小意苦兮兮地摇摇头:“我刚刚才落地,杭州这么大,也不知该上哪里去找人。我到底要找的人是谁,你能告诉我吗?”

    “你本领不行可爱管闲事,没的自讨苦吃。以后学学别人只顾自己才是,弄一身伤却又何苦?”

    这是埋怨,并不凶巴巴。

    她招一招手,引官小意走近前,仔细看了半天,低声说了一番话:

    “你这蠢材,毒发怎么不来找我救命,看来传说你失忆是真的了。你想见到的人是姐姐,不心急,她会知道你找来了,一定能见到。”

    再看官小意双瞳偶尔有神,转瞬就黯然无光,一手扭住他耳朵说:

    “别动,让我好好看看。”

    又看了许久,脸色更凝重,贴在官小意耳边说:

    “你记牢我说的话,能答出书生婆婆是谁的人才是姐姐。没找到姐姐前,不要逞能惹事,不要和人争斗,不要让人知道你能梦见什么,不要和人说心里话。你有大危险了,等我找人来救你。”

    “你记清楚了没有?”

    她这些话声音极低,只有官小意能听见。外人看见他们的情况,只有一个形容:卿卿我我,无比亲昵。

    官小意听话点头,心中几乎绝望:已经快死几回了,还有什么更大危险?凶凶小仙子面纱后面的双眼,满是担忧,这事肯定不是开玩笑。

    人人都怕玉贵人,官小意任打任杀,心里倒一点不害怕她,这感觉很奇特,仿佛是天经地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