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三十四章:论道,千年难修正果
    远远地有军号声响起,号声平和悠长,是集合令。

    玉贵人向远处望了一眼,急急地说:“贼小子,赶紧把解药拿去。”

    将药丸一放,逃也似地往雷峰塔去了。

    官小意捏着药丸。疑惑不解自言自语:

    “小仙子今天倒不如梦里恶了,看来她与心上人一定是开心和好了。”

    伸手一摸自己的脸,好像也没昨晚的痛?

    难道她武功退步了,还是我挨打多了,脸皮变厚哟?

    宛儿大眼睛含泪,踮起脚尖轻轻抚拭。

    柔柔地轻声说:“疼吗?我给你吹一吹,也就不疼了。”

    官小意听话地弯腰低头,任她抚拭,这风景很奇特有趣。

    那时世俗规矩,礼教至上。

    极少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敢如此亲昵举动。

    宛儿烂漫率真,又从小礼教不同,却是毫无顾忌。

    “你真好,就像小时候的小姐一样。”官小意突然记起小姐小时候的行为。

    “我可不是你的小姐,我是你的妻子,你教人打了,我心疼是应该的。”

    “你是男子汉,怎么随便让人打脸?就算我们是她的奴才,奴才也要有尊严。以后有人再这样对你,我,我跟她拼命。”

    她紧握伏魔斩,目光凛冽,可不像说说而已。

    官小意见她忽然变了个人,明明柔柔弱弱的,突然就凛然不可侵犯。

    “可惜我不会武功,我要和她决斗。”

    停了一下,宛儿又如小猫依人,带着央求说:

    “待人亲和是气度,任人摆布是糊涂。你以后待人接物必须有分寸,才能得人尊敬。”

    “我不盼你成为大人物,但不可以没骨气!如果你总也没有气节,我宁可死了,也不用你呵护;你如不愿听话,我就自尽。”

    她的话语一直是央求,用词却是决然,宛儿,她很顺从更有底线。

    贫苦是可以接受的,品格是不能低贱的!

    所以她刚才做的不是爱的抚摸,而是爱的抚拭。她要拭擦去,别人在自己丈夫脸上留下的屈辱。

    尽管她丈夫一直并不以为然,她在意。

    不仅是来自于从小的教育,而是她天生如此。

    “士可杀,不可辱。”她轻声吐出这六个字。

    “为了我,你肯吗?”她的声音仿佛来源于天外。

    官小意犹豫地回答:“我,我听你的。”

    她可以随心所欲,我不会始乱终弃。这话是他才说不久。

    早知道她是这样的人物,自己可就不敢痛快答应照顾她了,可是说了话总要兑现,何况那个人要去做很大的事,是不能带上宛儿的。

    更要命的是,如果不同意她立刻就自刎,这可不是闹着玩。

    官小意无来由就确信:眼前乖巧小妹妹,绝对是说到做到之人。

    “你放心,我记下了。一定努力做好。”这回语气坚定多了。

    宛儿开心起来,说:“我相信你。”

    谁大谁小,有时候还真不是年纪的事。

    “但有一样,小仙子认识在前,她一见我就是要打的,不给她打只怕她不高兴。也不关她是什么来头,一开始已经这样子。”

    “你就大人大量,当没看到行不行?”

    现在换成他在央求了,无比诚惶诚恐。

    “你是不是喜欢她。如果她将来要嫁给你,也不是不可以。”

    宛儿说出条件来,很简单就一条。

    官小意吓的四下张望,还好听到的人不多,就那么二三个,现场只有护身符和他们。

    当下紧张地说:“这可不能乱说。梦里她次次打我杀我的,二公子也说事实都是这样,他也管不了的是吧?”

    “我中了奇毒,应该也是她干的。医神说她不是要毒死我,一定是恼我不能听话,要教训我长记性。你看她刚刚给解药了,一定不是坏人。”

    “后来我给人捉进大牢,出门时我醉酒了,有人真的杀我。不是她赶到救我,我已经死了自己都不知道,她很生气。你说能不给她打?”

    “然后就是今天,刚才我还记起她来,想让她知道我没事了。”

    “在我心里只当小仙子是我亲人一般。你见过妹妹不开心,哥哥跟妹妹计较的?”

    “好像小仙子喜欢一个人,是征南将军。那个人可能是喜欢别人,对她肯定不好。小仙子心里委屈,打人杀人的。我们原谅她行不行啊?”

    他倒是找到好理由,事实也确是他说的一个样。

    “小仙子非常喜欢那个大将军。一听到他的音讯,就像刚才一样,马上跑去见他。唉,也不知怎么样了,那个人对小仙子是不是在乎了呢?”

    “你怎么都知道的,你好厉害,好哥哥。”

    宛儿小手一招,踮起脚来。

    她人娇小,踮脚必是关心爱抚;官小意习惯成自然,弯腰低头。

    宛儿在他耳边亲了一下,开心地说:“我奖励你。你做的很好。”

    这是真心称赞了。

    官小意坦然受之,开心笑道:

    “你不恼了就太好了。说真心话小仙子是凶,我开始害怕,慢慢已经不怕了。你刚才的样子不可侵犯的,我现在心里还发怵呢,以后只怕会更害怕你这个小妹妹。”

    “我说过了不是你小妹妹,你是我相公,我是你妻子。这一生都不会变,不然我就......”

    她直直看着官小意。官小意当然知道她没说完的话是:我就给你好看。。。

    克星是什么?宛儿就是克星。

    这回是真克星,决不是假的。

    她一点也不凶狠,说任何话时平静和气;但她的话,从来都是不可抗拒。

    除非,她自己柔软。这样的人,官小意敢惹?

    “好了好了,乖。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切只要你高兴就好,你就是我的天。”

    官小意赶紧投降,生怕她当真说做就做。

    “你是不是根本看不起我,是因为姐姐的托付才不得不做。武士不是你这样的。”

    宛儿说。

    武士应当哪个样子,官小意不知道也不敢问。

    再说了,俞大人的徒弟都不要做。武士?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当下老老实实地说:“我一个乡下人。你是天仙一样,比可儿也不差半分毫。我怎么会看不起你?我把你捧在手心里,还怕摔着呢。”

    可儿?这个脱口而出的名字,她又是哪个?官小意刹那间又走神。

    “哼,你又来油嘴滑舌。就该让刚才玉贵人姐姐多打几下,或许你就老实了。”

    宛儿带着面具,看不到她表情,但欢喜盈盈却是无疑。

    这下好了,以后她不会反对小仙子打自己了。

    “我要有什么事惹你不开心,你也可以打我呀,不用她来动手。”

    官小意真心地说,心里还有一句:只要你别板着脸说要我好看就行。

    这话可是再借他一个胆,也没胆量说。

    “我是你妻子,怎么可以打你呢?这种话以后不可说了。真想打你时,可就不好了。”

    她的意思,官小意是不会懂的。

    她的意思是说:真想打你也是只会有一次。

    而且很大很大可能只打一下,一定是打完了没有解药,也用不着解药。

    “刚才你朋友问你戴着布条做什么,你要等的人一定很重要,我们走一走吧,好教对方看见。”

    宛儿心思极快,话题不对马上就换。

    官小意脱口提到可儿,换别的人早就查问:又是怎么回事?

    宛儿是不会问的,她似乎从来不好奇这些事。

    官小意答应一声,忽地想起一个重要人物:

    吉祥物、护身符,吴把总。

    他才转头去找,宛儿已经动身走向他关心之人,双手搀扶吴把总起身。

    吴把总微一迟疑,也就任她搀扶,二人走了回来。

    吴把总一直都在,离的不远;

    一直静静地欣赏着美好风景,当然也包含他们的谈话。

    宛儿是乖巧的,但决不可能随便去理会别人的,何况是个中年男人?

    官小意很肯定知道这一点。

    目中无人的她,一开始对吴把总就没有过排斥;即使是官小意,小宛开始也是有排斥的,官小意记的很清楚。

    这岂非怪事。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啊。

    官小意的脑袋是不想这些事的,反而觉得小妹妹很好。

    在他心里是坚决不认同宛儿的说法:妻子,他只想月姬。

    夸了她一句:“你为人真好,关心叔叔生病,其实应该我来搀扶叔叔的。”

    宛儿抬头看看吴把总,四目含笑心照不宣,也懒得跟他费话。

    人心难测,说不理你就不理你了。

    官小意讨了个没趣,四下张望。

    “哎呀”一声,大惊小怪地说:

    “不好了,我们刚上船的地方,有船失火烧起来了。”

    吴把总只当没听到,伸手理了理头盔;宛儿举头遥望,慢慢地整理容装,拜倒在地。

    看官小意没反应,轻轻一拉他衣袖说:“你也来。”

    官小意依言跪下。只是出于服从,不知道为什么?

    “是姐姐,姐姐把画舫烧了。她不会再回来了,船上有她最重要的东西,她带不走所以烧掉。”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宛儿除下面具,阳光下她已泪流满面。

    “姐姐,谢谢你。如果不是遇上你我可能已经死了,身边不会有好哥哥,我一生都会记得你。”

    “如果你死了。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伟大的!”

    “我一定做到。”宛儿说,三叩九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