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三十七章:心愿,只一样不可求
    雷峰塔的传奇,世人皆知。

    “白娘子是不是坏的呢?”

    “应该是好人吧,反正大家都喜欢听她的故事。”

    “那她为什么要给压在这雷峰塔下?法海是罗汉化身,自然应该是善辨是非曲直,难道他做的不对?”

    “这个我也说不好,或许白娘子有哪里做的不对吧。”

    “如果换作是我给压在塔下,你,会来救我吗?”

    绕一大圈要说的是这个。

    “你又不是白娘子,现如今也没有法海,你小脑袋里面可尽是精灵古怪念头。”

    无论别人怎么看,官小意一直是当宛儿小妹妹的。

    “哪,又譬如说。”

    “有一天我做了一件事。就像白娘子必须嫁给许仙,在她的立场是必须做的,有很多人也支持的,对吧。”

    “可她在法海眼中是妖,人妖不可相爱。这就是天庭的立场,所以必受镇压惩罚。”

    “有人把我捉住关起来,如同白娘子压在塔下。你会来救我吗?”

    这是一个非常大,非常现实的问题。

    官小意愣住: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难怪大姐姐要我答应她,好好照顾你,你这问题我可答不上来。但有一样,我好好儿守着你,是一定不让你教人捉去的,要捉也是一起给人捉了。再说了,你怎么会是坏人呢?”

    这答案不怎么样。答案不重要。

    重要的是官小意开始慢慢了解,宛儿是精灵古怪的,自己是整不过她的。

    唯有她变戏法,哪容你有心眼呐。

    宛儿叹了口气,不过听官小意说:我好好儿守着你,要捉也是一起给人捉了。

    却也心满意足,当下不再为难他。

    她相信身边人说过话一定会兑现,虽然他们认识不到二小时。

    她看了一眼阿雪。阿雪仿佛什么也没听到,只是看着雷峰塔。

    塔东面有一座高处揽胜的茶楼,名为“得胜楼”。

    意为得西湖胜景之意。

    今天高朋满座。

    四下有骁骑军、锦衣卫联合警戒。

    大大小小的官员众多,该来的皆在场。

    更有无数江湖英雄人物、地方名流富商各界精英人士。

    这又是要闹哪样?

    先别管闹哪样。

    办这场得西湖胜景,春游联欢会的人物,有几点可以交待一下:

    这人来头很大、、很有实力、很有面子。这人必须巴结。。。。

    众人见罗文龙去接人时心胆俱寒,回来时已经是殷勤引导;二百五世人兄心情也不坏。

    凡是知道内情的,非常知道他们的事已经过去了,大家很奇怪这官小意,难怪一点也不记仇?还是有重大算计阴谋?

    暂时没事也行啊,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哪。还有什么事?只有一样。

    开心些,玩呗。

    当下就有好事之人,前来介绍现场:

    “各位。今天集会是朝廷的意思,当然要说一说公事。”

    “从今天起,无论是各级官员,其它各阶人等。均要本着忠勇王事、百姓为先之意念,大家伙上下同心,交成好朋友,一起好好给朝廷办事。”

    “什么私心杂念、借机生财、欺压百姓、误信诬赖、颠倒黑白、贪生怕死的行为,一概要不得也不能再有。”

    “规矩已立下。要如何做,大家自己掂量。朝廷自然是有功的论功行赏,该罚的必究其罪。大家没意见罢。”

    这话重啊。

    有意见的人是一定没有,有问题的人当时就老实了。

    官小意就代各位问了:

    他是谁呀?说的真好能听的懂,徐先生大不如也。

    我喜欢。很想鼓掌。

    一看别人静到悄无声息。哪,就一会再说。

    “借这春光灿烂,一扫阴霾。平乱除倭的大业,必将雷霆万钧、靖平海疆。”

    “无论倭寇海盗,不过是跳梁小丑,任尔一时得意猖獗。”

    此人说说停停,可能肚子饿了。应该也没吃饭。

    他盯住我干嘛,难道知道我也没吃饭?

    正是有心人。

    “不过是残枝败叶。终究是雨打风吹去,片刻湮灭的事。”

    “圣上天恩浩荡。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道德礼教、尊卑等级是否要恪守遵奉。为善为美,都在于你、我,一念之间。”

    这个人好能说啊。可惜说的当然是极好,我却开始听不懂了。

    而且前面声音就明亮的很,干嘛就成了天尊说法一般宏大!

    官小意实诚地承认:以后要好好读书,不然真出不得场面。

    “既然是玩,当然要多点乐趣才是。所以我们大家商议了一下,今天凡是到场的,都要人人求一支签。”

    “各位心愿是什么,就求什么签。不要乱了规矩。一会还有奖赏呢。”

    他在前引导。

    果然,得胜楼前排着一排排,各式各样的签筒自然是各各不相同。

    你想求哪种都有。

    有人又要批评:

    喂,有完没完?签嘛,什么各各不同?

    哪怕暂时没求签的也都知道:一庙一柱香,案前一筒签。

    怎么来的各各不同。

    自然是有的。签分很多种:

    我们平常所见案前一筒签,一点也没错,但是

    我们走上各地见识一下,就明白签这个神奇的东西

    它是很有分别的。

    唉,我也说不清楚。

    总之有求姻缘的,有求前程的......但凡想救什么,几乎都有这类签。

    这位好事的,不对,这位引导的。

    带着官小意帮他普及了一下;签,可以有多少种。

    排在官小意面前各色不等的,少说也有十来种之多。

    几乎就是将西湖有名的签,都搬到现场的了。

    征南将军请客。当然大手笔。

    他心在朝廷,巡视东南,想要帮大家达成心愿,对哪个道观庙宇也不好厚此薄彼。

    家家都要到,人人齐参与。

    这才叫普天同庆、惠及众人。

    敢情。你有什么心愿,我都可以帮你完成。

    征南这一举动用心良苦,天下几人能懂?

    放心。有人懂做,自然有人懂得。

    缘来,签,它有时候并不只是签。

    它们在说一种心情,在说:心。

    引导官自然而然就问官小意:“近来你风头正风光,人生难得是得意。不如......”

    他扫了他一眼,认真地说:“不如你也求上它一签,看一看你得意能到几时。”

    似笑非笑地,可不像只是谦让请客之道。

    世上煞风景的人和事常常有。

    如果说此刻有没有这么个人物;

    那是必须有的,

    这个人之所以要胆大包天这么干,并没有老三老四的想法。

    他真的只是少带了那么一个“二”货来。

    这二货是个什么东东?

    他没带心,是一,他没想法,是真二。

    所以官小意当时就双手乱摇,大、声、地、说:

    “这个没有我的事。我没想过要求什么签。”

    大家大气也不敢喘。静静地听,静静地看着他

    你火星来的?

    引导官或许不想他出丑,更不希望他整事。

    好心地高声问:“天道惟人道,凡人必有所欲。神佛无不愿教化世人,皆有德行。你又不是神佛。怎能没有所求!”

    你听,你听,人家都为他着急;

    声调是越来越高了,全场再远处的人,都听个清楚明白。

    此人之神通好生了得:

    无论他声音是高是低,全场所有人听起来;他就是在你身边说的,每个人的感觉完全一个样。

    太牛了。

    世间真的有神通,有神通广大之人物在,只是能不能遇到。

    官小意急了。说了一段让引导官都无话可接的话:

    “这一路来,稀奇古怪的事多了,哪一样都不是我想的。可也有不少奇事,是我想也没想到的好。”

    “老天爷是早有安排,我很知足,再无奢求。我也不必求什么签。”

    你听。你听!

    据说。

    法海当时正在塔上看风景,得知官小意的原话。

    马上就决定:再过个几百年的,就让雷峰塔自己倒了吧。

    因为官小意已戡破天机。

    晓得老天爷并不反对自由恋爱。

    白娘子和许仙的事,是自己嫉妒,自己错了。

    跟天道半毛钱也无关。

    何况沉香法力高强,早晚也是个挡不住。

    不如让它自己倒台,多少算是自然现象。大家各各该怎么样,回归本来的好。

    雷峰塔后来倒塌,之后不重建。

    不是大家不出钱,是它不得人心。

    官小意这个二货神功,举座皆惊!

    已经不足以形容

    引导官呆了半晌。气急败坏怒声说:“你是什么南北东西,在这里拿老天爷说事!”

    “天意是什么?天意无非尊卑法度。你再狂妄,可就是自己不要命。”

    官小意吓一大跳:非要逼人求的?

    我想大姐姐不要去见海盗和尚,求签有用嘛?

    老天爷要肯管,这事也没有了不是?

    谁说他傻的?

    分明脑子比南宫二还不清楚。

    可是引导官已经恼怒,这话是万万不敢说的了。

    这时候他想起来自己有护身符的;

    四下一看,护身符呢?

    早没了。

    自求多福吧,护身符是保不了你一辈子的。

    有些事人家管,有些事人家是一定不管的。

    和找死相比,还是找签比较好一点。

    于是乎,他结结巴巴地请教对方:“你要我求哪一个签呢?”

    一点礼貌也没有。

    引导官冷笑说:“你有什么企图。这里都有了。”

    他很大气地一指说:“生死祸福、祖宗后代、功名前程、荣华富贵。”

    “只要你想好了,求什么有什么。”

    “你想通。看你有没有命享受得。”

    据说西湖边的爱情姻缘签最灵,今天现场有没有?

    应当是有,可能引导官气糊涂了忘记说到。

    你求就是了,有没有你想要的,求过不就知道了?

    什么人啊。

    我要当首富,你一定说我白日做梦。

    这一位不会的。

    官小意只消做一个选择,当首富?

    富可敌国都不难。

    “你如拿不定主意。我也不难为你,你尽可管座上大德高僧、法师真人问个明白。”

    引导官看到他张慌失措,分明非常害怕。

    反而语气缓和下来,但是更瞧不上他了。

    官小意就看向座上各位得道法师、大德高僧。

    不看还好,一看更慌。

    座上人无不是峨冠博带、羽衣玉拂,就是百纳衣灿黄,大红袈裟绣着金线;

    个个仙风道骨、法相庄严。

    哪一位不是真人、道长,方丈、首座。

    可比不得家乡小庙里的游方道士、青衣僧人。

    真人们赞颂法尊、法师们齐声诵佛,真个似捉妖天神下凡、伏魔金刚现身。

    官小意心胆虚寒,更不敢上前去。

    宛儿一拉他衣袖,踮起脚来;官小意就俯下身去。

    这是规定动作,想也不用想。

    宛儿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心里是空的。不如你闭眼转一圈,停在哪就求哪一个好不好呢?”

    “好,非常好。再好也没有了。就这么办。”官小意大喜过望。

    小妹妹是大姐姐送到的救命菩萨!

    全场人鄙视他,他是不在乎的。

    宛儿差一点,就要他的命。

    因为官小意要不犯事,天下早就太平了。

    人家让他转圈。

    他呢。立马想到小姐说的:事不过三。

    多少事你不肯听小姐的,这时候想到小姐的话了。

    你倒是听话也行啊。

    于是乎,你懂的。

    他这一转,转了个头晕;停下来时已经不知是第几圈?

    手指前方,就问宛儿:“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吗?”

    宛儿咬着嘴唇不说话,他也就手一直指着前方。

    想不通宛儿为什么不说话呢?

    他手指着东方,那方向

    那方向并不是签案所在!

    空空如也

    远处是山林,山林深处,鬼晓得有没有签可求。

    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全场人心中叹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