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三十八章:老天,不要命的指点
    人家给你多少机会,你这分明是故意捣蛋。

    谁要不这么想的,你找一个出来看看。

    宛儿反而不着急了。她平静地立着,等着。

    看这样子是要谋杀亲夫的意思。

    现场所有人几乎都不喘息,都在等引导官裁决。

    “看来你真是要随天意了。”

    引导官叹息一声:

    “常将军。麻烦你问一问,前方山顶以下可有寺院,可有签是没送到的?”

    “你亲自走一趟。务必弄清楚。不可误伤此人性命。”

    他还是慈悲为怀的。

    这西湖边所有寺庙庵堂,所有签都在这儿了。

    还是去一去吧。万一呢?

    必须要那个人无话可说。

    你肯定来了,我能感应到。谁是你,你是谁。

    引导官心中在说。

    他的目光把所有人都反复看过了。又看了一遍。

    常英俊闪了出来,难得他今天换了常服。

    简单一点说:比南宫二,更帅。

    常英俊原来,是个美男子。

    常遇春要知道百多年后,他的子孙如此人才出色。当年帮着大哥打工时,砍人一定更努力。

    常英俊去找签,难度相当的大。是要天尊及佛祖共同保佑的工作。

    他就算帅成真蟋蟀,一样也得撞大运。不然,也求个签问问先?

    “佛祖保佑。那边一定有寺院,里面有签。”

    “不管多么老旧,不管能不能用都行。”

    “我相信,一定会有。”

    月姬殷殷拜倒在地。

    三句话,三跪九叩。长跪不起,极为虔诚。

    西门与皇甫对望一眼,二人均感后悔:冲动了,太冲动了。

    昨晚的见面礼给早了。

    自降辈份没什么。王还是霸王,将不是酱紫罢了。

    这妹子她原来为人不实诚,其实口不对心。

    一定是

    说一套做一套,夜里说的白天就忘。

    早晚,南宫二也是个没指望。

    南宫,你可真要节哀顺变。死心吧。

    南宫有话说:

    “月姬妹子不要担心。官兄弟向来吉人天相。他所指之处,必有所获。”

    南宫二不只是有心胸开阔,他是瞎蒙都赛过周郎。

    周郎算不到东风,南宫算的准有收获。

    他不开个神算馆,真真可惜了。

    当时严飞鹄身边就有人答话:

    “南宫公子说的不差。那边是有个百年小庙,很荒败的,是供杂役沙弥使用的地方,里面僧人负责耕种,向来没听说过有签求的。”

    你这话,一半让人高兴一半要人命。

    不如别说!又没人说你是哑巴!

    引导官忽然问:“百年老庙可有寺号?”

    “此庙久已湮没无闻,如果不错,应该是雷音寺。”

    “雷音寺。”

    严飞鹄接话:“庙小名头广大。可算一奇。万少东广记博闻,看看你说的对不对。”

    常英俊总算回来了。

    一帮部下陪着几个杂役僧人,禁卫军办事,总不好是押着吧?

    看情形是把所有人都带到。

    远远还跟来个老和尚;

    老和尚背也驼了,白眉老长老长。年纪?猜都不好猜了。

    这个年纪太大,属于不请自来。

    意外,天意!

    月姬笑了,她最开心的是:

    当先走不动路的胖乎乎和尚手中,还真就捧着好几个,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签筒。签筒中还都有,黑乎乎长了霉的竹签!

    这些事物分明太久没有动过,也不知上面的字还有没有哪。

    阿弥陀佛。

    月姬眼泪汪汪:官小意此刻又死不了了。

    官兵抬来一个陈旧不堪的木柜,上面铜锁已经锈死。

    少说也是好几十年没动过。

    胖乎乎说:“大人。你们是如何知道庙里有这些物件?”

    “我三岁进庙,在这里干了四十多年,也没听说过这一碴子。”

    “这老楼旮旯里的签,寻他来做什么?”

    “外面有名灵验的签多了去。”

    他唠叨的一番话,让在场人更加惊奇。

    雷音寺来的也不行。

    和尚们也是有身份地位高下的;

    如来佛永远坐中间,十八罗汉只有排在这边那边;

    你不服?上哪家寺院去找都一样。

    所以方丈首座们依然端坐,杂役沙弥们只有摆地摊;

    想当年

    也不清理占道经营,自然也没有禁止招摇撞骗这一说。

    你能练摊忽悠,我们就有人等着捧场。

    官小意,上。

    别急,别急。

    官二货还没开眼呢,千万别再冲动。

    再冲动,就只有跳

    西湖了。

    引导官说:“好了。签已经寻到。该来的总要来,该办的就办吧。”

    柜子弄开,三层柜内一排排放置着签文;看样子至少有个百八十年的了。

    风一吹纸怕是都要碎裂成片,什么签都是签,办正事吧。

    胖乎乎是头陀,当仁不让地问了一句非常有水平的话:

    “这所有签文码一般高,以我看这签从来没用过。不信可以数数。”

    你别说,细细一看果然如此。

    你吃饱了撑的,谁要和你数?用没用过打什么紧?今天不是用上了?

    他后来说了一句有用的,当时就赢得无数鲜花。

    “贵人。神秘签难得用到。以您所愿,想多少人来求呢?”

    他很大气地一挥手,把面前五个签筒指挥一遍;

    然后就挺了挺胸膛,

    非常得意地扫了一眼,身后排排坐的,方丈首座们。

    原来。他一生中发梦也想的事,梦想成真:让高高在上的方丈首座,给自己当一回陪衬!

    引导官想也没想,傻和尚也知道自己是贵人,看来这乔装打扮并不成功。

    这胖头陀有趣,给他面子。

    “大师动问,自然是要虔诚求一个,十全十美。”

    引导官自己先对着这些冒出来的签拜了一拜。

    或许真有天意?就看看天意说什么。

    他再一次扫遍全场,缓缓说道:

    “今天给大家出个节目助兴。先前没有求过签的可以来参与。”

    “职官三品以上者不得参与。其它人无论身份自由参加。”

    “除了这位关义士,可再上九位。”

    “然后二人一组,以一与二,三与四,类推。”

    “各组自行出一个节目,胜者有赏。”

    五个军官捧着,各一百两银子奖金的托盘立停当场。

    欢声震天,掌声如雷。

    银子的力量是伟大的,权的力量更是伟大。

    人家二样都有,自然是:伟大加上伟大。

    机会难得。

    想到官小意刚下画舫的盛况,你会不理解此刻的空前。

    挤我也要挤上。

    春运赶不上火车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

    再赶不上求签,世人兄是不能答应了。

    所以他一拉罗大人,焦不离孟,狼狈为奸,并肩子上啊。

    他们晚了一步,没排上第二,只好来个老三老四。

    事情因官小意而起,当事人想走,走不了,自然排一;

    引导官话音未落,已有一个白衣人抢先进场;

    人家武功极高,

    你根本没见到他是怎么进来的

    反正人家已经是二,

    你不服,可以跟他比划比划。

    当时俞大侠一见到白衣人就冲动了。

    可是前面引导官有言在先:职官三品以上,敬谢。

    俞大侠年纪大,也能反应过来了:合着你就欺负我呀?先把我开除了。

    别人的话可以不听,

    此人的话,陆文明也是不敢不服的。

    俞大人只有求援地看向南宫与西门几个。

    他老兄想多了。

    南宫自知有一样事,再热心也徒劳无功的。

    就是帮官小意照顾,他那个言不由衷的人一辈子。

    官小意有其它事,是不用求他的。

    这个有事实为证,对吧。

    南宫动了,西门当然就来到。

    皇甫前几次都没赶上,这回不想吃亏了。

    西门霸王力气大,一拍他的肩膀说:“我们的妹子,你可要多费心了。”

    居然,很有些悲壮意味。

    皇甫想也没想,重重点头说:“放心。有我在。”

    加补了一句:“你们不要大意。此人素来邪性,以二对一也未必赢。”

    这是要干嘛,求签难道也要打群架?

    当年治安一定不好。无怪乎海盗横行,倭寇为乱。

    如果有人还会记得,官小意这个名字是怎么出现的,

    我们都知道

    这白衣天使,哦,白衣天魔是无天到位。

    无天可不可怕,反正南宫西门没和他照过面。

    此人一直只存在于传闻之中。

    这一次传闻绝对绝对不会失实。

    识时务者为俊杰,并肩子上才是好兄弟,

    真兄弟。

    侠义之士,不可迂腐。

    江天一与明王一直想,让月姬看他们一眼。

    月姬没见到官小意之前,看谁都是不入眼的;

    看到官小意之后,她的眼睛就没看过别处。

    那么此刻有机会,可以站在官小意一起了。

    当然也要上啊。好歹,你也会瞄到我存在;

    瞄到就行,我俩要求不高。

    这二位并肩子就不用了。

    这一招前面已有人连用二次,

    江天一明王又不二,他们改成你抢我争,奋勇当先。

    严飞鹄一看,不对呀。

    上去人物布衣身份占统治阶级地位;

    有二个官方代表:一个搞暗杀,一个包下毒。无德无行,功夫稀松。

    绝对代表不了朝廷威严。

    自己向来低调,总要找个陪绑才好。

    他伸手一拉万长胜:“上位皆是英雄在。金刀长胜,我们也去叨陪未座如何?”

    万少东呵呵一笑:“上有命莫不从焉。你说了算。”

    官小意再度见到西门霸王,记起来南宫吩咐过要请喝酒。

    当下对西门霸王打一个召呼说:“西门大哥,那戚将军他们都没见了。你们不去台州了吗?”

    西门习惯了他问事没头没脑,当下笑着说:

    “戚将军他们有军务,征南将军恩准先行了。我们几个留下来长长见识。”

    他凑近低声说:“有人嘴上无数次说,跟蠢人再不相干了。只要见到这个笨蛋的身影,就迈不开步子。你说我们应该拿这呆子怎么办?”

    他这似笑非笑,直望着官小意。

    官小意就问他:“你这个有人是哪个?那什么蠢人笨蛋呆子又是谁呀?”

    西门也不言语,伸手一指远处的月姬。

    官小意立时给魔法定住。

    原来西门绕着弯说的是,月姬和自己。

    月姬再矜持,总是无尽担忧在他这里,避在人群中正为他紧张。

    发现官小意看到自己了,马上低头,假装看不到。

    官小意更发呆了。

    西门悄声说道:“月姬可是下了决心,会一开过就真要和我们一道走了。你想到法子留下人了没有?”

    官小意心里苦的不行,摇头说:“没有。我这一天来,脑子乱的狠。也不知道先顾那一边是好。”

    这确实是真心话,大冒险。

    二件事在一起来了。

    胖乎乎大和尚拍拍胖乎乎手,开心裂嘴一笑:

    “人都齐了。贵人,让谁先来呢?”

    他一定精修过演艺技,进入角色非常到位。

    引导官很满意说:“但凭天意,也是有先来后到。就这么办。”

    那还说什么?

    官小意饿着呢,赶紧上啊,好回家吃饭。

    他不懂规矩,只记得宛儿说过要闭着眼睛。

    当时就闭着眼睛,抱起五个签筒一通乱摇。

    有人想指责他不能瞎胡闹,哪个求签抱一堆签筒一起摇的?

    但今天人人都得了咽喉炎;

    引导官没意见,谁还有想法。

    胖乎乎收到签,大声叫签:“这位小施主求的是第十一签。”

    傻乎乎的就退过一边。

    其它人就按要求各自照办,人家是会这个的

    各自先把签拿着,等着下一节开始。

    引导官说:“这就齐了。游戏开始,先进行第一项。各位都是自愿上来的,则所祷求之签,应当公之与众。”

    大家当然要捧场,大声赞同。

    引导官一指官小意说:“先说说他的。”

    胖乎乎就说:“这一支是你求的对不对?第十一签。”

    官小意点头。

    胖乎乎寻到对应签文,高声朗读:

    “缘来天意谁人知,岂能事事皆由人,

    若得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

    签上只有四句话,外无签注等等各项说明。

    这是什么签,完全不合规矩!

    胖乎乎愣住了,所有人也无声息。

    那签文确实存放太久?

    此刻并无风起,它自动就雨打风吹去,落成个碎屑难寻。

    好在签文印有许多,一叠叠地也不差一张半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