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五十七章:折冲,谨遵先生教诲
    罗龙真诚询问:“官兄弟。帮中发生这些事,应该怎么办,还得你拿个主意。”

    原来在月姬管理下,江南明月堂上下大家亲如家人,上下等级是很亲和的。

    所以罗龙才敢称呼官小意为官兄弟,他这也是有意一试,看新话事人是个怎么样人物。

    阿雪在里面答话:“降龙金刚。公子初接堂主之位,与帮中事务一窍不通。”

    “暂且由你代执圆月令,代行话事职责。由缚虎金刚协助你理事。如有不遵从你们号令者,公子自然会出来,助你们按帮规处置。”

    “其它的事,只要你一如既往地公平处事。以你能力本领,自然能让江南明月堂发扬光大。”

    “想来月姬也是认可你的对不对?可也用不着我们出面。”

    罗龙吓一跳,恭敬地回答:“月姬确实是这样吩咐的。先生并无见到她的手书,却又是如何知道。”

    傅虎哈哈大笑说:“先生要不知道,如何当得起神奇二字?这事就这么定了。”

    “再见到江堂主、明堂主,告诉他们二位:咱们又有主心骨了。他们要瞎折腾,大伙儿可不陪他们玩的了。”

    众人都笑,说:“没错,就是这个理。”

    官小意半天挤出一句话:“罗前辈,江南明月堂的事你可要多费心了。”

    罗龙认真回答:“堂主。前辈二字,今后可不敢担了。你不嫌弃,大伙儿以后都你的老哥哥兄弟们了。好不好?”

    官小意呵呵笑说:“这样最好不过。我是最怕繁文缛节,月儿姐姐是知道我的。”

    大家伙又哄笑起来。

    均觉得官小意真如自己小兄弟一样,难怪月姬会喜欢他。

    傅虎说:“要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去张坛主那里休息了。外面还有倭人等着见你呢,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张坛主忽然冒出一句话:“眼前这位小夫人我们都瞧见了。官兄弟,里面那位先生也称你公子,难不成又是一位天仙般的夫人?”

    “缚虎老头把个先生吹嘘成神乎其神,我们帮中上下早就想一瞻神采。你可想好了,什么时候也让我们见上一见?”

    这张坛主向来冒失鬼一个。话一说出,大家都替他捏一把汗。

    只怕他惹事。

    官小意摸摸头,里面没有动静,宛儿也不帮腔。

    官小意“这个,这个”地连说几遍。

    一挺胸说:“也不怕各位哥哥们笑话,我是很怕这位女先生的。”

    “这个事嘛,什么时候机会有了,大家自然相见不是?便是我只怕也是要等机会的。”

    他这话倒也不是推脱。

    当然,怕老婆而能如此挺胸昂头之人,估计也是不太多。

    大家听了他的实话,更觉有趣,笑的更开心了。

    罗龙说:“好了,好了。不要胡闹了。官兄弟,我们一帮人就先告退了。有什么吩咐,你随时着人来告知我们罢。”

    严世人适时插话:“罗英雄。你们既然是我兄弟的人,也就是我严世人的兄弟朋友了。大家亲上加亲。”

    “今后在军中有什么需要,尽管说话就是。”

    罗龙心中讶异:严参将对江天一也是爱理不答的,对自己却如此亲密。新堂主好大来头,月姬真没找错人选。

    徐先生开口说话:“官公子,恭喜你又多了一班忠勇为国为民的仁人义士好同道。”

    “有一位自称东瀛信使,寻到督抚衙门。我已经按吩咐领来了。你可要见一见?”

    里外二位高人都不发声,那是一定要见的了。

    官小意就说:“徐先生亲自安排,那么看来不想见也是不行。我可不认得什么东瀛客人,有什么事可不算我通匪啊。”

    “这罪名大的很,俞大人和好多人都受了冤枉。”

    严飞鹄说:“这个自然。督抚及监军大人都知道,锦衣卫在场,光明正大。东瀛来的也不全是倭寇,有信使到,便是客人来,还是要见一见,不然不让人笑话。”

    大家都等着看这信使,究竟为了何事而来?

    此时正是战时期间,东瀛信使出于安全考虑,一身汉服打扮,恶人也是怕死的。

    得到官小意愿意见他的消息,当下在院门外把汉服鞋帽脱了,随手丢弃在地下。

    一身和服,脚下踩着木屐;随行者从背包中取出一个倭刀刀鞘,恭敬递上。

    信使捧着刀鞘,向着东方拜了数拜;

    很虔诚地捧着刀鞘,一步一步迈进厅里来。

    大家对这东瀛信使一番做作,虽然非常不以为然;

    官小意是这事接待的正主,总是要看官小意自己的应对。

    宛儿很认真地看看官小意,又看看来的信使;

    隐然有心事,分明很担心官小意应付不来。

    她一手握着官小意,一手放在身前,捏成小拳头。

    让她紧张的事情好象不多。

    信使对满堂人物倒也不惧怕,只是躬身询问:

    “请问哪一位是官小意君?”

    官小意知道阿雪与宛儿不会指点自己了,一切都得自己应付。

    当下努力记起,有人以前教导过的待客之道来,尽量让自己从容平和。

    他单伸出一只左手向前作礼一让说:“请坐。”

    信使微微一愕,环目四顾。

    此前厅中各座都已坐满了人,并无空位;自己能坐什么地方去?

    信使一扫之后,倒还是很谦逊地正身询问:“请问尊驾,是准许在下坐于你宝座地下吗?”

    这话问的极是凌厉,言外之意:你要我坐,却不设座,向来只有主人对下属会如此言行随意。

    我是无所谓,只要你让我,坐在你的椅子边地上;那么你当我是自己亲信了。

    满堂官员英雄等人物,反而都是客座外人。

    还记得阿玉与征南对话,有关于给不给座的争论,征南如何狡辩的吧?

    那边有万府的人已拿了椅子过来,万长胜摆手制止。

    所有人都要看官小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官小意微微一笑说:“听阁下意思,原来是很懂我中国文化礼仪的。”

    信使傲然答道:“在下从小景仰中原文化礼教,自然懂得一二。上座有何指示,尽可示下。”

    官小意说:“你前倨后恭,变化太快。嘴上说着景仰礼仪教养,内心总是缺乏真诚善意。”

    信使答:“贵人此话,在下不敢苟同。哪里言行不符,原闻其详。”

    官小意说:“看来你是有些真心诚意了,我们就原谅你无礼一次。你且倒退回去,将你自己刚刚剥下的,文明教养重新收拾起来。”

    “你自己像个懂礼节的人物,才进来罢。”

    原来他说的是这个。

    所有人瞬间对他肃然起敬。

    当场人人都觉得那信使好生傲慢无礼;按大家性起,必须狠狠打他一顿,拔刀子开干也是可能的。

    极少有人想到如官小意一般处置此人。

    罗龙等人更是敬佩:这新堂主,在大节上原来如此了得。

    无怪月姬一见他就情根深种,月堂主真的是慧眼无双。

    宛儿欢喜地依偎过来。

    当着所有人在自己心上人耳边轻轻一咬说:“好相公,你真了不起。”

    那信使脸上好一阵迟疑神态,终于消了气焰,深深鞠躬。

    端端正正地一步步倒退回去。

    恭恭敬敬地将自己丢弃在地的衣服鞋帽,折叠齐整,托在手中;再让同伴将刀鞘放在上面。

    再进来时,就不敢装腔作势摆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