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六十五章:灭鬼,恶鬼最怕恶报
    艨艟巨舰接近海岛。

    巨舰高达数丈,炮口几乎与贼寇据守的关隘口持平,黑洞洞的一排大炮对着敌军;这阵势确实威武,威摄力也非常强大。

    宛儿手握伏魔斩,面向海岛看去;

    海岛上有数名倭寇人物,早已经在关隘处眺望。

    那几人看到伏魔斩,立刻开了寨前栅栏,下到海滩等候。

    他们这时倒心中有数了,不担心给官军一顿炮火轰炸,送他们进鬼门关。

    这边由一艘战船,过了官小意与宛儿,金千山、明王、罗龙三人随行,再由战船搭的跳板下到海岛码头。

    宛儿看着倭寇当中的年轻武士,并不作声;那武士也目不转睛看着宛儿,眼神既有惊喜,也有疑惑不解,分明是认出了宛儿。

    官小意看那年轻武士,记忆中依稀是见过这个人,猜测他就是小天。

    小天盯住官小意看了许久,其实宛儿在官小意怀抱之中,也就是一直关注宛儿的神态反应会是如何。

    小天等不到宛儿这边发声,只有自己先开口嘟咙了一句,语气很有些不高兴,说的却是东瀛话。

    宛儿很奇怪的,明明只有她听的懂,却好似没听见;

    只有微微向小天点点头,算是回应。

    小天及一干倭寇脸上现出怒气,良久才按捺下去。

    小天再开口已经是中国话:“有亲朋好友来访,不胜欢迎。请到岛上说话。”

    宛儿这才说:“我们不是朋友。你们是侵犯别人国家的坏人强盗,没有资格成为我相公的好朋友,请注意措辞。”

    小天表情狼狈说:“此刻形势他占上风,随你怎么说好了。”

    “请问,官大人是要在这里站着说,还是敢到我的住处瞧瞧。”

    宛儿便不理睬,任由官小意自己回答。

    官小意说:“你很有趣。丢了刀,接着把刀鞘也一并送到,你很不服气是对的,但因此让一个忠诚的兄弟枉送性命,不是英雄该干的事。下次再有这样情况,不如你亲自来。”

    小天双眼喷火,勃然大怒说:

    “宫藤君是我家门中人,他奉命行事,机变不足言行不当,受辱于敌人,有负于主人信托,自知过失严重,以死明志保全尊严。”

    “他知耻有担当,舍生取义忠烈长昭,不失我天一宫勇士风范,我等深以宫藤壮举为荣。你如何敢轻侮死节之士?说宫藤枉死!”

    官小意说:“今天我来赴会。我的家门兄弟朋友,他们不肯我一人冒险前来,定要陪着我同进共行。”

    “我说话经常颠三倒四,大家为我分忧解难。告诉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又说死节乃小义,明道为圣贤。”

    “不以我无能为耻辱,反因我成长而高兴。你出口成章,学问一定比我要高,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小天一众哑然无语,暗暗折服。

    千手神通呵呵笑说:“小子很有胸襟,真有你的。”

    宛儿更是喜不自禁。

    抬起头来轻声夸赞说:“好哥哥你说的再对也没有了。”

    这语言用词,可是官小意常用。

    贼寇们无话可说,闷声不响当先领路,想着等官小意几个进了关隘,自然要你们好看。

    众人进入关隘,满目皆是几百名状欲吃人,穷凶极恶的倭寇海盗。

    更有数百位饱受蹂躏摧残、衣不蔽体、痛苦无助的沿海平民百姓。

    其中大多数为年轻妇女。

    贼寇为了给自己壮胆立威,竟然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正行兽行!

    边上几个恶鬼嘴脸狰狞,围着助恶。

    这帮恶贼在走投无路时,更加猖狂凶残毫无人性。

    一帮贼酋冷笑着:看你们几个人还不心惊胆寒,进到关隘了,条件谈不拢,当然来的人一个也跑不掉。敢来谈判,真是一帮傻子哪。

    众位英雄见了无不牙根紧咬,恨不能马上出手击杀这些恶魔人渣。

    宛儿垂下眼睑,不愿再看。

    官小意轻声说:“宛儿,你下来好吗?”

    宛儿微微点头,指指小天身侧一个倭寇头目;附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三个字:“伏魔斩。”

    小天从宛儿上岛起,就一直不离官小意左右,好象是监视,其实是关心宛儿;

    宛儿说的话他都听了个清清楚楚,不由脸色微变,看看宛儿,假装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要等着看官小意应对。

    金千山、明王、罗龙三人看了官小意一眼,均知道他想做什么事;

    相互一点头,四人同时发动!

    官小意伏魔斩出鞘,划出一道闪电!

    他满腔愤怒地出招,锐利更胜从前;

    这一刀发出,居然是阿玉的刀法,那是极为凌厉之至;

    刀光漫天而出,威力奇大;

    一招数击,连续削落当面匪酋的兵器!

    瞬间伏魔斩刀尖抵住那个,被宛儿指令要拿下的贼酋咽喉。

    我们说的费事,其实只有一刹那间。

    官小意都没想到自己愤怒之下,出手如此凌厉!

    伏魔斩的魔性能感知到主人的愤怒,威力更胜平常时。

    小天本来有所动作,但宛儿就在面前,她的眼睛平静又隐含不满;

    小天终于放开拔刀的手。

    这时候才听到官小意斥骂那贼酋:

    “你们实在禽兽不如,还不下令住手!信不信我立时杀了你。”

    刀尖一送,那贼酋咽喉上已流血。

    金千山等三人,如鹰隼飞掠,猛虎下山!

    眨眼间已扑向各自选定目标,刀剑光闪,掌劈拳打!

    恶魔们的惨呼厉叫声,震惊海岛上空;地上已经躺倒七八具断气人渣。

    真是大快人心。

    三人一击必杀,倏忽返回,把几个贼酋围在当中!

    贼酋们根本没想到,官小意他们不但有决死之英勇,更有不敌的神通手段,

    所有人目瞪口呆,还没反应过来,生死已尽操于他人之手了。

    他们也是怕死的,当时都不敢乱动了。

    别说是几个贼酋,在场的几百个凶恶海盗,人人都是心胆尽裂!

    好半天才回过神,海岛上当时一片寂静,无人敢喘大气。

    这帮禽兽素日凶恶,当遇到比鬼神还可怕的对手时,原来他们也是懦弱的胆小鬼。

    金千山只说:“杀,还是不杀?”

    官小意问那海盗头目:“你叫什么名字?”

    海盗惊恐答复:“小人名叫陈西。”

    官小意说:“下令把所有人都放了。即刻送他们上官船。”

    陈西看着小天。

    小天在宛儿的目视下,惭愧转头对其它倭寇说了几句,那几个人盯着伏魔斩,终于勉强低头答应。

    小天便高声说:“所有人听令。陈首领同意把人质都放了,谁不服从,刚才的人就是榜样。”

    他再指着伏魔斩,也就是指着官小意,说了一通鬼话。

    在场的几十个浪人,都放下拔刀的手,乖乖聚在一起,向官小意行礼。

    一排排盘膝坐倒。

    小天向宛儿说了几句,宛儿还是答应了。

    宛儿走到官小意身边问:“相公,他说要和你单独谈谈,你愿意吗?”

    官小意收刀说:“我听你的。”

    金千山安排罗龙:“你领着百姓,照顾大家安全上船,让官兵小心别让贼人混走。”

    “明堂主,我们保护官小意他们二人。”

    小天态度又一次不同,很真诚地陪同官小意与宛儿,走进岛上唯一的房屋里。

    金千山与明王守在门外,弹压着陈西等所有贼酋。

    小天对宛儿又说一通东瀛话,他非常激动,脸上喜怒交替出现,似乎在说非常严重的事情。

    宛儿听过,开口却是汉语。

    她说:“小意君已经是我的夫君。母亲让我来到中国,命运安排我成了他的妻子。无论我的血统有多高贵,只有我配不配得上他。”

    “我们拜过天地,我一生都不会变心的。除非夫君抛弃我,再没有别的可以让我离开他。”

    小天也用汉语说,却是指责宛儿:“阿刹,你这样做是不可以的。”

    “我已经知道他有不止一个女人。那些汉族女人都可能成为他的正室,而你却可能成为妾侍。”

    “你不应该只为自己的情感,你应该为天一宫的名声保全名节。”

    “你说这样无礼的话,我真不该随夫君来见你。”

    宛儿难过地说。

    “哼,我宁可战死,也不要你用色相为条件来救我。你如一定要下嫁给他,我就没有你这个妹妹。”

    “如果他敢让我活着离开。扶桑一刀流会追杀到底,必然要消灭他。”

    这是官小意有生以来听到最恶毒的话。

    他震惊地看作这个叫小天的倭寇:一个哥哥怎么能这样伤害,苦心孤诣来救他的亲妹妹?

    法海和白娘子,究竟怎么做才能是好人?

    宛儿终于流泪。

    再大的凶险磨难,都不曾击倒她强大内心;

    至亲哥哥的疯狂指责,才是这世间最冰冷无情的利刃。

    坚贞美好的家人真情,敌不过残忍恶毒的伤害。

    她的眼泪比夜明珠还稀有。才一涌现,已经抬袖抹去。

    再也看不见。

    “你是我哥哥,我的亲人已经不多。我不会和你计较。”

    宛儿平静地说。

    “母亲当着所有叛逆者,允许我接受命运安排。那些得意洋洋的胜利者,也没有人对我不敬。”

    “真正强大的强者,决不会失去清醒和理智。”

    “我不会在意你说的话。”

    “相公说的对,圣贤不会蛮横无理地,要求无知的人轻贱生命。正真的武士和家人,应该相互保护,不会因为艰险困难就放弃对方。”

    “我的相公肯为了我,毫不迟疑地领着我来见你。”

    “是因为他说:但教心中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而不是因为你是我亲哥哥。”

    “今天跟随相公一起来的人。让我再次认识到,真正的英雄,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为了正义。他们都具备,虽千万人吾往矣,正道直行的大勇。”

    “天一宫能不能复兴。在于哥哥们的德行智勇,在于人们还会不会拥戴。”

    “不会是因为阿刹嫁给了谁,也不会因为一个与世无争的女子,在夫家的身份地位。”

    “大明朝太祖皇帝,英雄起于草莽,最终天下归心,是因为他与生俱来的雄才大略。请哥哥三思。”

    宛儿捉住官小意的大手,幸福地说:“相公宠爱我,我甘愿做他的奴婢。”

    “我们刚刚所见,只有一群毫无人性的疯狂恶魔,你如再与这样的魔鬼为伴,家乡人们怎么会尽忠效命呢。”

    “那些事不是我安排。是辛六郎与陈西的主意。”

    小天有了惭愧,开始辩解。

    “我来海盗群中,是为了找到失散的旧部。按大哥要求,带领天一宫勇士回国报仇雪恨。”

    “大明的海患之乱,是他们朝廷官府有黑暗腐败,世族豪雄贪婪凶残,里外勾结的结果。不是我阻拦,那些被掳的平民还会更吃苦头。”

    “如果天一宫能重振,我们复国后一定会严惩这些浪人组织,一定可以有益于大明平乱,并且会与大明建立良好邦国关系。”

    “我说这些事,可不是向你们官府认输。请小意君不要误会。”

    官小意说:“我也不代表官府。你如果愿意,可以劝你的同族放弃抵抗,接受官府的处置。”

    “他们是否罪有应得,你我说了都不算。”

    “至于你本人。是否也杀害过我们的人,应不应当伏罪认罪,一切自然有官府公正判断。”

    “如果你真是宛儿的亲哥哥,她很关心家人安危,你最好别在走邪路了,别让她再担心,别让她再失去亲人了。”

    官小意从来没有大道理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