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七十二章:悬疑,扯不清想不通
    官小意再度清醒时,望着窗外耀眼的阳光,估计时间是上午时段。

    自己躺在一处卧室内,室内陈设简单,应该是一个女子居住处。

    房间不大,门虚掩着,并无人照看。

    四肢百骸刺骨钻心地疼痛,头也好像要炸裂一般难受;他想挣扎起来,却是无力支撑。

    官小意叹息不止,喃喃自语:

    “千手神通手段太也厉害,从来都没这样惨过,这可怎么是好?”

    “宛儿可是说过,如果我不见了,她是要寻死寻活的。答应过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自己都生死未卜。”

    “老天爷保佑宛儿可千万别有事,我也得想办法早点找到她才好。”

    但是怎么样才能逃出生天呢?

    他忽然想到东方相的交待;

    阿雪那天毒发,是按祛毒法略上图经解脱困境,她也要自己好好修习图经;

    小姐呢,更是有殷殷交待不可不看,关键时刻能保命的。

    当下向怀中一摸,还好锦册还在。

    官小意翻到最后一页。

    开始用心看那图文,按要求用意念将各穴位想了一遍,顿时感到没那么难受了,再走一遍又好一些。

    官小意大喜:多亏小姐有才,给自己准备下救苦救难的法宝,这图真是好东西。

    当下躺在床上,一口气想了十遍八遍,浑身越来越轻松;到了后来,喉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

    官小意大吃一惊:难道这图经不能用,自己又吐血,怕是要死了吧?

    翻身看着地下血渍,心中惶惶不安。

    他忽地打了自己一个巴掌,骂自己说:

    “笨蛋。你身上也不觉得疼了,已经能够起身,分明是好转了。怎么反而怀疑小姐的法子是没有用的?你真是笨,哪......”

    他努力模仿小姐笑话自己的神态,一跳下床,“嘿嘿”直乐。

    心里直说:小姐真个是观音菩萨下凡,专门为官小意救苦救难。

    什么时候回去,一定要让小姐知道,这一路上已经不知救了我几多回了。

    也不知道我力气恢复没有?

    他试着向床帮上砸了一拳;床帮“咔嚓”一声响,

    已经给他一拳打塌陷,坏了。

    官小意吓一跳:力气用太大了,可别让人发现,我能解开大罗金仙手的封禁才是。

    他并没去反思自己今天想到有关小姐的事,一切都很顺畅,完全没有了禁锢。

    坏了,院子外面有人在的。

    她们听到房间的动静说:

    “看来官小爷是醒过来了。也不知他怎么样,昏迷这么多天,别是撑不住了吧。”

    一面说,一面走了过来。

    官小意心想:决不能让人知道我没事了。

    不然不知千手神通又会,用什么狠毒法子收拾我。

    最好乘他们不防备,晚上逃走,赶紧去找宛儿才是要紧事。

    他一拉被子,歪斜躺在塌了的床上。

    进来二个人。

    二个女子,年纪一大一小,发式妆扮上是妇人妆扮。

    前面进来的妇人约有三四十岁,在阳光照射下分明就是紫玉夫人。

    官小意失声叫一声:“紫玉夫人,你怎么来了?”

    那妇人开口说:“我叫紫砂,可不是什么夫人。官小爷,你醒来了?感觉还好吧?”

    她的口音并不同紫玉夫人,只不过相貌与紫玉夫人有几分相似。

    年轻那位二十上下,相貌更像是月姬姐妹一样!

    她衣着打扮刻意地单薄暴露,好象非要人看见她有资本;只是这位的衣着品味,与月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月姬风华绝代,这位就俗太多了。

    二人先看到床塌了,有些吃惊。

    再看见地上的一摊血迹,其中年长的紫砂说:

    “看这样子,这位官小爷只怕不行了。我赶紧去通知门主。”

    她步幅不大,焦急快速地离去,分明是个普通人。

    官小意可怜巴巴地问:“我昏睡多久了?不会是要死了吧。”

    “老爷说过你从杭州起,就昏迷不醒,今天是第八天了。我们还担心你撑不过去了。”

    “老爷还说你这伤如此凶险。可是你自己之前就伤的重了。又不要命去收服什么倭寇。到处跑才导致的。”

    “我相信是不关老爷的事。”

    年轻少妇说的一清二楚,分明有替人分辨事实的用意。

    “我这样子,可不就是快不行了。”

    官小意说了一句,盼望能打消对方的猜疑。

    “这里是金陵门吗?怎么静悄悄地。”

    二个女子都不像是江湖人物,这是什么地方?

    “金陵门在隔壁。金陵门的人和事,到不了府上来的。”

    “这里是金老爷府上。二边不相干的。”

    “你刚刚是不是叫了一声紫玉夫人?这个人是谁,她和紫砂也很相像吗?”

    那少妇拿了一个小几子搁在床帮下,将床帮勉强垫平。

    她走过床头。

    双手伸入官小意双腋下向上一提,把他整个人安放在床中。

    自己满意地说:“这下躺着舒服些了吧?你伤很重不要乱动,摔下床可不好。这床怎么不经用的,晚上我可睡哪里呢。”

    听她意思,每天都和官小意睡一张床的。果然床那头也有枕头的等物。

    这少妇年纪小月姬五六岁,侧影像极了月姬;性格上非常细心和气,更有几分近似月姬。

    她拿了一碗瘦肉粥,毫不迟疑地坐在床边来喂官小意。

    她俯下身来时,丰满无拘的双峰跳跃在官小意眼前;

    官小意头一侧,不敢再看也不肯吃。更不敢说我自己可以,不用你喂。

    那少妇将身体贴的更紧,几乎是贴着官小意的脸;

    带着挑逗嗲声问他:“怎么了,小相公。不好意思我喂饭你吃?”

    官小意气息急迫地说:“你,你离我远点,我不要你喂我。”

    少妇嗔怪又委屈地说:“奇了怪了。你这几天来,哪次不都吃我一口口喂你的饭?一醒过来就不肯吃了。”

    官小意才知道:自己昏睡多天没有饿死,都是眼前人辛苦功劳。

    当下说一声:“谢谢你。男女有别,可不用你伺候我吃饭。呀,我应该怎么称呼你才是呢。”

    少妇答道:“我名叫月婢。你不用我伺候。哪,你知道吗?”

    “这几天来不只有喂饭,哪样不都是我照料你的。你一身总是干净多了吧?”

    “你也一样只想着月姬对不对?”

    “她至今没到,分明是也不管你了。你还是就当我是她好了。”

    官小意说:“你这话好奇怪,我一点也听不懂。你与月儿姐姐,还真蛮像的。刚刚那位是不是你妈妈?”

    “什么妈妈,她是紫砂。你看我和她哪里是一家人呢?胡说八道。”

    “哪,你与月儿姐姐是怎么个关系?”

    “我没见过她。我十岁来的,她已经不在,十年来从没有回来过,我是她的替身。”

    “替身?替身是做什么用的?”官小意心头一震。

    忽然想到那个紫砂,分明更像是紫玉夫人。

    紫玉夫人、紫砂,月姬、月婢;她们四个人之间有什么关联?

    紫砂更像紫玉夫人,月婢更像月姬,月姬又有几分像紫玉夫人。

    官小意禁不住再问:“月婢小姐,你在金陵门是什么身份呢?也是金门主的晚辈、徒弟吗?”

    “我是老爷的侍寝,不是什么小姐。我是在金府生活,你说的金陵门我虽然知道是老爷的事业,可跟我们一点干系也没有。”

    “我们和门中人从不来往的,你别和我说你们江湖上的人和事。”

    “哦。对不起,我记得了。哪,侍寝是干什么的?”

    她放下碗,掀开被子,很随便地上床躺在他身侧。

    火热的成熟的胴体带着挑逗欲望,肆无忌惮地缠住官小意;

    “你是故意装糊涂吧。侍寝就是陪你睡觉,你想干什么都行。”

    这月婢不但衣品打扮尽显风情,说话也很直接。

    这直接恰好官小意能听懂。

    官小意更吓一跳,将身子往里一缩,伸手推开她连连说:

    “得罪得罪,原来你是金门主的小夫人。这样可不得了。你还是起来吧,让别人看见,我岂不成了非礼你。”

    “什么小夫人,我做梦都没有这个命。老爷让我来伺候你,有什么非礼不非礼?”

    “其他客人我也一样陪过的,这都是我的命。总好过乐坊之人,日日卖笑为妓的了。”

    月婢话中有不满,也有庆幸?

    她难得遇到一个年纪相当,算是正派的年轻人。

    一个人,谁不需要倾诉的时刻?压抑久了,也顾不上对方可不可靠。

    很多时候。

    非常聪明优秀的人物会受骗上当,往往如此。

    并不是骗子多高明。

    月姬会无端端地爱上官小意,从此要生要死,完全没了自我。

    只因为她一直在等待,一个憨厚踏实又正直勇敢的心上人。官小意符合这条件。

    所以月姬爱的盲目:根本不管官小意心里有没有她的。

    按如今说法是飞蛾扑火,傻帽到家。

    无论对方有多么优越的相貌才情、本事权势、家世地位,等等等等,对方越如孔雀开屏似地,显示一切世俗考量的特出优异。

    她是越不喜欢。

    不过性情和婉,不说而已。

    江天一、明王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一直以来的官小意,在英雄人物眼里是非常糟糕。正常情况下找个对象都困难的,为什么最优秀的人反而瞎了眼。

    这个事,参将严世人最知根知底,所以他要搞暗杀。

    金千山也百思不解,现在的官小意,在他眼里也没什么过人之处。

    一个没主见、没担当、混一天是一天的俗人。

    没人帮他拿主意,一件事该不该干,要怎么办,自己都不知道的废物。

    这是征南下的精准定义。

    一点没说错,半点不冤枉!

    确实:官小意的卓绝表现就是这样。

    谁要帮他辩护,你举反证出来!

    人活一辈子,没有敌人是不可能的。

    所谓敌人,并不是必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有死一拼、举枪开战。

    我这样说法,一定人人赞同。

    什么样的敌人最可怕,最难缠?

    当然是情敌。

    情敌行为极端,也是不可按常理来论的,对吧?

    你有一个情敌,保证一个头就二个大。

    官小意运气非常好,已经有好几个,对他念念不忘的关系户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