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七十三章:鬼故事,替身的愿望
    官小意时间宝贵,过日子是按天数的。

    十日之期,已经没了八天,真个叫七七八八的了;

    抓紧抓好,只争朝夕,说正事吧:

    “你说什么?陪别人睡觉?你不说是金门主的侍寝吗?”

    官小意想不出是什么道理:自己喜欢的人,怎么可以让给外人的?

    反正他是见一个想念一个,万万不肯送人。

    “大户人家的侍寝哪个不一样。你家里没有侍寝丫环?”

    “你觉得我美吗?与你们口中念念不忘的月姬相比,差在哪儿了。”

    月婢很想了解,自己扮演的那个人是怎么样子?

    为什么老爷对月姬一直惦记。

    “你自然是很好看的。你还是起来罢。”

    “大家不一样。月儿姐姐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她要是不喜欢你,一根小手指头你也碰不到。”

    官小意的前言不搭后语,谁遇到谁运气好。

    “她高贵,我低贱。是也不是?”月婢分明气恼了。

    “也不是这样说。我们家连媳妇都找不上,哪听过什么侍寝。”

    “谁家有你这样的人儿,该是当宝贝一般。怎么能有你说的荒唐事。”

    官小意认真地说,努力地抽身,用被子把自己裹住,以防她又扑过来。

    “呀,你自己可以动了。”

    月婢诧异地说:“力气也有了,看来死不了了,我这几天没有白辛苦。”

    官小意给人瞧破,只好苦笑一声,睁着眼睛说瞎话:“我是感觉好一点了,但是金门主手段太高,他这什么大罗金仙手狠毒无比,我却是解脱不得。”

    月婢瞧了他半天说:“奇怪。你是唯一一个给老爷制服之后,自己能动手动脚的人。”

    “你真的没完全恢复吗?老爷说你的武功也是不坏的。”

    官小意生怕她去报告千手神通,自己想逃脱,可就难如登天了。

    当下只能瞎话继续:“我手脚是稍微能动,却是浑身无力。我的武功本来就不成,不然也不能够让金门主捉来。”

    月婢漫不经心地答一声:“是吗?你说的对极了,老爷的武功据说是世间少有对手。”

    突然伸手打了他一巴掌。

    官小意本想避开,瞧见她有些凄苦的模样;霎时想起那个同样心里苦的小仙子阿玉,一难过就要打人杀人的。

    也就假装躲不开,给月婢一巴掌打了个结实。

    月婢分明是一个平常侍女。

    她一巴掌打过官小意,自己倒先不安起来:

    “我不是没规矩要打你,是老爷交待过注意提防你。”

    “来过许多客人,你是最特别的一个。别人要我侍候,我没有办法;今天侍候你,我却是心情不同了。”

    她一边说,一边重新揭开被子,打算再度上床来相陪。

    “你又要做什么?我没有说让你陪我啊。”

    官小意又不敢乱动,只好发急。

    “我们商量一下,侍候就侍候,你在床下行不行?”

    人才啊。

    “床下?原来你喜欢这样。这地下可什么也没准备,晚上我按你要求办。”

    月婢无所不从。

    “老爷吩咐你能动弹时,就要先侍候你快活。”

    “月姬不在自然是我来,也许我也有她不一样的好处,你试过也就知道了。”

    “又或许我真的不懂,她怎么侍候男人的,你都享受过。”

    “能不能说给我学一学,以后我多少,能让老爷满意些也好。”

    这是说不清楚了。

    官小意决定不能再扯这侍候的事,说点有用的吧。

    “月儿决不肯做这些事,你这个老爷故意让你来害我的。”

    官小意情急之下,倒猜到金千山的阴险用意何在:

    “你,你是说门主一直将你当作是月儿姐姐?”

    官小意刹那震惊!这个是真震惊的了。

    金千山一见面就说月姬是义女。

    捉自己来的理由:是自己不珍惜月姬,要施以惩罚,等月姬自己来清算;

    古今中外的昭告天下,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这个侍寝月婢一定是诽谤!

    官小意别的不关心,这个关心是可以有的。

    立刻、马上、腾地坐起来,忍不住求证问月婢。

    月婢向外面望了望,确信外面没有人。

    也不管他分明恢复本事,有行动自如的能力了。

    点点头凄苦地说:“从老爷第一次抱我上床,口中叫的就是月姬名字。”

    她开始说一个亲身经历,仿佛:鬼故事。

    官小意听了毛骨悚然。

    不信,你听:

    月婢。

    家乡不详,自幼父母双亡。

    乐坊买下等她成人。

    金千山。

    时常来看她,

    那是疼爱如女儿,

    每一次亲自为她洗澡。

    十年前,金千山接她进府。

    金陵门。

    她的命运开始转向。

    吃的很好,穿的也很好;不用干粗杂事。

    每天侍奉金千山,端茶倒水饮食起居。

    稍有过错,金千山必然亲自鞭打;

    只打下半身,脱了衣裳打。打完亲自上药,很有后悔之意。

    十岁小姑娘天天早起晚睡,辛苦不用说,倒也没什么。

    一个小丫环,做的都是应份事。

    金千山有一个习惯没变。

    常常要帮小丫环洗澡,从头到尾,细心照顾。

    这个常常是每隔五天,他是绝不允许小丫环自己洗澡。

    否则皮鞭往死里打。有一次,小丫环再不敢违犯。

    小丫环一年年长大,

    每一年中,但凡外面传来消息,无论好坏;

    小丫环都必然受莫名处罚:鞭打之外,不许吃饭喝水,至少一天。

    过年是小丫环很不想要的一天。

    无论外面天气如何,五更起床、三更回房;

    只许穿着内衣,不能脱离他的起居处。

    一日三餐,顿顿山珍海味、水果点心满桌。

    只许看不许吃。饿到大年初一。

    最难捱的是:三月十九。

    吃喝待遇如过年,人的待遇有差别:

    三更起,点香。至三更。

    香不可灭,灭一次打一次。

    点一次香,换一身衣裳;

    一件件穿、一件件脱;

    香起穿衣,香灭脱完;

    再换一套。

    没做好,待遇都知道。

    放心。

    月婢虽小衣裳多,件件精美,绝不重样。

    三月十九。这一天金千山什么不做。

    三更起至三更,只看着她做这件事。

    夜三更又一次鞭打,更狠;不管已血肉模糊。

    十五岁。三月十九。刻骨铭心!

    早三更。香刚起,衣未脱。

    金千山目露凶光,状如疯狂。

    撕衣,施暴。

    处子之身,他非常得意,他非常痛恨。

    一面行事,一面摧残;

    反复多次,每次事后鞭打。

    三月十九。夜三更。

    这一次他已癫狂,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事毕。赶她下床,无衣无被。站至天明。

    他很嫌弃。原因是:她不是那个人。

    这是月婢第一次知道世上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之前数年,从来无人提及。

    因为这个人的名字已成为禁忌。

    “后面有外人来留下过夜,就命令我去侍寝。”

    “第二天必然又是折磨我毒打我。骂我淫荡下贱,见到谁都跟人上床。”

    月婢走到床头,站上梳妆台,抬手在墙上打开一个小孔。

    “每次他就在这后面看着。马虎应付他必然罚,放开投入也是一样。”

    “我多想从一而终。但我稍有不从,他在我身上施的手段,生不如死一般。”

    她说的极苦,却没有流泪。

    分明这样的经历太多反抗不得,已经有些麻木了。

    官小意点点头:千手神通的分筋错骨手,自己都抵受不住。

    眼前的弱女子又哪里能承受?自然只有逆来顺受,不得不从。

    这金门主行径,岂不是如同禽兽?!

    官小意一生中,头一回痛恨一个人。

    尽管这个人没给他下毒,也没有暗杀他。

    只不过让他尝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关键是这个人对自己的柔弱侍女也是如此的禽兽不如!

    “这还是人吗?他怎么能这样。太坏了。”

    “还有更不好的,我说不出口,就不和你说了。总之是一日都难捱过去的。”

    月婢竭力平静,声音却是颤抖的,她的人也在微微发抖。

    “他疯狂地想着那个不回来的人。我不是她,所以只有百般给人作贱。”

    “官小爷。你很认识月姬的,对不对?”

    官小意诚实地点头,实在不忍心欺瞒眼前的月婢。

    更不敢问:还有更不好的?那又是什么手段。

    “我从来没见到她。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要我代她受这样的折磨惩罚。”

    “据说月姬十年来,从不把天下男人放在眼里。”

    “也不知她是清高,谁也瞧不上?还是以前也有过我一样的经历,对男人伤心害怕又充满渴望?”

    “但是听说她一见到你,为了你什么都肯做了。是也不是?”

    “为了我,月儿姐姐真的太苦。”

    官小意颓然回答。

    复又坚定地说:“月儿姐姐心性高洁,可不是清高。”

    “她不喜欢的人和事,一定是不肯丝毫随意。”

    “也决不是人能逼迫她心意的。”

    “你别把月儿姐姐想偏了。”

    官小意一句句地正告,声音很大,似乎在向世界宣战。

    月婢叹息一声,生起向往之情说:“你把这个人说成这样好,我是万万不如她了。”

    “且让我侍候你一回,我倒要看看,能不能让你满意。这一次你这个人,我是百分情愿。”

    “能和让正主倾心相许的男人一场欢娱,也不枉我给她做了十年替身。我一定要试一试,你这个男人有什么手段,能讨正主的欢心。”

    房门是开着的。

    月婢也不顾忌会不会有人来到看见,她褪下外面衣裙,重新上床来。

    官小意压住被子,冷汗直滴:

    如果跳起来躲避,自己毫无把握能逃出生天去;如果不逃,又怎么能了却眼前麻烦。

    “喂。我说月婢小夫人,你不要胡思乱想。”

    “月儿姐姐与我清清白白,可没有做过什么事。你不用试了,我,我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