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七十五章:那年,往事扑朔迷离
    你说的极对。我当时虽然没有身份,却也不是你我现今这样。”

    紫砂说到伤心之处,抬眼四下看看低声说:

    “我自来到府上,照顾她饮食起居、点点滴滴。”

    “她是极聪明又雅致人物,做什么都别样不凡,没人及得上她。”

    “说起来我还跟她,学了些厨艺刺绣能耐呢。”

    “照顾她安歇之后,回去门主照例是想问清她当日一切。饮食起居、点点滴滴,无不关心在意。”

    “如果是好的,便对我格外恩爱;如果是不好,便对我又打又骂。”

    “却不许我让她知道这一切。”

    “她和你一样也是个孤儿,你二人的境遇可差的太远。”

    “你是大门都没出过,她是哪里都去得。”

    “金陵门中上下人等都听她的话,小小年纪就当一切家、作一切主。多少亲生父母,也不能这样宠爱子女不是。”

    “门主对她非常之好,她却薄情寡恩。换了任何人也是怨恨的。”

    这位紫砂,分明更偏向金千山说话。

    “我们所受的痛苦,说起来大多拜此人所赐。”

    “好了。不要说这些事了。这都是我们的命。在哪里还不都是一样。”

    “你还没说月儿姐姐,为什么会离家出走呢。为什么她再也不回来了,发生过什么事哪?”

    “你照顾她十年。从小到大,又说她如此的好,总是很喜爱她的吧?为什么说她薄情寡恩,可大是说不通,一定有缘故的是不是?”

    官小意好奇心大起。

    紫砂很不高兴,又很费解地看看官小意。

    问了一声:“你真的让月姬为你动了心,为你发了誓,吃了许多苦头。”

    “一个高傲的人,甘心为人奴婢而无怨无悔?你老实回答我,我自然考虑要不要说。”

    官小意极力点头,答非所问:“我只盼望能破了这个誓约。”

    紫砂咬咬牙决然说:

    “好。我把我所知道的事说给你听,至少让你做个明白人,不会稀里糊涂地就......”

    她停顿一下,换了表达:

    “事情是这样的......月姬是个美人胚子,从小无双,任谁见到就喜爱不舍。这个你自己明白,不用我多说了。”

    那一年月姬到了十五岁。出落得更加美丽动人。

    她的天生举手投足风情万种;哪个女人见到必是又羡慕又妒嫉不已,男人见到更不用说了。

    那几年苏州城,来了不少当世少年俊杰。

    交友结伴、比试才能。

    这些人物都愿意找机会,一睹月姬的风采,能说上话就更开心万分。

    这帮人在其它地方,可能谁也不服谁。偏偏在苏州却收束自己,不敢造次。

    你们说月姬这份天生气质,难不难得。

    南天是月姬的师叔,保护她日常平安;也不知受谁命令,一天到晚须臾不离的。

    江天一、明王通过结交南天,认识了月姬,可比其他才子英雄幸运多了。

    据说当时江湖上少年英杰人物,凡是有名有望,自认人才本领出众的,当年大多都齐集苏州。

    年轻人有好胜心,都想搏得月姬青睐。

    大家约定在三月十九。

    参加于虎丘举行的,武林菁英争霸会盟。

    看看谁是最了不起的,新一代十杰人物。

    唯一的奖励:

    万事盟请动嘉宾月姬,当天到场观赏,并会为优胜者颁奖。

    每个人都能在她面前展示自己的本领罢了。

    “如此盛会,为的不过是搏得美人一顾,一笑倾城也不过如此了吧?”

    紫砂说起当年盛况空前,官小意听来也很有想参加的冲动。

    更想知道:十年前的三月十九发生了什么?

    当时江湖上风头最劲的青年才俊人物:

    白衣子无为、唐门十三少、金刀万长胜、南宫二公子,

    四人并称“天下四少”。

    以本领名望来论:

    白衣子第一,十三少次之,金刀刚有名声,南宫还是才出道。

    但他们几个一时之选,却是人人信服的。

    他们都到了苏州,都报名参赛。

    万事盟开出了胜负榜。赌注据说高达十万两。

    具体内容,很不好意思。紫砂不知道。

    江天一明王本领也算高强,和他们几个相比还是要差一节。

    但江天一明王已经是月姬好朋友了,那几个却没这个福气。

    他们都不如江天一明王有机缘,不认得南天,也就无缘结识月姬。

    本来嘛,月姬答应出席。相互之间,自然迟早都能结识。

    可是这武林菁英争霸会盟,却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三月十八日不是个好日子。

    门主一起床就发脾气打我,他以前责罚我都只打隐蔽处;那天却失手打了我一巴掌,五道指痕,半边脸红肿不退。

    这一巴掌最终惹出大事。

    我过去照顾月姬时,月姬问我怎么了,我当然不能透露半个字。

    她叹息着给我敷药,我一个下人如何敢担?

    退让中伤腿上伤处滴下血滴;月姬才察看到,我身上新旧伤痕累累。

    我什么也没说。

    她那么聪明,又哪里会想不到是谁打的。

    她出门一整天,傍晚才回家,眼圈红红分明哭过。

    三月十八日夜里。虎丘生公说法台上。

    白衣子无为惨死;唐门十三少重伤。

    唐门十三少更是生不如死:

    双眼瞎了、双手双脚折断,舌头也给人割了半截;

    目不能视口不能言、手不能动脚不能走。

    太惨了。

    生公台上。血字分明写着:月。姬。

    有人查明,月字是无为子写的,血是唐十三少的;姬字是十三少写的,血是无为子的。

    无为子身前,血写大字:死。

    十三少身前,血写大字:生。

    那一夜到底发生过什么,十年来从来无人知晓。

    无上门高手尽出,唐门倾巢出动,在江湖上追查数年。

    有一点可以确定:此事一定与月姬有关。

    当天深夜消息传到家中,已过子时。

    是三月十九。

    月姬不见了。

    一个字也没留下,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从此她就再也没回来。

    月姬一直不找心上人,一直不动出嫁之念。是不是与这件事太过可怕有关呢。

    “白衣子号称绝顶高手,十三少暗器无人能匹。”

    “当年苏州城内,可能击败他们的人物。除非是老爷。”

    “但没人能指证是谁干的。”

    “老爷神通无敌,好像又有合兴号周掌柜帮着,锦衣卫也出面干涉。”

    “最后不了了之,成了悬案。”

    紫砂说起有关月姬的往事,官小意听的惊心动魄。

    江湖人、江湖事,原来如此凶险可怕。

    “太可怕了。”月婢轻呼一声。

    问起眼前事来:“哪,现在急急来找官小爷去要说什么呀?”

    “你怎么回事?挺关心这位小爷的事。是不是照顾他几天动了心了?我劝你踏实。要让门主知道,只怕没好果子吃。”

    紫砂教训月婢。

    人性有时候一旦扭曲,养成天经地义的观念;

    往往把苟且屈辱,当成身份地位,只剩无条件盲从。

    “谁动心了。我心里只有老爷,紫砂你不要乱说。”

    月婢分辩说。

    “我只是好奇,你十年一个字也透露。今天为什么说给外人听,只怕你是为了月姬喜欢这小无赖的缘故,不惜违背老爷了吧。”

    月婢的应变能力,也是很高很快的。

    “月婢你不要胡说,你诬赖不上我的。”

    “月姬为了他不顾一切,还有一些情况......我总不能让他糊里糊涂就死了。”

    紫砂心中其实一直是关心那个,自己当作孩子照顾了十年的人的。

    “门主为什么让我们送他过去?是因为罗首座说正主不肯前来。”

    “门主苦等十年,才有了机会,以为拿住那姑娘的命脉,能逼她回来。结果是白费心机,他当时就已经心神失控,不然怎么会这样安排。”

    “是姓陈的恶人到了。商议着要把他弄到海上去,只怕这位官小爷是凶多吉少了。一道让你过去。自然少不了要你,好好表现。”

    月婢听到姓陈的恶人到了。禁不住浑身发颤,脚步都迈不开了。

    官小意当然能感应得到,问她:“你怎么了?”

    月婢脸色煞白,咬唇不吱声。

    官小意瞬间惊觉:一定是这什么姓陈的恶人,折磨人手段非人可怖。

    “有我在。我不会让他欺负你的。”

    官小意低声安慰,这话其实他自己先就不坚定。

    月婢微微声答应:“多谢官小爷。”

    紫砂打开一道紧锁的院门。

    门那边是金陵门。随行的小厮,依旧一言不发,停在院门这边。

    金陵门人刀剑悬身,个个表情冷厉,守在四处。

    官小意心中叹息,很想问问紫砂:

    为什么她长得极像紫玉夫人,名字也很奇怪?

    为什么月姬要突然离去,再不曾回金陵门?

    为什么从那时起金千山性情更坏,行事乖舛有如禽兽了?

    金陵门大堂。

    千手神通安坐当中太师椅。

    一样神气,一样了得,一样要模有样;

    十分得意,十分面目可憎!

    换了大多数人,也觉得一般观感了吧。

    千手神通自然不理会官小意的痛恨的。别说他还不知道,知道也是一样。

    他的生死操在他手,只要他难捱!

    越痛苦,越愤怒,越是想将他挫骨扬灰。

    金千山才越觉得:痛快!

    降龙金刚罗龙、苏州坛坛主、江南明月堂代执令堂主。

    他还有一个身份:金陵门前首座护法。

    此刻。他恭敬地站在堂中,望着官小意进来。

    上前恭敬地按帮规行过见面礼。

    官小意只有努力记起小姐教过的礼仪,摆摆手说:

    “罗大叔辛苦了,不必多礼。”

    不敢暴露啊,倨傲对人不是他的为人也没办法。

    只有忍,忍无可忍?从头再忍!

    现在还不行,能怎么办......

    金千山看着他一团烂泥一个,给人安在椅子上;

    非常开心。更多失望;有些奇怪地,

    为什么倒过来描述,往下面慢慢就明白。

    他说:“罗大堂主。你的主子到了,什么结果你自己说罢。”

    罗龙说了一个事实,一段话。

    “月姬她来不了。”这个是事实。

    一段假话。

    “她说:曾经一往情深,但人人都知道,双方已无瓜葛再无干涉。”

    “现如今东南匪乱极其凶残,江湖儿女应该放下私情,为百姓出一份力。”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