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七十七章:三个铜板,没你的份
    陈东哂然说:“我来找你不是为了斗嘴。”

    “这世道向来成王败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假如有天命在,他日且看谁能说清楚民意它是什么东西。”

    “官大堂主你好不得意呀,可惜你却一点不自知处境。我再让你得意一回,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看我不顺眼,我却是来救你的。”

    陈东抛出来金陵门的关键目的,只想杀尽官小意的狂傲之气。

    枭雄,怎么能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嚣张呢?

    说明来意,看你要不要对我老实点,再不老实,老子可就不救你了。

    官小意不说话,谁要你救,这话说了也白说。

    人家为什么救你,跟你又不熟不是嘛?

    陈东必然有他非来出手相救的理由,来都来了,不如听他自己说。

    傻傻的官小意,也有傻傻犯傲慢的时候。

    陈东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最终还是要开口,总不能和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赌气,耽误事情啊。

    陈东慢悠悠地说道:“你很有办法。想得出放了陈西,瓦解我军心这一招。”

    “不过陈西是我家人,我还是要谢谢你不杀他。”

    “只是要和你明说,你这一招没用。”

    官小意连不关我的事都懒得跟他说。

    反正一见此人,就说不出厌恶他,比厌恶金千山更多的多。按说不应该,陈东又不会大罗金仙手。

    官小意就是有这个感觉,他自己也想不出所以然来。

    “我来更有一个原因。你态度好点,对我客气点,我就说给你听。”

    陈东没料到这小贼如此硬气,多少人听到自己的名字吓到尿裤子。

    他却一个正眼也没有!

    “你不想听,很好。有人说,那画舫上的事......”

    贼酋,这就是贼酋!

    官小意当然就双眼放光,抬眼直楞楞地盯住他!

    陈东得意忘形说:“你想听了......”

    官小意点头。

    陈东哈哈狂笑:“你很有趣。我很满意。”

    “想救你的人是谁,你已经心中有数。”

    “我来只要告诉你。你如果想见此人,只有一个办法。”

    “宁波。舟山。四月初六之前。”

    “随带白银二万两,护卫不得超过一百,战船不得超过三艘。”

    “明山和尚已经承诺。你不依约,必杀之。”

    陈东没有一点开玩笑意味。

    他也没有说第二遍的意思。

    又来一个必杀之。

    杀谁。

    堂上人人想知道。

    官小意不用说都知道。

    官小意冷汗直流,他咬着嘴唇。

    在怀中掏了半天,伸手亮出全部身家:

    三个硬币。

    非常富有!

    他说了一句话,比硬币还硬:

    “我有三个铜板。对不起,一个也不能给你们。除非你们投降。”

    他声调不高。

    这句话说出,千手神通当时决定:

    无论月姬来不来。三月十九。

    此人,必杀之。

    杀一个人,有时不需要理由。

    杀一个人,有时需要很多理由。

    杀一个人,有时只要最核心理由。

    陈东半点也不生气,

    他只是轻描淡写:“做这梦的多了。你来晚了,排不上号。”

    “银子有的是。有人会乖乖给。轮不到你说大话。”

    “告诉那位大人。我不缺钱。最好收不到这钱。”

    “他的诡计多端,又如何瞒的过陈东。”

    “你回去杭州,一切水落石出。”

    陈东转向金千山说:“金门主。这个人你放他回去罢。”

    金千山摇头不语。

    “三千两换他,门主不亏。”

    金千山还是不答。

    “你若放了他。下回我再双倍酬谢。你我的交情是一辈子的。”

    金千山听都没听到。

    “你难道要与我们为敌?为意气亲手杀,交由我们来杀,结果还不是一样?”

    “我随时可指挥成千上万人进苏州城。所以一直不来,因为我们是朋友。”

    “徐明山更不会怕你。金门主,我们何必破脸哪。”

    陈东苦口婆心。

    “你带来的银子我收下了。废话少说。”

    “和往日一般。今日你想怎么耍乐子,要怎么玩怎么玩。”

    “和尚是你的老大。”

    “想毁金陵门我无所谓,只怕后果你承担不起。”

    这二个都是不世出的雄:枭雄。

    他们的狠毒半斤八两,一样一样。

    官小意运气非常好,不是顶尖,难入法眼。

    陈东再不提正事说:“难得来都来了,不能拂了金门主美意不是。嘿嘿,我且乐呵乐呵罢。”

    他起身走向官小意;

    官小意知道自己至少可抵二万两白花花,

    倒不担心他要劫自己的色。

    月婢见陈东向自己走过来,知道他想所为何事,下意识地向官小意身边一躲。

    官小意江湖混的久了,马上猜到陈东要干什么。

    官小意更早明白她虽然是个侍寝,内心却很不情愿人尽可夫的现实。

    陈东陈西,根本不是东西。

    当下“哎哟”喊痛,无力地拉起她的手,很不满意地说:

    “你说是侍候我,半天一动不动。我周身痛的要死了,快给我捶捶。”

    月婢见陈东过来到,本来花容失色。

    这恶魔摧残人的手段堪比畜生的,官小意当面跟他抢女子,更不危险?

    月婢脸都青了,死灰死灰;迟疑地开始给官小意轻轻捶肩。

    陈东愣住。

    当然想发作,忽然一摇头;莫名其妙地说:

    “难怪她非要停在舟山,原来你是个不要命的情种泼皮。”

    陈东返身一把捉住紫砂说:“咱俩合衬,你今天也给我捶捶。”

    紫砂轻笑,由得他轻狂地拥向后面去。

    紫砂年纪是大些。银子花了,总不能入宝山空手回。

    花心萝卜当日抱着美女,不肯向自己行礼一节;金千山一直记在心间。

    此刻不要命地抢月婢,自然也不出奇。

    这无赖泼皮原本就是个贪色不要命的主;

    阿玉为了他几次三番,对大小官员要打要杀。

    画舫刚刚下来,二人当众打情骂俏的绯闻;应该都传到京城里外了。

    这些都不关键,关键是眼前的贱婢,给他挠痒痒的动作?

    这一下一下温柔若此,从小到大你何曾对我如此细心过!

    勃然大怒。

    金千山此人。年轻时经历过,常人不可想象的遭遇。

    他越是愤怒,越是不会让人察觉的;但他的神经是错乱的。

    不然他此刻。

    必然不会放心让陈东,想怎么耍,就怎么玩的。

    因为这件事,他更加痛恨官小意。

    到死也不肯低头。

    因为他真疯狂了。很惨的疯狂。

    真的很惨。

    官小意呢。

    同样因为这次真实同情一个不相干的人,无意中害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不然他当时决然不会再假装,宁死也要与陈东一战。

    事发时。他还没想到其中因果关系

    后来明白了悔之晚矣。

    从此以后,他没再提过回家乡种田一事,直到陈东枭首。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