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八十三章:春暖花开日,人间悲剧生
    可是年轻人争强好胜,并不能都遵循药王遗训。

    师妹家的那位少年,应该是姐夫吧。

    他天资过人、聪明能干,很多东西他是一学就会,一点就通;无论是医术、武功都非常特出,十多岁就名满天下。

    在外边很快就名声大振,交游很广,朋友众多,很得人尊敬,隐隐然是新一代神医。

    表哥家的少年,当然就是妹夫了。

    家里本来是普通人家,他从小胆小怕事,并无过人之处,心不静之人也学不成医术,方方面面的能耐本事远不如姐夫。

    人生多有对比时,有一句话说的到位: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二家大人虽然是好亲戚,有了孩子,自然都有望子成龙之心,都是人之常情嘛,优秀的希望他更优秀,不足的希望他迎头赶上,少不得要说道说道。

    二个男孩子多年来一起成长为青年,他们之间总也免不了暗中互相比较;

    姐夫是个有才而张扬的人物,素日喜欢压着他人一头才得意;

    妹夫自然是哪样也赢不了,心里很不平衡。

    尽管妹妹并不在意心上人的名声成就,只盼着一生一世平平安安;守着心上人从从容容、平淡终老就心满意足。

    再无它求。

    姐妹二人间更是相依为命,并不因为二个准夫婿的少年心性而影响;反而总是百般分解,经维系着这个奇特大家庭的和谐生活。

    那一年太医院广招天下名医,夺魁人将御封医神称号、位列朝臣之班、赐金匾诰券、赏黄金万两。

    因为当今天子做皇帝很久了,子嗣不旺;这是天大的事,也是天下人关心的事。

    姐夫名声在外,在朋友的鼓动下有了去京城游历的计划,果然能有所建树,功名富贵、光宗耀祖都不在话下。

    姐夫年已弱冠,如今又要去追寻功名前程,一去至少经年不回;姐妹二人也过了豆蔻年华,可以成亲了。

    大人们就合计先给姐夫和姐姐办婚事,青梅竹马的有情人,一切水到渠成,婚事喜气洋洋。

    姐夫人面广朋友多,喜帖发出去,来参加婚礼的宾客天南地北都有,自然隆重又热闹。

    准妹夫黯然失色,心中难免失落。

    姐夫兴高采烈地说:“我们早晚是连襟,你放心,但凡我发达了,决不能不管你们。以后,你什么也不用做,跟着我一辈子包你一家人享福就是。”

    妹夫倔强地说:“我将来再不如意,也不会受你的恩惠。你等着好了,早晚我也会赢过你。”

    姐夫只是笑:“是嘛,你真有志向。可是你年长过我,有一句俗话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你,没意见罢。”

    妹夫能回答什么?只有哑巴吃黄莲,有口难言。

    姐夫轻裘快马,由一班朋友拥护着,去京城应榜。

    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妹夫呢,暗叹丈夫不如人。

    他从小到大,都一输再输,输到输无可输。

    自己年纪更大些,按说该成家早才是;可惜要啥没啥,父母也靠不上,说是亲戚相帮,其实很有寄人篱下之感受。

    事有特殊情况,姐姐先嫁无可厚非,人人都认为是很正常之事。偏偏妹夫心里极为不平衡,认为连人生大事也输了。

    于是乎,他决定偷偷离家外出闯荡,一定要闯出名堂来。

    妹妹私下怎么劝,也劝不住,只有把担心藏在心底,祈祷妹夫外出一切安好。

    一个平凡的人终于作出一个很不平凡的决定:一定要赢。

    信念会改变人生。

    事实上也真的改变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超出他本人当时所能想象。

    非常之惨烈!

    妹夫家里条件不好,又是偷偷走的,只有步行。孤身一人独行道上,凄凉心事能向谁诉说?

    夜来没钱住店,走到深夜时,疲乏难挡,再也走不动了。只好找到一处土地庙安身,庙里土地神像破败、残垣碎瓦,地下还有暗红血迹,很有阴森恐怖。

    手中握着妹妹做的冷馒头,清泪伴着馒头、破庙透进月光,一个无路可去的人,失神地想他的前程后事。

    这一幕景,写不写的出他的心酸......

    一只野兔受惊一跃跑去,早已长满荆棘荒草庙后院中,传来一声痛苦呻吟,有人再低声却是竭力地呼喊:

    “外面来人是哪一位?鬼手已经重伤,动不得了,不足为惧。快进来杀了这恶魔!不然等他缓过来,我们都难逃他毒手。”

    此人声嘶力竭,根本没多大声音,荒郊野外、破庙残神,猛然有人发声,却不知道是人是鬼,真的就像遇到鬼。

    妹夫不会武功,本能就想要逃走,刚走到庙门口,那人又严厉地说:“你想临阵脱逃吗?我已经看清你是谁,你不过来杀了鬼手,明天我就杀了你,杀你全家!”

    话里杀气腾腾,这人好狠毒。

    妹夫是个怕死的人,但听到对方说认出自己,要杀自己全家,父母和没过门的妻子,是他最在乎的一切了。他不敢再逃,心中无比害怕,听话地推开破败的后门,走到后院中。

    他倒吸一口气:

    半人多高的荒草下,一棵老槐树下,密密麻麻地死了七八位江湖人物,不是被人折断头颈,就是撕成躯干分离,没一个手脚完整,死状实在恐怖;

    他们全都是扑向树下一个半躺着的血肉模糊的人,那个人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都没有了,也不知道死了没死。

    一地刀剑散乱,形制不凡,看的出都是非一般的名家精品武器;死的人僧道武人都有,相貌衣着来看,也都不是普通的江湖人物。

    出声恐吓他的人,腹部五个血孔,竟然是给人活生生用手挖的;肩颈连接处也被抓破,伤了主动脉,虽然此人用手紧紧按着伤口处,也止不住血汩汩地流。

    看样子,此人分明是想逃走,却没来的及跑掉,给树下之人抓断动脉,想逃血流的更快,死的就更快,惟有等同伴来救。

    谁知道等来的是一个废物的妹夫,并不是他的同伴。

    “我是苍狼。按我说的照做,过去给鬼手补上一刀,杀了他。你只要照做,一切都没事,我还会给你一锭金子;你如果不听话,我就灭你满门。”

    苍狼用脚拨一拨身边的刀,毫无商量可能地命令。

    一地死人,一个活鬼,还有一个不知死活的鬼手。

    妹夫没的选择,只能拿起刀,向鬼手走去。

    鬼手并没有死,离死也不远了。给八九位天下一等一的高手追杀,力战之后,鬼手是出气多进气少。

    天下无敌,也敌不过天下人追杀。

    “我一世英名,没想到最后会死于一个不会武功的懦夫手上。”

    鬼手叹息不已,他不能动弹,还能开口。

    妹夫额头青筋跳跃,鬼手说中了他的德行,尽管他很想有出息。

    “我不杀你,苍狼就要杀我全家。你都听到的,我不想杀人,我没有办法。”

    妹夫说出心里话。

    鬼手又说了一个事实,局面就反转过来:

    “你杀了我,一样也还是个懦夫,什么也改变不了,你想不想今后再不受人欺凌?你救我一命,我收你为徒,有了绝世神通,谁还敢威胁你。”

    妹夫不说话,从怀中掏出心上人预备的保命丹,给鬼手服下;背起鬼手,离开血腥恐怖的土地庙。

    鬼手很想杀了苍狼以绝后患,可惜自己动弹不了。这个懦夫当然是不肯杀人的,也就闭口不提这事。好在苍狼必死无疑,撑不了多久的。

    妹夫找到一匹失散在远处的马,扶持鬼手上了马,回家去。他自己不懂医术,要救鬼手的命,只有回家才行。

    “他们会不会来找我报复?”妹夫在路上很担心。

    “苍狼无非是诈唬,他根本不知道你是谁,上哪里找去。何况他血管断裂,活不过天亮的。你一切都不用担心。”

    妹夫想想有道理,心中安定一点。

    有了马,比走路快多了,天没亮就回到家中。

    家里人都不知道他真是离家出走,之前他也有过负气出走的事,都是一二天就煎熬不住,都回来的。

    这一次唯一不同,是他救了一个人回来。鬼手吩咐不能透露身份,妹夫也就不向家里人说这人来历。

    妹夫私底下告诉妹妹救的是鬼手,自己要当鬼手的徒弟了,今后再不会是窝囊废。学成之后,一定要给大家一个惊喜。

    妹妹当然向着心上人,希望他达成心愿,也就选择保守秘密。

    医治半月有余,鬼手的命是保住;经脉给人斩断,功力只剩下十成之一,人却废了。

    鬼手践行诺言,又担心仇家找到来,会伤害妹夫家人;领着妹夫,离家隐居去。

    约定三年为期,学成回家团聚。

    这是妹夫的奇遇,一个曾经人人瞧不起的懦夫,终将成就为一代枭雄。

    妹妹心中有万千不舍,也知道妹夫心意坚决,只有强颜欢笑,送他们师徒离开。

    人生有起有落、谁能看的到将来命运走向,一切都是机遇,一切都是偶然中的必然。

    不认命,不服输,有行动,就有改善的可能。

    妹夫离家时,坚信皇天不负苦心人。

    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出门时,还是一个泯然众人,回来时,必定震惊世人。

    再苦再难,一定要成功。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