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八十五章:春暖花开日,人间悲剧生
    紫玉轻吸一口气,好象要吸尽一生的痛与不幸,她轻声又坚定地说:

    “月姬一定是我的亲生女儿。第一次我见到她就感应到的,我现在非常肯定。”

    “她应该姓金。金千山很可能是他的亲生父亲。”

    “只要月姬的答案是我说的情况,就绝对不会错。”

    “最好永远也不让月姬知道真相。决不能让恶魔知道月姬的身份,更不能让他伤害月姬。”

    “这所有人间惨事都由我而起,就在我这里湮灭吧。”

    “这二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

    官小意本能要惊叫,赶紧捂住嘴巴,只有点头答应。

    “如果可能,你愿意尽己所能去保护她吗?”紫玉问他。

    “月儿姐姐她不要我了,但是她分明是关心我的。我发誓。只要我在就绝不让人伤害她丝毫半分。”

    这是官小意平生发下最坚定的誓言。

    紫玉笑了,非常欣慰。

    她想了想说:“我还是跟你说一件事吧,要怎么办,你自己定好了。你粗心大意又习惯被动,月姬不理你,你也不敢问她为什么是吧。”

    官小意重重点头。

    “她不舍得不要你的。只是当时你毒发凶险,月姬为了救你,发誓谁能救你,就为那人的奴婢妻妾。这个誓其实她是没法子守的。”

    紫玉忽然问官小意:“月儿大你好几岁,你不嫌弃她年长吧。”

    官小意笑着摇头,傻乐着说:

    “金华那天我第一次见她时,我问她将来在哪里能找到她,她告诉我说在这里。”

    他记起月姬当时手抚心口动作,依样做了出来。

    “还说我不能不认帐,这个帐她可赖皮不了。”

    “只要她肯要我,这样好看的儿媳妇,我爹娘睡觉都要笑醒,哪还有我什么事!”

    “好孩子。”紫玉欣慰地说。

    “原来有这一层,哪就没有什么障碍了。你先出去一下。”

    “我叫你时请大家一起进来为你作证。好吧?”

    官小意退出门外,把紫玉的吩咐和周大掌柜几个人说了。

    大家等在外面,也不知道紫玉想干什么?

    过不多久,紫玉在里面召唤官小意进去,此时紫玉已经用被子包裹在身上。

    她向周大掌柜和周莲等人说:

    “我要请你们为我做个见证。今天起官小意就是月姬的夫婿了。”

    “小意你告诉月姬,当日解了你毒救了你命的,是你家小姐的神奇。”

    “照方法动手的人,是她爹娘。她如要守誓言,只有去嫁给你家小姐,这事与旁人是不相干的。”

    “当日我与东方不说破,因为不知道你肯不肯娶她;毕竟她大你六七岁,你又有那么一个关心、在意你的小姐。”

    “你自己有心愿意月姬也做你的妻子,我这个做妈妈的当然是最开心。”

    “我现在以父母之命答应将女儿许配给与你。”

    “官小意,我再问你一次。”

    “你真心愿意娶月姬为妻妾,一辈子爱护她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官小意一样地重重点头。

    紫玉向周大掌柜说:

    “周大掌柜,这件事请你帮忙。假如我不在场,请你作为月姬的长辈为他们主持大礼。可行。”

    周大掌柜何等的通晓人情世事,当下施了一礼说:

    “紫玉夫人请安心。一切有我,必然把婚事办得热闹隆重。事关其他方面的,我也自然会一力妥当成全,这个事决无难处。”

    紫玉也不多客气,又说:“官小意。你给我三跪九叩行礼吧。罗坛主他们都是你的证婚人。”

    官小意依言郑重其事照做。

    行礼毕,人还没起来,紫玉递过一幅写在裙摆上的,血书。

    血书上殷红血字:“嫁”

    原来她刚才让官小意出去,为了写这份血写的嫁书。

    包裹在身上的被子滑落下来,露出早已完全刺没腹部的剪刀!

    她的鲜血已经浸透大红锦被,血,早已要流尽。

    原来在周莲出门叫官小意时,她已经自尽;所以一直不肯正面对人,就是不让发现。

    她一直平静如常,并没有人察觉而已。

    大家慌成一团要抢救。

    紫玉摆手制止说:“我自己是医生,自然是等到不能救时,才让你们知道。”

    “大家都别着急了,我意已决,你们也不用为我难过。”

    “小意你答应过什么,一定要用心去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真有什么不行的也没什么,不要有遗憾就是。”

    “你们别打断我,我还有事要说。小意你一定要,按我的遗愿去完成。”

    “前天这恶魔告诉我,东方已经被他格杀于阳澄湖尸骸难寻了。”

    “我死之后,请你将我埋葬在阳澄湖畔。我要等着我的丈夫魂归来。”

    “不能将我与他合葬一处。让我在旁边守着他,已经是我的奢求。”

    “我还要请大家帮我的女婿官小意,今日将这罪恶的金陵门解散了,不让它再害人。”

    这个要求非常得人心,在场众人一致响应,官小意更是又一次重重点头。

    什么不用说,这金陵门,官小意早上就想请西门霸王和南宫来拆了它了。

    “我所有的往事和期盼,都只有你一人知道。我的一生,就到这里了。”

    紫玉想抬起手来,抚摸一下官小意以表示关爱。

    手抬到一半,无力地垂下。

    血已流尽,泪却从未掉过一滴。

    真情,是这般决然。

    官小意大惊失色,惊恐大叫:“救命!”

    大家只有黯然神伤。

    周莲抢前扶住紫玉夫人惶惶无计。

    官小意泪流满面,双手抱头痛悔无语,痛悔此时又有什么用。

    紫玉去了。

    去陪她陪了一生,却从来没有真心认同是丈夫的东方相去了。

    她终于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东方,用她的生命作出抉择。

    官小意刚认了一个妈妈。

    这个妈妈在他心目中无比圣洁高大,但转眼间人就弃世而去。

    这份悲伤打击,将他呆呆钉在当场;

    所有人陪他静默,都为紫玉夫人的节烈坚贞而钦佩又伤感。

    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逝者既去,生者总是要为她的身后事恪尽心力才是。

    官小意身无分文又身处异乡,自然无有主张只有发呆。

    周莲却极有主见。

    对周大掌柜说:“阿爸,紫玉妈妈刚刚认我做了女儿。月姬姐姐不在,紫玉妈妈的后事,我是要尽孝的。”

    周大掌柜“哦”了一声,并不吃惊。

    当下说:“既然是这样,咱们将紫玉夫人请回家中,按你丧失后母的礼数办后事。你看如何呢。”

    周莲咬着嘴唇说:“阿爸开明,那当然好。”

    周大掌柜吩咐身边人,如何如何行事,各人领了命令分头去办。

    周大掌柜又对降龙金刚说:

    “紫玉夫人仙逝。莲儿要护送她妈妈回去守灵。”

    “我安排你们办几件事。”

    “金府即刻为忠义救人的紫砂举哀。”

    “金千山突然消失,早晚要回来。他到了让他来找我。”

    “金陵门因为紫玉的事,必须解散,合并到江南明月堂吧。”

    “你原本是金陵门首座护法,以这身份协同官小意处理此事,有什么困难找我出面就是。”

    他说的轻松平淡,降龙金刚却知道他的能量。

    周大掌柜开口作出安排,哪是必然结果。

    罗龙抱拳行礼恭敬地说:“官堂主在此,我自然协同。”

    “金门主本领超卓。只怕还会对堂主不利,我们却不能抵敌。”

    却听外面有人朗声说道:

    “罗龙。合我们三人之力,有没有胜算?”

    一个俊杰人物昂然而来,却是明王。

    明王抱拳向周大掌柜等人行礼,等着罗龙的回答。

    降龙金刚赶紧行礼,欢喜地说:“是明堂主到了。有明王在,我们还担心什么。”

    周莲虔诚抱起紫玉夫人,对父亲说:

    “阿爸。我带我妈妈先回家了。记得叫这蠢材回来给我妈妈守灵。”

    她素来高傲,是不怎么将人放在眼里的。

    不满地瞧了官小意一眼,顾自托着紫玉而去。

    官小意发懵。

    紫玉夫人在谁哪里,他是失魂落魄地跟着人家走。

    这是痛失至亲,犯了痴呆,众人看着难过,也没有人忍心出声打扰他。

    周莲在前,官小意在后;二人出到金陵门大门外,来到大街边。

    周莲皱眉说:“站住。你这边有事要办理。痴呆呆地跟着我做什么,没一点男子汉气概,可更让人瞧不上了。”

    官小意答应一声,却不肯回去。

    周莲明白他难过,也不忍心就上车离去。

    只好再等他一会。

    街上转来一个英雄人物。落拓不羁、潇潇洒洒前来。

    一眼望见官小意,开心叫他:

    “兄弟。我就说你小子福大命大,在哪都能逢凶化吉,果然不出所料。”

    “哈哈,我来迟了,今天又是谁把你给救了?”

    此人正是西门霸王。

    西门霸王眼尖,马上看到周莲怀里抱的是紫玉夫人。

    立刻肃容正形参拜,惊讶地问:“紫玉夫人仙去,是何人所害。”

    “紫玉妈妈在金陵门出事,你说是谁作恶?还有一个叫陈东。”

    周莲不认识西门,也不愿与他多话。

    直接说:“我要送妈妈回家。他犯了呆气,你帮助他把里面事办了。”

    她顾自己上了马车护送紫玉回家。

    西门伸手拍拍官小意脑袋说:“人死不能复生。我问你更要紧事,你一直没见到月姬吗?”

    官小意清醒过来说:“没有。西门大哥,你怎么来了?”

    问过这话,他忽地反应过来:

    “西门大哥。你刚才问话分明你们也不知道,月儿姐姐去哪里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不会遭到大恶魔的毒手了吧?”

    他再度紧张,瞳孔都收缩。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