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亦凌霄 > 第八十六章:新生,坚守的是信念
    月姬不知去向!她怎么了?

    金陵门大堂。

    官小意呆坐着,看西门他们几个高人商讨对策。

    西门霸王确定月姬没到,心中震惊非常。

    当下直接说事:“月姬并没有同我们一道去台州。”

    当日月姬告别官小意,托词去往台州,不过是为了不让官小意的担心为难。

    还没出杭州,她就向南宫云等人辞行。

    南宫云几个还不明白她:官小意不痊愈,她是决然不放心。

    南宫几个认真和她说清楚:官小意是大家的兄弟朋友。

    何况救了他的人是紫玉夫妇,你现在是他们的女儿了,可没有什么守誓一说。

    他们几个去到台州戚将军处帮着练兵,正干得热火朝天。

    先是收到信报说官小意初显身手,领着几个人就收服了数百贼寇;救了无数被掠百姓,立下大功。

    刚刚为官小意高兴,相互勉励要加油,不能让他一人独美其事,坏消息就到了。

    “千手神通捉了官小意去苏州,可能是要逼婚,这事不赖;反正南宫暗恋十年也是个单相思,不了局;月姬人就算来了台州,她的心一辈子也只有那呆瓜一个人;南宫你说是不是啊,不如我们想个办法,助他们一把力如何?”

    皇甫将呵呵笑说。

    “实话跟你们说,我对官小意是很有意见。世间能令我心动的人儿本就不多,前不久我还千里迢迢去寻了一位知音,人家是一点机会也不给,别说一诉心曲,连见面都不可能;月姬更不用说了,十年来我想过多少办法,能用的关系都用上了,世人都笑我痴情,干脆称我南宫二而不称真名了;月姬呢,一样毫不给面子。这二个人偏偏地对我这笨兄弟无比上心,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南宫二苦笑着说,神情是无比尴尬。

    “哈哈,早知今日,当初你就不该出头拦着我办公差,我奉命一掌拍扁了他,你不就没有情敌了嘛。现在小官做了我兄弟朋友,你可没机会对付他了。”

    西门霸王非常高兴,又补了一句:

    “南侯不是最牛皮哄哄的?天下人谁也不放在眼里,原来真正出色的人儿,没一个瞧的上你啊;反而次次输给官小意,报应,真是报应。我非常开心!”

    几个人说过笑话,总是心中忐忑不安,

    皇甫要外出巡逻海上,保境安民;南宫帮着戚将军编练阵法,紧要关头分身不得。

    商议结果:只有让西门放下公事,抽身先上苏州来查明情况。

    “耽搁了一二天,我就急匆匆地来了,这不刚刚才到。却没想到你这里发生如此大事,月姬真没在苏州。”

    “要早知这样,我们几个岂能不一块来。”

    “罗大叔说过月姬让他传话,那些话又哪里听来?”

    官小意想起这一层来,总要弄个水落石出。

    罗龙苦笑一声说:“那话是南宫假传给我的。”

    “他们推三阻四找理由,不肯让我见到月姬,我就明白有问题。”

    “月姬从小是我们陪着长大成人的,亲如一家人。她如果在台州,怎么会不见我?”

    “我明知有问题。也只有先回来一样说瞎话,让门主死心了。”

    果然不出所料,官小意一跤坐倒椅上,再无话可说。

    “月姬她究竟在哪里呢?会不会早给金门主捉了?”

    罗龙说,才说完自己就摇头。

    “不可能。千手神通最紧张月姬,真撞到月姬妹妹,哪里还会安然端坐,与大家搞事的?”

    明王心思机巧,一语道破关键。

    这下好了,大家是又放心又更担心。

    月姬你现在哪里?官小意心中有万千呼唤,却发不出声。

    “堂主,金陵门下人怎么遣散为好?”

    罗龙有意打消他的担心,提出正事。

    “我没有主意。罗大叔和明堂主、西门大哥商议决定就是。”

    你没主意,有主意的干好了。

    开始处理金陵门中人。

    金千山害死了紫玉夫人又失踪,紫砂给陈东裸杀当场;

    官小意成了月姬的准夫婿,有周大掌柜支持,要取缔金陵门;

    苏州官府来了人也在等结果;

    这些事金陵门上下都知道了。

    金陵门成立二十多年,一个上午就改换门庭,基本上人人都感到轻松了。

    月婢也觉得轻松,但她却有话要说。

    金陵门中人不让她进大堂说话。

    因为她没有资格。她只是个侍婢,是金千山个人财产所属。

    月婢在大堂门口高声呼喊:

    “官小爷。请你让我进去,我有话要说。”

    官小意惊醒过来,跳起来请她进来,一边连声说:“为什么不让她进来?”

    对冒着极大风险保护自己的月婢,他是认作亲人的。

    “月婢小夫人,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

    月婢行了礼说:

    “官小爷真是英雄好汉,感谢你领着大家推翻了这可恶的金陵门。”

    “大家能得自由,都应该给你叩拜谢恩,月婢先谢谢你。”

    说着跪下行叩拜大礼。

    官小意托她不肯起来,无奈之下也跪倒对拜,月婢这才作罢。

    官小意请她坐下才问她:“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官小爷。你帮我问一问,金陵门的宅院财产,它们是不是金老爷的。”

    月婢庄重地说。

    官小意看看西门等人,西门代答:

    “这个当然毫无疑问。”

    “金千山素行不义,不得人心。他人都不知去向了,有谁会为他守着这个家?”

    “况且他为恶太甚,这些财物可不能留下给他。”

    “我不管你这位英雄大老爷有什么道理。”

    “我只知道我是金老爷的丫头。我十岁进了这个院门,十年来它就是我的家。”

    “老爷将我随意安排,这是身份地位所必然应受,我从来是无怨无悔,我认这个命。”

    她斩钉截铁地说。

    官小意肃然起敬,收起失态,认真听她说。

    “官小爷。我只问你一人,我要守着这个家等我老爷回来。”

    “他一天不回我等一天,他一辈子不回我等他一辈子。你准是不准?”

    她翻手亮出一把剪刀,抵在自己心口说:

    “今天这里已经死了二个无辜的女人,我愿意做第三个。”

    “你们一帮男人好勇斗狠。我一个微贱之人,只能拼自己这条命。”

    众人无不动容,西门王与明王、罗龙相望一眼,起身行礼说:

    “姑娘快别这么说,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极为尊重你。”

    “你比我们了不起多了。”

    “你快放下刀。一切听官小意的安排行不行?你如不满意,还可以再商量。”

    一帮江湖人物,与人生死相搏可以逞能;对付一个弱女子?只有投降。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