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农家小福妃 > 第725章 坐山观虎斗
    吴芳姿悔么?

    她当然悔!她悔极了!

    今儿是吴府老爷子的寿辰,晏时荼与妻子一起回来。

    因为叶知晴把出了喜脉,所以晏时荼一路都小心翼翼的照应,上下马车,都是亲手搀扶。

    刚过弱冠的儿郎,锦衣华服,仪态洒脱,目光温柔,站在那儿,便是一道风景。

    吴芳姿本来只是无意中看到,却自虐般仔仔细细的盯着他们进了门儿……然后到了午后,又在门口守着,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乘车离开。

    只要想想这个人,这份儿温柔周到,这份儿富贵优容,原本应该是她的,就觉得心里像毒汁浸着似的,又恨又悔!

    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这么个人!?

    梁筹变了吗?

    不,他其实并没有变。

    用晏时玥的话来说,他不是一个心机白莲花,而是一个天然渣的白莲花。

    他就是习惯于,永远把自己洗的白白的,他永远无辜、无奈、无害,为此不惜损害任何人的名声和利益。

    他不会动手打老婆,也不会与吴芳姿对骂,吴芳姿不管怎么发狂暴怒,他都只是默默的忍着,然后在人前,适时的露出一点黯然神伤的表情,垂着眼不置一词,却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可怜可叹,觉得吴芳姿不可理喻。

    要知道,吴芳姿的内心,一向高傲,居高临下,把自己当成一个拯救者,一朝跌落谷底,风光尽丧,不许用仆人,不许锦衣玉食……已经足够她崩溃了。

    然后就在某一天,她发现来给她把脉的医女,用心疼的眼神儿看着梁筹,然后梁筹温柔又无奈的一笑:“别担心,我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就在那一刻,她的脑子一下子就清楚了,觉得以前的自己,就是个傻子,傻透了!

    她什么都没了,憋屈嫁给了他,然后她就从一个拯救者变成了施暴者,他用她,再去钓一个傻子……

    呵呵呵……

    真是太恶心了!说不出来,道不清楚的恶心……

    她后悔,后悔的肠子都绿了,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以前的她,怎么就能蠢到这种地步,居然为这么个玩意儿挑衅皇权?

    可是再后悔也没用了……

    他们的事情,如今除了他们自己,估计已经没人记得了。

    混到了这一步,已经叫人连踩一脚的兴致也没了。

    估计就连晏时荼,都忘了年少轻狂时,还曾经傻乎乎的单恋过这么一个人吧!

    晏时玥一直闭门修书。

    曲斯年回来,特意跑到书房,跟她道:“今儿朝议永定河的工程,太子举荐了四皇子。”

    所以?

    晏时玥的脑子有点儿糊,懒懒的撑着头,看着他。

    曲斯年倒是非常兴奋,毕竟是个政治动物,他道:“太子殿下如今真是长成了,气度沉稳,手段益发老辣,这么一来,两虎相争,他倒可坐山观虎斗,片叶不沾身……”

    晏时玥哦了一声。

    曲斯年道:“没懂?如今五皇子设立理潘院,声誉大涨,四皇子赈灾管的虽然是实事,但声名不显,可是整修水利,开荒拓田,却是个攒声望的大好事情,这就又形成了一种制衡,而且这手段利国利民,皇上必定满意的很,就是四皇子,哈哈哈,真不知道这位,如今心里是什么滋味……”

    霍祈旌看在眼里,淡定的道:“不用说了,她脑子里想事呢!你过会儿再问她,你刚才说了什么,她未必知道。”

    晏时玥本能的反驳:“我听到了!”

    曲斯年问:“我说了什么?”

    晏时玥还真走神儿了,想了想,斩钉截铁的道:“老虎!”

    曲斯年:“……”

    他非常寂寞的叹了口气就走了。

    霍祈旌过来,把笔拿开,把她从椅子上抱下来:“先吃饭。”

    晏时玥赖在他身上:“我好累啊!我的笔比脑子慢……不是,我想说的话老是不知道要怎么写出来!”

    主要是《商部通识》着重于实际,而第二部,则相对不那么接地气,要把某种理念写的让人懂,让人融会贯通,真的很难。

    霍祈旌竖抱着她往外走,随口答道:“那就找个有学问的帮你写。”

    晏时玥道:“可是先生要上朝、阿阳要上朝、斯年要上朝、泽南要上朝……”她一路叨叨过来,忽然一挑眉:“对了,我想起一个人来!”

    小年糕不知从哪儿跑过来,抱住霍祈旌的腿,霍祈旌就把她换到左手,用右手把闺女提了起来。

    年糕伸手就推她:“抱你抱你。”

    晏时玥伸一根手指头推回去,学她说话:“抱我抱我……”

    年糕急的都快哭了:“不抱我不抱我……”

    “对啊!”她无良的娘亲乐的嘎嘎的,抱住霍祈旌的脖子,就是不下来:“不抱你,抱我!”

    终于把孩子惹哭了,她飞快跳下地跑了。

    结果隔了一天晏成渊和孟敏过来,这小人儿还会告状,晏成渊一抱起来,她就指着她娘告状:“接接抱阿阿……”

    “啊!”孟敏惊喜道:“糕糕会说五个字了!”

    她逗她:“糕糕说什么?再说一遍?”

    年糕重复:“接接抱阿阿,”她拿小手手比着自己:“不抱糕糕。”

    大家都笑的不行,她来回的看看,小眼神儿很迷惘,大概是觉得,怎么光笑不给她撑腰啊!就又抱着晏成渊的脸道:“外外!外外!”

    晏成渊就拍了晏时玥一巴掌。

    晏时玥立刻捂住脸,大声假哭,小年糕显然是呆住了,看看晏时玥,又看看晏成渊,再看看晏成渊,再看看晏时玥……小嘴儿就开始扁。

    大家忍着笑,等着看她要怎么处理,然后她含着两泡眼泪,向霍祈旌张手。

    霍祈旌接了过来,她又去推晏成渊的肩。

    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大概觉得……你也让爹抱抱就不哭了。

    晏时玥立刻靠到晏成渊身上,抹了抹眼泪,一笑。

    孟敏猛然回过神来,整个人都笑软了,一边笑道:“她怎么能分清这关系的!可真是小人精!”

    这么大的孩子,真的是可爱的不要不要的。

    第二天,秦州会馆之中。

    周见微正在房中念书,有人轻轻叩了两下门,彬彬有礼的道:“周郎君可在?”

    周见微没听出是谁,就起身开了门。

    外头一个面生的男子,含笑拱手:“周郎君,借一步说话。”

    周见微一怔,下意识的想问你是谁……但是心里却有什么跳了一跳,他就点了点头,随手带上门出来了。

    两人一起下了楼,到了秦州会馆外头,那人仍是没有介绍身份,只比了比旁边的马车:“周郎君请上车。”

    周见微就上去了。

    他在都城中并无熟人。唯一想到的,就是他借唐俊琛的手,递给晏时玥的文稿。他自认这文稿言之有物,若晏时玥看了,定会感兴趣的。

    但是一幌数日,并无音讯。

    他与唐俊琛认识已经很久,知他人品,自然不会怀疑他不递,那,也许是文稿并没有他自己想的那么好,要么就是上位者,有自己的考量。

    所以,今日召他之人,会是相爷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