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弑神缥缈录 > 第一卷 异兽之森篇 第十五章 正义的剑客
    陆云飞手持着剑,全神贯注盯着刚刚动静所在之处,突然咻的一声,陆云飞身姿略微倾斜了下,一道黑影从他肩膀擦过,巨大的撞击力将陆云飞撞的从树上倒飞出去,砸在旁边的树墩上,陆云飞也顾不上疼,整个人汗毛竖起,刚要不是反应快,可就不是撞击那么简单了,他的肩膀上出现了一三道伤口,看样子是抓伤。如果他刚没避开,刚那一记就是爪实在他的脖子上了。

    而借着躲过攻击的间隔,陆云飞抬头,透过月光,这才看清刚刚袭击他的生物的身影,周身如墨一样漆黑,连眼珠都是墨一样的漆黑,约2米长,四肢粗长却充满了爆发力量感。

    “焱晴豹!”陆云飞一下就认出了该生物,之前陆云飞有恶补过比较常见的异兽资料。

    焱晴豹虽为一阶异兽,但是因为周身黑如墨,在夜里即是天生的捕食者,再加上强劲的爆发力,一不留神可能就会被偷袭致死。四灵炎晴豹就是黑夜里的刺客。

    异兽等级和修士等级也差不多对应,分为五阶。一般A区活动范围内,基本都是一阶的异兽。越是深入,附近活动的异兽阶级就会越高,实力就会越恐怖。

    “还好这玩意儿不是群居型异兽,不然就有的受了。”虽然庆幸,但是陆云飞也不敢放松警惕。

    焱晴豹细长的尾巴扫动着,四肢半匍匐,双目死死看着陆云飞,而后后肢一瞪,带着咆哮声朝陆云飞猛扑过去。

    陆云飞反应很快,持剑猛的朝它头颅劈砍而去,炎晴豹一个急闪,身躯朝后一甩,尾巴夹杂着咆哮的风声抽向陆云飞。陆云飞用剑一档,“嘭”得一声,像是金属在碰撞,震的陆云飞手心发麻,差点一个没握住,剑直接被四灵晴炎豹的尾巴抽飞出去。而后焱晴豹一个反扑将陆云飞扑在身下,张嘴就要朝陆云飞脖子上咬过。

    陆云飞甚至能闻到它口里的血腥味,差点把陆云飞熏吐,陆云飞情急之下用剑柄顶住它的上颚,唾液顺着剑柄留到陆云飞脸颊上。

    “妈的给我衮!”陆云飞一只手撑着焱晴豹的躯体,然后一脚踹在它的腰腹之中。

    焱晴豹的咆哮声变得尖锐起来,像是被一只被暴打了的野犬。而后松开陆云飞,往后倒退了几步,后肢抽搐,就算是异兽也承受不了蛋丸之痛啊。

    而后炎晴豹变得暴怒起来,低声咆哮着,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陆云飞,来回走动,在寻找机会将陆云飞撕地粉碎。

    然而陆云飞解脱四肢后,右手持剑,剑身周身围绕着丝状的光点,螺旋旋转着,还没等四灵焱晴豹先动,陆云飞一个猛冲上去,焱晴豹感觉似乎感觉不对,往后退了几步,而后转头就想跑。

    “畜生还想跑!”陆云飞持剑,剑身带着光点,一个横劈,焱晴豹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陆云飞一剑劈成了两半。

    焱晴豹这种异兽,攻击单一,只会偷袭,简单粗暴的招式是最好用的。

    这算是他第一次用剑,但是用了之后发现剑确实很适合他,这种感觉很奇怪,他像是天生会用剑一般。

    他刚便使用了缥缈剑录一式,将灵力附于剑身,使得剑刃变得更加锋利,造成的伤口更加具有破坏性。

    而后陆云飞去查看焱晴豹,确认死透后,嫌弃的将流了一地的内脏挑开,焱晴豹身上没什么特别值钱的部位,不过尾巴是它身上最坚硬的部位,一般会用来当炼制材料。陆云飞当即一剑劈下,顿时火花四溅,震的陆云飞手心生疼。而尾巴却纹丝不动。

    “妈的,这么硬。”陆云飞后面干脆直接从尾部慢慢将那整块全部磨断,装在背包里有点重量。陆云飞还寻思着,卖的那点钱至不至于他这么费劲折腾。

    折腾了一番后,陆云飞将焱晴豹的皮剖掉。而后架起火,竟然就将焱晴豹的肉分成几份竟然烤了起来。

    陆云飞早就听说某些异兽的肉吃起来美味且大补,生起火后,肉很快就开始滋滋作响,陆云飞将肉两面涂上油,一边翻转,一边均匀涂上生抽 蚝油 五香粉 胡椒粉 辣椒粉调制成的酱料,没过一分钟, 香味马上迎面扑鼻,陆云飞切了一小块,送到嘴里,他本以为会带点异兽特有的膻味,结果没想到咬到嘴里却如此鲜嫩,咬起来一点不费劲,肉汁鲜美,再加上涂的酱料,吃起来怎一个爽字得了,入肚后还会有一股暖流在肚腹中打转。

    吃到后面,陆云飞额头都开始浮出密密麻麻的汗水。

    “要是有葱花就好了。”陆云飞不禁想道。

    就在陆云飞大块剁硕之时,突然一阵响动,陆云飞惊觉,马上将剑持起,双目瞪向阴暗的角落处。

    而后瞬间窜出一个身影,速度快到咋舌,陆云飞马上往后退,没想到那道身影却径直扑向他架起烤肉的位置。

    顺着火光,陆云飞这才看清这道身影。

    一头如同鸡窝一般乱蓬蓬的长发,脸上基本没一处干净的,但是唯独眼睛很明亮,穿着一身白色长袍,但是衣袍却到处是血迹和黑色痕迹,看上去脏乱不堪。衣袍的背面一把木剑异常醒目。

    这是个人?陆云飞看呆了,这个身影扑到烤肉处,也不怕烫,心急火燎地便抓到一块肉就开始狼吞虎咽,不带停的,陆云飞甚至担心他会不会噎死。”

    “..这是饿了多久啊。”陆云飞忍不住吐槽出声,他烤的最大的一块肉,被那道身影不带停的啃完了。

    “啊,不好意思,我饿了太久了,现在才有空歇口气。”那道身影舔了舔手指,想将酱汁舔干净,嘴角一边不忘吞咽。

    “诶?是你?”吞咽中,那个人的眼角余光打量到陆云飞,语气中充满了惊奇。

    “啊?”陆云飞还不知道怎么了,而后仔细看了下,才辨认出,这竟然是最早之前有救助过他的那个白衣少年,白翼杉!

    “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啊。”陆云飞不禁有些好奇,白翼杉现在的模样确实和之前意气风发的样子有出入,现在的他看上去狼狈不堪,跟个流落深山四五载的野人一般。

    “哇可别提了,我在B区范围,看见一个如玉石般晶莹翡翠的鸟蛋,寻思着带回去,结果那只母鸟回来了,太凶了,我招架不过,就逃跑,结果那只死鸟追了我三天三夜不带停。我到现在才逃出它的追击范围,差点没把我给累死,然后在路上就被你这烤肉的味道吸引了过来。”白翼杉嘟囔道。

    “哇这个肉真好吃,兄弟,你手艺不错啊。这块肉吃起来好鲜嫩。”白翼杉眼睛都吃直了,最后终于停下歇口气,满意地拍了拍鼓起来的肚皮。

    “你吃的那块是焱晴豹的臀部位置...”

    “啊?我呸。”白翼杉愕然,下一秒马上干呕起来,还试图用手指去抠喉咙让自己吐出来。

    “哇你干嘛,臀部的肉又不是不能吃,我看你前面吃的还那么香,别浪费啊。”陆云飞暴跳,白吃他辛辛苦苦烤的肉就算了,竟然还试图浪费。

    “你招惹的是什么异兽啊。”陆云飞有些好奇。

    “续断血炎鸟。”白翼杉头也不抬,换了块肉继续啃。

    这次轮到陆云飞震惊了,续断血炎鸟属于三阶顶尖异兽,活动范围基本在B区内,别看白翼杉如此狼狈,实际上他屁点伤都没有,竟然毫发无损的从三阶异兽手中逃出...实在有点恐怖。

    那可是三阶异兽,淬体修士在三阶异兽面前都不够看的。

    虽然之前就有预感眼前这个人很强,但是没想到这么强。

    “话说,之前你连小混混都处理不掉,现在竟然有实力来异兽森林修行了?”白翼杉说道。在他看来,最早的陆云飞基本毫无还手能力,跟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现在竟然如此之巧在这个地方碰到了他。

    “嗯..用了药剂后突然就开窍了,还是得谢谢你。”对于白翼杉,陆云飞挺感谢的,如果不是他的话,他连走向修行者的第一步都难以办到。

    而这时,白翼杉突然停止了狼吞虎咽,目光呆呆的看向篝火,而后问道。“我记得你叫云飞是吧?修行不易,像你这样刚入门的修行者就这么拼命的来到这种地方修行,是为了什么呢?”

    陆云飞愣了愣,语塞,他不知道为什么白翼杉会突然问这种问题,可能绝大部分的修行者会向往广大的世界,会渴望强大的力量和权力,以及变得更强站在更高的位置,甚至想要去触碰永生的门槛。

    修士本就是力量和权利的具象体。

    但是对陆云飞来说,他其实压根不在乎.......他这么拼命修行的想法很单纯变强然后向那个夺走他一切的那个男人复仇。

    而这时陆云飞平静的眸子里像是闪烁着漆黑得火苗。

    白翼杉这时看向陆云飞,他见陆云飞没回答,顿了两三秒后又自顾自说道“我以前对修行也没有概念,我甚至只是以为修士只是如今时代一个普通的职业而已,可是在我八岁的一件事之后,我醒悟过来,就算如今修士只是作为一种职业,但是让自己在修士的路上变得越来越强....也是能够让自己好拥有保护别人的力量。”说完后,白翼杉像是在回忆什么东西,而后一直神采奕奕的他逐渐变得有些悲伤起来。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这个世界确实是这么不讲理,当诞生修士这类人的时候,这个世界讲道理就只能靠拳头了。”

    “你知道为什么历史上总是邪不胜正吗。”白翼杉看向陆云飞,目光里充满了认真。

    陆云飞看着火苗,思忖了两三秒,想不出答案。

    而这时白翼杉笑了起来,用衣袖擦拭从背后取出来的木剑,他说道“因为走正路比邪路难,所以走正路的人比走邪路的人强。”

    说完这句话,安静下来的白翼杉眼睛里像是有光。

    而这时,陆云飞想起了一句,曾经很熟悉的词,他想了想而后抬头看向说道“作为一个正义的剑客吗?”

    “正义的剑客?”白翼杉抬了抬眉毛,而后大笑道“虽然有点像小孩子说的话,但是我还挺喜欢这个说法。”

    “啊抱歉,刚才突然自顾自的说了这些东西。”白翼杉咧嘴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跟其他人不一样,突然就想说这些东西。”

    白翼杉站起身,就木剑持在手中,“你的烤肉手艺一绝,好久没吃过如此让人食指大动的烤肉。恩...要是有酒就更好了。”

    “今天就先谢谢款待了,嘿嘿。我还有两个伙伴在远处等我集合,今天就先不久留了,下次有缘再见一定要请你喝酒。”

    “恩,有缘再会。”陆云飞也点了点头。

    而后白衣衫便转身一跃跳上数米外的树干上继续向着前方又跃去,没过多一会儿,身形便消失在了前方。

    这个白衣少年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而这时陆云飞则又沉思下来,看着快要暗淡下来的篝火,喃喃道“正义的剑客吗。”

    而后情不自禁,陆云飞也开始自顾自地笑了起来,虽然觉得正义的剑客这句话很傻瓜,但是念出来,就是莫名觉得很开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