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旗木老卡与皮皮鸣 > ♍.176. 我们不是朋友吗!
    带土被挠其实是有原因的。

    那是九喇嘛授意它去做的,告诉它就对着那个人除家里那俩以外它看到的第一个人,对其使劲儿地挠,别的都不用管。

    这姑且算是一种报复,再说反正脸上都有疤了,再填几道也没什么。

    九喇嘛是这么认为的。

    只要他不主动说出来,带土就永远都不会知道那猫为什么挠他。

    除非那猫哪天口吐人言。

    可惜看不见了。

    九喇嘛用尾巴当床垫着自己,枕着胳膊翘起了二郎腿还颠了几下,为自己不能亲眼看见带土被挠而感到遗憾。

    卡卡西把背小孩用的背带装在了前方,让鸣人身处自己的视野里以保证安,他自己则是拎着一大袋子东西,看不出装了什么,手上还拎着根不细的树枝,树枝顶端上也挂着一个系好的小包袱,穿着非木叶款式的衣服就这样走到了木叶大门,出示证明,登记出行。

    卡卡西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

    七个人不,似乎有八个

    他假装没有发现地继续向前走着。

    其中一个藏得过于隐蔽让他差点没发现。

    带着小孩倒也是能打的,只不过带着的行李就得先收到一旁才行了神威

    不了,暂时还是不要用了,太频繁用也不好,自己又没有带土现在的那个体质。

    而且传过去了的话带土要是一时没发现,那自己就得领着鸣人在到达目的地的旅馆前就只能外边凑合着吃小孩不喜欢吃的鱼了。

    卡卡西一边用后脑勺的直觉感应着身后动静一边纠结地往前走。

    那个他差点没发现的跟踪者是甲,凭借着木遁隐藏起了自己的身影,但并不完美,卡卡西能发现。

    卡卡西不用猜都知道又是谁安排的事儿,但也没办法。

    可能之前那次对决把他们都放回去了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是忌惮某人吧。

    这次不能就这么放过了。

    但要是再放天藏回去的话那有眼睛的人都会觉得自己或者他有什么问题。

    可卡卡西又不能把他藏起来,让人找不见。

    天藏或许可以,但甲可能不会那么配合。

    跟踪卡卡西的那几个人暂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卡卡西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干净利落地解决掉这件事,也没有主动对他们动手。

    几人之间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这种平衡一直到卡卡西走到了没有树作为掩体的荒野之上、远远地跟着他们的人即将无处可躲的时候才被打破了。

    那些人似乎也知道先下手为强,在普通忍者的瞬身范围内拔出暗部配备的胁差刀对着卡卡西毫无防备的后背冲了过去。

    甲没有跟着他们一起。

    他有一些犹豫。

    主要是前几天还留宿、一起吃饭来着,虽然是任务但就这样翻脸也不太好即使那是团藏大人的命令也一样。

    他应该只把自己当成除忠于上司外对什么都么得感情的任务机器,但他做不到。

    就在甲走站在原地纠结的时候,卡卡西那边的情况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卡卡西护好了鸣人后连包袱都来不及扔下,写轮眼观察见的下一步并不不会造成致命伤害,他便侧过身去想用肩先挡一下攻击。

    他抬胳膊把还在睡的小孩护得非常严实,就算要对小孩挥刀那最先触及到的仍是卡卡西的手臂,鸣人会很安。

    只是受个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卡卡西这么想着,颇有种听天由命顺其自然的意味。

    但就在下一刻,他在左眼所见到的、先行一步的预告场景中看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景象。

    在一秒半之内。

    甲惊呆了。

    比他自己能力更可怖的木遁穿插成了一张巨大的网,而他的那几位同伴正挂在那个被一片血幕烟雾所笼罩着的木遁枝网上,像是没穿好的烤肉串一样,七扭八歪。

    甲不知道他们是死了还是勉强活着,因为他思考这些的时间距离那些人刚被穿透只过去了两三秒。

    虽然可能在这几秒内不会绝气,但下一秒就不一定了。

    “你也是和他们一伙的吧。”

    一个低沉又冷漠的声音没有任何预兆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甲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就连头发都炸起来了一些。

    此时此刻,他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他感觉到了,死亡在靠近自己。

    “等一下,这和他没关系”

    卡卡西只见过带土对自己这么凶残过、没以旁观者的角度欣赏过,正愣神的时候听见那个标志性的声音后忽然想起了那边还有一个甲,连忙在带土扼住他的脖颈前喊出了声。

    至于正前方不到半米的残酷场景现在已经被卡卡西扔到一旁了。

    甲发现到令自己四肢僵硬的感觉忽然消失掉了。

    在卡卡西前辈说了话之后。

    咚

    甲没来得及多想就被身后的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存在用一手刀切晕了,力道刚刚好。

    戴着面具的甲就这样中发飘飘地向地面栽去,卡卡西连忙把包袱扔给带土自己接住了甲。

    “你在木叶过得其实很不好吗”

    带土还是用着斑的声音,把包袱又扔回给了卡卡西。

    只是卡卡西要伸长手臂才能绕过小孩扶住甲,没有手去接东西,所以带土扔过去的包袱就落在了甲的背上。

    还挺沉。

    但被切晕了的甲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带土有点不爽。

    不知为何就是很不爽。

    他认为那不是因为后续跟黑白绝解释了好一会那个情书的关系。

    也不是留下影分身跟着绝、本体直接从神威空间转移到了卡卡西的家里去找卡卡西结果连只苍蝇都没看到的原因。

    同样不是看到那个家变得空空荡荡像是房屋主人搬家了一样、自己却已经把那个字条吃了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搬家的事。

    还不是他找遍了木叶都没找到卡卡西、不得已去绑架在之前决定谈话后的隔天就说上过话的、现在在木叶唯一除卡卡西和鸣人以外说上过话的止水、去问他卡卡西去哪了的理由。

    更不是现在卡卡西为明显是和刚刚要取他性命一伙的人说话的缘故。

    他从止水那里知道了卡卡西现在的处境。

    而卡卡西却扔了只猫给自己,而这么重要的事情还只写了个小破纸条,那纸条还被自己给吃了什么都没看见。

    带土觉得卡卡西的字条写的就是这些。

    他越看卡卡西那已经恢复淡定了的眼神就越想打人。

    这就当个没事儿人了一样哈

    只要卡卡西不说,带土也永远都不会知道,字条上其实写的只是请他帮忙帮忙养一阵猫。

    除了这些和猫粮在哪个箱子里以外,其它的半句都没有提。

    但即使不知道,这些也足够令他感到不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