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349.破壳(求月票)
    芬妮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自说自话:

    “种下一颗种子,就会长成一颗参天大树,但你知道,如果在你的思想中种下一颗福金的蛋会怎么样吗?”

    “遗忘。”

    红桃皇后将右手伸向芬妮的方向,让自己的目光,手掌,芬妮形成一条直线。

    然后猛地将手掌握成拳。

    猩红魔力如同渗透纸张的颜料一般侵染入现实,将芬妮给包围住

    然后向着中心猛地塌缩成一个点。

    芬妮出现在了另一个位置,只不过从她周围不断起伏的魔力,红桃皇后能感觉她逃跑的有些仓皇。

    而塌缩的点也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像是一颗落入棉花中的钢球般,深深嵌入空间中。

    芬妮将右手放在身后,悄悄比作手枪状:

    “逼迫我移动,同时还影响空间稳定,为打通空间屏障做铺垫,真是不错,让我想到一个称赞他人聪明的词语——福金。”

    “遗忘。”

    芬妮趁机快速拔枪,同时用自己配音道:

    “砰!砰!砰!”

    红桃女皇想起了荷拉被爆头的场景。

    屏障无法阻挡,偏转也肯定不行。

    “虚化。”

    两颗根本不存在的子弹穿过了红桃女皇的身体,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但是她还是慢了、

    噗!

    鲜血从微微侧腰的红桃女皇右肩飞出,形成了一条漂亮的弧线。

    芬妮遗憾地说道:

    “我瞄准的是你的脖子,可惜了。”

    红桃女皇盯着她说道:

    “的确很可惜,因为现在是我的回合。”

    芬妮说道:

    “你能坚持虚化多久呢?看起来你比我预料得还要虚弱不少啊,你复活了自己的丈夫?真实愚蠢的做法,既然他复活了,为什么不和他一起逃跑,毕竟你这么爱他。”

    红桃女皇对芬妮的话十分不屑:

    “爱情并不是两个人为了一起活下去苟延残喘,而是一头解决出现的麻烦,而你就是那个会被我们解决的麻烦,你很弱,比起原来的你要弱不少。”

    芬妮咧起嘴角,残忍地微笑道:

    “不对,我只是看起来更弱,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试着杀死我一次。”

    不管红桃女皇因此畏手畏脚,还是真的下定决心杀死她,都是她想看到的,前者只会让红桃女皇在泥潭中越陷越深,最后成为思想成长的养分。

    没有人能够彻底杀死思想,即使是神。

    虽然芬妮其实也没有料到自己真的有机会用上这一招,毕竟她根本想不到会发生什么,能够导致思想需要再次“破壳而出”。

    而如果红桃女皇真的战胜了它,那么就是按照原计划前进。

    自己是个寄生体。

    芬妮清楚无比,自己并不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而是真正的“芬妮”将自己的人格覆盖了身体原主人的人格。

    自己是个赝品。

    但却并非无法成真。

    只要有人杀死“自己”就行了。

    “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死去,都能够有助于芬妮对荷拉的压制,让荷拉的潜意识感受到死亡的绝望,就能慢慢抹除她意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欲。

    到了最后,原本的人格会缩在这个身体的一个小小角落,而自己的力量也会到达顶峰。

    但也正是因为这幅身体的主人是荷拉,而非自己,所以自己不可能通过假装死亡的方法欺骗荷拉,即使荷拉的意识活动在魔力的压制下微弱无比,但自己知道的东西荷拉都知道。

    她不能骗自己。

    如果只论人格强度的话,荷拉其实才是强壮的那个,甚至远比自己一开始想象得还要强大。

    但好在这家伙似乎有些性格缺陷,对所有东西都没有什么强烈的欲望,所以自己才能比较顺利的压制住她。

    只要拿到红桃皇后的魔力,然后在一次次的死亡中不断变得更强,增加自己和身体与魔力的契合程度,然后她就将掌握足以实现理想的力量。

    至高福音将会降临。

    红桃皇后明显被芬妮的话影响到了,动作也略有迟疑,但是很快就摆脱了影响。

    如果一次杀不死,那就再杀一次,只要找到破绽,没有什么真正不死的存在,而且即使自己真的无法解决她的不死性,也能将她永久封印起来。

    那么先杀一次,看看能不能夺回自己的魔力再说。

    红桃皇后伸出一只手指,在自己胸前缓缓旋转,就好像在搅拌咖啡一样。

    整个空间内,除了红桃皇后位置的空间都开始旋转了起来。

    如果仅仅是旋转的话,但是并没有任何危险的地方。

    只不过哪怕是差别一厘米的区域,旋转的速度都不一样。

    芬妮的每一寸皮肤的旋转速度也不一样。

    她越接近红桃女皇的部位,就以越快的速度移动着.先是肌肉被扭曲,接着是皮肤出现蜘蛛网般的血痕。

    然后骨头的碎裂声响起。

    芬妮却十分诡异地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我还以为你能够杀死我的,福金。”

    剧烈的疼痛从后脑勺传来。

    红桃女皇张大了嘴巴,发出无声但撕心裂肺的尖叫。

    太痛了。

    噗呲。

    鲜血已经浸满了芬妮全身。

    但红桃女皇的样子更糟糕。

    她的后脑勺鼓起了一个如同肿瘤的东西,而且还在不断生长。

    咔嚓,咔嚓,咔嚓。

    这是头骨碎裂的声音。

    红桃女皇瞪大眼睛,嘴巴不断张合。

    肿瘤继续膨胀,几乎和红桃女皇的脑袋一样大。

    嘭!

    肿瘤炸了。

    连带着红桃女皇的头皮和头骨一同碎裂,如果从她身后肿瘤爆炸出看过去,鲜红和白色的非固态物质像是瀑布般从头骨的缺口中不断流出,到了最后,所有的血与肉都流到了地面上,只剩缺了一大块的薄薄白骨。

    一声包含了万物之念的鸟啼响起,让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片刻的精神恍惚。

    一只无羽的年幼渡鸦慢慢爬出了自己的“蛋壳”——红桃皇后的头骨。

    乌黑的羽毛飞速地增长。它也在同时窃取着这个世界的居民们那些并不重要的转瞬念头。

    渡鸦越长越大,最后生长到大约成年人类男性的高度,漂亮的乌黑羽毛也像是漂亮的西装般装饰渡鸦。

    “思想”就此破壳而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