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无尽世界 > 第一百零一章 破局,收魇
    第一百零一章  破局,收魇

    于是瞬间诸多飞行异兽浮空将红萸包围,一个劲扔法术,但红萸身边有一道护盾,这些法术打在上面什么屁事都没发生。

    “快,再派人,不能让她破阵。”这黑袍人见攻击无效,心中更急,这次要是不能成功,按照王的脾气,他估计就活不成了。

    可是,再多的攻击,似乎打在红萸那个护盾上都没有作用。当然没用,这个护盾在她施法期间强到没边,除非来个仙级以上的攻击,但在这里,有吗?没有。

    随着红萸的吟唱越来越快,天空血红色也越来越淡,火红渐渐代替血红。

    而灵龙这里,身上开始泛绿光,且越来越浓。

    三分钟 之后,随着红萸一声“烈焰——焚天阵。”整个天空开始下起了火雨,四周温度越来越高,连空气都感觉要燃烧起来。血海翻腾得更厉害,但感觉似乎是在害怕。

    “喂,这样会不会把那群傻龙一起烧了啊。”我像是在问自已,又像是在问红萸。

    诸葛清风笑了笑,道,烧不了,龙族皮厚。

    看他那一脸微笑,我总感觉这家伙是在报复。就在刚才 这一会儿,我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一切都是龙王这家伙自已的错。我明明交待了跟诸葛清风商量 着来,他却占着自已龙族“皮厚”要自已玩。这下好了,差点领盒饭了。

    不久之后,血海竟然燃烧起来,但是,火焰烧起几米高,却感觉不到温度。

    这时灵龙也完成了唤魂秘术的施法,她手一挥,一片绿色光点向峡谷中飞去,绿点落在每一个龙族成员身上,这成员便打一个激灵然后醒转过来。

    发现自已竟然两脚陷在血海中,连忙飞起来或者往峡谷外跑。因为醒转过来的人看到,但凡这血海只要将人吞没,人就不见了,没的救。

    红萸站回来后又往我身上爬,似乎,自从她涅槃之后,就爱骑我脖子上,或者让我抱着她。有时候我都感觉自已成了她的坐骑。

    最重要的是——她的记忆大部分都在,我还不能忽悠住她。不过想想为了救我她才死了一次,也就没脾气了。

    我一把将她提起来放在肩膀上,看着向我走过来的龙王,说实话我有些不满意。

    “谢谢忘情前辈救命之恩。”他还是那样,一直叫我前辈。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团长,不要叫前辈,我有那么老吗?”说完不等他说话,我接着道:“还有,你谢错人了,你该谢的是他不是我。要不是他布置的一切计划,你们非得全交待在这里不可。”我指着诸葛清风对龙王道。

    “兄台,多谢救我一族,救命之恩不敢忘,以后的战事,都听你的。”龙王倒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也知道是自已大意了才导致差点丢了族人一万多条性命,这可是整个龙界三分之二的力量。要真交待在这里,那他就没脸当这个龙王了。

    “无碍,相互学习,共同进步,同心协力,战胜敌人。才是我们接下来该做的事。”诸葛清风道。

    这文皱皱的,我怎么听怎么别扭,道:“得了得了,先后退三十里,那边有个好地方安营扎寨,这战不是你那样打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后多听听军师的意见。妈,的,他的智商谋略不在我之下,连我都不得不佩服他的谋略,你倒好,高傲个屁啊你。”

    我逮着龙王这次失败的辫子骂了好久,不容易,平时想骂找不到理由不是?骂整个龙族的龙王,那感觉,一个字——爽,两个字——真爽。

    整理了一翻,在往森林外方面退了三十里地,在这里安营扎寨。看着一群灰头土脸化成人形的龙族,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吃个饭都不得安宁,我能不气吗?

    于是我对所有龙族道:“你们要记住,没有人是天生的弱者,也没有无敌的战斗力,只有不断进步,不断吸取经验,和无上限的智慧跟层出不穷的谋略计策才是战胜强敌的关键,诸葛清风是我的军师,作为我手中最得力的干将,以后若再让我知道,在战场你们谁对他不敬或者一意孤行,那就从哪来回哪去。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看似对所有人说的,其实主要还是说给龙王听,他这次犯了兵家大忌。若不好好让他长点记性,以后指不定得坏我大事。

    因为听诸葛清风说龙族这次能中圈套主要还是因为中了幻术,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所以我想在这里留一天,看看能不能给我逮住那家伙,然后,强行将他给收下。

    嘿嘿嘿,对于用强,我算是有经验了,红萸当年,小虫当年、龙族也算是用强的吧?

    主要是,能制造这么强的幻阵,能力非同小可,这种存在,要么据为已有,要么弄死。

    “你确定他们是中了梦境类幻术?”晚上,一群高层聚集在营帐中我问诸葛清风。

    “不太确定,不过能让上万人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中招,我想除了梦境类幻术,没有其他幻术有这么大的威力。不过有一点我一直没明白,那会儿是白天。”诸葛清风道。

    我想了想,道:“没那么简单,这应该是借用了某种条件。你们不是说有一会儿突然起雾了吗?我怀疑那就是关键。”

    “报……”这时外面突然有人来报。

    进来后看了看在座众人,道:“忘情团长、陛下、军师,外面又起雾了。”这人倒有意思,竟然先叫我。

    “你们别动,我去看看。”说完我切换到魔腾的能力,制造幻境?梦境?谁能玩得过魔腾?

    我走出营帐,发现外面果然有雾,而且,这雾一看就不是自然形成,片白茫茫。大晚上怎么可能看到这么明显的雾。

    我双手中一手拿着一小团黑色烟雾,向远处走去。

    没过多久,明显感觉一股精神力悄悄向我靠近,看来这家伙非常谨慎,现在就我一人,他也没有直接对我进行精神入侵控制我,而是想慢慢掌控。

    我装作不知道,往前面又走了几步,然后停下来假装思索,这时我感觉这股精神力已经到我身后不到一米的间隔。

    我瞬间回头将两团梦境种子扔向这个方向,随后便见空气像水一样浮动了一下但很快又静止了下来。

    我能感觉到,目标已经中招了,可能是没感觉到中的东西有什么危险,便 想再次潜伏。

    这正是我需要的,因为梦境种子需要成熟。所以我两接着耗呗,我反正不急。

    没过多久,我感觉时机成熟,瞬间发动梦境,将目标拉入一个独立空间。发现这竟然是一团水一样透明的东西,看着也不像人形。

    它似乎对于我能将它接入这个空间感到极其震撼和惊恐。四处腾挪,想离开这里,也没有声音。

    “别挣扎了,你逃不掉,下面我们谈谈。”我变出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它还在一个劲到处串,我也不急,等它发现自已真的不能离开,自然会冷静下来。

    果然没过多久,它安静了下来。移动到我面前三米处。

    “会说话吗?怎么沟通?”我问。

    “魇,我叫魇,这是我的名字,也是我族的名字。”声音不是从他的方向传来而是直接 在我脑海中响起。不过我也不惊讶。这家伙,看来没有实体。

    我问他:“你是梦魇一族的人?”

    “梦魇?那是什么?我是魇族的,我族就我一人。”声音回答我。

    我满脸黑线,你特么真敢说,一族就你一人。我道:“你的能力,我比较看重,跟我混吧。”

    “一生,忠一人。”声音再次在我脑海中响起。

    “为何忠于他?”我也不知道他效忠的目标是谁,但不妨碍我装不是?

    “曾经,他救过我一命。”

    “哟呵,还是个忠义之士啊,那更该跟我混了。我告诉你啊,跟我你有好处的,你知道吗,你应该叫梦魇一族,而 不是什么魇族。跟我混,我能让你实力得到更好的提升,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另外,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完我让他过来,他照做,我将手伸过去,他先是退了一步,随后又主动过来让我触摸到。

    原来不是精神体,有实体感觉。摸着像是一团果冻?

    “我让你看看真相。”说完我给他输送一团恶梦种子。

    不久之后,他一声怒吼,当然,这吼只有我能听到,就算有人在这空间也听不到,因为这是精神冲击。

    “你看到了什么?”我问他,其实我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我只是给他输入了一个他现在的主人才是害他的人这个恶梦种子。

    没办法,这家伙能力有些强,我也只能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了。

    “他竟然骗我,他竟然骗我……”它一个劲在我脑海中说着这句话。

    “停,先告诉我,你还要效忠于他吗?”我道。

    “不,我要毁灭,我要杀了他。”它吼道。

    刚才,它看到的是它被九命陷害,九命也就是现在效忠的主人——异兽王。曾经,他们这一族其实是有一对的,但另一个死于一场围杀。

    它看到九命用计找人将他重创,然后抓住了另一个同伴,同伴不同意效忠,便被杀掉。随后九命出现在现场,救了它……

    原本我以为这只是我的一个恶梦种子,却不料事实真相就是这样。当然,这是后话了。

    “那么,献出你的一缕魂魄,与我签订主从契约。我会让你实力得到提升,最后让你亲手报仇。”我道。

    他二话不说,将自已灵魂交出一点,我成功地将这家伙收入手中。

    “你有实体?”我问他。

    “没有,主人,我是精神体。”它回答。

    “我刚才是不是摸 到你了?”我记得刚才有触感。

    “那是精神层面上的接触。你并没有摸 到我,因为我在物质上来说是不存在的,主人。”它道。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魇!”

    我嘴角抽抽,这家伙,真特么一根筋,说了那是他的族名,还叫魇,锤子哦。

    “这样,我给你取个名字,以后你就叫追魂。如何?这个名字是不是很霸气?”我道。

    “为何要改名?”它问。

    “没有为什么,你那名字太土,我叫着不爽。”我道。

    “好的,主人,我叫追魂。”

    终于,名字搞定。于是我又了解他的能力,通过他的自述,我发现他不是一般的强。只要有一点精神力附加到敌人身上,他就能对目标制造幻境。

    所以,之前那种白雾,其实是他将精神力附着在了正常的雾气上,因为一直需要控制,所以才能在晚上看到雾色,那其实是精神力在水雾中的显形而已。

    也正因为这种无孔不入的精神入侵能力,所以他的主人都不敢跟他签订契约,怕哪天没注意被反噬了。

    而且,他不仅能免疫物理攻击,还能免疫魔法攻击。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就无敌了。要知道,除此之外还有精神攻击。而且,他的攻击方式,只要有防备,他就没什么用了。

    “嗯,你的能力是很强,但也很容易被针对,而且,如果别人用精神抑制类的容器对付你,一抓一个准,所以我得想点办法让你有个宿体才行。”听了他对自已能力的的讲解,我道。

    “灵儿,有没有什么办法?”我将灵儿召唤出来对灵儿道。

    “美,真美!”这时追魂道。

    “嗯?你能看到灵儿?”我问他。

    “看看看,看什么看,本姑奶奶是你能看的吗?”灵儿说完对着空气就是几拳头。然后我听到追魂竟然惨叫。

    呃,这是什么节奏?说好的攻击无效呢?还有,灵儿不是说现在的系统等级,神级以下都看不到她吗?怎么追魂能看到?而且,她还能打中人家?

    “还看不看?还看不看?”灵儿还在打,追魂还在惨叫。

    “停停停,打住,这几个意思啊?我有些不明白了。”我对灵儿道。

    “这个混蛋,他偷看我。”灵儿气道。

    “偷看就偷看呗,我还没问你呢,你不是说人家看不到你吗?这什么他能看到?”我问灵儿。

    “什么叫偷看就偷看,他能看穿本质,你在他面前就跟没穿衣服一样。”说道到这灵儿竟然脸红了。

    “卧槽!”说完我赶紧双手捂住下面,这尼马,这不行啊。这是什么鬼能力,要不要这么变态,难怪灵儿会打我,要是我能打到他我非得锤暴他不可。

    “你这能力是被动的还是主动能力?能不能关掉?”我竟然语无伦次起来,没办法,给谁看着你光着身子你也会不爽是吧。

    “当然可以关掉了,那是叫真实之眼的能力,很多高级世界都有生灵有这能力。我刚才也是没注意,不知道这里有这种存在,才没做防护。”灵儿道。

    “以后不许再随便使用这个能力,不然我弄死你。”我威协道。

    “那,你怎么能打到他的?”我又回头问灵儿。

    灵儿道:“你也不想想我是谁。”

    得,说了也白说,我反正不会懂。

    于是撇开这个话题,道:“他的能力不错,不过也很容易被针对,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不那么容易被针对。”

    “这还不好办?让他成为器灵不就行了?”灵儿道。

    “器灵?这又是什么讲究?”我感觉,我自已就像个小白,很多东西我都不知道。

    “成为器灵,只要他留下一丝魂力在器中,就能永远不死,就算出来在器外的他被人家灭了,也能在器中蕴养,最后重生。不过过一般的器没有这么厉害。”灵儿道。

    我想了想,身上好像没有什么能跟灵儿说的匹配的啊。

    正当我纠结时,灵儿道:“你不是有一把断剑吗?那是混沌神铁打造的,作为器灵载体,除了你用契约之力杀死他,就只有器灵自已元神朽灭,其他的没有人能弄死他了。”

    听了她的话,我拿出残剑道:“你之前不是说这里面有一个非常虚弱的器灵吗?照你这么说那应该能养好啊,为什么还虚弱?”

    “那是他自已快要朽灭了,这个世界没有真正 的不死不灭。宇宙都有自已的寿命。”灵儿道。

    “那,怎么整?直接 将追魂封进去?”我问。

    追魂听说我要封印他,吓得直发抖。我没理他,等着灵儿的话。

    灵儿摇了摇头道:“并不需要,你让他自已主动成为器灵,不仅能保存记忆,还能保留实力,如果能成功将里面那个即将朽灭的器灵吞掉,对他实力还有帮助。”

    “好吧 ,那,追魂你自已去吧。以后这把剑就是你的身体了。以后这剑,改名叫梦魇追魂剑好了。”我道。

    追魂早就迫不及待,我刚说他说进去了。

    “过程需要一段时间,多则十年,少则七天,最近不要用这剑。”灵儿道。

    “没问题,这剑我用的还真不多,想当年梦想有一把好剑,结果有了好像还没怎么用过。”我自语道。

    一边想着一边往营帐方向走,这次过来,不亏,不仅求了龙族,获得真心效忠,还给诸葛清风树立了威信,最重要的是我收了一个这么强大的存在。

    心里美美的,嗯,是时候回那边战线了,按照行军速度,那边明天就能到达目的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