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可思议的山海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尼罗河的水变成血”
    说的当然很对!

    尼罗河断流了!

    而且已经足足数十年没有大泛滥过了!

    埃及的平原,是依靠尼罗河的年年泛滥,才能得到良好的谷物收成,可以保证庄稼一年三熟,可以让人们吃饱,可以供养数十万的人口,甚至能在修建金字塔的时候,那些劳工每天都能得到面包和洋葱,甚至是肉类的供应!

    但,现在没有了。

    几十年没有大的泛滥,这几十年是河水极其平稳的时期,是埃及最难以渡过的年份,而且一持续往往就会持续好几年。

    而近年来,水位甚至下降了,然后...断流了!

    现在的埃及,天灾与人祸不断发生,每天都有人饿死,尼罗河也断流干涸,无数的祭司趁乱自立为君王,第九王朝与第十王朝南北相望,中间还有无数的城邦君主在骑墙。

    人们吃着自己的孩子,而第二天就有刀兵降临在他们的头上,要把他们做成食粮。

    “尼罗河的水变成了血。”

    圣经中所谓埃及的第一个灾难,尼罗河水变成了血,在此时出现,虽然现在还没有圣经,但是有阿载。

    阿载已将此事记下了。

    芬尼斯在诉说:

    “自我记事的时候,就没有见过平民饱满的模样,我无法想象过去尼罗河大泛滥的丰收景色,所有的人都是皮包骨头,饥饿到互相吃人。”

    “整个埃及处于垂死饥饿状态,以至于所有人开始吃自己的孩子,人肉是丰盛的佳肴。”

    “统治者们驱使民众做工,第九王朝的内部已经要崩溃,在我被捉走成为奴隶之前,上埃及已经在和下埃及进行战斗。”

    “很多地方都在动荡,贵族与祭司垄断了上层的权利,却又要假装对平民进行恩赐,在各种雕刻和石碑之中,他们书写自己的功绩,讲述自己是如何帮助那些灾民的,而不曾去迫害,他们想要死后不被奥西里斯所审判。”

    “埃及的南部,草正在消失,沙子布满天空,雨水也见不到了。”

    芬尼斯讲述了此时埃及的情况。

    她能看到眼前东方之王脸上的错愕之色,随后她听到了让她苦笑的一些赞扬。

    “我本以为那片土地是终年丰饶的,落日余晖应该照耀在君王的金字塔顶端,人们的气色应该是红润而饱满的。”

    “现在看来,终究是奴隶制社会,难以应对大型的天灾,缺少必要的赈灾能力。”

    奴隶制的王朝的一个巨大缺点就在于此,和封建王朝并不同,封建王朝拥有强大的赈灾与救援能力,即使部分地区爆发起义也能尽快平定与镇压,而奴隶制王朝往往在一两次大规模的恶性事件之后,就开始从巅峰滑落到低谷,并且这些恶性事件,往往来源于老天,而不是外敌。

    古东方也有同样的情况,商朝末期遭遇过大旱,并且在黄河拐弯口发生了大地震,渭水洛水伊水都全部断流,被认为是不详的征兆,于是接下来发生的重大事件,就是武王伐纣。

    周代商,天下进入分封制时代,先进的社会制度开始代替落后的社会制度,顺应了时代的更替,表现在东方大地上的形式,就是王朝更迭。

    这就像是一次大重启,然后再度循环往复,等待下一个气候剧烈波动的时期到来,再来一次重启....

    东方之王的语气开始带着失望。

    芬尼斯自己也是很失望的。

    在过去,无数的祭司与那些军阀,都在吹嘘古老王朝时期的强大,但这一切的强大,都取决于尼罗河,事实上,这条大河才是使那片土地丰饶而没有战争的源头,一旦尼罗河不再泛滥,处于平静的时期,那么人们就会挨饿,乃至于爆发严重的社会动荡。

    “真是奇妙啊,在我们的土地上,也有巨大的河流,一共是三条,而最北方那条大河脾气暴躁,它一旦泛滥,自西向东,万物都要被淹没在洪水当中,谷物不能生长,人民皆成鱼虾。”

    “我们费劲了千辛万苦,把大河的水疏通,治理了它,让它以后数百年都不会再发生动荡,而在你们的土地上,如果河流不泛滥,你们反而没有东西吃,这真是令人惊异啊!”

    妘载的话,充满着感慨与惊叹,是真心实意,而不是带着嘲笑。

    天地是神奇的,东方和西方的气候不同,环境不同,甚至会影响到社会的走向,在东方头疼的洪水,在埃及居然是天赐的丰饶。

    其实世上许多的河流一旦泛滥,都会引起洪灾,唯独尼罗河的泛滥不会成为灾祸,反而有利于灌溉。

    因此,埃及农民的劳作真可谓太轻松了,他们甚至不必犁地和锄地,只需等待河水灌满田间,水退后就可以播种了....有些时候,他们把猪赶下田地,这些肥胖的家伙在地里乱窜,种子被结实的踩到泥土里,埃及人等待收获即可。

    所以后来古希腊的学者希罗多德,才会不无感叹的说,这条河是天赐给埃及的至宝。

    在东方,前赴后继,自三皇开天地,五帝到如今,多少人死在黄河的洪水之下,又有多少的首领为了治理洪水而呕心沥血.....

    上古文明想要快速进行发展,拥有一个优秀的出生点,实在是太重要了。

    大河周围有众多资源,有利于初始文明的快速发展,但也会带来相应的洪灾风险,可即使这样,大河也是出生点中的第一梯队。

    如果出生点不好,周围一片贫瘠,那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如今的东方大地,迎来了上古时期,一个文明所能抵达的极盛时代,即使没有妘载的推动,在原定的历史路线中,尧舜交替,砖瓦出现,手工业繁荣,后稷种植百谷,番禺改进舟船,大禹治水合万邦于涂山,夏朝成立,天下归一,群山既通,四海会同,九河疏导,人民安居乐业,也是一个古之盛世!

    而另外两片人类文明的摇篮,在这个时期,却分别陷入了大动荡与大深渊之中,苏美尔还好一些,它的动荡是持续的,现在的黑暗时代,是万邦分裂,属于外敌入侵的战争,所造成的仅仅是神灵信仰的更迭与政权的交替,而并非天灾。

    而埃及地区,那是真正的深渊时期。

    以东方人的话来讲,此时“易子而食、析骸而炊”!粮食柴草断绝的时候,百姓交换孩子当食物吃,剖了尸骸当柴烧了来做饭。

    这就是古埃及极为凶残的“第一中间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