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40章 除了她没人有资格
    唐黎眼珠子乱转,一下子也有点懵,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自己应该做什么样的反应才好。

    厉墨是过了好一会才开口的,他说的是,“你没事吧。”

    唐黎被吓了一跳,一下子有些没反应过来,她啊了一下,“我?”

    她能有什么事儿,今天这出戏,若是真的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那就是她了。

    说她是主角,好像也不是,说她是看客,似乎也不妥当,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位置不尴不尬的。

    可偏偏就这样,陶婉还能把锅都扣在她头上。

    真的是冤死了。

    厉墨先是抬手,摸了摸唐黎的脸,接着微微俯身,摸了摸唐黎的膝盖。

    刚才唐黎蹲下去,单膝跪地查看那女孩子的情况下,膝盖的地方擦上了一点血迹。

    厉墨摸了摸后说,“不是你的血?”

    他态度很好,动作温柔,语气温和,看着不像是要和她算账,还若有若无那么一点,似乎是怜惜?

    唐黎整不明白厉墨,但还是比较配合,“嗯,我没什么事,这血是那个女孩子的。”

    厉墨点点头,声音不小,“你没事就行。”

    媒体那边估计是想看几个女人撕逼,或者是想看厉墨如何为了自己小心肝而惩处宠妃和正宫。

    结果他们看了个寂寞,啥都没有。

    厉墨牵着唐黎的手,这茶楼里面有一个算一个,他谁都没管,直接转身朝着门那边走。

    班素眼睛瞪得很大,对厉墨的这个反应也惊讶不已。

    她等着厉墨走到身边,实在没控制住,直接叫了一声,“厉墨,你怎么能……”

    那地上躺着的女人,不管是不是他真心所爱,可那女人肚子里的东西,怎么也是他的骨血。

    他怎么能这么轻描淡写,只让店员叫救护车救人,更甚至,只在一进来的时候,不轻不重的瞄了一下。

    门外媒体的摄像头全都对着厉墨和唐黎。

    厉墨似乎有些不耐烦,他面对的是媒体,声音平平淡淡,“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

    唐黎一愣,旁边的班素一愣,媒体这一大号人都愣了。

    厉墨和那女孩子之前的亲密照媒体可还留着的,要说这女人能在和厉墨在一起的时候出去偷人,这是谁都不相信的。

    那女孩子躺在地上,脸色煞白,也是不敢相信的看着厉墨,“不,这孩子是你的,我第一次给了你呀,你怎么能不认。”

    这么说着,她眼泪哗啦啦的就下来了。

    可是厉墨一点怜惜都没有,还嗤笑了一下,“我其实根本就没碰过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做鉴定,这个孩子,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班素在旁边脸都白了。

    厉墨捏着唐黎的手,慢慢的转身过来看了唐黎,那眼中似乎有缱绻情意,可似乎,什么也没有。

    唐黎太熟悉厉墨这样的表情了,他在外边演戏,都是这样看着自己。

    唐黎知道自己要怎么做,她慢慢的露出一个很感动的表情来。

    厉墨说,“不管什么时候,我的女人,只有唐黎一个。”

    厉墨接着看着媒体,“所以以后但凡有人说怀了我的孩子,都不用信,除了阿黎,没人有资格。”

    这话虽然是假的,可唐黎心里还是莫名的那么柔软了一下。

    班素站在门口,踉跄后退两步,她想伸手扶着旁边的桌子,结果动作不利索,身子一晃悠,直接跌到在地上,她嘴里喃喃,“不可能,不可能的。”

    她盯着厉墨和唐黎牵着的手,紧紧地咬着牙。

    这一刻,她倒是希望那女孩子肚子里那块肉,就是厉墨的。

    她宁愿他烂,身边一群女人换起来没完没了,也不愿意他专情于不是她的任何一个女人。

    那地上躺着的女孩子已经没了力气,声音断断续续,时有时无,可还是在说,“不可能,不可能,这是你的孩子。”

    唐黎抿嘴,觉得这场戏,有点让她摸不清楚路子了。

    她现在一头雾水,云里雾里。

    厉墨不愿意废话,拉着唐黎朝着外边走,外边围了一层的媒体。

    厉墨皱眉,“让开。”

    厉墨的脾气不好,之前因为被跟拍,砸了媒体好几架摄像机,现在那些人好不容易一拍到了一些实质性的东西,自然都宝贝这些摄像机,现在见厉墨这样,赶紧就让路了。

    厉墨的车子就在路边停着,他带着唐黎上车。

    唐黎坐好,一转头,就看见对面街道边上停了一辆商务车。

    这车子,和上次陶婉过来时候坐的款式一样。

    唐黎也不纠结那车子是不是陶婉的,她把车窗开了,对着那边来了个飞吻。

    然后笑眯眯的把车窗升上去。

    厉墨冷声吩咐司机开车,等着车子开出去,他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没了。

    唐黎不敢说话,因为知道刚才所有的深情,全是假的。

    车子开出去,才走了一段,唐黎就听见了救护车的声音,从倒车镜看,那边救护车确实是已经到了。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管那孩子是不是厉墨的,也都可怜。

    车子一路开去了唐黎的住处,张婶正在门口坐着,看见厉墨的车子过来,她赶紧迎了过来。

    厉墨先下车,唐黎随后跟着下去。

    厉墨没看唐黎,直接朝着屋子里走,唐黎缩着脖子在后面跟着。

    路过张婶的时候,张婶冲着她比划一下,意思是让她哄哄厉墨。

    唐黎赶紧点点头,只是她不明白,今天这个事情,她要怎么哄厉墨。

    这个事情,说句老实话,和她真的没太大的关系。

    是陶婉那个恶毒的女人。

    想到这里,唐黎又打住了,陶婉的事情,她是不能说的。

    毕竟她和陶婉开了价,去茶楼那边,也是因为陶婉说可以给钱才去的。

    这多多少少,也都算得上是背叛了厉墨。

    她无声的叹了口气,太难了,陶婉这货算的太精明了。

    厉墨脚步不快,直接上楼去,唐黎便也跟着一路上去了。

    厉墨回了房间,唐黎在走廊停顿了一下,稍微有些犹豫。

    结果那边厉墨就开口了,“给我滚进来。”

    厉墨对着她,几乎是不说脏话的,即便是床上,最意乱情迷的时候,荤话会说一点,但是不脏。

    现在脏话都飙出来了,可见是真的生气了。

    唐黎小步的挪到了门口,厉墨就站在床边,他外套已经脱了,衬衫的袖口也解开,领口的扣子也是打开的。

    唐黎舔了舔嘴唇,尝试着开口,“今天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是要见我,我就去了,我也不知道那两个人是怎么……”

    “进来。”厉墨开口。

    他盯着唐黎,那模样,似乎并不太想听唐黎的解释。

    唐黎也就闭嘴了,真的让她解释,她也解释不出来什么东西。

    她进了屋子里,在门口规规矩矩的站好,厉墨就过来了。

    他抬手,先把门关上,然后站在唐黎面前,垂目看着她。

    唐黎脑子里想了很多话,都是留着对付厉墨的,不管厉墨问什么,她都有办法滴水不漏的回答他。

    结果厉墨开口,“顾朝生联系你了。”

    唐黎一愣,思路就有点被打散了,她说啊,“是联系我了。”

    厉墨嗤一下,抬手就捏着唐黎的下巴,下手有点重,唐黎哎一声,不过在触及厉墨冷漠的眉眼后,她连痛呼都不敢了。

    她眨着眼,赶紧说了一句,“我拒绝了,我没答应。”

    厉墨嗤了一下,“拒绝了?那你的拒绝话是怎么说的?”

    唐黎暗自嘶了一下,她对顾朝生说,价格这个事情先放一放,如果厉墨这条路确定是走不下去,她会联系顾朝生的。

    可当时这话,她不过是想缓一缓,想让顾朝生不要总是骚扰她,并不是真的在给顾朝生留余地。

    她她她,要怎么解释才能让厉墨相信,而且厉墨怎么知道自己和顾朝生的谈话。

    难不成是顾朝生这个犊子转头出卖了她?

    唐黎憋了半天,也就只说了一句,“我骗他的,我就是想让他安分一点。”

    厉墨表情是没有缓和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信了她的话,两个人对视了十几秒钟,结果厉墨突然就低头亲了下来。

    他睁着眼睛,看着她,亲的丝毫不温柔。

    唐黎也不敢说话,只能承受,过了好一会厉墨才松开她,声音相较于之前,没有缓和,反而更加恶狠狠,“唐黎,你敢去顾朝生那里,我弄死你。”

    唐黎一哆嗦,赶紧说,“不不不,不去他那里,肯定不去。”

    厉墨手上稍微用力,把唐黎推出去,然后转身去衣柜翻衣服,“即便是日后我不要你了,你也不能和顾朝生在一起,除了顾朝生,你想找什么样的男人都行。”

    唐黎抿着嘴,这个时候倒是还惦记另一个事情,“那个女人怀的孩子,真的不是你的?”

    厉墨动作一顿,转头看着唐黎,嗤笑一声,语气无比冷漠,“你要庆幸,那不是我的孩子,要不然你和班素,谁都别想活。”

    唐黎点点头,声音稍微有些艰难,却也还是问了出来,“那你碰过她么?”

    厉墨呵呵一声,“我看起来像种马?”

    说完他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把睡衣拿出来,“我要休息一会,出去,别打扰我。”

    他昨天将近一宿没睡,被厉夫人念叨的头都疼了。

    厉家那边人仰马翻,一个个的在想怎么平息这场舆论,只有他像是个看客。

    唐黎赶紧从房间里出来,下楼去了院子里,站在门口那边,她把手机翻出来,给陶婉打了过去。

    本来唐黎以为陶婉不会接她的电话,毕竟做了这么缺德的事情,是个人心里都会虚。

    结果没想到,陶婉接的还挺快,不等唐黎说话,她就先开口了,“唐黎,我没看出来,原来你手段这么高。”

    唐黎呵呵的笑起来,笑声有点气人,“我怎么觉得,和你比我差远了,你看看你今天弄得这出,厉墨也是你算计过去的吧。”

    陶婉根本不在意唐黎的话,“是我又能如何,唐黎,咱们两个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是啊,这话说的有点对,她们两个都没安什么好心。

    陶婉冷笑一下,“不过你应该感谢我,你看看,我弄了这么一出,还不是给你做了嫁衣。”

    看吧,这就是外界对她和厉墨的误解。

    唐黎不太想解释,厉墨在外边稍微表现的对她好一点,所有人就都觉得,厉墨简直是把她放在心坎里面爱。

    没人知道,那所有的温柔,都是假的。

    他眼里流露出来的爱意,他说的绵绵情话,也是假的,都是为了给别人看的。

    陶婉不把唐黎放在眼里,说话也就没有什么避讳,她说,“唐黎,趁着厉墨对你还有耐心,多诓他一些钱吧,兴许什么时候,他把你踹了,你一分钱都得不到了,厉墨是什么人,我还是知道的,一个不高兴,你可能下一个金主都找不到……”

    唐黎直接开口,打断陶婉的话,“我想问你一下,厉墨碰过你么。”

    陶婉那边一下子停了下来。

    唐黎不用她回答,已经知道答案了。

    她暗自嘶了一下,厉墨养了那么多女人,然后有一些,根本不碰,真的有点让人想不通。

    陶婉能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除了心机,其实长相也过关的。

    面对长得还不错还明显愿意献身的一个女人,居然不动情,要不是厉墨曾经在床上把她折腾的死去活来过,她还真的会怀疑,厉墨养那么多女人,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某方面的缺陷。

    唐黎接着呵呵的笑起来,声音听着十分得意,“原来是这样啊,我现在可算是明白了,原来从他身上只能得到钱的人,不是我啊,不管怎么说,我还尝了这个男人的滋味了,你们才是,从头到尾,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唐黎这不要脸的话说出来,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害臊,她啧啧啧了两下,“我告诉你啊,厉墨在床上特别喜欢折腾,真的是精力充沛的很,好几次,我以为我要死在床上了。”

    那边的陶婉咬着牙,“唐黎,这么不要脸,厉墨知道么。”

    唐黎笑的很开心,“看来厉墨是真的没碰过你,你不知道,厉墨就喜欢我这种不要脸的,尤其是在床上。”

    她越说越无耻,那边的陶婉声音低沉,“唐黎,我等着看你能嚣张多久,我不信厉墨能一直守着你。”

    这个东西,不说陶婉不信,唐黎自己也是不信的。

    可她还是接着叫板,“兴许最后你会等到我们婚礼的请帖也说不定。”

    陶婉冷笑一下,刚想说什么,唐黎就俏生生的说了一句,“哎呀,阿墨,你怎么过来了。”

    那边陶婉一慌,赶紧就把电话给挂了。

    唐黎嗤一声,把手机放下来。

    ……

    厉墨也没睡多长时间,厉夫人就带着人找了过来。

    唐黎还在客厅里面看电视,那边厉夫人就雄赳赳的冲了进来。

    她进门就喊,“厉墨,出来。”

    厉夫人带着好几个猛男过来的,把唐黎吓了一跳。

    估计是上次在自己这边吃瘪,这次带过来摆阵的,唐黎站起来,赶紧往张婶身后躲了躲。

    这厉夫人气头上,万一让这些人对自己动手就麻烦了。

    她指着这张脸吃饭,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好在厉夫人也没空搭理唐黎,她冷着脸,看着张婶,“厉墨呢。”

    厉夫人平时都阿墨阿墨的叫,现在连名带姓,这肯定就是真的生气了。

    张婶态度很好,“先生在楼上睡觉,要不,我过去把他叫起来。”

    “不用你。”厉夫人自己就朝着楼上去了。

    几个大汉站在客厅里,双手交叉放在身前,也不看唐黎,只看着二楼的楼梯口。

    楼上不知道是怎么沟通的,过了一会厉夫人和厉墨两个人下来。

    厉墨那样子,明显是还没睡好,他脸上的不耐烦十分的明显。

    不过他走到楼下后,看了看唐黎,“跟我一起过去吧。”

    唐黎一愣,还不等问出疑惑,厉夫人就炸了,“她跟着过去?她是个什么身份,凭什么跟着过去,厉墨,我刚才和你说的话,你是不是都没往心里去。”

    厉墨吐了一口气,根本没回答厉夫人的话,他过来拉着唐黎的手,“走吧,跟我回厉家,奶奶也在,我带你去见见奶奶。”

    唐黎眨了眨眼,这表情稍微有点僵。

    她其实不太想去,她这个身份过去,真的不太好,上次去一趟,就吓得全程不敢大喘气,这次过去,和上次根本不能比,这次事情比上次严肃多了。

    可是现在厉墨看着她,深情款款的眼神里全是命令。

    她只能违心的笑着,“好啊,我也想见见奶奶呢。”

    厉夫人在旁边气的够呛,“阿墨,你是想气死我们么,你就不怕把你奶奶气出个好歹来。”

    厉墨对着唐黎笑的很温和,安抚性的说,“别怕,我喜欢你,奶奶也会喜欢你的。”

    唐黎顺势点头,“嗯,你在的话,我就不怕。”

    厉墨牵着唐黎的手就朝着外边走。

    厉夫人赶紧喊,“拦住拦住,给我拦住,别让她去。”

    她是真的气的要跳脚了,“你还嫌家里不够乱是不是,你带着她过去,这哪里是解决事情,这是在找事情。”

    有两个保镖过来,他们不敢拦着厉墨,自然只能伸手阻拦唐黎。

    厉墨见状一瞪眼,话都不用说一句,那两个保镖眨了眨眼,就把手缩又回去了。

    这唐黎可是厉墨的心尖人,上次连厉夫人都敢忤逆,厉墨也没说她半个不应该。

    他们哪里有胆子敢对唐黎动硬的。

    那两个人退让了一下,厉墨就带着唐黎出去了。

    厉夫人在后面真的就蹦起来了,“厉墨,你这死孩子,是不是想气死我。”

    厉墨没管那么多,他的车子还在院子里停着,直接带着唐黎上车,关上车门后,他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出来,看起来很烦躁。

    唐黎坐在位置上,心里有点抖。

    今天发生这种事情,班家那边肯定是要去厉家告状的,指不定现在就在那边。

    今天厉墨做的事情,不说对那个怀孕的女孩子伤害多大,就说对班素,打击肯定也不小,而且班家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

    唐黎等着车子开到了厉家老宅门口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今天带我过来,也会带我离开的吧。”

    她说的有点小心翼翼,还有点讨好。

    厉墨转头看了看唐黎,原本脸上是带着嘲讽表情的,可是盯着她看了一会后表情就收了。

    他嗯了一下,“放心吧,没事的,我能带你过来,肯定是有把握的。”

    车子停在停车场里,厉墨下来,牵着唐黎的手去了老宅的主楼。

    现在主楼客厅里面已经很多人了,班家的人果然也在,班素哭的一双眼睛又红又肿,班家老先生班淮君拉着脸,一副随时都能炸毛的样子。

    客厅正中间的太师椅上,坐着个老太太,唐黎虽然是没见过厉家老夫人,但是这么一看,中心位置就是她。

    这身份也就不用说了。

    厉家老太太正捻着佛珠,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

    老太太旁边坐着的是厉家大先生厉致诚,大先生旁边是厉准和苏湘南。

    厉墨牵着唐黎的手进了客厅,他直接开口,“奶奶,我带阿黎过来看您了。”

    老太太慢悠悠的睁开眼睛。

    厉家老太太的模样,看着岁数不小了,可是那一双眼睛,丝毫不浑浊,清明透亮。

    唐黎一愣,紧接着就收了视线,老老实实的站在厉墨身边。

    厉墨转头看着唐黎,“阿黎,叫人。”

    唐黎声音软软糯糯的,和平时也不一样,“奶奶。”

    老太太盯着唐黎看了一会,声音低沉,“嗯,长得确实不错。”

    厉墨就笑了,“将来我们两个的孩子,也肯定长得不错,这父母基因都好。”

    一旁的班素一听,眼泪又下来了。

    厉墨这话,是故意说的么,这么多人,他当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班家留了。

    老太太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没接厉墨的话,而是问了之前发生的事情,“那女孩子肚子里的东西,真的不是你的?”

    “不是。”厉墨开口,“我没碰过她。”

    老太太点点头,“那就好。”

    紧接着她又说,“这人呢,已经送医院去了,据说大人是没事的,就是肚子里那块肉肯定是留不住了。”

    厉墨一点反应都没有。

    老太太瞄了他一眼,接着说,“女孩子不相信你的话,说是要做鉴定,你的意思呢。”

    “没所谓。”厉墨说完这话,还转头看了看唐黎,自顾自的加了一句,“随她如何折腾,我没做过的事情,我都不怕,我的孩子,只有阿黎有资格生,我怎么可能让别的女人怀孕。”

    说完,他还转头看了唐黎一眼,情谊丝毫不掩饰。

    班素像是实在忍不住了,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

    班淮君也受不住了,直接站起来,“老夫人,事情闹成现在这样,厉二少还是这样的态度,这着实是说不过去了。” 厉家老太太转头看着班淮君,态度不紧不慢,“淮君,别急,先坐下,这个事情,既然闹成这样了,厉家肯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班淮君拉着脸,这次没被忽悠,“交代?从前厉墨在外边胡来,你们就说会给我们一个交代,可是现在都闹成这样了,这个交代我也没看见,我们家素素也不是嫁不出去非厉墨不可,要是不行,两家的亲事,我看就直接作废好了。”

    班素一愣,抬头看了看班淮君,“爸。”

    班淮君态度很不好,往常还会给老太太一个面子,现在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

    他看着厉墨,“当时,是你们厉家主动上门提联姻的事情,还保证能对素素好,以后嫁过来不受委屈,我这才同意的,可是你们看看,这还没嫁过来,你们就闹了这么多的事情出来,你们这是看着我们班家好欺负么。”

    厉墨搂着唐黎的肩膀,把她往怀里带了带,话是对着班淮君说的,“谁去提的亲,谁和你保证的。”

    班淮君一愣。

    厉墨的声音不冷不热,“谁和你说的,你找谁去。”

    当初一手促成两家亲事的,是厉夫人齐云兰。

    厉墨从头到尾,没去过班家一次。

    班淮君过了两秒钟才皱眉喝了一声,“厉墨,你这是什么态度。”

    厉家大先生厉致诚只坐在老太太身边冷眼看着,两个人似乎都不打算出头了。

    唐黎站在厉墨身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虑了,总感觉那两母子,有些看热闹的意思在。

    她随后又看了看一旁的厉准和苏湘南,正好苏湘南也在看着她。

    两个人的视线只碰撞了那么一下,苏湘南就收了视线。

    唐黎一愣,眉头不自觉的蹙了一下,刚才在苏湘南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她很确定,自己看见了厌恶的情绪。

    厉墨不太想和班淮君废话,只停顿了一下就接着开口,“我现在就说句实话,撂个底,就算我最后真的娶了班素,婚姻也只是个空壳子,我和阿黎,是不会分开的。”

    这么说着,他松开唐黎的肩膀,把她的手拉过去,两个人十指紧扣,姿态很明确。

    唐黎慢慢的转头,看了看厉墨。

    厉墨比她高很多,她需要微微的仰视,她盯着厉墨的侧脸看了半天,然后也收紧了手。

    苏湘南坐在厉准旁边,起初盯着唐黎看,后来盯着厉墨看,最后敛了视线,盯着自己被厉准握着的手看。

    老太太看见厉墨这样,就无奈的叹了口气,客厅里面稍微有点安静,老太太的这声叹息就显得十分明显。

    虽然只是一声叹息,可谁都听得出来,老太太有向厉墨妥协的意思。

    班素在旁边一下子就哭出了声音来,她今天已经哭了很久,现在脑子还嗡嗡响。

    她眼睛红肿,还很疼,现在看东西有些费劲。

    班素站了起来,她看着厉墨,声音一字一顿,尽量不带哭腔,“我到底哪里不好。”

    厉墨的不耐烦,或者可以说不屑,十分明显,“我哪里好。”

    班素一愣,有些绝望,“厉墨,你就这么对我?你怎么能?你从前那些我都忍了下来,你还让我怎么样?”

    厉墨嗤笑,半分怜悯都没有,“我让你忍的?”

    他不止一次的和班素说,他就是这个德行,外界的所有报道,都是真的。

    受不了,就取消婚约。

    是她自己不想放手的。

    班素被厉墨一句话堵得没了语言,她抿着嘴,盯着厉墨看了好一会,脸上原本悲戚的表情一点点的就收了。

    班淮君闭了闭眼,过来搂着班素,“好了,素素,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来么,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你托付一生,我们及时止损,就这样吧,你以后肯定能找到更好的。”

    班素有些固执的看着厉墨。

    她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亏,家里人不管什么东西都给她安排的好好的,包括后来的婚姻。

    这亲事虽说是家里给指定的,可也是她自己亲自点头的,她喜欢厉墨,很早以前就喜欢了。

    班素最后面无表情,视线从厉墨身上转到了一旁的唐黎身上。

    唐黎本来就长得不错,现在打扮也精致,和她对比起来,确实是胜出不少。

    可是这个女人,是在月色那种地方混过的,这么脏的女人,厉墨居然为了她抛弃自己,班素是怎么也想不通。

    她抿着嘴,停顿了那么两三秒,然后像是某根神经被触动,突然就抄起旁边的花瓶摆件,朝着唐黎砸了过去,同时发了疯一样的喊,“贱人,都是你,全都是你。”

    今天那怀孕的女人,被她一脚踹没了孩子。

    现在,她就想一花瓶毁了唐黎那张妖精脸。

    原本旁边的小桌上,是放了个茶杯的,但是班素难得的,脑子还算清醒,知道一个茶杯的杀伤力远不如一只花瓶来的重,临时手一转,换了武器。

    唐黎根本想不到班素这时候还会发飙,不说她,就说这客厅里面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谁都想不到,平时柔柔弱弱的班素,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发。

    于是唐黎面对着那个砸来的花瓶,一时间就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那花瓶说大不大,但是也不算小,瓶身做了龙凤抱柱的设计,龙凤上面翅膀爪子凸起,这要是真的砸在脸上,定是要见血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