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41章 你这戏演的挺好
    班素扔东西的准头还算是可以,那花瓶正对着唐黎的脸过去。

    她满眼的愤恨,被班淮君搂在怀里,还不忘扯着脖子喊,“贱人,去死,去死吧。”

    唐黎已经脑子空了,这种情况下,她真的是来不及反应。

    但是身边的厉墨明显没被这种状况唬住,他反应还算是快,已经一个转身,背对着花瓶的方向,把唐黎抱在了怀里。

    他稍微俯身,把唐黎护的严严实实。

    那花瓶横空过来,砰的一声,十分准确的砸在了厉墨的脖颈处。

    瓶身的凤翅做工精巧,却也锋利,在厉墨的耳后一划而过。

    花瓶在厉墨背上翻了几下,最后落在地上,啪的一声直接碎裂。

    恰巧这时候厉夫人齐云兰过来,原本她进门的时候,还有些气急败坏,结果看清楚屋子里的状况后,直接叫了出来,“阿墨。”

    估计谁也没想到最后情况会变成这样,客厅里有几秒钟怪异的安静。

    唐黎慢慢的抬头,有些愣怔,“厉墨。”

    厉墨低头看着她,血从耳后直接顺下来,流到了脖子上,染进了衣服里。

    白色的衬衫染了红色的血,看着就夸张的很。

    厉墨嗯了一声,摸了摸唐黎的脸,还笑了一下,“你没事吧。”

    唐黎抿着嘴,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其中,做戏的成分,她自己也不敢说没有,但是真实的感情,自然也是有的。

    齐云兰几步就冲了过来,抓着唐黎的一只胳膊,直接把她扯到一旁去,然后整个人凑到厉墨身边,“阿墨,你怎么样啊,哎呀,这都流血了,快快快,陈医生呢,快点让他过来。”

    唐黎踉跄的后退几步,堪堪的稳住了身子。

    厉墨抬手,摸了摸耳后,表情上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没事,别怕。”

    这话,还是对着唐黎说的。

    那边厉家老太太和厉致诚已经都站起来了。

    厉致诚对着厉准,“赶紧把老陈叫来,快点。”

    老陈是厉家养在老宅的私人医生,老太太毕竟岁数大了,一身的老年病,家里养个医生,方便也心安。

    厉准应了医生,一边拿出电话,一边朝着客厅外边去。

    苏湘南站在沙发旁边,朝着厉墨走了一步,可是想了想又退了回来。

    厉墨深呼吸一下,转头看着齐云兰,“没事,妈,别担心。”

    他说着,过去把唐黎拉到自己身边来。

    班素在一旁已经傻了,她缩在班淮君的怀里,声音喃喃,“我没想伤他,他自己挡过去的,不怪我,不是我。”

    齐云兰隔了几秒之后,才回头看着班素,自然这表情就不太好了。

    她虽然喜欢班素,可也仅仅是喜欢,厉墨毕竟是她生的,这里外亲疏她还是分得出来的。

    班素被齐云兰看的有点心虚,朝着班淮君怀里又躲了躲。

    班淮君抬头看着齐云兰,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碰了一下,都没说话。

    齐云兰拉着脸,把头转过去,扶着厉墨的胳膊,“来来来,咱们先坐下,这伤口我看看,我看看深不深。”

    唐黎这时候也顾不得别的,跟着齐云兰一起扶着厉墨坐在了沙发上。

    耳后的伤口不深,但是挺长,一直在流血。

    齐云兰哎呦哎呦的叫起来没完。

    旁边的老太太捻着佛珠,说了句造孽。

    厉致诚看了看厉墨,然后转头看着班淮君,“班老先生,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说该怎么办。”

    班淮君看了看半身染血的厉墨,只叹了一口气,“这亲事,就作废吧,两家发个联合声明,和平处理。”

    厉墨已经带了伤,即便之前种种,问题在厉墨,现在班素这么闹一通,自家都摘不清楚了。

    班素似乎还有点不甘心,抓着班淮君的衣服,声音弱弱的,“爸,我不想。”

    班淮君只当做没看见,转身和老太太打了声招呼,搂着班素就朝着外边走。

    班素一见这样的状况,眼泪又出来了,她对着厉墨的方向喊,“厉墨,你是瞎了眼么,你怎么能喜欢那种女人,她从前在月色,就是干服侍男人的工作,她那么脏,你怎么能看得上。”

    厉墨坐在那边,还牵着唐黎的手,闻言就嗤了一声,说话的声音不大,“阿黎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第一次。”

    唐黎垂着视线,看着厉墨抓着自己的手。

    他带着自己来老宅,几乎一进来,这手就没放开自己过。

    一旁的齐云兰抬眼看了看唐黎,依旧老大的不乐意。

    班素自然也听见了厉墨的话,她整个人一僵,不过马上又缓了过来,她开口,“那我也……”

    “素素。”班淮君开口,“事已至此,给自己留点脸面。”

    班素看着班淮君,眼泪直接落了下来。

    班淮君不看她,直接搂着她离开。

    出了客厅的门,班素哇的就哭出来了。

    齐云兰叹了口气,“真是作孽,好好的姻亲,就这么毁了。”

    老太太在旁边开口,“你少说两句,当初要不是你,现在也不至于这样。”

    齐云兰一见被老太太给怼了,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陈医生那边很快就来了,过来看了看厉墨的伤口,哎呦了一下。

    医者仁心,他说了句,“这看着可挺疼的。”

    厉墨笑了,“还好,不算很疼。”

    他说完,对着唐黎笑了笑,唐黎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她心里有点难受,尤其是看着厉墨半身染血,还对着自己笑的模样。

    老太太一直没过来,只坐在太师椅上,捻着她的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陈医生带着医药箱过来的,给厉墨消毒包扎。

    伤口有点长,加上位置又是耳后,这包扎稍微有点不太方便,好一会之后这边才弄好。

    陈医生看着厉墨,“二少,最近别沾水,饮食忌辛辣。”

    厉墨嗯了一下,算是回答了。

    陈医生站起来,转头看着老太太,“伤口不深,没什么大碍,好好养,连疤痕都不会留。”

    老太太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厉墨拉着唐黎的手站起来,“我上楼去换个衣服。”

    他耳后包扎的纱布挺长,看着有些夸张,厉致诚看了厉墨两眼,“行吧,上去休息一下。”

    厉墨牵着唐黎的手上楼去,齐云兰有些不放心也跟着过来了。

    唐黎没来过老宅这边厉墨的房间,进了房间后,她四处看看,然后就在旁边站好了。

    床脚有脚踏小沙发,厉墨让唐黎在那边坐一下,然后去衣柜找衣服。

    齐云兰过来就站在门口,白了唐黎一眼,然后对着厉墨,“那女孩子的事情,是你自己出面,还是我帮你,如果真的和你没关系,就我帮你解决好了。”

    厉墨嗯一下,“你看着办,觉得怎么处理省事就怎么来吧。”

    齐云兰点点头,“行,那我知道了。”

    她应该是还想说点什么,结果眼角瞄了唐黎两下,又作罢了。

    齐云兰走的心不甘情不愿的。

    等着她离开,唐黎过去把门关上,然后回头看着厉墨。

    厉墨找出来衣服穿上,还借着衣柜里的镜子照了照自己耳后的样子,然后他从原来的裤子兜里拿出了烟盒,敲出来一支叼在嘴上。

    唐黎盯着他看,也说了出来,“你刚才其实可以不受伤的。”

    厉墨个子高,那花瓶飞来,顶多就是到他肩膀的位置,有衣服隔着,充其量就是被砸一下,是见不了血的。

    可是厉墨偏生在护着她的时候,俯身弯腰了。

    可是他不弯腰,也可以护她周全,这个动作,真的很多此一举。

    厉墨拿了打火机,咬着烟嘴淡淡的笑了一下。

    他去了窗口,叮的一下把打火机打开,却没马上把烟点燃,而是说,“我不受点伤,今天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去,班家那边,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他说话的时候,那烟一下一下的抖动。

    唐黎觉得刚才疯狂跳动的一颗心,似乎在慢慢的回落。

    她吐了一口气出来,附和了一句,“是啊,你说的对。”

    她想了想又说,“所以一开始你和班小姐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激怒她对不对,你应该知道她的性子,知道自己说什么话,能让她控制不住自己。”

    厉墨盯着打火机上的火焰看了几秒,这才把烟点燃,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回头看着唐黎,“也不能说是我算计的,毕竟我无法洞察人心,只能说,我料到了这种情况,并且做了准备。”

    唐黎笑了笑,“说的也是呢。”

    所以一切,不过就是他顺势而为,不过都是他的戏。

    真好啊。

    她怎么就忘了,厉墨不只是一个好演员,也是个好导演了。

    厉墨的视线,在唐黎脸上停留的时间稍微有点长,他可是还记得,刚才唐黎红了的眼眶。

    她脸上的惊吓还有慌张,那个是骗不了人的。

    厉墨想了想就说,“接下来几天,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不要出门,班素这个大小姐,长这么大,还没吃过亏,今天这次,定然是不甘心的,我怕她找你的麻烦。”

    唐黎嗯一下,“好,我知道了。”

    厉墨就站在窗口,唐黎想了想,也过去站在他旁边。

    厉墨这房间的视野不错,正对着老宅后院的花园。

    现在季节正好,那边花开的茂盛。

    唐黎盯着看了一会,就看见了苏湘南,自然,还有厉准。

    苏湘南和厉准站在花园边上,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似乎聊得并不太好。

    苏湘南说了两句就转过身,背对着厉准。

    唐黎想起来之前苏湘南看自己的眼神,她心里一顿,嘴上就说了,“你哥的女朋友,长得挺好看的,我之前就觉得她长得不错。”

    厉墨也看着花园边上的两个人,“你比她好看。”

    唐黎转头看着厉墨,厉墨过了两秒扫了她一眼,“我说的是实话,你比她好看,我第一次见你,是在月色的走廊里,你比那些姑娘长得都好看。”

    他很少夸她的。

    唐黎抿着嘴,“这样啊,其实我也觉得,我比月色里面的那些姑娘,都好看。”

    说完她嘻嘻的笑了。

    这是她一贯对着厉墨的态度。

    厉墨没说话,唐黎等了等也收了视线,她暗自想了想,她记忆里,第一次见厉墨,是在包间里面。

    他们一群公子哥过去潇洒,她被选过去陪酒。

    当时过去的姑娘有点多,一字排开,像是货品一样,让人挑选。

    她站在最后,其实站位并不占优势,好几个人根本还不等看到她,就已经选了前面的姑娘。

    她记得那时候厉墨抬手,对着她,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过来。”

    然后她就在他身边了,一直到现在。

    楼下的两个人最后似乎是不欢而散,苏湘南先消失的,厉准还站在花园边上。

    厉墨盯着厉准看了两眼,才收了视线。

    他把烟按灭在窗台上,然后转身去了床上。

    他躺在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对着唐黎说,“过来。”

    唐黎明白厉墨的意思,赶紧过去,脱了鞋,躺在厉墨的身边,身子缩着,在他怀里。

    屋子里有些安静,安静的两个人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本来唐黎以为厉墨是想睡觉了。

    不过他确实是想睡觉了,只是这个睡觉,和她以为的不是同一个意思。

    唐黎闭上眼睛,过了没一会,就感觉一只手从自己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

    唐黎被吓了一跳,赶紧按住那只作恶的手。

    她睁眼,有些惊慌的看着厉墨。

    这可是厉家的老宅,她就算再怎么荤素不忌,也不敢在这个地方做这样的事情。

    况且厉墨才刚刚受伤,这要是被厉家的人知道了,还不要骂死她。

    厉墨一直都在看着唐黎,唐黎平时很尿性,鬼主意不少。

    对着自己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以为自己不知道。

    于是现在看着唐黎有些慌乱的眼神,他突然觉得挺满足。

    厉墨手上用力,就捏了上去,身子也跟着翻了上去。

    唐黎声音弱弱的,“厉墨,你别。”

    她这话才说完,房间门就被人从外边打开了,“阿墨,阿姨让我过来问你,你晚上……”

    苏湘南一手捏着门把手,一手扶着门框,看见床上两个人的状态后,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厉墨是压在唐黎身上的,唐黎面红耳赤,看着也不是特别愿意,一直在推厉墨。

    听见苏湘南的话,厉墨也没从唐黎身上下来,而是转头看过来,声音冷硬,“不知道要事先敲门的么,出去。”

    苏湘南说了句抱歉,赶紧把门关上了,她也没马上离开,而是站在门口,手放在门板上,深呼吸了好几下。

    她是怎么也想不到,能看见这样的画面。

    厉墨他看着,根本不像是这么不顾场合的人。

    这房间膈应效果好,听不见里面说了什么,但是想其实也能想得到。

    苏湘南站了一会,就转身离开。

    而房间里,其实什么也没发生。

    厉墨在门关上之后,从唐黎身上一翻而下,然后说了句扫兴。

    唐黎坐起来手忙脚乱的把衣服扣好,厉墨这个狗东西,要不是苏湘南中途打岔,难不成还真的打算在这里把她办了?

    厉墨坐在床上,“等一会出去,现在出去,你尴尬。”

    说的好像是替她着想一样。

    唐黎收拾好自己,跟着厉墨在房间里坐了一会,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两个人才下去。

    不知道苏湘南和齐云兰说了什么,唐黎一下去,就能感觉齐云兰不是好眼神的看着自己。

    算了算了,反正从前她看自己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苏湘南还在客厅这边,见厉墨下来,就说了一句,“刚才上去是阿姨想问问你们,晚上要不要在这边吃。”

    厉墨面色不变,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闻言就说了句不用了,然后又说,“阿黎在这边不习惯。”

    齐云兰哼了一下,“她不习惯正好,不习惯让她走,她在这里,我还不习惯。”

    厉墨嗯了一下,“所以我带她走。”

    齐云兰嘶了一下,“你这死孩子,听不懂我的意思是不是。”

    厉墨摸了摸伤口上的纱布,“听不懂,耳朵受伤了。”

    齐云兰气的直咬牙,却拿厉墨一点办法都没有。

    老太太和厉致诚都不在这边,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厉墨四处看了看,“奶奶休息了吧,那我就不打扰她老人家了,我先走了,奶奶要是问,你帮我说一下。”

    也不给齐云兰反应的时间,厉墨说完,搂着唐黎的肩膀就从客厅出去了。

    两个人朝着停车场那边走,正好看见厉准过来。

    厉准面上看着,和之前没什么不同,看不出生不生气。

    厉准先开口的,“阿墨,现在还要出去?”

    厉墨点头,“嗯,不在这边了,我别的地方还有事情,先去处理了。”

    厉准嗯一下,看了看唐黎,“唐小姐刚才吓到了吧,我看着刚才都要哭了。”

    唐黎勉强的笑一笑,“确实是没见过这种场面。”

    厉准砸吧一下嘴,“我们家阿墨对你是真的好,我这个做哥哥的,看的出来,这小子这次是真的动心了。”

    唐黎只是有些害羞的笑了笑,没接话。

    看看,这就是厉墨演技的高明之处,自己家人都被骗过去了。

    这边打了招呼,厉墨就带着唐黎去停车场,上了车,然后离开。

    车子开出老宅大门,唐黎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才算是真正的放下。

    她在厉家的老宅,总觉得很压抑。

    厉墨可能觉得不是很舒服,摸了纱布好几次。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看厉墨,然后说,“先生,直接去唐小姐那边么?”

    “不是,两个路口后那边停下,放我下去。”厉墨靠在椅背上,看着外边,声音轻飘飘。

    司机说了句知道了,稍微加速了一点。

    等到了路口车子停下来,厉墨推开车门下去,也没看唐黎,直接甩手关了车门,双手插兜朝着一个方向过去。

    他换了一身的休闲装,这么看着,倒是显年轻了不少。

    唐黎盯着厉墨的背影看了几眼,直到车子重新启动,她才收了视线回来。

    这一路到家,唐黎和司机谁也没说话。

    这司机跟着厉墨好几年了,唐黎是知道的。

    唐黎下车的时候,司机还开口,“唐小姐,最近最好不要外出,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让张婶给我打电话,我给您送来。”

    唐黎一愣,就点头了,“行,我知道了,谢谢。”

    她朝着屋子里过去,张婶就在客厅里,卫生都收拾好了,她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唐黎进去换了鞋,也过去在张婶旁边坐下来,然后想了想,过去搂着张婶的胳膊,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真累啊。”

    张婶笑起来,“怎么了,出去一趟干体力活了?”

    体力活倒是没有,可是心里很累。

    唐黎闭上眼睛,“我倒是想去过搬砖的日子,什么都不用想。”

    张婶呵呵一下,“你啊,现在的日子多好,知足吧。”

    好么,也应该算是好的吧,至少她的债务都有着落,有个大金山给她抱着。

    唐黎这么休息了一会,就感觉手机震动起来。

    她摸了摸,然后站起来,“我去洗个澡,然后休息了,晚饭不用叫我,我饿了自己下来。”

    她晃晃悠悠伸着懒腰上楼,走过楼梯口,赶紧就把手机拿了出来。

    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一串数字。

    她没存,却也知道是谁。

    唐黎快了几步,回了房间,把门反锁后,才把手机接通。

    她声音有些不高兴,“打电话干什么?”

    那边是唐嘉的声音,“我没钱了啊,咱妈没钱给我,我只能找你要。”

    唐黎深呼吸一下,“我也没钱。”

    唐嘉开始耍无赖,“我不管,反正我没钱,你得给我钱。”

    唐黎压着声音,“你不是找了工作么,你的工资呢。”

    唐嘉语气有些懒散,“不愿意干,早就辞职了。”

    唐黎真的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唐嘉,你不是不知道我背着多少债务,你但凡争气一点,不说让你帮我,你只要不拖累我,我都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累。”

    唐嘉在那边冷笑一下,“你累?你累是你活该,那些债你明明可以不还的,你非要逞能你怪谁?”

    唐黎一愣,声音也冷了下来,语气很不好,“唐嘉,你说的这是人话么?”

    唐嘉冷笑,“唐忠平已经进去了,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了,那些钱就可以不还啊,法律又没说让你还,你站出来干什么。”

    唐黎抿嘴,半晌后就笑了,“你要是这么说,那我没钱,不用给我打电话了。”

    说完唐黎就挂了电话。

    她把手机扔在床上,直接去了窗口,把窗户打开。

    她气不顺,觉得整个屋子里的空气都不流通。

    真的是搞笑,她这么累,还成了自找的。

    她心里不舒服,今天真的是各种不顺,从头到尾都各种堵人的事情。

    先是被人诓了,然后目睹流产,接着又看见厉墨受伤,再接着,被自己亲妹妹指责。

    这特么的都是什么事儿。

    今天黄历就不好。

    唐黎缓了一会就去了浴室,在浴缸里面放了水,加了精油,然后泡进去。

    浴缸开了按摩程序,她靠在那边,盯着面前的虚无,慢慢的有些恍惚起来。

    她有错么,她并不觉得自己错了。

    她的亲爹唐忠平先生,集资诈骗两个多亿,被人揭发后,直接把后半生都交代进去了。

    那时候,多少人在唐氏公司的顶楼跳下去,摔成了一滩烂泥。

    又有多少人,拎着砍刀,说是后半生无望,想拉着唐家的人垫背。

    要不是她当初跪地磕头写了成百上千的保证书,说自己有生之年,一定把钱还了,现在唐嘉和她的亲妈孙晓芬女士,指不定在阎王那边报道完正常轮回了。

    现在,居然敢说,她自找的。

    呵,还真的是她自找的,当时自己跑了就好了,干什么管那两个人。

    反正早就不一起生活了,分开十几年,哪里还有什么亲情存在。

    这么越想越闹心,越想越憋屈,越想就越觉得人生无望。

    唐黎快速的洗干净,从浴室出来,裹着浴巾就下楼了。

    这边是有酒柜的,不过因为厉墨不经常留宿,这酒柜里面也没东西,只是冰箱那边,放了几瓶啤酒。

    唐黎过去拿了两听啤酒,就上楼去。

    她也没用杯子,直接打开就喝了。

    这玩意是真的好,喝多了什么都记不住,喝多了这世界上谁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唐黎酒量不是很好,加上喝的有点猛,一听下去,就上头了。

    她倒是没直接睡过去,而是借着酒劲把手机拿了出来。

    她盯着手机看了半天,才找到厉墨的号码,直接就拨了过去。

    那边好一会才接起来,厉墨的声音有些冷,“怎么了?”

    唐黎嘻嘻的笑了,不过话说出来的可不怎么好听,“厉墨,你这个混蛋。”

    厉墨一愣,就没说话。

    唐黎接着说,“你今天,戏演的挺好啊,老娘被你吓够呛。”

    厉墨停顿了一会才说,“你喝酒了?”

    唐黎嘿嘿的笑起来,她席地而坐,靠在床脚,“喝了,你能把我怎么的?”

    厉墨就笑了,“挺好,你等等,我马上过去,我当面告诉你,我能把你怎么的。”

    唐黎现在是老大,谁也不怕,她还呸了一声,然后想了想就说,“你回来,给我钱么,你要是给我钱,你就回来,不给我的话,别来,不想看见你。”

    厉墨嗤了一下,“等着。”

    说完这话,旁边就有人凑过来,“阿墨,谁的电话啊,你还出来打,来来来,姑娘都来了,过来选一个。”

    厉墨顺势把手机挂断,转身看着身边的人。

    都是一起玩的哥们,旁边包间的门开着,现在那边吵吵闹闹。

    厉墨就皱了眉头,“我都这样了,还叫姑娘过来?”

    那哥们哈哈的笑起来,“你只是伤了耳朵,又不是命根子。”

    厉墨要笑不笑的,转身跟着进了包间。

    包间空地上,一水排开,几个小姑娘。

    厉墨只扫了一眼,就冷笑出声音。

    旁边哥们不知道他怎么个意思,哎了一声,“怎么的,二少,看不上?”

    厉墨表情淡淡的,“哪个有我唐黎长得好看,你给我说说。”

    旁边的人嘶了一下,“你拿你家那个出来比,你这是砸场子来了么。”

    厉墨声音平淡,“所以我有那么好看的姑娘在家等我,我不回去,在这边陪着这些丑八怪?”

    这词用的,就有点难听了,这些姑娘也不至于丑八怪吧,单独放出去,还是挺好看的。

    厉墨过去拿了外套,“行了,不和你们胡扯了,我回家了,唐黎刚打了电话过来。”

    那人笑了笑,“二少,你这是浪子心要收了啊。”

    厉墨动作停顿了一下,嘴就抿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