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46章 他身上的香水味
    厉墨的这个问题,唐黎早就想好了答案,她抿着嘴,还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我其实是去见了顾朝生。”

    厉墨动作一停,唐黎赶紧就说,“我就是想问问,他有没有从班素那边查到什么。”

    她声音低沉,听起来就很真诚,“我总是不放心,想知道班素是在炸我,还是真的有什么事情,所以就和顾朝生约见了一下。”

    厉墨手指贴在唐黎的脸上,停了几秒钟后接着画圈圈,把药膏厚厚的涂抹了一层。

    唐黎也就自顾自的说,“但是我和顾朝生没碰到面,我进去等了一会,顾朝生还没来,你的电话就来了,我有点害怕,又赶紧出来了。”

    厉墨呵一下,声音听不出喜怒,“不错,还知道害怕。”

    他给唐黎涂好了药,从床上下去,去了浴室洗手。

    唐黎坐在床上,抱着腿,“我当然害怕,尤其是昨天晚上那男的被叫进来的时候,我当时被绑在那里,根本挣扎不开,我这辈子,从来没那么害怕过。”

    厉墨站在洗手池那边,低头看着水龙头,迟迟没有动作。

    唐黎的声音低沉,“我不知道,要是真的出事了,我应该怎么面对你。”

    她随后吸了吸鼻子,“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你肯定就不要我了对不对。”

    厉墨把水龙头打开,水流声出来,唐黎也就不说话了。

    厉墨低头,仔仔细细的把手洗了,出来后表情平淡,“要多少钱。”

    唐黎一顿,赶紧把差点没控制住就要露出来的笑容隐藏起来,她回头看着厉墨,一脸的哀怨,“我说这些不是为了钱,你以为昨天的事情,是用钱能弥补的么。”

    厉墨抽了纸巾擦手,“不管是不是,我补偿你的方式,就只有钱。”

    唐黎抿着嘴,多余的话不说了。

    稍微推辞一两句意思一下就可以了,推辞的多了,万一厉墨顺势而下,她肯定要后悔死。

    厉墨看了她一眼,就拿了烟盒出来,“你想个金额,然后告诉我。”

    说完,他朝着外边走,“我去抽支烟。”

    唐黎哦了一下,声音小小的弱弱的,听着就很乖巧,然后她看着厉墨出去,看着门关严实了,半晌来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有演戏的天赋。

    就刚刚那场戏,她差点都相信自己说的那些话了。

    她可真的是个好演员。

    唐黎过了一会就去了窗口,厉墨的车子停在院门口,他就站在车子旁边抽烟。

    唐黎盯着看了一会就有些感慨,作为一个金主来说,厉墨对她已经算是很好了。

    比她预料的要好的多。

    有时候半夜睡不着觉,她其实也会想想自己如今的处境。

    不得不说,她是有一些庆幸在里面的。

    从前在月色里面,陈妈和她说过,做这一行,就要有心理准备,指不定出去就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好多姐妹从这里走出去,处境都不好,倒不是说没捞到钱,而是跟的男人有问题。

    她们这一行,放在那些富家公子哥面前,人家根本不把她们当人看。

    陈妈说,好几个姐妹后来都有鼻青脸肿的回来找过她,想重新找个靠谱一点的。

    可是靠谱的男人,根本不会去月色那种地方。

    唐黎最开始是为那样的生活做了打算的,可是很庆幸,她遇到的人是厉墨。

    这男人除了不能给她名分和爱情,其余能给的都给了。

    想到这里,唐黎看着厉墨的眼神,就带了一些别的颜色。

    这男人,昨天出现在那房间里的时候,她突然就满心满眼的感动,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就算最后真的如何了,似乎也值了。

    厉墨靠在车上,长腿曲着,这动作看着,有那么一点禁欲的意思。

    唐黎深呼吸一下,昨天那男人和厉墨比起来,真的是狗屎都不如。

    她严重怀疑,班素是故意要恶心她的。

    厉墨抽烟的时候,似乎有电话进来,唐黎看见他拿了手机看了一会,然后把手机顺着开着的车窗,直接扔进了车里。

    随后他把烟就掐了。

    张婶在院子里,厉墨转身对着张婶说了什么,然后就上车了。

    唐黎知道,他这就是要走了。

    唐黎条件反射的赶紧向旁边躲了一下,生怕厉墨最后抬头看过来。

    结果是她想多了,厉墨根本没管她,上车后直接启动就开走了。

    唐黎吐了一口气,看着厉墨的车子消失,而后才回到床上。

    厉墨让她自己想金额,这着实是在为难她。

    这金额,说的太多也不好,说的少了,她心里也不好受,昨天那一通苦头吃的,她觉得如赎金一样,要两个亿也是可以的。

    只是终究不敢这么开口,她也就在自己心里值两个亿。

    唐黎其实也知道,厉墨这也算是一种试探,这男人,从来不爱她,也从来没真的信任过她。

    她按着手机,对着手机里面的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看着确实是吓人的很。

    她这次没在厉墨面前躲着藏着,主要也是想让厉墨看看,她因为他吃了多少苦。

    她为了他,除了差点没了清白,这最值钱的一张脸,也险些没保住。

    ……

    厉墨开车,直接回了老宅。

    老宅那边有点热闹,班淮君带着老婆找上了门。

    厉家老太太还有厉致诚,加上齐云兰也都在。

    老太太捻着佛珠,坐在太师椅上,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摒弃了外界所有的干扰。

    厉致诚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他惯常也就是这样的表情。

    齐云兰一直是掩饰不住心内想法的人,此时拉着一张脸,站在厉致诚旁边。

    班家夫人沈枚站在客厅中间,此时正扯着嗓子叫。

    厉墨过去的时候,正巧听见沈枚说,“你让他出来,敢做不敢当是不是,从前做了那么多对不住我们家素素的事情,居然还有脸找人来对素素下手,厉墨他到底还是不是人,你们厉家,就是这么教养自己孩子的?任凭他是非不分出来胡作非为?我告诉你们,你们不管的话,就不要怪我们不留情面了。”

    厉墨站在门口,看着沈枚叫叫嚷嚷,他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这种情况,他差不多已经预料到了。

    齐云兰有些不乐意,当下就怼了回去,“你教出来的女儿好,没了男人活不下去的样子,还名门闺秀,还不是只会在别人家里撒泼,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也不想想,是不是自找的,嫌我们厉墨不像话,那最后哭死哭活不想解除婚约的人是谁,我们厉墨如果不是东西,那你们家的班素,也同样不是什么好玩意。”

    她似乎是忘记了,从前把班素夸上天的人是谁。

    班淮君在旁边直接皱了眉头,看着齐云兰。

    齐云兰这时候也没工夫去注意班淮君的表情,她瞪着眼睛,看着沈枚,眼里全是嫌恶。

    沈枚差点蹦起来,“你……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

    “行了。”厉致诚在旁边冷冷的开口。

    他声音不太大,但是效果还不错,齐云兰转头看了他一下,马上就闭嘴了。

    沈枚虽然梗着脖子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可最后也悻悻的退到了班淮君的身边去。

    厉致诚说完,一转头就看见了厉墨,厉墨站在门口,居然一脸的笑意。

    厉致诚皱了一下眉头,“回来了。”

    厉墨嗯一声,“你们打电话过来,说是家里有事情,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又是班家的人来了,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

    沈枚本来看见厉墨就有点要发火,现在听见他这么一番说辞就更是受不了。

    她抬脚又要过来,“你还有脸回来。”

    旁边的班淮君赶紧拉着沈枚,“你冷静一下,我们过来是解决问题的。”

    “我怎么冷静。”沈枚突然就爆发了,然后抬手指着厉墨,“这个人,把你女儿害成什么样了,你还让我心平气和,那不是你的女儿么,你能心平气和的下去?”

    这些话说完,沈枚的眼眶就红了。

    她捂着脸,“我的素素啊,我那么好的素素啊,你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一个人渣。”

    厉墨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他过去先和老太太打了招呼,然后又对着厉致诚点点头,最后看着齐云兰,“妈,坐下歇会,别气坏了身子。”

    齐云兰看着厉墨,表情也没好到哪里去,“班家的人过来,说是你找人把素素给打了,你自己说说,有没有这个事情。”

    厉墨当下就笑了出来,“说什么?我找人把班素给打了?”

    “不是你还是谁?”沈枚在旁边赶紧开口,“素素亲口说的,就是你。”

    厉墨实在是控制不住,呵呵笑了好一会,“我要对她动手,我至于找人?我自己打不过还是怎么的。”

    沈枚一噎,又想开骂,“厉墨,你这个畜……”

    好在她神志还算是清明,后面的话赶紧又咽回去了。

    厉墨笑了一会,接着表情瞬间就冷了下来,“班夫人莫不是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你女儿上次来这边撒了一通野,我们没计较,莫不是你以为你也可以?”

    沈枚眼眶还是红着的,咬牙切齿的看着厉墨,“你要是个男人,你就承认,你敢做不管当算什么东西。”

    厉墨嗤一声,“你有本事,把你女儿叫过来当面跟我对峙,你问问她敢不敢。”

    他似乎是不太愿意和沈枚浪费口舌,就转头看着班淮君,“班老先生,我劝你们最好回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免得最后自己抬起来的手,抽在了自己的脸上。”

    班淮君一愣,眉头拧的厉害。

    班素确实是说的不清不楚的。

    班素昨天半夜被人扔在了家门口,鼻青脸肿,她神志似乎还出了一些问题,嘟嘟囔囔的说了一些让人听不懂话。

    家庭医生给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说是她身上多处挫伤。

    至于别的伤,应该就没什么了。

    班素一晚上都有点不太安稳,沈枚陪着她一晚上,今天早上,她才松口,说自己是被厉墨给打了。

    她说厉墨雇了几个男的,对她拳打脚踢。

    班素一向都是被班家捧在手心里的,现在被人打成那样,自然班家的人都不能接受。

    于是沈枚拉着他,过来讨公道了。

    可现在想想,班淮君也有点不太确定,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是这样。

    班素当时说厉墨打她,说的前言不搭后语,一会是厉墨自己动手,一会是厉墨指使别人,一会又说是唐黎参与进来。

    他本来也有些犹豫,但是沈枚这边急的不行,他也忧心,便也就跟着来了。

    现在想想,似乎确实是他们草率了。

    于是班淮君伸手拉了沈枚一下,话是对着厉墨说的,“我过来,只是要你们一句话,我家素素昨天遭遇的一切,和你们有没有关系。”

    厉墨勾着嘴角,“这个问题,问你女儿去。”

    齐云兰想了想也就开口了,“你们家班素遭遇了什么,她自己心里最清楚,你们不去问她,跑过来问我们干什么,我们可没那个义务回答你们,这次给你们开了先例,是不是以后班素但凡出了什么事情,我们都要主动去澄清自己是清白的?搞笑了。”

    沈枚咬着牙,“你这个……”

    老太太在旁边终于念完了经,她把佛珠缠在手上,慢悠悠的开口,“淮君,事情闹成这样,满意了么。”

    老太太说话,不疾不徐,带着一股子脱离尘世的味道。

    可即便是这样,班淮君还是一怔,态度不自觉的就恭敬了起来。

    他转身看了看厉家老太太,抿嘴半天,最后说一句打扰了。

    厉墨过去在厉致诚身边坐下来,齐云兰就摆摆手,“魏姐,送客。”

    说完了似乎觉得不解气,又补充了一句,“告诉管家,门口那边看紧点,以后别什么人都放进来。”

    这话是真的难听,但是班淮君像是没听见,拉着沈枚的胳膊,硬生生的把她从厉家老宅的主楼拉出去了。

    两个人朝着停车场那边走的时候,沈枚才直接呸了出来,“一家子都不是东西。”

    班淮君表情阴沉,一句话也没说。

    而厉家那边,等着班家的人走了,厉致诚才看着厉墨,“是不是你做的,说实话。”

    厉墨靠在沙发背上,笑着,“我做了什么?对班素动手?我可没那么闲,那女人自己惹得事,估计是解释不清楚了,就往我头上扣。”

    齐云兰在旁边有些挂不住脸,“我从前看着素素是个不错的姑娘啊,我是真的没想到。”

    厉致诚斜眼看了她一下,“你能想到什么。”

    齐云兰抿着嘴,估计是想找补一下,就说,“那我下次筛选姑娘,一定找个靠谱点的。”

    “不用了。”厉墨开口,“你可别祸害别的姑娘了,我也不想让我的阿黎受委屈。”

    齐云兰一听厉墨又提了唐黎,当下就嘶了一声,看着是又要念叨了。

    老太太在旁边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齐云兰赶紧就闭嘴了。

    老太太念完就站了起来,对着齐云兰抬手的,“扶我上去吧,闹哄哄的,我耳根子都疼了,回家这么几天,没有一天是消停的。”

    齐云兰赶紧过去,扶着老太太的胳膊,两个人慢慢的上楼去了。

    等着客厅的人没了,厉致诚也站起来,整理一下衣服,“我也去公司了。”

    说完他回头看了一眼厉墨,“那个唐黎,你玩玩可以,我不反对,女人嘛,婚前多见识一下,婚后也就安稳了,但是娶回家是不行的,你自己心里要有数。”

    厉墨勾着嘴角,看着厉致诚,不说行也不说不行,这模样,又是从前那油盐不进的样子了。

    厉致诚叹了口气,多余的话不说了,直接走了。

    等着厉致诚离开,厉墨才敛了所有的表情。

    他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眼神在客厅中所有的东西上扫了一圈,而后神色就越来越冷。

    ……

    唐黎晚上吃了一点粥,然后早早的就躺下了。

    现在半张脸都是有些麻木的感觉,不痛不痒,有时候甚至没什么知觉。

    她有点不太舒服,于是做什么都没了兴致,只能躺床上睡觉。

    张婶也知道她想要安静,早早的锁了门,关了灯也回了房间。

    唐黎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然后迷迷糊糊的又醒了过来。

    她记得窗帘在睡前是拉上的,但是现在窗帘开着,外边的月光全都照射了进来。

    唐黎一愣,视线稍微一个旋转,就看见了窗口那边站着的人。

    厉墨什么时候进来的,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唐黎倒是一点都没害怕,她在鬼怪的事情上,从来不心虚。

    其实人比鬼可怕多了。

    房间里一股淡淡的烟味,唐黎仔细看了一下,才看见厉墨搭在窗台外边的手,夹了一支烟。

    他这大半夜的过来,也不开灯,一言不发的站在那边抽烟。

    唐黎是真的弄不清楚,他这是几个意思。

    厉墨好半天才抽一口,然后就沉默的站在那边。

    唐黎等了等,就从床上坐起来,也没开灯,“阿墨。”

    厉墨没看她,嗯了一下,似乎早就知道她醒了过来。

    唐黎开口,“你怎么了,过来也没和我说一下。”

    厉墨低头把烟按灭,直接从窗口扔了出去,然后他过来。

    外边月色确实是给力,即便是不开灯,两个人也能看清楚对方的所有表情。

    唐黎坐在那边,抬着头,“你怎么了,不高兴么。”

    厉墨想了想,就俯身下来,捏着唐黎的下巴亲了上去。

    唐黎一顿,厉墨身上一股子香水味。

    味道有些混合型,花香和果香都有。

    她半张脸麻木,便也没太迎合厉墨。

    厉墨兀自亲了两下,估计是觉得扫兴,也就松开了。

    他重新站直了身体,“想好金额了么?”

    唐黎眨了眨眼,难不成大半夜的跟鬼一样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给她钱?

    她嗯一下,“二十万吧,上次被厉夫人打了,你也是给了我这么多。”

    厉墨嗤了一下,“你这是提醒我,上次给你少了?”

    唐黎赶紧解释,“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其实,她就是这个意思,一巴掌二十万块,现在想想,确实是亏得很。

    厉墨盯着唐黎看,唐黎稍微有些庆幸没开灯,她便也能稍微把自己的神色在暗夜中掩饰一下。

    厉墨嗯一下,点点头,“两百万,算上上一次的。”

    唐黎抿嘴,最后稍显不走心的解释,“不用,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说的很敷衍。

    厉墨拿了手机出来,这转账就是方便,稍微操作几下,几个数字变化,钱就易主了。

    厉墨给唐黎转了钱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就冷笑一下,“希望你以后找的男人,也能像我这么大方。”

    唐黎一顿,抿嘴没说话。

    这可不好说了,估计喜欢她的脸的人不少,但是为了这张脸,愿意这么氪金的,没几个。

    厉墨也没在唐黎这边过夜,把钱给了,也就走了。

    临走的时候,唐黎想起来他身上的香水味,于是站起来,朝着厉墨那边过去,在黑暗中帮着厉墨整理了一下衣服,“真的不在这边过夜么。”

    厉墨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捏了她的肩膀两下,然后稍微用力,就把她推了出去。

    他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了。

    唐黎在房间里站了半天。

    厉墨身上,确实是有香水味,不是她的错觉。

    她低声笑了笑,挺好的,厉墨就是这样的性子,她早就应该料到了。

    唐黎回到床上,窗帘也没拉上,一室月光,倒是让人心里安稳了很多。

    她闭上眼睛,十分用力的把胸口的浊气吐了出来。

    两百万,真特么带劲。

    ……

    接下来,厉墨同样好几天没出现,唐黎养脸,便也不太希望他过来。

    只是她有些没控制住,翻了翻新闻,本来是以为依着厉墨有些骚的脾气,这段不来她这边的日子,指不定就是在外边又养了新的情人了。

    结果媒体什么都没报道出来,厉墨的花边新闻一条也没有。

    这倒是让唐黎意外的很。

    厉墨生活作风不太好,但是这人还算是坦荡,或者说,也是不在意那么多。

    他从来不避讳媒体,出去泡妞,被人拍了照片,还能对着镜头勾唇一笑。

    厉墨的新闻唐黎没看见,她倒是有些意外的找到了陶婉的新闻。

    新闻里面说陶婉在片场耍大牌,掌掴自己的助理。

    还有一个只有几秒钟的视频佐证这个说法。

    唐黎看了那个视频,一看就是偷拍的,陶婉确实是抽了一个女孩子一巴掌。

    那女孩子带着帽子,直接把帽子都抽飞了。

    视频太短,前因后果都没有。

    不过大众可不在意那些,网友们像是窜进了瓜地的猹,上蹿下跳的没完没了,各种指责,这种诅咒,各种不堪入目的话都出来了。

    陶婉从前的口碑多好,这次事情出来,跌的就有多快。

    估计也有对手买了水军,网上的评论有些一边倒。

    陶婉那边估计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事情,就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应。

    这种不解释,在外边的人解读,就是默认了,就是心虚了。

    于是骂声翻倍的起来。

    唐黎看见这新闻的时候,就想起陶婉最开始成名的路。

    那时候唐黎刚到厉墨身边,还不怎么被人关注,陶婉应该算是厉墨身边的红人。

    圈内的人差不多都知道,陶婉背靠厉墨,所以能轻而易举的拿下很多一线明星都没办法吃下去的代言。

    还有很多不错的影视资源也在向她倾斜。

    一开始外界也不是没质疑过陶婉的能力,说她德不配位。

    结果厉墨动动手,所有负面的舆论,一夜之间就都没了。

    所以说啊,还是得有人撑着,现在没了厉墨,陶婉的路,就真的难走了。

    唐黎看见这新闻,一点也没替陶婉可惜。

    她从来不圣母,那死女人算计她,她都恨不得当面抽她两耳光。

    现在陶婉虽然也倒霉,但是自己没当面嘲讽一下她,就总觉得有些遗憾。

    唐黎把陶婉的瓜吃的差不多了,才想起来正事,她本来是想关注厉墨的动向的。

    她在网上看不见,就只能去问一下张婶。

    张婶和厉墨会有联系,这个唐黎是知道的。

    张婶听闻唐黎问厉墨,就啊了一下,“先生好像最近都在公司那边,大少爷回来了,老先生便也把他叫了回去,好像是最近都挺忙的。”

    唐黎有些意外,厉墨这种花花公子,去公司也不知道会不会调戏公司的小职员。

    厉墨在公司的话,那就没什么可疑好奇的了。

    她专心的开始养自己如花似玉的这张脸。

    这张脸虽然伤的厉害,可是药膏给力,养起来也还挺快的。

    没个两天,这脸算是彻底的好了,这脸好了,她就有点坐不住了,说是想出去逛逛。

    刚发生完那样的事情,张婶肯定是不敢让唐黎一个人出去的。

    上次唐黎出事,厉墨虽然没怪她,可她也吓得好几宿没办法安稳睡觉。

    于是这次唐黎一提出来要出门,张婶赶紧就给厉墨那边打电话了。

    厉墨正在公司里面,厉准拿着文件过来找他,说是这个投资案的风险评估有点异常,需要着重注意。

    厉墨不太愿意听这些,表情始终不咸不淡,尤其现在见张婶的电话过来了,他直接转身就去接电话了。

    张婶说唐黎想出去逛逛,问要不要同意,语气犹犹豫豫的。

    厉墨想了一下,唐黎这几天确实是在家里憋坏了,应该出去放放风,也是便说,“让老八跟着。”

    张婶应了下来,挂了电话,然后回去告诉了唐黎。

    唐黎翘着嘴角,“老八过来啊,行,我知道了。”

    她早就料到了这种可能,老八跟着,其实才最好。

    要不然买东西的钱,可就要她自己出了。

    老八的电话,是下午打过来的,问唐黎什么时候出门。

    唐黎笑嘻嘻的,“我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老八赶紧应承了下来,说是马上到。

    唐黎还真的就在等她,老八到的时候,唐黎就在院门口站着。

    老八对着她笑,“唐小姐想去哪里。”

    唐黎上车,盯着指甲看了看,然后吹了一口气,“听说最近商场上新促销,过去看看吧。”

    老八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开口,“先生这几天挺忙,昨天晚上本来说想过来,结果那边应酬实在是太晚了,我车子都要开到这边了,先生又让我掉头回去了。”

    唐黎这就有些意外了,微愣一下,“这样啊。”

    老八笑着,“是啊,估计是觉得太晚了过来,会影响你休息吧。”

    唐黎装模作样的笑了一下,也不知道看着是不是无限娇羞。

    车子开去了附近的商场,这几天正好商场有促销活动,人还不少。

    唐黎有点高兴,老八在这里,和厉墨在这里没什么区别,她真的是挨个店的逛,买起来不手软。

    老八也没所谓,拿着卡给唐黎刷。

    厉墨在厉家受宠,老太太每个月给厉墨拨的零花钱数目吓人。

    齐云兰那边还生怕厉墨在外边排场摆不足,每个月也贴补。

    这大户人家给钱,可和普普通通家庭给的零花钱不一样。

    只是这么逛了一大圈下来,老八就有点拎不住了。

    他看着唐黎,无奈的笑了笑,“唐小姐,要不你等我一下,我去把东西先放一些在车里。”

    唐黎也觉得自己有点夸张了,不太好意思的点头,“好,麻烦你了。”

    等着老八离开,唐黎想了想,转身朝着卫生间过去。

    这商场的卫生间在楼层的尽头,唐黎过去,排了一会队,上完厕所出来洗手,然后甩着手从卫生间出来。

    结果出来一脚才迈出来,肩膀就被人从旁边抓住。

    那人手劲有点大,根本没给唐黎反应的机会,一个用力,就把唐黎拉过去,锁在了怀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