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51章 你爱我么? 含钻200加更
    唐黎被班素的举动弄得一愣,瞪眼看着地上呜嗷乱叫的班素有点反应不过来。

    班素这个模样,弄得好像当初她才是绑匪一样。

    张婶被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护着唐黎。

    那边的沈枚吓得把手里的药都扔在了一旁,她蹲下去抱着班素,不停的安抚,“素素,素素,妈妈在这里,别怕别怕,没事的没事的……”

    班素在地上挪蹭了一段距离就停了下来,她把头埋在膝盖上,双手抓着头发不停的撕扯,看样子有些疯魔。

    唐黎倒是没有害怕,只是觉得奇怪,那天她后来被厉墨带走去了医院,一直也没问班素那边如何处理了。

    如今看班素这个样子,似乎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班素这么一闹,大厅这边呼呼啦啦的就围了一群人,沈枚不太想让人看见班素如今的样子,赶紧对着闻声过来的护士叫,“快点叫医生,叫医生过来。”

    那边护士以为是有人突然发病,赶紧疏散了围观的人,叫了安保的人过来,把班素抬到了一张病床上。

    然后快速的朝着急诊那边推过去。

    班素被放在床上的时候,正好一扭头,朝着唐黎这边看了过来。

    她眼睛有些红,嘴唇咬破了,可是和癫狂的外表不同的是她的眼神,她盯着唐黎看,碎发盖在她的脸上,割碎了她的眼神,让她整个人看着,稍微有些阴森。

    唐黎一直看着班素被推走,然后转头看着张婶一下,“你刚才进去,看见她了么,知不知道她开了什么药。”

    张婶根本没注意那么多,西药房那边人太多了,好几个窗口同时开通,就这样她还排了那么长时间,可见这人多成什么样子了。

    她还哪里有精力去注意别的人。

    唐黎抿嘴,盯着班素消失的方向看了一会,才开口,“行了,我们走吧。”

    从医院回去,唐黎吃了药在被窝里捂了一下午,出了点汗,就感觉好多了。

    这身体好了,她又有些不安分了。

    上次厉墨给她买了两套首饰,当时只卖了一套出去,还有一套在手里。

    她给中间人发了信息,问一下另一套找没找到买家。

    中间人回复信息很快,说是买家找到是找到了,不过这买家屁事有点多,第一次合作不太相信这个中间人,而且也不相信这几乎全新的珠宝能这么让价卖给她,所以她想找时间过来,亲自看一眼实物。

    这个倒是可以给看,只是唐黎有些犹豫。

    她从前卖出去的那些珠宝,买家都不是本市的,以往都是中间人疏通,这珠宝买卖成交,中间人直接送到对方手里。

    因为中间抽成比较高,中间人几乎是包办的,这也让唐黎放心了很多。

    可现在那人要过来看,唐黎怕中途出乱子,多了一个环节,就容易多出来很多的事情。

    她捏着电话,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过去好。

    中间人过了一会把电话打了过来,说是想等一等,看看能不能遇到别的买家,中间人那边,其实也不太愿意买卖双方有碰面的可能,也算是防止跳单。

    唐黎也理解,她说了好,然后说,“不过我希望你那边能尽快帮我出手,我这边马上月底了,我需要钱。”

    下个月还款日一来,又是一大波的账要清还。

    中间人在那边各种保证,让唐黎放心,说他们都合作那么多次了,肯定优先帮唐黎物色买家。

    多余的话也没说,唐黎把电话挂了,然后她想了想,过去打开保险柜,看了一下那套钻石。

    留在手里的是一套粉钻的,其实她根本没戴过,完完全全的是新的。

    唐黎拿出来看了看,要说她真的多么喜欢钻石,其实也没有,她单纯的,就是喜欢钱而已。

    唐黎刚把保险柜重新锁上,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摸过来看了一下,是唐嘉。

    唐嘉能打电话过来,她有点意外,毕竟唐嘉现在明显有点看不起她。

    唐黎把电话接了,“说吧。”

    唐嘉呵呵一下,“出来吃个饭吧。”

    唐黎这次是真的愣住了,“你约我吃饭?”

    唐嘉嗯了一下,“晚一点一起吃个饭,你现在是在上班吧,我不打扰你,毕竟你还要赚钱,晚上下班了再说,我有话要和你说。”

    唐黎想了想就应了下来,她现在出门,厉墨已经全完放心了。

    听见唐黎答应了,唐嘉真的是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唐黎捏着电话,半晌后眸色才渐渐暗沉下来。

    唐黎晚饭没吃,收拾了一下就和张婶说出去逛逛,估计会在外边吃。

    张婶不放心,“你这感冒还没好利索,就别出去了,这时间也不早了。”

    唐黎呵呵的笑着,过去穿了一双帆布鞋,“我出去逛一圈,感冒保证全好了,没事的,你看我这身打扮,没人会看的上。”

    她穿着一身运动服,看起来像个学生。

    确实是没有平时勾魂妖娆。

    张婶还是有些不放心,“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你想买什么,我帮你拎着。”

    唐黎笑嘻嘻的,“真的不用,你看,之前厉墨不是也不管我的么,我真的没事。”

    她说完,对着张婶摆摆手,也就走了。

    唐黎先给唐嘉打了电话,问她在什么地方见面,唐嘉那边给了个地址,是个挺高档的酒楼。

    这唐嘉,也不知道在顾朝生那边要了多少钱,现在的日子是真的过的很小资。

    唐黎打车过去,在酒楼旁边的超市,先寄存了自己的包,手机自然也放在了包里。

    然后她才去了那酒楼。

    唐嘉已经在包间里面等着了,甚至把菜都点好了。

    唐黎一进去,就听见唐嘉在打电话,电话那边好像是顾朝生。

    唐嘉有点嗲,说自己在外边玩,可能要晚一点才会回去,让顾朝生别担心。

    顾朝生那边说了什么,唐黎是听不见的,反正唐嘉一脸的喜庆,还有些羞涩,似乎顾朝生的态度还不错。

    唐黎在唐嘉对面坐下来,等着她把电话挂了才说,“叫我来干什么。”

    唐嘉的表情马上就变了,刚才多娇俏,现在就多冷漠。

    她说,“怎么的,没事情还不能找你了?”

    唐黎笑了,“我以为你现在有钱了,找我是想帮我还账,看你这架势,好像是我想错了。”

    唐嘉嗤了一下,“你做什么梦呢,那些钱是你自己愿意还的,和我可没什么关系。”

    这话说完,服务员就推门进来了。

    陆陆续续的上了菜。

    唐黎看了一眼,哎呦呵,还都是价格不菲的,不过话说回来,这边的消费价格,也确实是不低。

    唐嘉靠在椅背上,“请你吃顿好的,你应该还没吃过吧,不用谢我。”

    唐黎笑了笑,“看来你现在是真的有钱了。”

    说完她拿着筷子,拨了拨碗里的菜,“你说找我过来,是有话想说,说吧,咱俩之间,就不用兜圈子了。”

    唐嘉盯着唐黎,“既然你都问了,那我就直接说了,唐黎,我喜欢顾朝生,我想和他在一起,我知道顾朝生喜欢你,不过这并不影响什么。”

    唐黎一愣,看着唐嘉,“你喜欢顾朝生?你是不是漏说了几个字,你应该是喜欢顾朝生的钱吧。”

    唐嘉完全无所谓的模样,“一个意思,在我看来,也没什么不一样。”

    唐黎把筷子放下来,“你了解顾朝生么,你认识他才几天,单纯就因为他有钱,你就愿意这么倒贴上去?那以后万一遇到更有钱的怎么办,直接换一个?”

    唐嘉根本不愿意听唐黎说这些话,“你管我以后怎么办,我就是把这个事情告诉你,然后有个事情想提醒你一下,唐忠平和孙晓芬离婚十几年了,我们两个也很多年没联系,其实在我心里,我没什么姐姐,就算你最近确实是给了我一些钱,大不了我以后还给你,但是我希望,你以后在外边,不要说认识我。”

    唐黎有些意外,听见唐嘉接着说,“我们两个以后应该是生活在不同圈子里的人,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其实你应该也知道,我也看不上你,什么姐妹情深之类的,咱们就别演了,大家都累,以后就当做陌生人可能会更好一点。”

    说完唐嘉顿了一下,就笑了,“哦不不不,我们也不算是陌生人,我们两个啊,是情敌。”

    唐黎看着唐嘉,差点就笑出来了。

    唐嘉几乎把她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她也并不太想和她玩什么姐妹情深的戏码。

    她也希望唐嘉以后看见自己能装作不认识。

    唐黎过了几秒钟,就点点头,“行,也正合我意。”

    不过她还是看着唐嘉,“顾朝生那边,我希望你谨慎一点,他不是你想的那么好糊弄,他心思很多,你玩不过他的。”

    唐嘉轻蔑的笑了一下,“这就不用你管了,行了,事情我也说了,我时间不多,不陪你吃饭了,你自己慢慢享用,放心吧,我已经结过账了。”

    她站起来,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拿着包,扭着小蛮腰就出去了。

    唐黎低头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兀自哼笑了一下,然后她拿起筷子,慢慢的吃起来。

    不能浪费了,这么多钱买的东西。

    唐黎吃过了饭,收拾了一下出来。

    这酒楼对面是个休闲会所,这时候正好是生意高峰期,门口停了好多车。

    唐黎站在酒楼门口吹了吹风,她吃得多,现在整个人就很倦怠。

    在这边稍微站了一会,她就看见一辆车开了过来。

    那车子缓缓地停在了会所的门口,然后车门打开,一左一后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

    唐黎翘着嘴角盯着看。

    那女的绕了一下,去了男的身边,挎着他的胳膊,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身上。

    男人还垂目看了看那女的,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人都笑了一下。

    会所门口的门童赶紧过去,帮忙把车子泊到别的地方,那两个人相依进了会所里面。

    唐黎在那边站了一会,然后去取自己的包。

    她把手机拿出来,直接给厉墨打了个电话过去。

    厉墨那边过了一会才接起来,厉墨没马上说话,于是他那边稍微有些吵闹的背景声音,就显的那么清晰。

    唐黎笑了一下,“忙么,我在外边,正好在超市,我看见……”

    “忙。”那边直接回答。

    唐黎要说的话一下子停了下来,她抿嘴哦了一下,“那你忙吧,不打扰你了。”

    她这话刚说完,厉墨就挂了电话。

    唐黎捏着手机在原地站了一会,突然就笑了。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打这个电话,是想干什么,是要验证什么,或者是说,想要推翻什么。

    她收拾了东西,打车回了家。

    在小区门口,有很多摆摊的,唐黎看了看,过去买了一些烧烤。

    她很久没吃过这些东西了,跟了厉墨之后,这生活质量从地狱一下子爬到了天堂,好的不得了,这些不健康的东西,她几乎没机会再碰。

    现在也不知道心里复杂个什么劲,她拎着东西回了家。

    张婶正在打扫卫生,看见唐黎回来,马上就松了一口气,“你回来的还挺早,我还想着,等卫生弄好了,给你打电话。”

    她看见唐黎手里拎着的东西,“你还没吃饭啊。”

    唐黎笑了笑,把东西拿到餐厅去,“吃过了,就是回来闻到味道了,有点忍不住。”

    她去冰箱里把里面的啤酒都拿到了餐厅去。

    张婶把东西放下,跟过来看着唐黎,“你怎么了,是不是不高兴啊。”

    唐黎笑嘻嘻的抬头看她,“没有啊,我能有什么不高兴的,我出去转了一圈,然后觉得无聊,还不如回来撸串喝啤酒,你看看,这才是生活。”

    张婶盯着唐黎看看,见她笑的和平时一样没心没肺,这心就放下了。

    张婶继续去忙,唐黎就一个人在这边自斟自饮,还偶尔唱首歌。

    然后过了一会,张婶听见唐黎那边手机响了,她应该是接起来了,对着电话那边说了一句,“对啊,她来找我了,说喜欢你,要和我做情敌。”

    唐黎的声音已经染了醉意,说完就嘻嘻哈哈的笑起来。

    张婶这边手机也正好响了起来,她一愣,拿过来看了一下,居然是厉墨。

    张婶有点没反应过来,她本来以为和唐黎通话的那个人是厉墨。

    唐黎那边还在说话,夹着笑声,“没事,我没放在心上,她可能是心里不舒服吧,说是喜欢你……啊,对啊,喝酒了,怎么的,喝点酒不行啊,姓顾的,你管的可真多,你们男的没事都能出去喝个酒泡个妞,我们女的喝个酒就不行了?”

    张婶赶紧把电话接起来了,就听见厉墨在那边说,“唐黎刚才出门了?”

    张婶啊了一下,“已经回来了。”

    厉墨那边一时间没了动静,张婶有些犹豫,支吾了两秒钟就说,“唐小姐喝了酒,然后现在好像是在和顾先生通电话。”

    厉墨笑了,“顾朝生?”

    张婶也不认识还有别的顾先生,也就点点头,“应该是。”

    厉墨嗯了一下,“行吧,我知道了。”

    说完那边就把电话给挂了。

    唐黎那边却还在继续,她语气有些不耐烦,“别说我别说我,我跟你说正事,你得赶紧给她找个工作,要不然啊,那女人能吸干你的血。”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唐黎哈哈的大笑起来,笑的有些夸张,“和我一样,其实我啊,和她是同一种人,亏得她看不上我,我看不上她,其实半径八两的货。”

    张婶就过去了,站在餐厅看着唐黎,唐黎这么一会功夫,三个空的易拉罐已经躺在桌子上了,别的东西,倒是没吃什么。

    张婶赶紧过去,“唐小姐,你喝多了,赶紧上去休息吧。”

    唐黎抬眼看了看张婶,然后一伸手就抱着张婶的胳膊,“你是个好人,你对我好。”

    张婶叹了口气,把唐黎手里的电话拿过来,直接挂断了。

    她扶着唐黎上楼,唐黎虽然嘴里五马长枪不老实,可是动作上还挺配合的,乖乖的跟着她上楼,然后看见床就扑了过去,翻了两下,似乎就睡着了。

    ……

    厉墨还在会所里面坐着,手机放下后,捏着酒杯又轮了一圈下来,身边的姑娘也被人灌了两杯。

    然后就不知道是谁起哄,让厉墨和今天带过来的姑娘,喝个交杯酒。

    包间里气氛很燃,厉墨便就捏着杯子没马上拒绝。

    那姑娘脸色红润润的,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酒劲上来了。

    旁边的人都起哄,姑娘也有点不好意思,拿起酒杯,转身过来对着厉墨。

    厉墨没看那姑娘,只对着饭桌上别的人,“行了,这又不是结婚,喝什么交杯酒。”

    那女孩子一顿,面上就有些讪讪的,赶紧把杯子放下来。

    厉墨捏着杯子,直接一口喝下去,“好好喝酒,别整这些没用的。”

    旁边的人哈哈的笑起来,“厉二少这是心疼了,觉得咱们调侃的让人家姑娘不好意思了。”

    厉墨笑了笑,就把那姑娘的手拿了过来,捏在手里,“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们一样脸皮厚呢。”

    那姑娘马上抿嘴笑了,“讨厌。”

    他捏着那姑娘的手指节,表情要笑不笑的。

    这一顿饭吃的时间可不短,等着吃完,饭桌上这些人差不多都多了。

    那姑娘扶着厉墨的胳膊,“厉先生,我们该走了。”

    厉墨靠在椅背上,嗯了一下,但是没动,只盯着那姑娘看的认真。

    姑娘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就贴过来,上半身贴在厉墨的身上,“厉先生,今晚去我那边?”

    厉墨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去你那边干嘛?”

    “真坏。”她轻轻地敲了一下厉墨的胸膛,“你说呢。”

    厉墨闷声笑了笑。

    刚才大家都清醒的时候,这女人看着娇羞胆小,现在看着和刚才可完全不一样了。

    厉墨缓缓地站起来,“时间还真的不早了。”

    他也没管桌子上和一旁沙发上倒着的人,直接奔着外边走。

    那姑娘快走了两步跟了上来,搂着他的胳膊,一脸的笑意。

    两个人出去,车子就开了过来,他们一起上车,然后不等车子开出去,厉墨突然一个翻身,把那女孩子压在身下。

    女孩子应该是被吓了一跳,小声的惊呼了一下,然后就伸手搂着厉墨的脖子,有些嗔怪的开口,“厉先生,这车子里可还有人呢。”

    ……

    唐黎是睡到半夜被闷醒的,她踢了两下被子,结果也没踢动。

    她起床气很大的,试了两下没成效,就开始张嘴骂人了,“你妈的,这什么玩意,给我滚开。”

    屋子里很暗,她脑子还有点晕,睁开眼也没看明白怎么回事。

    不过随后,唐黎就觉得有个人捏着自己的下巴,然后亲了下来。

    和她一样,同样满腔的酒气。

    唐黎一惊,这酒瞬间就醒了七八分。

    原来这身上,是压了个人,这特么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唐黎赶紧抬手去推,她经常睡觉不关窗户,莫不是有臭流氓半夜摸进来了?

    唐黎吓得够呛,闭紧了嘴巴,呜呜的叫了两声。

    结果这人的力气大的出奇,她根本没办法挣脱分毫。

    唐黎有点绝望了,这在厉墨的地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后清算,也不知道是应该怪她,还是应该怪厉墨。

    这么被强吻了一会,身上的人稍微就抬了身子,唐黎终于有机会喘息了。

    她抬手想抽那人一个巴掌,结果手才抬起来,那人像是已经猜到了一样,一伸手就抓住她的胳膊,按在了她的头上。

    武的不行,唐黎只能靠文的。

    她语气商量着来,“大哥,你怎么进来的,我跟你说,我现在这个金主爱我爱的不行,你敢动我,他追到天涯边也会弄死你,你信我,我不害你,我这个人吧,最守信用,你放我一马,我跟你保证……”

    身上半悬空的人似乎受不了她这么多话,不等她把话说完,那人一动,抬手就把床头柜上的台灯打开了。

    忽然出现的光线照的唐黎眼前一花。

    她直接闭眼,双手也跟着捂着脸,“我没看见你的长相,你放心,我什么也不知道,你哪儿进来的从哪儿出去就行。”

    厉墨垂目看着身下的小女人,他从来不知道,她的屁话,原来这么多。

    他盯着她的嘴半天才说,“是我。”

    唐黎一顿,嘴巴还张开的,过了好一会才把手拿下去,然后睁开眼睛看着厉墨。

    厉墨脸色潮红,一看也是喝多的模样。

    唐黎盯着他看了半天,突然就一用力,把厉墨从身上给推了下去。

    她豁然起身,从床上下去,抬手就指着他,“你他、他、……”

    她想骂句脏话出来,结果最后一个字始终也蹦不出口。

    厉墨躺在那边,眼角看着她,半晌才说,“晚上喝酒了?”

    唐黎眨了眨眼睛,啊一声,把手放下去了,态度端正了很多,“喝了,就是想撸串,你也知道的,撸串必须喝酒,不喝酒那串吃着都不香了,那东西都是下酒用的……”

    厉墨闭了闭眼,确定唐黎现在酒劲还没过去,她清醒的时候,可不这么话痨。

    他说,“行了,不用说了。”

    唐黎舔了舔嘴唇,学着厉墨刚才的语气,“你晚上喝酒了?”

    他身上的酒味比自己的还浓。

    而且唐黎想起来,之前她看见的,厉墨搂着个姑娘进了会所的场景。

    她稍微朝着床边走了走,想看看厉墨的状态,结果厉墨没回答她的话,却突然坐起来,拉着她的胳膊,一用力就把她拽到了床上去。

    唐黎一下子扑在了厉墨的身上,然后一眼就看见他衬衫上的痕迹。

    应该是口红刮擦上去的印子。

    昏黄的床头灯照过来,这口红印子怎么看,怎么暧昧。

    唐黎盯着那印子看了一会,就转了视线,看着厉墨的眼睛。

    厉墨应该是真的没少喝,眼睛都红了。

    唐黎想了想,就两手掐着厉墨的脖子,半撒娇的开口,“你刚才都吓死我了。”

    她喝了酒,完全可以当做没醒酒的酒疯行为。

    好在她手劲也不重,厉墨只是笑了笑,“连我都感觉不出来。”

    “那么大的酒味,我能感觉出来什么。”唐黎接着掐他,然后说,“和谁一起喝酒的,喝的这么多,身边肯定有小姑娘,怎么,那小姑娘没留住你?”

    她一口气说下来,语气也是轻松的,听起来就像是在开玩笑。

    厉墨抬手,先拿起她散落下来的头发在手上把玩,接着就一点点的去摸她的脸。

    唐黎手上稍微用力,“你想要,身边肯定有很多姑娘,干什么还大半夜的过来吓唬我。”

    厉墨说了一句,“是啊,我想要,身边一大把人等着我。”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

    唐黎嗯哼一下,“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我这里。”

    厉墨声音很低,低到唐黎都要听不见了,“那我为什么还要来你这里呢。”

    他停顿了几秒钟,突然就一个翻身,和唐黎对调了一下。

    唐黎便也顺势把手松开。

    厉墨二话不说就亲了下来,动作有些野蛮。

    唐黎酒劲还在,被亲了一会就有些迷糊。

    这迷糊起来,做事就有点不受大脑控制,她忽忽悠悠的就想起来之前看见的那个画面,厉墨这骚男人,对人家笑的还挺温柔。

    她只停了那么一会,就开始猛的撕扯厉墨的衣服,模样看着被厉墨还要着急。

    厉墨都笑了,抬着身子方便她的动作。

    以往的唐黎,在床上怎么都有些放不开,即便是上一次被他半强迫主动,她也依旧缩手缩脚。

    这一次,还真的是让厉墨有些惊讶了。

    两个人纠纠缠缠中,唐黎还是有些执着那个问题,“你今天喝酒,身边是不是有小姑娘陪着。”

    厉墨已经无暇别的事情,只嗯一下。

    唐黎顺着话就继续问刚才那个没得到答案的问题,“那你怎么没和她一起,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厉墨这次没回答,只顾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纠缠。

    唐黎本来还想再问一遍,结果厉墨却突然亲了上来,反问了她一个问题,“你爱我么。”

    唐黎简直是被这个问题吓得魂飞魄散。

    这是什么狗屎问题,这个问题能问么。

    厉墨和她都心知肚明他们两个凑在一起,都有各自的目的。

    明明知道答案,还要问出来,这到底是在难为谁。

    唐黎把手搭在厉墨的腰上,“那你呢,你爱我么。”

    厉墨瞬间也没了语言。

    看吧,他自己都知道没办法说。

    唐黎笑了一下,抬了上身去亲了亲厉墨,声音柔柔的,“我爱你呢,我当然爱你呀。”

    她本来就满口谎言,也不差多这一个。

    厉墨似乎对唐黎这个答案还算满意,当下就笑了,“那就好。”

    两个醉酒的人,是真的很能折腾。

    唐黎今天也算是放开了,而且最后厉墨难得的还抱着唐黎去了浴室。

    唐黎其实已经迷糊了,只知道最后厉墨给她洗了澡,抱着她出来,还给她吹了头发。

    今天厉墨整个人都显得有点不对劲,唐黎很想捋一捋,找出厉墨不对劲的原因,可是她的脑子和身体一样,被榨的干干的。

    头发都不等完全吹干就睡了过去。

    ……

    唐黎睁开眼,已经是中午的时间了,她脑子疼,身子也疼,就找不到不疼的地方。

    唐黎哼唧了一下,然后翻了个身,接着就哎呦的一下叫了出来。

    厉墨缓缓的睁开眼睛,“吵得很。”

    唐黎盯着厉墨看,“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往常厉墨就算晚上在这边留宿了,第二天肯定也早早就走了。

    这外边光线那么大,一看就日上正空了,他不太应该还在这边的。

    厉墨重新闭眼,翻了个身,背对着唐黎,没说话。

    唐黎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话有点不太稳妥,于是赶紧补充了一句,“你不用去上班的么,我听老八说,你在公司那边很忙的。”

    厉墨这次说话了,不过很不耐烦,“今天星期六。”

    唐黎一下子闭嘴了。

    她的生活里,没有星期几的概念,只有日期,什么时候该还钱了,她只记得这个。

    唐黎吐了一口气出来,也翻了个身,背对着厉墨。

    只是这全身上下,感觉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唐黎这么躺了一会,迷迷糊糊的又要睡过去,结果就感觉厉墨从后面贴了上来。

    他手伸过来,搭在她的腰上,唐黎赶紧说,“我很累,真的没精力了。”

    厉墨过了两秒钟才回答,“我也没体力了。”

    昨晚折腾的真的是有点过了,没完没了的。

    听见他这么说,唐黎可就放心了下来,闭眼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下午,醒来的时候都饿虚了。

    这次床上没有了厉墨的影子。

    唐黎爬下床,开门就对着外边喊张婶。

    她说她饿得不行,让张婶赶紧弄点吃的端上来。

    得到张婶的回复后,她赶紧去洗漱。

    站在洗手池前面,唐黎看着自己脖子锁骨上面的痕迹,一点一点的想起来昨天晚上的种种。

    厉墨昨晚有些不正常,说话办事都不正常。

    最后居然还对自己那么温柔,真的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让人受宠若惊。

    唐黎洗漱好出来,张婶已经把饭菜端上来了。

    唐黎也没管别的,赶紧过去吃饭。

    张婶站在一旁,一眼就看见唐黎脖子上的痕迹。

    她已经见惯不怪了。

    等着唐黎吃的差不多了,张婶才开口,“先生走的时候,说是让你晚上不要总出门,不论何时,这大晚上的,单身女孩子都不安全。”

    唐黎笑了一下,“行,我知道了,只是我有时候,也想出去过一下夜生活的嘛。”

    她抬眼看着张婶,“那我下次,自己和厉墨申请,我不让你为难。”

    张婶叹了口气,“唐小姐,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和先生置气啊,我看你很不对劲。”

    不等唐黎回答,张婶又说,“其实我看得出来,先生是在乎你的,你别看外边乱七八糟的消息传的凶,其实都是假的。”

    唐黎嗯一下,没说别的。

    外边确实传了一些不实际的东西,比如说她是厉墨心尖宠这样的话,也不知道是怎么就传遍整个青城的。

    有这个事情做衬托,她也没说特别相信那些人的话。

    只是有些东西,那是她自己亲眼看见的。

    她不相信报道的文字,难道还不相信自己亲眼看见的画面了?

    张婶等着唐黎吃完了,端着碗筷下去。

    唐黎即便是吃饱了这体力也没完全的恢复过来。

    她靠在床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现在心里有点乱,各种乱,可是又不知道究竟是针对什么事情开始乱的。

    ……

    厉墨在这么狠狠地折腾了唐黎一顿后,又是好几天没出现。

    唐黎这几天也比较老实,乖乖的待在家里。

    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厉墨那天下手真的有点狠了,她脖子上的痕迹,好几天都没退干净。

    这样的话,她怎么可能出去见人。

    不过如同从前一样,唐黎不出门,也能掌握厉墨的各种动向。

    只是这一次不是在八卦新闻里面,而是在财经报道中。

    报道中说,厉家公司拍下了远郊那边一块被政府拍卖的地皮,想要建成度假山庄。

    唐黎想了想,那块地皮她好像是听说过,从前做的水上乐园,结果出了一场事故,那乐园就关门整顿。

    结果这么一整顿,整顿到倒闭。

    那边基础设施其实都差不多是全的,还有个小的人造湖,周围景色也不错。

    建成度假山庄,好像是个不错的计划。

    报道里面说,这个投资项目,是厉家二少一锤子决定的,也由厉二少全权负责。

    唐黎砸吧嘴,厉墨不只是会玩女人,还会做生意,估计好多人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唐黎只看了一遍那个新闻就退了出来。

    厉墨看来,是要正经起来了。

    唐黎把手机放下来,站在窗口看了看外边,今天估计是要下雨,这天气看着格外的沉闷。

    以至于她的心情也有点不太好。

    这种天气,感觉干什么都不合适。

    她等了一会,转身去了书房。

    这边的书房其实是个摆设,厉墨不太来这边,便也不会进书房去。

    唐黎进去看了一遍,然后找了个本子,拿了一支笔,开始涂涂画画。

    她画的是厉墨之前给她买的那些珠宝。

    她没有那个命,那些珠宝在她手里也仅仅是经手了一下就出去了。

    她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债还清,这辈子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像样的珠宝。

    想到这里,她就想起厉墨给自己拍下来的那一套。

    那个就算了,看着也不好看,根本没办法戴着出去。

    在这边画了一会,唐黎就听见院子里有声音传过来。

    她一愣,站起来,去了窗口看着。

    张婶在院子里站着,院子里还有很多不认识的人,个个拎着棍子看起来气势汹汹。

    院门口停了一辆车,车窗开着,不过唐黎这个角度,并不能看清楚车里的人。

    唐黎想了想就下去了。

    一边往楼下走,她一边自嘲,她还就是这样的不怕死。

    客厅的门已经被张婶关上,唐黎过去把门锁打开,然后一脚踹开,“干什么,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那些拎着棍子的人看见她一愣,估计是没想到她会自己冲出来。

    唐黎拉着脸,看着的是院门口的那辆车,“来都来了,怎么还没脸见人呢。”

    车子里坐着的那人慢慢的转头看过来,唐黎哦了一下,“是你啊。”

    这人是沈枚。

    班素的母亲。

    是她找过来的话,倒是也能理解。

    毕竟班素那天抽风一样,一直指着她叫叫嚷嚷,弄得好像被自己欺负了一样。

    沈枚推开车门,下来看着唐黎,“我过来找你,你应该知道为什么吧。”

    唐黎转身去了一旁的椅子上坐着,“不知道啊,难不成你是替你闺女过来和我宣战的?我可是记得,她和厉墨已经解除婚约了,重新在一起的话,厉家这次应该也不会同意了吧。”

    沈枚看着唐黎,“你继续装,你别以为你干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你们……”

    她对着那几个拎着棍子的人说,“动手吧。”

    那几个人互相看了看,有人就朝着唐黎过来了。

    另外几个人轮着棍子,就开始对着院子里的花架花盆开始砸。

    张婶一看,赶紧过来护着唐黎,“你们敢,要是被厉二少知道了,我告诉你们,你们谁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张婶自己也吓得不行,可还是尽量的挺起胸膛,“我已经给厉二少打了电话了,他马上就过来,到时候你们一个也跑不掉。”

    沈枚一点也不怕,对着那几个人摆摆手。

    那边马上就有人过来,把张婶拉走了。

    剩下的人肯定是不可能用棍子轮唐黎,他们没办法真的对一个女人下狠手。

    于是就把唐黎从椅子上拉起来,朝着沈枚送过去,“班夫人,您看。”

    唐黎要笑不笑的,也没挣扎,跟着那两个人的力度,去了沈枚面前。

    她看着沈枚,“班素还好么?上次发病是怎么了?被吓得?”

    沈枚一顿,脸上的表情就狰狞了,“你还有脸问。”

    这么说完,她直接就轮起来巴掌。

    唐黎的反应比她快很多,抬起一脚就踹了过去。

    她被班素抽了一巴掌,脸疼了好几天,这个仇她还没报,沈枚居然还想对她轮巴掌。

    这些人,简直是想得美。

    沈枚根本没想到唐黎能来这么一手,被踹的后退了好几步。

    那两个抓着唐黎的人一见,都愣了一下,全都松开唐黎去扶着沈枚。

    唐黎得了机会,也没跑,上前一步就抓着沈枚的肩膀,朝着自己这边一拽,然后一抬手,一把水果刀就抵在了她脸上。

    唐黎也不想杀人,干脆不往脖子上比划。

    她自己下手没轻重,万一一个不小心真的划下去弄出人命,为了个老女人把自己搭进去,不值当。

    所以刀还是放在脸上,让她安心。

    沈枚当场就不会动了。

    这冰凉凉的刀子贴在脸上,让她汗毛都竖起来了。

    旁边两个男人也不敢动了。

    唐黎嘻嘻的笑着,“那天你闺女用刀贴我脸上,我当时就想找个机会让她尝尝这种滋味,她没尝到,他老娘尝尝也是可以的。”

    说完,她一瞪眼睛,对着两边的男人,“滚,再他妈的站在这里,老子一刀就划下去。”

    这么说着,手上还用了力气。

    沈枚当场就哎了一声。

    那两个人赶紧松开沈枚,退到一旁去。

    之前在院子里打砸的人也都停了下来。

    谁能想到,看着那么柔柔弱弱的一个姑娘,居然胆子这么大,对着班家夫人也敢动家伙。

    唐黎脸上一直带着笑意,“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你闺女怎么了,我那天看着她挺不对劲,来,说说,说的让我高兴了,我这刀就收鞘了,不高兴,就先来一刀再说。”

    沈枚瞪着唐黎,“你做的好事,这么快就忘了?”

    唐黎嗯一下,点点头,“忘了,做的好事太多了。”

    她这副油盐不进,还十分不要脸的德行,真的是气的沈枚牙痒痒。

    她说,“你和厉墨对素素做了什么,还用我提醒你么。”

    你看,这人都是这样,欺软怕硬的。

    她和厉墨。

    那沈枚怎么不说去厉家打砸一通。

    她这是知道自己干不过厉家的人,就转头找自己泄愤了。

    不过从现在的结果看来,找自己,沈枚这也没干过。

    唐黎呵呵起来,眼睛都弯了,“用啊,你不提醒,我怎么想起来呢。”

    这么说着,她刀就压了压。

    沈枚眼眶猩红,能看得出,这是盛怒下的表现。

    只是她咬着牙有些倔强,一直不说话。

    她这样,唐黎还真的不好弄,她总不能真的划一刀下去,到时候血溅出来弄她一脸,也是不好看的。

    就在唐黎这么犹豫的空档,外边又有几辆车开了过来。

    打头的车速度飚的有点快,眼看着要怼上沈枚的车,直接吱呀一个急刹,堪堪的停了下来。

    厉墨快速的开门下来,然后就站住了。

    唐黎歪头,对着厉墨,“你好像是来晚了,我一个人干翻了一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