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78章 我可以明天就去领结婚证
    厉墨看了看发来的两张照片,第一张的自拍照,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照片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很失真。

    然后他仔细的盯着第二张照片看,慢慢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么小的伤口,也至于她专门拍下来发过来委屈一场,厉墨真的是懒得应付了。

    这和唐黎胳膊上的伤口,根本没办法对比。

    唐黎可是从来没因为受伤,在他面前拿乔过一次。

    厉墨直接把照片删了,然后把手机放下来。

    他想了想,就垂目看着唐黎,“你伤口都好了么。”

    唐黎一愣,抬眼看着厉墨,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了这个问题。

    她啊了一下,“伤口啊,应该都好了吧。”

    她还条件反射的隔着衣服摸了摸,“不用力按,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厉墨叹了口气,顺势躺下来,把唐黎朝着怀里搂了一下,“当时肯定很疼。”

    唐黎就笑了,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提起这个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她唔了一下,“还好吧。”

    其实当时不疼,当时有些麻,事后恢复,才是真的疼。

    厉墨就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脸,没继续这个话题。

    两个人也没睡觉,只躺了一会,厉墨的手机又响了。

    唐黎抿嘴,只朝着厉墨凑了凑,脸贴在他的胸口。

    厉墨抬手把电话拿过来看了看,然后表情稍微变化一下,不过也直接把电话接了。

    因为离着近,电话那边说话,唐黎就听的清清楚楚。

    那边是厉准,开口第一句说的就是,“听说二叔家出事了,你那边没受伤吧。”

    厉墨嗯一下,“你们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厉准叹了口气,“我听见爸给奶奶打电话说的,那边怎么个情况,我听说好像闹得挺大的。”

    厉墨语气听着还挺平淡的,“还好,有两个人受伤了,二叔气的进了医院,也没什么大事。”

    他似笑非笑的,“爸那边怎么得到消息的,我还在犹豫这个事情要不要告诉他。”

    厉致诚怎么得到消息的,厉准就弄不清楚了,他说了句不知道,然后又说了一句,“兴许是二叔那边打电话说的吧,毕竟你在那边,出了这种事情,他们心里过意不去。”

    唐黎就皱眉了,厉致洪这边是绝对不可能说的,赵金丽之前打电话过来,还想着让厉墨把事情捂住。

    厉墨哦了一下,“可能是吧,这边没什么大事,不要紧。”

    说完了这句,厉墨顺便也就问了一下厉准,“你那边如何,公司事情还好么。”

    厉准像是笑了笑,说了句还不错,然后又说,“我和湘南本来婚期也定下来了,但是爸说,现在办婚礼,太引人注意,想等着苏家的事情平息了再说。”

    也不等厉墨说什么,厉准自顾自的补充了一句,“我想爸说的也对,所以婚礼拖一拖,但是我和湘南昨天去领了证了,有了结婚证,婚礼这些,也就是个辅助了,她现在在法律上,就是你嫂子了。”

    唐黎一撇嘴,厉准这话,要不要提醒的这么明显。

    只是她还是有些意外,苏湘南居然会同意和厉准结婚,她本来以为,依着苏湘南之前表现出来的傲气,会和自己死磕到底的。

    不过也是,苏家现在垮的厉害,正是需要厉家帮忙的时候。

    厉墨这边,她一下子搭不上,厉准那边,她肯定是不能放过的。

    厉墨语气听着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他说,“恭喜你。”

    厉准呵呵的笑起来,“接下来就是你了,你做好准备吧,妈估计接下来会催你催的紧。”

    厉墨语气也带了笑意,“我也不用催,我倒是恨不得马上结婚,他们要是同意,我回去就能领结婚证,到时候和你一起办个婚礼,更热闹。”

    唐黎一顿,舔了舔嘴唇,一下子叫不准厉墨这话的意思。

    她是真的怕自己会错意了。

    厉准那边啊了一下,估计是不知道唐黎就在厉墨身边,他稍微压着声音,“你和唐黎,这次是玩真的啊。”

    厉墨闷声笑了,胸膛一下一下的震动。

    唐黎没敢有动作,听见厉墨的声音在头上传来,“嗯,来真的。”

    来真的。

    这三个字,真的是,唐黎觉得这简单的三个字,就好像一拳,直接打在自己胸口上。

    她胸腔有点疼,有点酸,还有点涨。

    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感觉。

    厉墨还空出来一只手,摸了摸唐黎的头,动作极具宠溺。

    唐黎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出来,让自己清醒一点。

    不保准厉墨这话,是带着做戏的成分的,他不久前才收到一个女人的自拍照。

    这男人在外边,依旧是不老实的,他说的话,也可能是一时兴起。

    估计他自己都没当真。

    厉准那边就小心的警告了一下,“这话,你可千万别让爸听见,他那个脾气,你是知道的。”

    厉墨就笑了,“没事,我不怕。”

    厉准就有些无奈了,“行吧,我也知道你的脾气,只是你自己掌握一点分寸,还有二叔家那边出了事,你是不是要在那边多留几天。”

    厉墨说了句不用,“我在这边,他们还要招待我,算了,我就不给他们添麻烦了,二叔出院,我就回去了。”

    厉准那边停顿一下才说了句,“这样啊。”

    这电话打到这里,其实也没什么说得来,正巧那边又有人过来叫厉准,然后厉墨顺势就挂了电话。

    他把手机放下来,唐黎才抬头看着厉墨,“老宅那边知道了这边的事情,会很麻烦么?”

    厉墨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不知道,应该没有什么麻烦的吧,离得这么远,够也够不到。”

    唐黎嗯了一下,“不过肯定会生气吧,这么大的事情闹出来,厉家的面子上,着实是不太好看。”

    厉墨这次就只是笑了笑,厉致洪这边的事情,其实并不太能牵扯到厉家那边去。

    这么多年了,青城那边的人,似乎都要把厉致洪和厉致义给忘了。

    当年的厉家三兄弟,现在提起厉家,任谁都只能想到厉致诚。

    ……

    厉致洪在医院躺了两天就出院了。

    出院的时候是下午,厉墨和唐黎没去医院那边,他们两个直接去了厉致洪的别墅。

    一进客厅,就看见客厅门口放了两个行李箱,是厉致义带过来的。

    厉致义跟着车子去接厉致洪了,还没回来。

    厉墨带着唐黎在客厅这边等着。

    家里就只有周桂华带着一双儿女在,大家都挺没有精神的,估计之前事情的阴影还没散去。

    不过周桂华还是给厉墨和唐黎泡了茶。

    厉墨摆摆手,“三婶,不用麻烦,我们等二叔回来就走。”

    周桂华过来坐在沙发上,“我们也是,你二叔回来,我们也就走了,傍晚的飞机。”

    唐黎接话过去,“怎么这么匆忙,其实可以住一晚,明天再走的。”

    周桂华摇摇头,“不等了,在这边也好几天了,家里还有事情,本来想着你二叔寿宴过后就走的,这都耽误了好几天了。”

    唐黎想了想,做出有些无奈的表情来,“也是,只是这么晚回去,你们可要遭罪了。”

    周桂华就叹了口气,说了句没办法。

    厉墨等了一会,就从客厅出来,唐黎见状,赶紧跟着。

    厉墨是奔着后院过去,后院这边一进去,就是菜园子。

    朝着里面走,有两棵果树,果树后面,就是个自制的狗笼子。

    唐黎看了一下就感慨,“这狗笼子可挺大的。”

    里面关着两只中等体型的猎犬,这笼子肯定就不能小了。

    笼子的支架是用钢筋焊起来的,周围是铁网包裹,上面是木质的顶盖。

    现在里面空着,但是之前给狗絮窝用的棉被还在。

    厉墨过去,在狗笼子周围转了一圈,然后看了看笼子门。

    这门是用铁链子锁着的,现在铁链子打开,笼门开着。

    厉墨低头看了看,铁链子都是好的。

    他冷笑一下,转身去看了一下狗食盆。

    这两条猎犬饭量很大,狗食盆也是定做的,和正常的脸盆差不多大。

    厉墨盯着狗食盆看了两眼,里面的东西还有点残渣,看起来是骨头渣子。

    这么看了一圈,唐黎是什么问题都没看出来,厉墨那一脸的冷意,就不知道他看明白了什么东西。

    这边看完,两个人又去了前院,院子里都收拾好了,看着和从前一样。

    厉墨和唐黎就站在客厅门口,这么等了一会,那边去接厉致洪的车子就开了回来。

    车子缓缓的停在客厅前面,然后车门打开。

    先下来的是那个司机,司机一脸的严肃,去开了后车门,那边赵金丽就扶着厉致洪下来了。

    厉致洪看着就很虚弱,整个人的精神头都没有了。

    另一边下来的是厉致义和厉慧。

    唐黎盯着厉慧看了看,厉慧整个人都显得很丧,之前那股子嚣张劲早就没了。

    她拎着个袋子跟在厉致洪和赵金丽后面,袋子里面是厉致洪带到医院那边的换洗衣服。

    厉致洪看见厉墨和唐黎,叹了口气,说话的声音都虚弱的很,“你们来了。”

    赵金丽抬眼看了唐黎一下,表情不是特别好。

    唐黎根本懒得看赵金丽,这老女人上次挂她电话,她现在还不爽着。

    厉致洪去了客厅坐着,靠在沙发上,一下一下的喘着。

    厉墨皱眉,“二叔怎么看着这么虚弱。”

    厉致义在旁边开口,“医生说,你二叔心脏不好,以后要当心一些,不能受大刺激。”

    厉致洪心脏有问题,厉墨还真的没听说过,只知道他胃不好。

    赵金丽给厉致洪倒了热水,过来一下一下的顺着他的胸口。

    唐黎看得出来,这次的事情,对厉致洪打击挺大的,这人的虚弱可以装,但是苍老不能。

    这么两天没见,厉致洪明显老了一些,整张脸都垮了。

    厉致义见厉致洪这边差不多了,他抬手看了看时间,“二哥,你这边好好养身体,我就先走了,我看着时间也差不太多了,我提早去机场。”

    厉致洪看着厉致义,似乎是有些舍不得,“这么早就走啊,多待两天吧,这次来,也没好好玩,还赶上这个事情。”

    厉致义笑了笑,“这谁也不想的,你别放心上,好好保重自己,下个生日,我们再聚。”

    厉致洪点点头,“行吧,我这边接下来确实是要乱一点,到时候你在这边,也跟着着急,那我们就等下次吧,下次有时间,我们再聚。”

    厉致义这边要走,厉墨和唐黎也就跟着提了一下,说他们两个明天离开。

    厉致洪看了看厉墨,表情有些复杂,“行吧,你也回吧,这一次来,把你们好顿折腾。”

    厉慧坐在厉致洪一旁,闻言慢慢的转头过来,看着厉墨和唐黎。

    她虽然人整个颓了下去,但是眼睛里的恶狠一点没减少。

    唐黎旁若无人,对着厉慧挑眉,脸上就带了笑容了。

    这样子真的是有点气人,不说厉慧不舒服,就是赵金丽在旁边看见了,也是不舒服的。

    唐黎那没大没小的样子,和厉墨还真的是很像。

    也难怪两个人能凑到一起去。

    厉墨牵着唐黎的手,跟着厉致义一起从厉致洪的别墅出来。

    那司机要送厉致洪他们去机场,便也就不能送厉墨。

    司机开了车门,把着车门看着厉墨,“二少爷,你们明天走,要不要我去送送你们。”

    厉墨一愣,转头看着那个司机,司机一脸的笑意,看着也没什么问题。

    厉墨过了几秒钟才说,“不用了,谢谢。”

    司机点点头,也就上车了。

    等车子开出去,厉墨还盯着那车子看,眉头锁起来。

    唐黎凑过去,“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么。”

    厉墨摇摇头,“没事,应该是我想多了。”

    老八过了一会开车过来。

    厉墨带着唐黎上车,然后就问了一下老八陆家那边什么情况。

    老八叹了口气,“陆长宁小手臂的臂骨确实碎裂的严重,需要动手术,很长一段时间,行动会不太自由,陆家两夫妻面上没说什么,但也是不高兴的,昨天他们去了二先生的病房,不知道聊了什么,出来的表情都不太好。”

    厉墨嗯一下,点点头,“好,我知道了,订明早的机票,我们明天回了。”

    老八说了句知道了,再然后就没有人说话了。

    唐黎转头看着外面,明天就要走了,云城啊,她可真的再也不想回来了。

    ……

    厉墨和唐黎晚上也没出去,就在酒店点了餐,然后好好的休息了一晚上。

    老八把租来的车退掉,第二天三个人坐酒店的车去了机场。

    时间掐算的正好,到机场没多久开始登机。

    唐黎临登机进去的时候,转头透过玻璃窗,看了看外边。

    她心里有些空荡荡。

    她当年离开这里,是坐的火车,没钱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也是不知道去哪儿。

    她那时候差不多就知道自己要走歪路了,那么大的一笔债,正经上班工作肯定是还不上的。

    她能用的,也就是这副脸庞和这具身体了。

    所以想去一个比较远的地方,至少以后丢人,也丢在陌生人面前。

    没想到,人生兜兜转转才一年多,还会站在这里。

    厉墨拉着唐黎的手,“走吧,进去了。”

    唐黎嗯一下,笑了笑,把手指收紧。

    昨晚休息的好,飞机上唐黎没睡,拿了本杂志翻来翻去。

    厉墨过了一会起身,去了卫生间。

    这边他刚走,旁边就有个小伙子凑了过来。

    小伙子一身的精英打扮,看着倒是人模人样。

    他也不藏着掖着,直接看着唐黎,“你好,我看你好久了,能留个联系方式么。”

    唐黎被吓了一跳,瞪着眼睛看着这人。

    男人见唐黎不说话,只以为她害羞,然后又说,“要不然你加我,挺想和你交朋友的,你也是到青城么,我也是,我过去出差,你呢。”

    唐黎思虑一下,恍然想起来,从上飞机到现在,她和厉墨也没怎么交流,两个人看着,确实像不认识一样。

    唐黎笑了笑,“其实我……”

    她还没说完,那边老八就过来了。

    老八和厉墨唐黎中间隔着一个过道,他在那男人过来的时候,马上就察觉了。

    老八可能江湖气息有点重,过来二话没说,先把对方衣领揪住了,半拎着让对方从厉墨的位子上起来。

    然后他态度也不太好,“起来,什么人都想搭讪,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

    那男人嘶一下,明显是有些不高兴,结果一回头看见老八,眨了眨眼,又把那种不高兴藏回去了。

    老八虽然长得不是很吓人,但是眼神不好惹,一看就有点不像好人。

    男人看了看老八,又看了看唐黎,“你男朋友?”

    老八拉着脸,“你怎么那么多话。”

    男人觉得在唐黎面前有点折了面子,就皱眉,“你要不是,你过来管那么多干什么。”

    那边厉墨洗了手也回来了,见状就皱眉,“怎么回事。”

    老八松开了男人的衣领,嗤了一声。

    厉墨过来,看着唐黎,“怎么了?”

    唐黎笑了笑,“没事,没什么。”

    这状况一看,就知道这两个人是认识的,那男人瞬间就反应过来,一句话没说,赶紧讪讪的离开。

    厉墨看着那男人坐在斜对角的位置上,然后似乎明白了过来,就笑了一下。

    他转头看着唐黎,“魅力还挺大。”

    唐黎点头,“我在这方面,一直和你旗鼓相当的。”

    厉墨点点头,笑了出来。

    这一路感觉还算平稳,一直到飞机降落,唐黎都没觉得多累,比去的时候,感觉好多了。

    老八去取了行李,三个人往外边走。

    其实厉墨打了电话,已经让人来接了。

    结果从出站口出去,还是愣了一下。

    厉准和苏湘南就在不远处站着,明显是过来接机的。

    唐黎也是一愣,有些不自觉的盯着苏湘南看了几眼。

    苏湘南前段时间肯定不太好过,真个人看着瘦了不少,脸颊都有点凹下去了。

    厉准先看见厉墨他们出来的,赶紧拉着苏湘南过来,“阿墨。”

    厉墨嗯一下,“你们怎么来了。”

    他并没有通知厉家任何人说自己回来。

    厉准笑了,“咱爸说你今天回来,让我过来接你,湘南这两天还在休假,正好一起过来了,走吧,我们先回家。”

    厉墨要笑不笑的,“咱爸的消息可真的是灵通。”

    苏湘南站在厉准旁边,笑的柔柔的,只是一句话不说。

    唐黎视线下垂,就看见苏湘南手上,戴了钻戒了,钻石还挺大。

    她觉得有点失算,要是知道苏湘南今天会过来,她也戴个戒指了。

    之前厉墨为了在外边方便秀恩爱,曾送过一个戒指给她。

    那个戒指厉墨的朋友都见过,加上有时候和厉墨出去玩,她也会戴着,便也就没卖掉。

    唐黎撇嘴,秀恩爱谁不会,一个戒指能有什么,她的恩爱秀起来,能堵死苏湘南。

    他们从航站楼出去,厉准说,“家里饭都做好了,你们这一路累吧,回去吃个饭,好好的休息。”

    厉墨牵着唐黎的手,声音听起来很平淡,“老宅那边,我就不回了吧,阿黎去那边不太自在,谢谢你们今天过来接机,但是我这边有车,我和阿黎回我们自己那边。”

    厉准一愣,看了看唐黎,“没事的,我们家人不吃人,过去吃个饭没关系的。”

    唐黎不说话,只翘着嘴角笑着,看起来乖巧听话。

    所有拒绝的话都是厉墨说的。

    他说,“算了,家里那些人对她态度也不好,我不想让她过去受气,我心里不舒服。”

    苏湘南站在厉准旁边,盯着唐黎看了两眼,然后把视线落在唐黎和厉墨牵着的手上。

    她有些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戒指。

    出门的时候,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戴着出来,把戒指摘下来戴上,摘下来戴上,反反复复好几次,最后她还是戴着出来了。

    其实她也不太确定,自己到底是想要试探什么。

    厉准最后叹了口气,“行吧,我本来还想着,家里人凑齐了,一起吃个饭,既然你们都不愿意,那就改天,我和湘南请你们两个吃饭,婚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办,咱们就先把饭吃了。”

    厉墨笑了笑说了一句好。

    他带着唐黎停下来,那边就有车子开了过来,司机停下车子,赶紧下来,“先生,路上稍微堵了一下,所以慢了一点。”

    “没事。”厉墨开口,然后转头看着唐黎,“张婶那边你通知了么,这个时间点,我们到家,不知道她会不会做饭。”

    唐黎点头两下,模样俏皮,“说了啊,我还说想吃螃蟹,她说今天做给我吃。”

    厉墨就笑了,松开唐黎的手,搂着她的胳膊,“我喜欢吃的,没和她说一下?”

    唐黎痴痴地笑起来,“没有嗳,可怎么办。”

    两个人明显是在打情骂俏,一点也不在意旁人的眼神。

    厉准就笑出声音来,“哎哟,你们两个可快上车吧,我真的是,我这有老婆的人,都被你们塞了一嘴的狗粮。”

    厉墨嗯一下,“那我们走了。”

    他搂着唐黎上车,给唐黎护着头,等她上去了,自己才跟上去。

    那模样,真的是一个暖暖的男人才能有的。

    苏湘南等着车门关了,也就收了视线回来了。

    厉墨的车子开走,唐黎靠在椅背上,“你哥和苏小姐看着,也挺幸福的。”

    厉墨把手机拿出来开机,就顺便的嗯了一下,很是敷衍。

    唐黎用眼角盯着厉墨看,觉得他应该是真的不在意的。

    厉墨在自己面前,不是一个喜欢收着情绪的人。

    可能是觉得自己无害,所以他在自己面前,高兴就是高兴,生气就是生气。

    如今这样看着,不在意,应该就是不在意。

    唐黎再没说话,靠着座椅背,看着外边。

    还是青城舒服,一下飞机,她就觉得全身舒畅,毫无负担。

    车子一路去了唐黎的住处,张婶已经坐好了饭在等着。

    老八帮着把行李送到屋子里,然后就走了。

    唐黎过去抱着张婶,“这一路,可真的是累啊。”

    厉墨哼笑一下,“有什么累的,我觉得你精神头还挺好,要不然,也引不来一只花蝴蝶。”

    唐黎一顿,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厉墨话里的意思。

    她翘着嘴角,笑的得意,“这不能怪我,长得太美,不是我的错。”

    厉墨没搭理她,直接去了餐厅。

    虽然说是坐着一路,可还是累的不行。

    唐黎吃过饭,就去楼上,换了一身衣服,躺在床上好一顿伸懒腰。

    厉墨没上楼,他明显还有事情要处理,吃饭的时候,手机一直震动个不停。

    唐黎在床上翻滚几下,然后去了窗口那边。

    厉墨就在院子里,正在打电话。

    他叉着腰,这姿势看着,莫名的就有气场。

    唐黎趴在窗台上,盯着他看了一会,一直到他挂了电话。

    然后他低头,看样子像是在检查信息。

    唐黎就把窗户打开了,探出去半个身子,“你不上来休息么。”

    厉墨回身,抬头看过来,盯着唐黎看了好一会,“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会走。”

    唐黎哦了一下,“好吧。”

    厉墨随后打了个电话出去,只说了两三句,外边就有车子过来,他一边打电话一边上了车。

    然后车子直接开了出去。

    唐黎嗯哼一下,把窗户关上,过去把门也关上。

    厉墨之前给了她一笔钱,这下子又能还清一些了。

    两个亿,如果厉墨没个月都这么给,感觉还清债务,也是有希望的。

    她选了几个金额拼凑起来差不多的,就把钱转过去了。

    ……

    厉墨坐在车上,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苏家这次罚款交完,家底子算是被掏的差不多了,一时半会,是缓不过来了。”

    厉墨嗯了一下,“接下来盯着厉准,他不可能不管苏家,看看他是想出钱还是出力,都给我看准了。”

    手下说是。

    过了几秒钟,手下又说,“黄家那边,现在也闹起来了,有个女人抱着孩子找上门,说是黄复明的种,黄家做了亲子鉴定,确实是他的,那女人现在拿着孩子要挟,提出很多条件,黄复明现在日子也不好过。”

    从前还能有点钱,现在罚款交了那么多,黄复明也嚣张不起来了,加上这次这女人,明显是有备而来,什么都豁出去,什么都不怕,黄复明一下子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那边的日子,过的也有些糟心。

    厉墨呵了一下,“这才哪儿到哪儿,后面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他。”

    手下从后视镜看了看厉墨,再没说话。

    车子开到远郊那边,停在一处小院子门口,厉墨下来,没马上进去,站在这边朝着那院子看了看。

    院子门开着,不大的院子里放了个躺椅,现在有个女人躺在上面。

    躺椅旁边是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水果糕点。

    女人一边看手机,一边吃水果。

    厉墨等了一会才进去,“可挺悠闲。”

    温晶如一下子就坐起来了,根本都来不及穿鞋,直接从躺椅上下来,冲着厉墨过来,“阿墨,你可算来了。”

    她本来想扑到厉墨的怀里,不过她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主儿,见厉墨眉头不自觉的一皱,她赶紧改成了搂着厉墨的胳膊。

    她说,“人家好想你的。”

    厉墨过去,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然后在旁边挑了一张椅子坐下来。

    温晶如就重新坐在了躺椅上,“阿墨,你看啊,这伤口这么大。”

    她把小腿上的伤口给厉墨看。

    伤口缝了两针,不过已经拆线,长合也不错,其实看着并不是很明显。

    厉墨只扫了一眼,“大么。”

    他语气轻飘飘的。

    温晶如一愣,直觉就知道自己可能是矫情过头了。

    她低头看了看,“我现在这么一看,好像也不太大,嗯,不过好在现在都好了,没事了,唉,当时可真的是好疼的。”

    厉墨的表情也没变,“我听说你前几天去了厉家公司那边。”

    温晶如一顿,把视线从自己的腿上挪到了厉墨身上。

    她张了张嘴,声音就颤了起来,“我就是联系你,你一直没回复我,我过去看看,我想你了,只是想看看你,没别的意思。”

    厉墨要笑不笑的,“我说过,你老实点,我会留着你,你要是不听话,我马上可以让你消失,你要明白这个道理,以后做什么,先想想结果。”

    厉墨说完就站了起来。

    他四下看了看这个院子,这里很安静,毕竟远离闹市区,周围居民也少,仅有的那些还都是老头老太太。

    这里是厉墨选的,他对这边很满意。

    四下看了一圈,厉墨就说,“佣人我给你换了,一会新的佣人会过来,你们好好相处。”

    温晶如一愣,“为什么,为什么换人,我习惯这个了。”

    厉墨吐了一口气,半转身看着温晶如,“为什么,你心里不清楚么。”

    演了这么一出戏,如果佣人不配合,怎么可能演的出来。

    温晶如抿着嘴,眼眶就红了。

    厉墨像是看不见一样,转身进了屋子里。

    这小院子看着没什么,屋子里可算得上是豪华装修了,十分的精致奢侈。

    温晶如赶紧跟着进去。

    厉墨过来的次数有限,之前过来,都是晚上,没用多长时间就走。

    他站在客厅看了看,然后说,“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说,我让人送过来。”

    温晶如摇摇头,“不需要什么了,都挺好的。”

    厉墨嗯一下,没看她,结果过了几秒钟,就感觉身后贴了个人过来。

    温晶如从后面抱着厉墨,“你都好久没来了,我真的很想你。”

    她声音带着哽咽,听起来,确实是挺委屈的。

    厉墨没动,温晶如等了等,就转到了厉墨的面前,她踮脚,想亲他。

    结果厉墨眉头一皱,侧了一下头。

    温晶如的吻,直接亲在了厉墨的侧脸上。

    她声音颤抖着,“别那么着急走,留下来陪陪我吧,我就算耍了什么心眼,也是我真的被你冷落太久了。”

    她深呼吸一下,有些无奈的说,“我太想你了,我没有别的办法。”

    她这么说着,就抬手去脱掉厉墨的外套。

    外边光天化日的,屋子里光线也不错。

    温晶如脸色有些红,可动作却不迟疑。

    厉墨看着温晶如,倒是没阻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