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99章 我怕你会后悔
    唐黎在厨房里面是看见厉墨打电话了的。

    她瞄了一眼,从厉墨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问题,于是她也就不是很在意。

    厉墨过了一会过来,就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唐黎,脸上带着笑意。

    唐黎正在炒菜,“怎么了,怎么不在那边坐着,这边油烟比较重。”

    厉墨不走,还抬脚进来了,他就从后面把唐黎抱在怀里,“我不在意。”

    唐黎低声的笑了笑,“腻歪。”

    厉墨低头,在唐黎的耳边蹭了蹭,呼出的气息喷在她的脖颈处,“你不喜欢么。”

    唐黎笑着躲了躲,“你小心,我在炒菜。”

    厉墨嗯一声,动作可是一直没停。

    唐黎咯咯咯的笑了几声,抽空转头亲了他一下,算是个奖励,“好了,乖一点,要不然中午饭吃不到了。”

    说完她重新把视线转回在锅里,“刚才老八打电话么,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

    厉墨松了松怀抱,让她方面炒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都不如和你吃饭重要。”

    这高冷的厉家二少爷,仿佛下了凡间,一身的烟火气。

    两个人就这么连体婴儿一样炒完这道菜,然后唐黎实在是不方便,就把他推出厨房,“你自己玩去,我这边马上好了。”

    厉墨低声的笑了笑,还算是听话,回到了沙发那边。

    中午饭,唐黎也没弄得太麻烦,炒了几个家常菜也就好了。

    厉墨等着唐黎把饭菜端到餐厅,他起身也过去了,盯着唐黎做的几样菜看。

    虽然都很普通,但是看得出来,手艺是不错的。

    厉墨转身跟着唐黎去了厨房,帮着拿了碗筷。

    在厉家一手不伸的厉二少,在这边还挺勤快的。

    唐黎有点高兴,感觉好像和厉墨过着普通夫妻的生活一样。

    两个人坐下来,唐黎把筷子给厉墨,“尝尝,看看今天的菜怎么样。”

    厉墨点头,“我闻着味道就知道不错。”

    只是两个人饭还没吃几口,厉墨的手机又响了。

    厉墨没管,看都没看一眼。

    唐黎倒是扫了一下厉墨的手机,手机扣着,也看不见是谁打过来的。

    不过想来,应该不是手下打过来的,要不然厉墨不会是这样的态度。

    唐黎便也不太好问,只能闷声吃饭。

    等着手机震动停下来,厉墨就开口了,“顾朝生的小情人和你说什么了,怎么这个时候还能找上门来。”

    唐黎笑了笑,“不清楚,过来警告我,说是顾朝生是她的,唉,估计是最近和顾朝生闹别扭了吧。”

    厉墨不轻不重的笑了一下,“从前顾朝生粘着你厉害,她都没动作,怎么你和顾朝生不来往了,她倒是蹦出来了。”

    唐黎抬眼看着厉墨,语气调侃,“怎么,现在还不放心我和顾朝生?”

    厉墨嗤笑一下,“你敢么?”

    唐黎砸吧嘴,配合厉墨的语气,“说实话,还真的不敢。”

    她确实是不敢,从前和厉墨纯属金钱关系,她都不敢和顾朝生沾边,现在自然更不敢了。

    男人在这一方面,不管多在乎一个人,都是没办法忍受这种事情的。

    尤其是厉墨这种带着傲气的人。

    接下来再没说话,不过气氛虽然安静却也没有尴尬。

    等着吃了饭,厉墨和唐黎一起把餐桌收拾了。

    然后那边的电话又来了。

    唐黎转头看了看,对着厉墨说,“你已经陪我吃过饭了,如果真的有很忙的事情,就去忙吧。”

    厉墨低声的笑了出来,这次把电话接了起来。

    也没等那边的人说话,他先开口,“我在路上,有点堵车,晚一点到。”

    这借口,简直就是糊弄白痴的。

    唐黎有点没忍住,笑着摇了摇头。

    可见,刚才为了和自己吃饭,他推了一个还算是重要的事情。

    厉墨把电话挂了,过来亲了唐黎一口,“晚上我过来,等我。”

    唐黎点点头,“好。”

    她转身看着厉墨离开,看着他的车子开走。

    其实自己也觉得现在她和厉墨稍微有点腻歪。

    唐黎笑了笑,转身上楼去了。

    吃了饭,就想好好的睡一觉,然后才能有体力,晚上和他折腾。

    另一边的厉墨开车去了医院。

    厉致义除了厉墨,倒是没通知别的人。

    厉墨过去的时候,厉致义站在病房的窗口,厉致洪躺在床上,赵金丽木着一张脸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

    气氛有些压抑。

    厉墨进去,厉致义就转身过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份检验单。

    其实这个检验单,除了医生谁都看不懂,可厉致义还是把检验单递给了厉墨。

    厉墨拿过去看了一眼,上面一大串的医学专用术语,确实是看不懂。

    厉墨皱眉,“所以医生说是中毒?”

    厉致义叹了口气,“是,那医生问是不是吃过什么不对的东西,而且按照脏器受损程度来看,应该是时间不短了,推测是你二叔长期少量服用的某种东西有问题。”

    厉墨就想不明白了,“中毒?时间不短?”

    他看着赵金丽,“你们平时吃了什么,自己不检查一下么。”

    赵金丽没看厉墨,她两眼放空,但是话还是回答了,“怎么会不检查,可是我想不明白,我们全家一起吃饭,为什么只有致洪这样,他和我们吃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厉墨盯着赵金丽看,半晌后才开口,“二叔平时吃不吃什么药,或者保健品。”

    赵金丽一愣,眨了眨眼,然后抬头看着厉墨。

    她的声音还是带着疑惑的,“你二叔胃不好,我有给他喝中药,但是这药都是我自己熬的,中间没经过任何人的手,按理说,也不应该出问题的。”

    厉墨想起来厉致洪家里的那个司机,司机潜伏在那边时间长,想下手的话,也是有机会的。

    但是厉墨现在没办法说这么多。

    他直接换了方向,“医生有没有说,接下来治疗怎么治,应该还能补救的吧。”

    厉致义看了看赵金丽,半晌才开口,“时间太长,这身体的很多损伤是不可逆的,倒是也没说一定致命,只是身子骨,确实是伤了。”

    厉墨觉得厉致义应该是有所保留了,当着厉致洪和赵金丽的面,他肯定不能说的太明白。

    厉墨就去了厉致洪的床边,低头看着厉致洪。

    厉致洪躺在上面,呼哧呼哧的喘粗气。

    明明之前在云城的时候还好好的。

    这么快身体就崩了,估计是后期中毒的量被加大了。

    厉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盯着半天最后也只能说一句,“让医生尽量治疗吧,好在是找到问题的关键了。”

    厉致义嗯了一下,“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赵金丽看着已经完全垮掉了,之前没找到病因,她还能撑一撑,现在则感觉整个人都没了精神了。

    加上厉慧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她的煎熬,比厉致洪还要大。

    厉墨叹了口气,说如果厉致洪这边有什么需要,让他们直接开口,厉家在这边,是不会不管他们的。

    厉致洪躺在病床上,似乎是有话想要说,可是半天也只喘息了两下,没说出来。

    最后厉墨从病房出来,厉致义也跟着出来了。

    厉致义站在门口,压着声音,“阿墨,现在你二婶不在这边,我就和你说实话了,你二叔状况不太好,医生说,这几天他身体机能下降的快,具体中了什么毒,现在还不清楚,你二婶也给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医院这边也只能是尝试,效果好不好,也不太敢说,我呢,家里那边还有事情,也不能在这里一直停留,我想着,明天先回家看看,如果有时间,我再过来,然后这边,我想麻烦你帮忙多照看一点。”

    厉墨盯着厉致义看了一会,就似笑非笑的,“二叔二婶应该不太信得着我。”

    厉致义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了,你也别和他们一般见识,都是一家人,然后你奶奶和你爸那边,我去说说,从前有什么龃龉,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应该放下了。”

    厉致义这是要走了,不放心厉致洪在这边。

    厉墨点头,“我是没有什么问题,到时候看二婶这边怎么说吧。”

    两个人在门口这边聊完了,厉致义进去和赵金丽打了招呼,出来坐着厉墨的车子回了老宅。

    他如何和老太太说,厉墨就不关心了,把他送到老宅门口,厉墨转头开着去了公司。

    到公司的时候,其实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

    厉墨回到办公室,才看了两份文件,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进来的是厉致诚。

    厉致诚倒不是找他的,而是问他见到厉准和苏湘南了没有。

    厉墨抬眼,“没看见,都不在公司么。”

    厉致诚有点不高兴,“不在,而且两个人出去,也不说打一声招呼。”

    厉墨没说话,厉准一向严于律己,不迟到不早退的,现在居然带着苏湘南一起旷工,这还真的是让人意外的很。

    厉致诚找不到人,也就回去了。

    厉墨根本也没把厉准的事情当一回事。

    只是下午的时候,厉致诚组织个会议,厉墨在其中,中途的时候,厉致诚的助理突然开门进来,在厉致诚耳边小声的说了两句话后,厉致诚的脸色就变了。

    厉墨在厉致诚旁边的位置上,依稀听见了那助理耳语的话中,带了厉准的名字。

    厉致诚等着助理出去,强压着脾气,说是会议就先到这里,现在他有事情,要出去一趟。

    前来参加会议的各部门经理也都识趣,一句话不说,收拾东西就走人了。

    厉墨本来拿着东西也想走的,结果被厉致诚叫住了,“阿墨,你等一下,我有事情找你。”

    厉墨站在门口旁边,等着会议室只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才说,“怎么了?”

    厉致诚站起来,“跟我出去一趟,你哥那边出事了。”

    厉墨一愣,有点没想明白出事是出什么事儿了。

    说完,厉致诚从厉墨的身边过去,明显带着怒气。

    厉墨再没问什么,把会议资料给了助理,然后跟着厉致诚从公司离开。

    他们直接去了警/察/局。

    厉准现在就在这里,不只是他,还有苏湘南。

    厉致诚进去是有专门接待的,他们在一个小房间里,过了一会,厉准和苏湘南都被带了进来。

    厉准看起来有些烦躁,也有点不太敢看厉致诚的眼睛。

    厉致诚严肃着一张脸,“坐下。”

    厉准和苏湘南才敢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厉致诚看着苏湘南,“怎么回事?”

    苏湘南也有点害怕厉致诚,她声音低沉,“不怪阿准,是我舅妈故意的,我舅舅家前段时间出了一点事儿,我舅妈他们两个天天吵架,每次都要我过去劝解,今天阿准和我过去的,然后我舅妈可能误会什么了,就对着阿准又叫又骂,后来还直接动手了。”

    厉准垂着头,也不说话。

    厉致诚接着说,“你们把对方怎么了?”

    苏湘南一顿,声音更低了,“她过来打阿准,阿准只不过推了她一下,她摔倒了,摔倒在了花瓶碎片上。”

    苏湘南也不清楚对方伤的如何,不过血流的好像是挺多的。

    当时大家都有被吓到,赶紧把姜春仪送到医院了。

    只是没想到才到医院,姜春仪就让医生报警了,她说厉准打伤了她。

    这种事情,如果对方胡搅蛮缠起来,还真的不太好处理了。

    厉致诚脸色是冷着的,转头看着厉准,厉声开口,“谁让你过去的,别人家的事情,你跟着掺和什么。”

    厉致诚这话一出来,苏湘南表情就变了。

    是她让厉准过去的,是她想让厉准帮忙撑个腰。

    那天姜春仪羞辱她的话,她到现在还记得,她不甘心,被拿来给唐黎做垫脚,她怎么可能不服气。

    厉墨坐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他其实本不用过来的。

    有厉致诚在,也不需要他帮忙处理什么。

    厉致诚关系网比较大,厉准这个,其实说穿了,也没多大的事儿,不过是厉致诚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

    厉致诚盯着厉准看了一会,然后转头对着厉墨说,“这边我没打招呼,你哥这边,我们选择保释,你去看看手续都有什么。”

    厉墨有些意外,一旁的厉准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不过厉墨还是站起来,说了一句好。

    他转身从小房间出来,找了工作人员询问保释需要的手续。

    被工作人员领着去签字交保释金的时候,厉墨抿嘴,神色带了一点不耐烦。

    他现在想明白厉致诚把他带过来的目的了。

    厉准这个事情,如果对方揪着不放,他不托关系,很有可能会有案底。

    厉致诚这是想告诉他,对挂着厉家大少爷头衔,一直充当厉家门面的厉准,他都不会心软。

    如果以后他做了什么让他不满意的事情,他也会如今天这样,不讲情面。

    厉墨把手续办好,押金交了。

    然后也没马上回到房间里面去。

    他去了走廊尽头的窗口,把手机拿出来,本来是想给唐黎那边打个电话,结果号码都调出来了,最后也没拨出去。

    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十分的不安稳。

    厉致诚和厉准苏湘南在房间里呆了好一会才出来。

    厉准脸色惨白,苏湘南状态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个人跟在厉致诚的身后。

    厉致诚看见厉墨也只是问了一句,“手续都办好了吧。”

    厉墨说了一句办好了,厉致诚直接带着厉准和苏湘南从警/察/局出来。

    他们上了车,厉墨和厉致诚一辆,厉准也苏湘南一辆。

    如今这样了,厉准和苏湘南自然是不能去公司了,只能先回老宅去。

    厉墨和厉致诚的车子朝着公司开,走到半路,一个红绿灯口停下来,厉致诚就开口了,“你看看你哥那样,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你说,这公司我能放心交到他手里么。”

    厉墨皱眉,没说话。

    厉致诚又开口了,“我以前啊,觉得他不错,可是最近,他频频的让我失望。”

    厉墨等着车子重新开了的时候就说,“我也挺让您失望的。”

    厉致诚这次转头看着厉墨了,居然还笑了笑,“你让我失望的点,和你哥的不一样,阿墨,你是走错路,还能回头的。”

    厉墨舔了一下后槽牙,想说一句他并不想回头。

    结果这句话最后也没说出来,厉致诚一直盯着他看,表情虽然说比在警/察/局的时候缓和了不少,可看着依旧是凌厉的。

    厉墨不太想在这个时候激怒他。

    厉致诚过了好一会,把视线收回去,换了话题,“你二叔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厉墨直接说了,“医生说我二叔是中毒了,小计量长期服用,内脏衰竭的厉害。”

    厉致诚就哼笑一下,没说话。

    他这样的反应,让厉墨不得不考虑,兴许真的是那个小司机下的毒。

    车子开到公司门口,厉墨又说,“我三叔想要回去了,听他的意思是明天走,二叔他们留在这边。”

    厉致诚推门下车,“老三离开的话,厉致洪是不可能留在这边的,他怎么敢。”

    说完厉致诚直接进了公司。

    ……

    唐黎晚上弄了西餐,在家里等着厉墨。

    想要浪漫一点,西餐最能调节气氛。

    结果掐着时间弄好,厉墨却并没有按时过来。

    唐黎有些意外,不过也知道厉墨最近比较忙,没打电话过去催。

    她坐在沙发上,拿了手机看了看八卦。

    从前她想知道厉墨的消息,都是到这边来找,现在厉墨从良了,花花新闻没了。

    这本地八卦头条的位置也就拱手让出来了。

    唐黎随意的浏览了几下,现在这些八卦信息,都没什么人关注了。

    她滑动一下,看着那些标题,别说,还挺意外的,真让她找到两个稍微感兴趣的。

    这两个新闻已经是几天前的了,也不是很有热度。

    其中一个说的是齐家二先生有一栋别墅,被人举报里面有人聚众淫乱,警方突查后发现,里面确实是有不合规的人员存在,所以暂时被查封了。

    新闻里面说的隐晦,而且还着重说了一下,查出来那些聚众淫乱的都是齐家二先生的朋友,二先生事后表示,那别墅因为位置偏远,暂时借给朋友住了,自己并不清楚里面的事情。

    虽然算是把自己摘出去了,可多多少少,这影响还是在的。

    本来这齐二先生花名和厉墨从前就并肩,现在弄出来这么一个事情,口碑一下子又降了。

    连带着齐家那边的生意也有所影响。

    唐黎啧啧啧了两下,觉得心里畅快的很。

    之前齐逢昌在厉致诚那边抖机灵,表忠心的想要对付自己,后来又在别墅那边当着她的面,往厉墨怀里塞女人。

    她这一口气憋了很久了。

    要不是齐逢昌家大业大,她不敢和他叫板,她早就指着对方鼻子骂了。

    看完了这个,唐黎又看了另一个。

    另一个说的是苏家那边的事情。

    好像是这几天,苏振方一直出门拉合作,想要依仗从前的人脉东山再起。

    但是苏家因为上一次假药的事情,动静闹得有点大。

    苏振方虽然姿态放得低,可是一般人还是不敢和他合作的。

    新闻放了照片,都是苏振方站在各种商务会所门口的。

    新闻里说他在会所门口等那些公司的老总,想要谈合作,结果那些人理都没理他,直接走了。

    唐黎看到这个新闻,想起上一次苏振方带着老婆孩子过来赔罪的场面。

    那男人哪里是赔罪,简直是过来警告的。

    把这两篇让人身心愉悦的文章看了几遍,厉墨那边还没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事情缠住了。

    唐黎犹豫一下,就给厉墨发了信息,只是信息刚发送成功,外边厉墨的车子就开到了门口。

    厉墨在讲电话,车子停下来,他坐在里面没下来。

    唐黎赶紧出去,站在车子旁边看着厉墨。

    厉墨那边锁了眉头,表情看着可不太好。

    一直都是电话那边的人在说话,厉墨听得很认真,到最后挂电话的时候,他只说了句知道了。

    把电话收起来,厉墨推门下车,抬手就搂着唐黎的肩膀,“等着急了吧。”

    唐黎笑了笑,“知道你忙,没关系。”

    厉墨带着她进屋,然后主动就说了回来晚的原因。

    他说,“刚才半路转去了别的地方,那个狙击手生前居住的地址已经被翻出来了,我过去看了看。”

    唐黎一愣,“查出来了?有什么发现么。”

    厉墨表情稍微复杂了一点,想了想就说,“这人被人养在手里应该很多年了,训练的不错,身份信息都被重塑,一时半会,还不能很确定,不过我让老八去查了,应该不会太长时间时间。”

    唐黎就点点头,“好,那就好。”

    厉墨和唐黎进了餐厅,那边牛排需要现做。

    唐黎让厉墨等着,自己马上就好。

    她去了厨房,那边厉墨的电话又来了。

    这次还是老八,厉墨看了看厨房的方向,起身拿着手机出去,在院子里把电话接了。

    老八一共也没说几句,但是句句都在要点上。

    厉墨最后嗯一下,“帮我查一下我二舅最近都干了什么,晚一点发给我。”

    那边说了好,电话就挂了。

    厉墨把手机放在兜里,又想去摸烟盒,结果又想到马上要吃饭了,这动作才停了下来。

    这么多人掺和进来了,还真的让他有点不好办。

    唐黎那边做好了牛排,端到餐厅去,然后先上楼去换了一身衣服。

    她今晚打扮的挺性感,穿了一条抹胸长裙,餐厅这边摆了鲜花和蜡烛。

    气氛是真的很好。

    厉墨过来坐下,笑了笑,“我们之间,不需要弄这些,我看见你就有感觉了。”

    唐黎没忍住,笑了起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煞风景。”

    厉墨点头,“行行行,刚才的话,你当做没听见就行了。”

    唐黎还准备了红酒,给厉墨倒上,然后两个人都没动作,只盯着对方看。

    唐黎抿嘴,先开口了,“厉墨,能认识你,和你在一起,我真的感觉很庆幸。”

    厉墨勾着嘴角,眼眸深邃,视线在唐黎脸上停留了很长时间,“那就好,我还怕你会后悔。”

    唐黎知道厉墨的意思,她笑了起来,“不后悔,不管以后我们走到什么地步,我都不后悔。”

    男人能给女人承诺,女人同样也能给男人。

    唐黎这句话,算是一颗定心丸,让今天厉墨稍微有些不太安稳的心定住了。

    他端起酒杯,对着唐黎,“谢谢。”

    这顿饭吃的很是高兴。

    平时两个人饭桌上都是不说话的,可是今天,唐黎笑着给厉墨讲了讲自己在电视里看见的搞笑节目。

    说到最后,厉墨没怎么笑,她自己笑的有点控制不住了。

    厉墨纯粹是被唐黎逗的笑出来。

    他有些无奈,“你缓缓,光顾着看你笑了,你说的我都没听明白。”

    唐黎拿了纸巾擦嘴,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笑死我了。”

    厉墨盯着她看,眼神里的温柔恨不得能溢出来。

    开车过来的时候,他心里其实挺拧巴的,知道天天跑这边,厉致诚虽然不说什么,可肯定是上了心的。

    这样对唐黎并不好。

    可是他又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这种感觉,从前没有过,真的是让他有些不知如何调节。

    可是现在看着唐黎的笑模样,他突然又觉得,之前那些拧巴,真的没什么意义。

    想她就过来看她,这不是挺好。

    吃饭用了很长时间,吃完饭天都黑了,唐黎就和厉墨出去散了个步。

    有厉墨在,唐黎便也不怕了。

    两个人牵着手,在小区外边的马路上走。

    这个时间,又是在闹市区,外边很热闹。

    路边的商贩叫卖,旁边还有老人孩子出来散步。

    这才是最真实的生活。

    唐黎看了一会就笑了,抱着厉墨的胳膊,“要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厉墨侧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会的。”

    两个人走出去没多远,厉墨就站住,从兜里把手机拿出来。

    唐黎本来以为厉墨是有电话或者信息过来,结果不是。

    厉墨只是打了个电话出去,表情看着并不太好。

    那边过了一会接听,唐黎就听见厉墨说,“你过来干什么。”

    唐黎一愣,赶紧贴过去听对面的声音。

    结果听了半天也没听见那边有什么声音。

    唐黎也不清楚是因为外边太吵,还是那边根本没说话。

    她转头,看着厉墨挑眉做询问状。

    厉墨抬手,摸了摸唐黎的发顶。

    和他温柔动作不相符的,是他说话声音的清冷,“苏湘南,我告诉过你,你最好本分一点。”

    最近唐黎这边事情多,苏湘南出现在这边,厉墨心里怎么可能放心的了。

    厉墨点名后,那边终于有声音了。

    确实是苏湘南的声音。

    苏湘南叹了口气,“我没别的意思。”

    随后她又解释,“我本来是去医院看望我舅妈的,回来就稍微绕了一下,不是想给你添堵,阿墨,我只是想看看你。”

    唐黎在旁边气的直瞪眼睛,她直接把电话拿过来,“苏小姐,你现在是人妻,你是不是你记得了,你有老公的,那么有时间,回家看你自己老公去。”

    苏湘南听见唐黎这话,估计知道自己理亏,说了就抱歉,就把电话挂了。

    唐黎龇牙咧嘴了一下,“居然挂了,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厉墨笑了笑,把她抱在怀里,“算了,因为这种人生气,不必要。”

    唐黎哼了一下,“她这是想在你这边刷存在感,想用深情打动你,你可千万别上当啊。”

    厉墨笑出声音,“放心吧,不会的。”

    唐黎噘着嘴,抱着厉墨的腰身,整个人被他圈在怀里,两个人这么对视的笑了笑,唐黎就踮脚,也不嫌害臊,直接大庭广众之下就对着厉墨亲了上去。

    坐在车里的苏湘南把手机放下,盯着那边看。

    她还从来没看见厉墨笑的那么温柔过。

    即便是四年前,他相对来说周身戾气还没有这么重的时候,也不曾对着谁,笑的这么没有防备过。

    他怎么就,怎么就,喜欢上了那样的女人。

    明明,唐黎并没有任何出色的地方的。

    若是他身边,是哪个世家姑娘,她也能让自己早点死心。

    可是唐黎,她真的没办法。

    苏湘南也没马上走,就一直看着那边。

    厉墨抱着唐黎,两个人亲的难舍难分。

    她觉得心绞痛,这种感觉,从回国就开始有。

    从厉墨看她的第一眼不是带着高兴而是冷漠的时候就开始有。

    苏湘南一直看着唐黎和厉墨牵手转了一圈重新回到小区里面,她才启动车子。

    车子开出去没一会,手机再次响起来。

    她摸过来看了看,是厉准的。

    厉准问她为什么这么半天还没回去,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苏湘南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什么问题,“没遇到麻烦,挺好的,我现在在回家的路上。”

    厉准嗯了一下,让她自己小心。

    苏湘南语气柔柔的,“好,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她脸上的温柔之色瞬间就没了,只剩下疲惫。

    另一边的唐黎和厉墨回了家,唐黎和厉墨一前一后进了房间,然后也不知道是谁主动的,反正进了门就开始撕撕扯扯。

    两个人也不管窗帘拉没拉,纠纠缠缠的从卧室去了浴室。

    唐黎从来没这么迫不及待过。

    从前都是厉墨发狠,可现在,和她对比起来,厉墨倒是显得温柔了很多。

    她像是个女土匪终于抓到压寨夫君了,急不可耐的就想成就好事。

    中途厉墨都笑了,“着什么急,我们有一晚上的时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