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104章 我想给你个隆重的婚礼
    苏湘南被厉致诚盯得有点难受,朝着厉准身边躲了躲。

    要说刚才的话里,她夹没夹别的心思在,那自然也是夹了的。

    不过就是一句试探,不过就是一句轻微的挑拨,其实在苏湘南看来,也无伤大雅。

    结果没想到,厉墨这么不留情面,含沙射影的话说的比她还狠。

    厉致诚是个修炼了千年的老狐狸,厉墨一句话,他马上就能反应过来。

    苏湘南有点心虚,不敢看厉致诚。

    厉准自然也察觉出气氛的不对劲,赶紧捏着苏湘南的手,想帮忙找补两句,“阿墨,湘南她……”

    “舅舅工厂那边,我去看了,烧毁的有点严重,下午的时候,在里面翻出来一些机械零件,不过看着都用不了了。”厉墨直接开口,截断厉准的话。

    厉准话语一顿,半晌后抿了嘴巴,不说话了。

    厉致诚点点头,“那生产车间,也不知道怎么的,半夜突然失火,海外客户那边,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才安抚下来,合同期限定在那里,这种可是算违约了。”

    厉墨盯着厉致诚看,厉致诚的表情和平时也没什么不同,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破绽,那也只能说,他太淡定了。

    原本之前齐家产品返工,他还跑了那么多次,现在一下子烧毁了,他倒是显得不急不忙了。

    厉墨嗯一下,“舅舅也挺上火的,这两天似乎觉都睡不着。”

    厉致诚抿了一口茶水,“事情发生都发生了,上火有什么用。”

    说完这句话,厉致诚紧跟着就说,已经找人帮忙厂房重建了,然后消防这边,也提醒了齐家,以后是重中之重。

    他还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这就是个教训,以后避开,再也不能出这样的事情了,好在这次没有人员伤亡,算是万幸。”

    厉墨见他把话题扯到这边,便也不太好继续说下去。

    厉致诚眼神转了一下,看向厉准和苏湘南。

    这两个人坐在一旁,表情都说不上太好。

    他盯着厉准看了两眼,似乎是没办法,只能把话题抛过去,问了一下他关于婚礼策划有什么想法。

    本来婚礼应该是两家人凑一起商量的,结果厉致诚这个话说出来,看着就是没想抽出时间和苏家那边谈谈了。

    苏湘南抿嘴,只能当做不介意。

    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没资格介意。

    厉准一见提到婚礼的事情,这表情才稍微好了一些。

    他是想把婚礼弄的隆重一点,毕竟一辈子一次,他想风风光光的把苏湘南娶进门。

    厉墨在旁边突然就闪了神。

    风风光光的,一辈子只有一次,想昭告全世界……

    他有些没控制住的心疼了一下,他的小阿黎,跟着他着实是委屈了。

    那边厉致诚和厉准商量婚礼的事情,厉墨其实有点想走了。

    但是想到今天唐黎刚被袭击过,指不定就是厉致诚的一种警告。

    他又把浮动的心思按了下去,没当着厉致诚的面表现出多么迫不及待的想离开。

    厉致诚和厉准商量了好长时间,苏湘南小心的在中途提了一下自己的意见。

    厉致诚倒是也都同意了。

    他在这种纯烧钱的事情上,其实并不计较。

    厉墨转动手中的烟盒,脑子里好多的想法,有些错乱。

    他蹙眉,把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捋了一遍,然后才空出时间,想起来温晶如。

    温晶如那个矫情鬼,若是真的哪里不舒服去了医院,肯定电话一个接一个的过来了。

    可次居然没有。

    厉墨慢慢的勾了嘴角,表情像是在笑,可眼神里面却越来越冷。

    温晶如当时看见自己的时候,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厉墨是看见了的。

    只不过当时他有事情,真的不想搭理她。

    厉墨又等了一会,那边厉致诚和厉准总算是说完了。

    厉墨就站起来,“我想起有个事情还没处理,我这边先走了。”

    苏湘南看了一下厉墨,条件反射的张嘴要说话,不过话还没说出来,厉准在旁边就按了一下她的手。

    力度不算是特别重,但是足以让苏湘南把话停住。

    厉致诚似乎根本不在意厉墨的话,只点点头,“时间不早了,我也得休息了。”

    他起身,慢慢的上楼去,厉墨等着他消失在二楼,才抬脚离开。

    厉准和苏湘南坐在沙发上,好半天没动。

    苏湘南最后压着声音开口,“刚才你怎么了,突然抓着我。”

    厉准没马上回答,只把烟盒拿出来,点了一支烟。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来。

    苏湘南眨了眨眼,换了个坐姿,靠在沙发背上,声音很轻,“阿墨肯定是去找唐黎了,你看他那急匆匆的样子。”

    厉准眼角瞄了她一下,然后才开口,“你那么想看我和阿墨翻脸么。”

    苏湘南一愣,缓了一会才明白厉准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啊了一下,掩饰性的笑了笑,“什么啊,你在说什么。”

    厉准转头看了苏湘南一眼,“湘南,你以为你的话,只有厉墨能听明白么。”

    苏湘南慢慢的把表情收了,只看着厉准。

    厉准三两口就把烟抽完了,最后他直接把烟头按在茶几上。

    他站起来,嘴里的烟气随着说话的动作一点点的呼出来,“其实你不用这么挑拨,早在四年前,我们两个就翻脸了。”

    说完厉准抬脚就上楼去。

    苏湘南坐在原处,眉头慢慢的皱起来,一时半会没明白厉准的意思。

    另一边的厉墨,并没有去唐黎那边。

    他开车去了温晶如的住处。

    大晚上的,温晶如已经躺下来的。

    她肚子依旧不舒服,整个人缩在床上。

    厉墨没有提前通知她,先进了客厅,打开灯。

    客厅看着和平时没什么不同,厉墨看了一圈,那边佣人就推门出来了。

    估计是听见声音了。

    佣人年纪有点大,看见厉墨后吓了一跳,“厉先生。”

    厉墨点点头,“她睡了么?”

    佣人嗯一下,“温小姐这两天不舒服,都是早早的就睡下了。”

    厉墨蹙眉,“不舒服?”

    佣人也不太清楚,温晶如并不会什么事情都告诉她,她们两个人平时都不怎么说话的。

    毕竟她过来,是替换掉了温晶如从前比较满意的佣人,温晶如对她多少都有些防备。

    佣人只是想了想,“这段时间她经常跑医院,我问过了,她说就是小感冒,不碍事。”

    厉墨又说,“你没跟着去?”

    佣人就有些叫委屈,“我每次都提出来,要跟着她过去,可是温小姐不同意,只让我在家里等着。”

    厉墨深呼吸一下,说了句知道了,就过去推开温晶如的房门。

    温晶如躺在床上,等着厉墨走到床边才一下子惊醒。

    她赶紧开了床头灯,“谁?”

    厉墨没说话,就站在旁边看着她。

    温晶如看见是厉墨,脸上慌了那么一下,不过她马上就笑了,“阿墨,是你啊,你来啦。”

    厉墨没什么表情,只盯着温晶如看。

    温晶如脸色有些惨白,说话虽然尽量显得高兴,可也能明显的听出来,有些喘息。

    他转身,看着房间四周,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又低头,看了一下床边的垃圾桶,里面有个药盒,还有药物说明书。

    厉墨收了视线,声音很清淡,“今天怎么去医院了。”

    温晶如早就想好了回答,她坐起来靠着床头,“前两天感冒,一直鼻塞难受,吃了药效果不是很好,然后就去医院做雾化,这几天都有过去。”

    不用厉墨问太多,她自己就说,“医生说,这一茬流感就这样,没什么大问题,药继续吃,注意饮食和休息就好了。”

    厉墨点点头,没说别的。

    温晶如的床头柜上很干净,什么都没有。

    厉墨站了一会就说,“你睡吧,看你脸色不好。”

    温晶如觑着厉墨的表情,也不敢说太多,就慢慢的躺下来了。

    厉墨也没走,但是也没表现出要留下来。

    温晶如还真的有点怕厉墨留宿在这边,她如今确实是不太方便。

    不过好在厉墨就只是这么站在一旁。

    温晶如难受的厉害,刚才吃了药,躺一会脑子就开始昏沉了。

    厉墨在一旁等了好一会才离开。

    回到车上,他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看了看。

    这是他刚才从垃圾桶里面拿出来的药物说明书,一共两张,不同药物的。

    其中一张,一看就是消炎药。

    另一张药物名称有些冷门,厉墨是没看懂这是什么药。

    他把手机拿出来,当下查了查,然后就蹙了眉头。

    从药物介绍来看,并非是常见药,而是抑制性的药物,针对的症状有几个,但是都不应该是温晶如能用的上的。

    比如和帕金森有关,这就和温晶如无关了。

    看了一会,厉墨也没看懂是干什么用的。

    他把说明书放起来,开车离开。

    厉墨这次是回到唐黎那边了。

    唐黎早就睡着了,厉墨放轻了声音进了房间,然后过去坐在床边。

    唐黎睡得很安稳,一点也没发现。

    厉墨把她的手拉过来,一点点捏着她的手指。

    他今天虽然忙了一天了,可并不困顿,现在坐在这边,就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唐黎刚到他身边的时候,模样装的像个老练的嫖/客,一身的假把式。

    可其实在他捏着她的下巴亲上去的时候,她明显整个人都僵了。

    她的第一次,是给了他,当晚还装的多娴熟一样,可是颤抖的身体还有惊慌的眼神,早就出卖了她。

    厉墨有点没忍住,俯身过去,在唐黎嘴角亲了亲。

    唐黎慢慢悠悠的就醒了过来。

    她一点也没害怕,还没看清楚来人,就伸手先搂着对方的脖子,“你回来了。”

    厉墨声音轻轻的,“你都不看是谁,就抱过来。”

    唐黎蹭了蹭厉墨的脸颊,“除了你,不会有别的人。”

    厉墨笑出了声音来,他侧头在唐黎脸上亲了亲,“你睡吧,我去洗漱。”

    时间真的太晚了,这一天一点也没闲着。

    唐黎确实也是困,松开他翻了个身,继续睡过去。

    厉墨过了一会回来,放轻了声音上床,从后面抱着唐黎。

    唐黎过了几秒钟,翻身过来,搂着厉墨的腰,整个人缩在他的怀里,“你来了,我才安心。”

    厉墨过了好一会才说,“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婚礼,等我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也举办个婚礼吧。”

    唐黎好一会没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惊讶厉墨突然提了这一茬。

    厉墨顺着她的背,又说,“还有婚纱照,到时候我们出国拍,你之前说在国外说喜欢的那些景点,我们都可以过去。”

    唐黎过了几秒钟才痴痴地笑出来,“我不在意这些,和你在一起就好了,那些都是虚的。”

    也不知道唐黎这是在安抚他,还是说真的不在意。

    可厉墨心里着实是不太好受。

    尤其想起来今天厉准和苏湘南商量婚礼时候的样子。

    苏湘南有的,他也想给唐黎。

    唐黎在厉墨的脖子上亲了亲,“亲爱的,别有压力,我们两个好好的就行。”

    厉墨半晌后才嗯了一下,“好。”

    这么抱着唐黎,厉墨一会也困顿起来,闭上眼睛无声的叹了口气。

    厉墨心里有事,一晚上其实都没怎么睡好,早上天一亮,他就行了过来。

    两个人睡着之前是什么样子,睡醒后还是什么样子,胳膊腿都人缠绕在一起。

    唐黎像八爪鱼一样,抱着厉墨不放手。

    厉墨想把她手拿下去起床,结果唐黎马上就缠的更紧。

    厉墨就笑了,捏了捏她的脸,“时间不早了,我还有点事情,乖,你再睡一会,我要起来了。”

    唐黎没说话,慢慢的松了手。

    厉墨起身先拿了手机看,上面有手下发来的信息。

    他简单的浏览了一遍,然后把手机放下去洗漱。

    这洗好了脸还没等换衣服,手机就开始震动起来。

    唐黎只当做没听见,躺在那边没什么反应。

    厉墨过来看了看,就把电话接起来了。

    那边是齐云兰。

    齐云兰声音稍显气急败坏,“阿墨,你起床了么,收拾好来一下老宅,这帮刁民,我恨不得打死他们。”

    她这么一说,厉墨就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了。

    他动作一停,“还没起来,时差都没倒过来。”

    齐云兰似乎才想起来,厉墨回国后根本没休息,昨天一天都在忙。

    她支吾一下,也知道自己有点着急了,于是哦了一声,“那你先好好休息,这边我应付一下。”

    厉墨说了句好,就把电话挂了。

    那边唐黎慢慢的坐起来,看着厉墨,“谁啊,你这谎话说的,这么真。”

    厉墨把手机扔在一旁,没正面回答,“一堆屁事。”

    唐黎裹着被子笑了起来,“地球没你不能转。”

    厉墨开始换衣服,“我这几天都有点忙,你自己玩,我晚上都尽量早点回来。”

    唐黎点头,“好,知道了。”

    时间太早,厉墨没吃早饭就走了。

    开车从唐黎这边刚出去,电话就响了起来,厉墨看了一下,直接接起来,“陈医生。”

    陈医生叫了一句二少,然后说,“昨晚你发给我的那个,我刚才才看见,这种药并不常用,你是用来干什么的。”

    厉墨想了想才说,“在一个女人那边发现的,她很年轻,不过昨天去了医院,这个药,应该是医院那边开回来的。”

    陈医生一听是女人,就敏感了一点,能在厉墨身边的女人,肯定都有一点别样的心思在。

    他笑了笑,叹了口气,“这个东西,有的医院,在女人生产后会开,我想你身边那个应该不是。”

    厉墨嗯一下,“不是。”

    陈医生又说,“这个药有一些抑制功效,其实有一种情况并不是很常用,但是也有过,就是女人取卵后,有的医院会给开一点,加在别的药方里面。”

    厉墨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取卵后?

    昨天温晶如的状态,倒是有点不对劲。

    取卵后的女人什么样子,厉墨不是很清楚,但是结合昨天温晶如的状态,看着好像还挺符合这种说法的。

    陈医生在那边说,“二少,你是不是被人算计了。”

    厉墨半晌后笑了,“没事,也不算是被人算计了。”

    他只是没想到,温晶如有这么大的胆子,本来以为之前那女人的事情出现,他身边这些人都能老实一点。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人的野心。

    厉墨把电话挂了,车子一转,先朝着温晶如所住的地方过去。

    路上的时候,厉墨心思百转,把昨天到现在的所有事情,重新想了一遍。

    手下描述那个过来袭击唐黎的人,又矮又瘦,滑溜的很,说是一下子根本收拾不了。

    虽然交手不多,但是行家一出手,就能探出对方的斤两。

    手下说那人有点料,如果拖时间硬攻,他还不一定能扛得住。

    昨天那样,对方应该也就是想吓唬吓唬唐黎,没想真的把她如何,所以唐黎才能全身而退。

    厉墨舔了一下后槽牙,这人,十有八九是厉致诚派过去的。

    厉致诚果然,是要动手了。

    车子开了一路,厉墨想了一路。

    然后等着车子慢慢停在温晶如住处门口的时候,厉墨一开始想要收拾温晶如的心思全都没了。

    他靠在椅背上,眉头皱起来,转头看着那院子里。

    温晶如也不知道是没起床还是如何,反正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厉墨盯着看了一会,最后还是启动掉头开走了。

    温晶如这边留着也不是不行,这个女人,心眼虽然多,可是很好处理,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他一开始留着这女人在身边,是有打算的,现在看来,她即便是做了一些小动作,可是并不影响她在自己这边的作用。

    厉墨这次开车朝着齐家过去。

    那边还在闹,他车子还没开到齐家门口,就看见齐家老宅那边围了好多人。

    相比他们闹闹哄哄的声音,那播放的哀乐声可能更渗人。

    然后依稀看着,还有人拿了火盆,在齐家老宅门口烧纸。

    厉墨没把车子开到跟前去,离着一段距离,把车子停了下来。

    然后他在车里看了一会,那边人不见多也不减少,一直围着就那么一些。

    厉墨都笑了,不知道齐逢昌现在是什么样子,昨天他没来得及来齐家老宅,没看见齐家别的人,现在倒是挺好奇齐家的人都是什么状态的。

    齐逢昌。

    厉墨念了一下这个名字,眼神里带着的都是嘲讽。

    齐家和厉家虽然是联姻的,但是来往并不多。

    厉家老太太看不上齐家的人,这个所有人都知道。

    齐家的人也有自知之明,不往跟前上凑,只要能巴着厉致诚的大腿,他们并不在意太多的东西。

    厉墨从前和齐逢昌交集就不多,只是两个人作风有些相似,总是被人捆绑在一起谈论。

    其实厉墨知道,齐家的人,同样也看不上厉家这些人。

    不过是血缘关系一层摆在那边,大家见面,就总是要摆出亲厚的表象来。

    厉墨靠在车子里,看着那边闹哄哄,似乎没完没了的景象,想起之前厉家公司宴会上,齐逢昌和自己说的那些话。

    应该都是齐云兰授意的。

    那时候齐逢昌意气风发的,谁能想到,这才没过多久,这身上,就要缠上人命官司了。

    厉墨一直没下车,齐云兰也再没打电话过来。

    这么在车上观看了半个多小时,那边齐家的人似乎是真的没办法,最后只能报警了。

    警方的人过来,也不知道是说了什么,还是闹事的人不想和警方对着刚,反正吵吵闹闹一会,这人群也就散了。

    厉墨看着一个老太太,端着一副遗像,哭嚎的从朝着这边走。

    老太太头发花白,看着着实是可怜。

    只是厉墨向来没什么同情心,看了一眼就收了视线。

    等着人群都散了,厉墨才启动车子,朝着齐家那边过去。

    齐家老宅门口佣人站着,看起来一个个义愤填膺的。

    看见厉墨的车子过来,那些佣人赶紧换了一副表情,先给厉墨的车子让了路,然后十分热情的迎了上来。

    厉墨开车门下去,那边马上有佣人说,“二少,夫人他们都在家里等着了。”

    厉墨没说话,直接朝着客厅那边过去。

    客厅里面现在人很齐全,齐家的人几乎都到齐了。

    客厅地上都是摔碎的玻璃渣,还有些看起来是花瓶碎片的。

    厉墨过去,才走到客厅门口,齐云兰一下子站起来,“阿墨,你来了。”

    她过来拉着厉墨的胳膊,进了客厅。

    厉墨眼睛一扫,看了看站在客厅中间,垂着头的齐逢昌。

    齐逢昌面色有些灰败,看着像是知错的模样。

    齐逢波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捏着眉骨,看起来有些疲惫。

    齐家老爷子老太太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一个个的拉着脸。

    厉墨跟着齐云兰坐在沙发上,齐云兰就说了,“这个事情,本来当时也是花钱摆平了的,谁能想到,那些人会这么不知足,现在又过来狮子大开口。”

    齐逢波闻言,抬头看了齐云兰一眼,眉头有些皱着,“你上次就不能惯着他,上次就应该让他长长记性,还有那些人,一看就不是一次能打发走的,他们尝到了甜头,肯定还会来。”

    齐云兰叹了口气,“怪我了,我以为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大事,上次是我擅作主张了。”

    齐逢波摆摆手,看着实在是烦躁,“算了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咱们就看看,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齐云兰就看了厉墨一眼。

    厉墨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装作看不懂,就是不说话。

    齐逢波也转眼看了一下厉墨,他皱着的眉头并没有松开。

    厉墨转眼就看着齐逢波,他的目光稍微带了一点攻击性。

    齐逢波一愣,还不等开口,厉墨就说话了,“不是说那女的是意外死的么,意外就不是二舅的问题,他们想闹,咱们就走正当途径不就可以了。”

    齐逢昌在旁边赶紧开口,“不能报警啊,这事情闹出去,我这脸往哪里放,我这……”

    他还没说完,齐家老爷子把拐杖重重的杵在地上,“你还要脸啊,你以为你还有脸?你的脸早就没了,连带着把我们齐家的脸也都丢的干干净净了。”

    齐逢昌赶紧再次垂下头,一句话不敢说了。

    齐云兰眨了眨眼,声音稍微有些没有底气,“那个事情,确实是意外,但是他们就非要往我们家身上碰瓷,这真的是没办法的事情,那些刁民,一个个跟没见过钱一样。”

    厉墨哼笑一下,“这年头,天灾人祸的太多了,哪里是想碰瓷就碰瓷的。”

    他像是想到个事情,就提了一下,“前段时间还有新闻,一辆私家车在十字路口和工程车撞上,当场摊成一张饼了,你说这种,是不是也能碰个瓷?”

    齐逢波听见厉墨说这样的话,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厉墨脸上带着笑意的,不深不浅,视线依旧落在齐逢波身上。

    齐逢波觉得周身一凉,感觉就不太好了。

    厉墨和齐逢波来往的更少,所谓的舅甥情那就更没的找了。

    厉墨翘着嘴角,“真是可惜,一条人命呢,说没就没了。”

    齐云兰眨了眨眼,也感觉不太好了。

    客厅里一下子没人说话,厉墨就吐了一口气出来,“我听说啊,那人的车子好像还找到了违禁品,是什么来着,我想想啊,还挺先进的。”

    齐逢昌听不懂厉墨说的什么,眉头皱起来,一脸的疑惑。

    厉墨说是想一想,可视线走了一圈,就把这客厅里所有人的表情看了一个遍。

    有些事情,也就有了结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