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125章 不爱她的,她也不爱
    唐黎的手机里倒是有几张厉墨的照片。

    都是生活照,之前在国外的时候,她抓拍的。

    唐黎其实有些犹豫,如今她和厉墨的关系,也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

    理应先瞒着他的身份,日后如果分开了,她也还有退路。

    唐忠平见唐黎迟迟没把手机拿过来,就探着头过去看。

    他笑着说,“这个是么,就是这个男人吧。”

    唐黎抿嘴,还是把手机递过去了,“是这个,叫做厉墨,家是青城的。”

    唐忠平拿着手机看的很认真,还点点头,“长得不错的小伙子,容貌上,配你倒是可以的。”

    他把厉墨的照片都看了,然后问,“他家庭条件如何,家里人好相处么,你被我这么连累,他们家里人有没有对你不好。”

    唐黎笑了笑,让自己看起来表情自然一些,“他家里不太管他的事情,家长很开明,说是只要我们两个过的好就行,对我也还可以。”

    唐忠平不知道她话里面的真假,听她这样说,还挺高兴的,又看了看手机,“是啊,你们两个过的好就行。”

    这么坐了一会,唐忠平也累了,又开始喘。

    唐黎扶着他靠在床头,唐忠平吃了两块苹果,就摆摆手,“不吃了,嚼着都感觉累。”

    唐黎把东西放在一旁,给他盖了盖被子。

    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语言。

    整个病房,就只能听见唐忠平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唐黎只坐在旁边陪着,一直到唐忠平这么坐在这里,直接睡着了。

    她盯着唐忠平看了好一会,人生至今,唐忠平辉煌过,也落魄过。

    不知道回忆过去,他欣慰多,还是遗憾多。

    唐黎过了一会,过去把唐忠平放躺下,唐忠平甚至躺下的整个过程都没睁开眼睛,只是找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过去。

    唐黎去了窗口那边站着,把手机拿出来,厉墨一个电话一条信息都没有。

    想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出门了。

    她等了等,转身从病房出去。

    她从早上到现在,将近一天的时间,除了在飞机上喝了一点水,真的是什么都没吃。

    之前她还不觉得,现在闲下来了饥饿感也就上来了。

    医院旁边很多小饭馆,唐黎找了一家进去,才坐下来,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顾朝生的电话。

    唐黎直接接了,顾朝生在那边开口,“你走了?”

    唐黎嗯了一下,“一早上的飞机。”

    顾朝生唉了一下,“我说的我过来怎么看不到你人,问你的那个保姆,她一句话都不透露。”

    唐黎拿了菜单,对着过来的服务员指了两道菜。

    服务员点点头就走了。

    唐黎想到个事情,“Susan现在如何了?”

    “还那样,拿了钱心情好多了,佣人说,最近吃喝都见长了。”顾朝生即便是提到Susan,语气里都是满满的嫌弃。

    唐黎点点头,“行吧,等我抽个时间,给她打个电话。”

    顾朝生不关心这个,他这次打电话过来,是有别的目的,“哎,跟你说个事情。”

    他语气这么贼兮兮的,唐黎马上就知道要说的这个事情,是和谁有关的。

    原本她很想说一句不听,可是控制不住,张嘴说出来的就是,“厉墨又怎么了?”

    顾朝生呵呵的笑了起来,“你怎么就知道我要说厉墨的事情。”

    唐黎不轻不重的嗤笑一下,“说吧,他又怎么了?”

    顾朝生也不卖关子了,“厉墨出国了,今天下午走的。”

    出国?

    唐黎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不过随后就想到了厉致洪。

    厉致洪之前被送出国,状态就不是很好,厉墨如果出国不是出差,就很可能是奔着厉致洪去的。

    前脚才送过去,后脚再次过去,想来应该是厉致洪那边的情况不是很好了。

    唐黎吐了一口气出来,“我知道了。”

    “不不不,你不知道。”顾朝生马上把话茬接了过去,“我要说的不只是这个,我想告诉你,厉墨可不是一个人去的。”

    顾朝生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就带了那么一些嘚瑟的成分在。

    他说,“他三叔来了,跟着他一起出国,还有……”

    后面这一块,他要重点说了,“厉墨带了个女人一起走的,好像就是上次他们在酒吧里面嗨,被拍到的那个女人,这出国都带着,可见是宝贝的很,估计啊,最近这段时间,是他的心尖宠了。”

    唐黎一顿,这个倒是她没想到的。

    她半晌才开口,“他带那个女人一起走的么。”

    “是啊,这个我还能骗你,一起走的,我的人看的真真的。”顾朝生言辞笃定。

    唐黎嗯一下,“好,我明白了。”

    她的语气,比自己想的要镇定的多。

    顾朝生顿了顿,声音缓和了下来,“我和你说这个,也是希望你能早点明白,从前厉墨对你再好,都不过是因为新鲜,那种男人,靠不住的。”

    唐黎说了句是啊,然后又说,“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不是不是,不是男人都靠不住,你不能因为一个厉墨,把我们一条船都打翻。”顾朝生赶紧纠正她,“其实还是有很多好男人的,你要多看看身边的人。”

    说来说去,不就是自我推荐的意思,唐黎不想听了,“我要吃饭了,不和你说了。”

    也不等顾朝生的反应,唐黎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

    她把电话捏在手里,脸上慢慢的恢复成了面无表情。

    出国了。

    还真的是,她离开没和他打招呼,他走也没说一声。

    这次还带了别的女人出国,不知道是不是又要去拉斯/维加斯来一场浪漫的旅行。

    唐黎之前听见厉墨那边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一颗心都会拧着的疼。

    可是现在居然,平淡了那么一些。

    没有她想的那么疼。

    可能也是麻木了吧。

    在饭店吃过了饭,唐黎又去看了看唐忠平。

    唐忠平还在睡觉,不过看得出,他并不舒服,喘息声比较大,中间偶尔还带了一点无意识的呻吟。

    正赶上护士过来查房,见唐忠平睡着,就小声的和唐黎说,“患者心肺功能不行了,以后会越来越累,你听他呼吸就知道了。”

    唐黎盯着唐忠平看,一句话没说。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等着护士出去,唐黎在这边又陪了一会,本来以为唐忠平会醒来,她打算趁着自己这次过来,多和他说说话。

    结果他一直都没醒。

    唐黎过去叫了他几次,唐忠平嗯嗯的应着,但是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唐黎叹了口气,去买了一些吃的放在床边,最后还是从医院离开。

    附近没有大型的酒店,她就去了个一晚上四五十的小旅店凑合。

    临睡的时候,唐黎把手机拿出来,算一算时间,厉墨现在应该还在空中。

    这次他走,也不知道会在那边停留多少时间。

    她把手机放在床头,闭上眼睛,半天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出来。

    ……

    厉墨上了飞机,一开始和北北调笑了一会。

    看得出,两个人的关系很好,像是在热恋中。

    厉致义没和厉墨挨着,坐在过道的另一边。

    他最开始转头看过来几次,后来就再也不看厉墨,那样子,明显就是有点嫌弃。

    北北也发现了,她搂着厉墨的胳膊,整个人靠在他身上,“三叔好像不太喜欢我。”

    厉墨抬手摸了摸北北的头发,“三叔不喜欢我身边所有的女孩子,长辈,都这样。”

    北北噘着嘴,有些委屈的模样,“可你身边总是要有人的嘛,难不成你要一辈子一个人过?”

    厉墨笑了,“说的就是。”

    飞机在空中的时间有点长,几个小时过去,大家都没了一开始的劲,全都沉默了下来。

    厉墨转头看着窗户外边,表情慢慢的幽深起来。

    北北坐在厉墨旁边,头枕着他的肩膀,闭上了眼睛。

    厉墨抬手,慢慢的把北北的头挪开,让她自己靠在椅背上。

    他捏了捏眉骨,也觉得很疲惫。

    老八在一旁坐着,板板正正的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

    厉墨闭了闭眼,烦躁的感觉一下子就窜上来了。

    早上张婶有打电话给他,说唐黎带着不多的行李出门了,没说去什么地方。

    不过看唐黎的样子,应该是要出远门。

    如果是出远门,厉墨能猜到的也就是云城。

    她这么着急回去,应该是那边有什么事情。

    他皱眉,心里越发的放不下。

    ……

    唐黎第二天一早上先给Susan打了个电话,主要是告诉她自己回了云城,在唐忠平这边,想让Susan一会隔着电话,和唐忠平说两句话。

    结果Susan一听,当下就不乐意了,“我没什么话和他说,我也不想听他说话。”

    唐黎不想和Susan吵架,“他身体不好,医生说撑不了多久了,你这次和他说说话,应该是这辈子最后的通话了。”

    “不需要。”Susan冷笑,“他和妈离婚的时候,我就没有爸了,他如何,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唐黎抿嘴,不知道Susan为什么这么排斥唐忠平。

    其实算一算,唐忠平从前是很宠她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孙晓芬说过太多唐忠平的坏话,把仇恨的种子种在了Susan的心里。

    Susan这边说不通,唐黎便也不费口舌了。

    挂了电话收拾一下,她去了唐忠平的病房,简单的说了说话,也就和唐忠平道别。

    她说自己还有工作,不能出来太久。

    唐忠平也是理解她的,点点头,“你去忙,不用管我,我这里不用你惦记。”

    说完,他犹豫一下才开口,“你要是还有时间,就去看看你妈,你难得的回来了一趟。”

    唐黎笑了一下,“嗯,我一会顺路过去看看,这个你不用担心。”

    两个人没聊几句,唐黎这边赶时间,也就走了。

    她从医院出去,直接打车去了机场。

    她才不会去见孙晓芬,上次来这边,看她那一次,她对孙晓芬就彻底死心了。

    她们俩这辈子,根本没有母女缘分。

    唐黎去了机场,换票安检,一路也没回头。

    等着坐在候机室里面,唐黎把手机拿出来,厉墨他们应该是下飞机了。

    她总是控制不住的去想他那边的情况,唐黎真的是讨厌死这样的自己了。

    不过是一个男人,一开始她就是奔着他的钱来的,现在依然为了钱安心的留下,和从前一样,不是也挺好么,为什么要在意那么多,不爱她的男人,她也应该丢掉才对。

    可是脑子里是这么想的,她一颗心根本就不受控制。

    她甚至还在想,厉墨和那个女孩子,在订的酒店里,会做什么样的事情出来。

    是不是就好像和她去的那次一样,完全不知道节制。

    真的是越想越揪心。

    唐黎吐了一口气,等着检票时间到,起身拿着机票去了检票口。

    一路三个多小时,恍恍惚惚的回到了青城。

    意外的是,唐黎从出站口一出来,就看见了顾朝生。

    她没有告诉顾朝生自己的行程。

    顾朝生居然还像模像样的买了一束鲜花,看见她就跑过来,送上鲜花,说什么欢迎回来。

    这做作的样子,让唐黎看着就腻歪。

    唐黎没接花,“你怎么知道我这个时候回来。”

    “不知道啊。”顾朝生回答,“我早上就在这里等着了,就是在堵你。”

    唐黎嗤笑一下没说话,也不知道顾朝生说的是真的假的。

    顾朝生也没开车带唐黎回她的住处,而是先找了个饭店。

    时间马上到中午的饭点,唐黎早饭没吃,确实也饿了。

    这个时候,她也就不和顾朝生矫情了。

    吃饭的时候,唐黎主动提了一下工作的事情,她说想今天就过去看看。

    顾朝生笑了,“工作是跑不了的,你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过来接你,送你过去。”

    唐黎脾气其实也挺拗的,直接开口,“就今天吧,我过去看看环境,明天不用你送我,我自己过去。”

    她以后,再也不想靠着任何男人,谁都指望不上。

    在这种事情上吃一次亏,就已经够了。

    顾朝生盯着唐黎看了一会,就让步了,“行行行,吃过了饭,我带你过去。”

    说完,他还笑着调侃,“我是真的拿你没办法。”

    唐黎不留情的拆穿,“你是拿我的脸没办法吧,但凡换一张别样的脸,你也不可能这么容忍我。”

    这话,还真的是不假。

    顾朝生也没否认,“先看脸,脸过关了,然后才能看性格和脾气,人嘛,都是这么庸俗的。”

    唐黎嘲讽的勾了一下嘴角。

    她就不是,她最先看的,是钱。

    吃过了饭,顾朝生带着唐黎,朝着市区那边过去。

    设计公司的办公楼也不算在市区里面,离着市中心有点距离。

    而唐黎比较满意的,是这里离厉家公司很远。

    她之前还有点担心办公地点和厉墨那边挨着,以后会无意间遇见。

    不管怎么说,顾朝生给她找了工作,她多少在厉墨面前都有点没底气。

    设计公司的办公楼也不是特别高大上,就是一个小写字楼里面。

    唐黎还挺喜欢这种的,这种稍微带了一点生活气息的地方,让她多少没那么心虚。

    她确实是什么都不会,真的在那种精英群里穿梭,她会自卑。

    顾朝生车子停下来,先打了个电话出去,然后才带着唐黎下车,朝着写字楼过去。

    他们走到正门口的时候,里面的人正好出来。

    顾朝生笑了,抬手打招呼,“魏老板。”

    那位魏先生嗨了一下,“什么老板,都是打工的,比起来,你顾少爷可比我们强多了。”

    他一转眼看了看唐黎,“这个就是你女神?”

    “可不是咋地,一眼就被你看出来了。”顾朝生抬手搭在唐黎的肩膀上,“你也可以把她当做我祖宗,帮我供着。”

    唐黎一皱眉,就要把顾朝生的胳膊甩下去。

    结果顾朝生捏着她的肩膀,稍微用了一点力气。

    唐黎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他这是想让魏先生重视她一点。

    魏先生果然一挑眉头,对着唐黎伸了伸,“魏坤,你好。”

    唐黎也伸了手,“唐黎。”

    魏坤点头,“走吧,带你们进去看看。”

    这珠宝设计公司虽然不大,居然还是个外企。

    里面很多订单都是从国外总部发过来的,当然也接国内的单子,但是对比而言,国内的不算太多。

    公司里面员工不是很多,有两个大牌设计师坐镇,设计师手里各自带了两个学徒,剩下就各个职位分散开。

    整个公司,也就二十多个人。

    魏坤可能是看在顾朝生的面子上,一来就带着唐黎在公司内部转了一圈,遇到员工就介绍一下。

    顾朝生全程跟着,颇有点家长不放心孩子单独入社会的架势。

    简单的熟悉了一下环境,魏坤又和唐黎介绍了一下她的工作。

    因为顾朝生提前打了招呼,所以给唐黎安排的工作相对来说比较轻松。

    两个设计师关系不太好,有点王不见王的意思,两个人拒绝沟通。

    两人带的学徒有样学样,弄得现在工作有点进行不下去。

    所以唐黎算得上是两个设计师中间的桥梁。

    魏坤解释,这两个设计师虽然对彼此看不上眼,但是对别的人都挺好,颇有点想拉拢人的架势。

    唐黎在中间,绝不会受什么夹板气,还很可能成为香饽饽。

    香不香饽饽的,唐黎不在意,她只看钱。

    魏坤说完这些,看了顾朝生一眼,然后比划了个数字,“你的工资,这个数,后期如果团队合作不错,按照盈利可以提成,你觉得如何。”

    想不说提成不提成的,就是魏坤现在给的数字就已经让唐黎意外了。

    她一点基础没有,一上来就能拿这么高的工资,唐黎转头也看了一下顾朝生。

    顾朝生也明白唐黎的意思,赶紧摆手,“你别看我,你不满意就直接说,我再给你找下一个工作。”

    唐黎眉心出现一点的褶皱,“你没在中间动手脚吧。”

    “开玩笑,我能动什么手脚,我还能贪污你的工资不成。”

    唐黎哼笑一下,顾朝生明知道她不是这个意思。

    她看着魏坤,点头,“好,我明天来上班。”

    魏坤再次和唐黎握手,态度很是不错。

    一共在这边耽搁两个多小时,唐黎和顾朝生就从公司出来。

    上车后顾朝生开口,“厉墨那边,你提了么,他知道你要出来找工作么,按照我对厉墨的了解,他知道的话,可能不会很高兴。”

    唐黎嗤了一下,“他现在,估计也顾不上我,而且什么高兴不高兴的,我现在也顾不上他。”

    顾朝生翘了一下嘴角,对她的这个反应很是满意。

    唐黎到家的时候,张婶正在给花浇水,看见唐黎哎呀了一声,“唐小姐,你回来啦。”

    唐黎嗯一声,不等张婶说下一句话,她就先开口,“累了,先上去休息了。”

    张婶顿了顿,说了一句好。

    唐黎走到楼梯中间的时候,回头看了张婶一眼。

    她正在低头发信息,想来是给厉墨的。

    唐黎收了视线,只当做没看见。

    ……

    厉墨站在医院前面的空地上,表情不咸不淡。

    厉致洪确实是不行了,已经处于弥留之际。

    赵金丽哭的死去活来,甚至跪下来求他和厉致义救救厉致洪。

    厉致义跟着难受,不断的安抚赵金丽。

    厉墨没安抚,甚至一句话都没说,他只是不愿意看这种画面,转身出来透气。

    厉墨这么站了没一会,厉慧就过来了。

    她站在厉墨旁边,“你那个新女朋友,怎么没带过来,把她一个人留在酒店,你也放心。”

    厉墨没看厉慧,只看着不远处的街道,“那么大的人了,有什么不放心的。”

    厉慧哼笑一下,“厉墨,别人不知道你玩的什么把戏,我可是清楚的很。”

    厉墨也笑了,“你清楚有什么用,你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

    厉慧转头看了厉墨一下,“我也不会说出去,我倒是想看看,你们父子俩,最后会是个什么下场。”

    下场啊,最坏的下场,也不过是其中有一个人和厉致洪一样。

    厉慧过了一会又说,“医生在劝说我妈把辅助机器撤掉,让我爸少受苦,我妈不同意,她啊,总觉得还有办法让我爸好转,真是傻女人。”

    其实赵金丽也并非是傻,不过是没办法接受厉致洪抢救不过来这件事。

    中年丧夫,确实是一件让人没办法轻易接受的事情。

    厉慧又说,“我爸走之后,我和我妈也想在这边生活了,这段时间,虽然日子过得不是很顺心,但是相比来说,比从前要好,至少离得远了,也就都放下了,从前的那些事情,不管甘不甘心,只能算了。”

    说完,厉慧又看了厉墨一眼,见他不说话,就换了个话题,“厉准呢,我本来以为这次,他会跟着过来。”

    厉准?

    厉墨笑了笑,“他有点忙。”

    厉准最近确实是很忙,忙着和瞿经理搞好关系,还忙着苏家成立公司的事情,再加上手上的那些工作要做。

    厉准可真的是够拼命的。

    厉慧叹了口气,“大哥是个好人,至少从前是,那个时候,我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心疼我的,至于二哥你,你也算不得特别坏,我其实都知道,你们也不容易。”

    厉墨有些意外,看了看厉慧,她今天的话真的是多。

    厉墨收了视线,“谁都不容易,只是看自己能不能挣脱罢了。”

    厉慧长长的呼出去一口气,“三叔刚才说让我们回国,我妈有点松动了,她年龄大了,总有点落叶要归根的想法在,我没办法劝,一会二哥你帮我劝劝吧,回去的话,不知道我和我妈能不能活下去。”

    厉墨嗯一声,“我知道了。”

    厉慧抿嘴,过了好一会,有点没忍住,还是开口了,“你有听到陆家那边的消息么。”

    “听到一点。”厉墨开口,知道厉慧要问的是谁,“陆长宁好像在相亲了。”

    “这样啊。”厉慧垂下视线,看了看自己的鞋,过了几秒钟接着说,“也是,他早就到了年纪了,确实该找了。”

    说完她就笑了,“以前我还和他开玩笑,说是他结婚,我一定会过去捧场,现在看来,话真的不能说的太早,因为谁都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你说说,那么小的一件事,可我就是做不到了。”

    厉墨没说话,这种话题,他也没办法接。

    两个人站了一会,那边厉致义就跑了出来,叫厉慧赶紧去病房,说是厉致洪可能要咽气了。

    厉慧转头就往里面跑。

    厉墨站在原地没动。

    厉致义看了他一眼,语气有点不太好,“你怎么不过去。”

    厉墨把烟拿出来了,“不愿意看这样的画面。”

    他这个理由说的倒是挺好。

    厉致义也没空和他掰扯,转头也回去了。

    厉墨站在原地,慢悠悠的一支烟抽完,把烟蒂扔在地上,慢条斯理的辗灭。

    老八过了一会,从旁边过来,先叫了一下先生,然后说,“北北小姐有点待不住了,吵着叫着要见你。”

    厉墨嗯一声,“那边如何了。”

    老八知道厉墨问的是什么,“唐小姐已经回家了,看着没什么不同的地方,整个人挺平淡的。”

    厉墨眯了眯眼,“挺平淡的?”

    老八不知道这个话是不是让厉墨不舒服了,“就是一切正常,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是么。”厉墨一下子就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