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137章 他等的人,没来
    顾朝生叫了人,第二天一早去了唐黎住处,说帮忙收拾东西。

    唐黎都笑了,她哪里需要帮忙,她除了自己穿的这一身,根本也带不走任何东西。

    她没让顾朝生的人进来,只让他们等在院子里。

    唐黎把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把厉墨送给自己的那枚钻戒放在了保险柜里。

    连同那一纸结婚证,也留在了里面。

    这东西既然没有法律效力,其实也等同于一张白纸。

    那就留给厉墨去处理。

    最后又看了看这个房间,唐黎吐了一口气。

    张婶就在楼下垂着手站着,唐黎一直没和张婶解释过,但是张婶已经察觉出什么不对劲了。

    等着唐黎下楼,张婶赶紧开口,“唐小姐,你这是,这是要走啊?为什么啊,你和先生吵架了?有什么话说开了不就好了,你们好好谈谈啊。”

    唐黎过去,站在张婶面前,没正面的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对我那么照顾,我谢谢你,希望你以后一切顺利。”

    她转头看了一下院子里顾朝生派过来的人,“我呢,就先走了,如果厉墨过来,你告诉他,东西都在保险柜里,我没带走,也帮我谢谢他这么长时间的帮助。”

    说完唐黎笑了笑,从客厅出去。

    顾朝生派过来的人赶紧凑过来,说是顾朝生有点忙,今天抽不开身,要不就亲自过来接唐黎了。

    唐黎根本不在意这些,“走吧。”

    几个人上了车,车子朝着唐黎公司那边过去。

    顾朝生之前为了唐黎打造的金丝窝,还正好离着她工作的地方很近。

    这巧不巧。

    顾朝生这边准备的特别齐全,也是个落地小别墅,里面的装修简直可以说是奢侈了。

    顾朝生还真的,说到做到,要在所有的地方赶超厉墨。

    唐黎有点头疼,主要是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未睡。

    她站在客厅里面看了看,然后回头对着顾朝生的手下,“你们去忙,剩下的我自己来就好。”

    那些人也是规矩,对她躬了躬身,转身走了。

    唐黎慢慢的上楼去,给她准备的卧室此时开着门,她也没有冤枉路,直接过去了。

    卧室里面也是豪华,正经人家应该都不会这么装修,这一看,就是养女人用的。

    唐黎看了一圈,又去衣柜那边看了看,顾朝生给她准备了一个衣柜的衣服,真的是什么款式都有。

    唐黎有些无奈,转身去了床脚的沙发上坐着。

    换了个环境,说真的,不习惯的很。

    唐黎过了一会,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没什么事情做,便也就点进去本地八卦看了看。

    结果第一条就把唐黎镇住了。

    八卦头条依旧属于厉家二少爷,不过这次上了头条,可不是因为他的感情问题。

    标题就写清楚了,厉二少昨夜疲劳驾驶,出了车祸。

    这种事情都能上头版头条,可见媒体那边对厉墨有多么的关注。

    唐黎心里有点哆嗦,赶紧点开新闻看了看,新闻里面介绍的还挺详细的,明显是一直跟着报道。

    新闻里面说是厉墨并无大碍,车子防震功能不错,气囊出来了,把他护住了。

    而且对方车子提前减速,算是降低了伤害。

    所以总的来说,厉墨这次的车祸,车子损毁严重,但是里面的人,其实伤的并不厉害。

    唐黎把文章都看了一遍,然后才放下心来。

    她把手机放下,缓了一口气,起身去浴室洗了把脸。

    从文章上面介绍的车祸时间来看,应该是从自己这边离开后。

    所以,是被自己的事情气的?

    不过随后唐黎就有点明白过来了,厉墨的生气,应该并非自己离开他,而是离开他后,和顾朝生在一起。

    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唐黎抬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半晌后,自嘲的笑了笑。

    从浴室出来,她看了看这张大床,是个两米大床,三个人睡都够了。

    也不知道顾朝生想什么呢。

    她叹了口气,想睡一觉,结果才在床上坐下来,顾朝生的电话就过来了。

    唐黎知道顾朝生要问什么,把电话接起来主动说了,“我已经过来了,现在正要休息。”

    顾朝生笑嘻嘻的,“你看了房子么,好看不好看,喜欢不喜欢。”

    这问题,可让唐黎怎么回答的好。

    她支吾了一下,只能说,“你用心了。”

    顾朝生还趴在床上,一晚上趴着睡觉,让他很不舒服,可是现在听见唐黎这句话,他突然就觉得背上的这点伤,也不算什么了。

    顾朝生笑嘻嘻的,“你喜欢就好,或者你看看,有哪里你不满意,你和我说,我让人改改。”

    他像是个初尝情滋味的毛头小子,把一个人捧在手心里,怎么对她好,都觉得不够。

    可是唐黎的心已经老了,她听见顾朝生的这番话,内心一点波澜都没有。

    她嗯了一下,“我现在有点累,等我休息好了再看。”

    顾朝生并不觉得这是一句敷衍,赶紧说,“行行行,你先休息,我抽出时间就去看你。”

    其实他还想说一下厉墨出车祸住院的事情,结果话在嘴边转了一圈,也没说出去。

    他和唐黎之间,最不能提的人就是厉墨。

    即便他也好奇,想知道唐黎的反应,但是也差不多心里有数,唐黎的反应,肯定会让他不舒服。

    那就不问了,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更好。

    挂了电话,唐黎合着衣服躺在床上,脑子里嗡嗡的响。

    她闭上眼睛,兴许过几天也就习惯了。

    习惯这个东西,虽然不好改,可是也不会跟着自己一辈子。

    什么都是,都不是永久的。

    ……

    厉墨醒来的时候,厉致诚就在他床边不远处坐着。

    厉致诚翘着腿,腿上摊开一个文件夹,他工作的时候,习惯性的皱着眉头,现在也是如此。

    厉墨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他皱眉,盯着头顶上挂着的吊瓶。

    脑子里最后的印象,是很杂乱的,似乎有人在叫,似乎有人在哭,反正闹哄哄。

    厉致诚一抬眼就发现厉墨醒了,他语气不急不缓,“醒了,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不舒服的话,叫医生过来。”

    其实厉墨伤得也不重,腿部骨裂,肩膀错位脱臼。

    没有致命伤,甚至正常车祸中的骨折都没有。

    医生说,伤的很轻,接下来养着就行。

    厉墨转头看着厉致诚,其实只这一眼,他就能看的出厉致诚不太高兴。

    而他不高兴的原因,厉墨差不多也猜出来了。

    厉墨吐了一口气,自顾自的说,“真的是点背。”

    说完,他撑着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

    这副身子骨,还能灵活运用,这倒是让他放心了一下。

    厉致诚把文件合起来,转手放在一旁的柜子上,“怎么还能出车祸,你一向开车是很稳的。”

    厉墨抿嘴,脸上的不高兴也摆了出来,“昨天情绪有点不太好,可能是没注意那么多。”

    厉致诚点点头,“因为唐黎?”

    厉墨直接承认,“算是吧,我真的没想到,顾朝生为了和我作对,居然能这么下血本。”

    他随后嗤了一下,“是我小瞧他了。”

    厉致诚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顾朝生那边,他倒是没听见什么信息。

    顾朝生向来不着调,厉致诚也并不是很注意他的动向。

    听见厉墨这么说,厉致诚问,“顾朝生?他和唐黎又怎么了?”

    厉墨靠在床头,没马上回答厉致诚的话,而是问,“有烟么?”

    厉致诚脸色拉下来,“都什么时候了,还抽烟。”

    厉墨转而就呵呵了一下,靠在床头,有些无奈,“爸,你说说,谁能想到,顾朝生从前那么多次,也没在我这里占到便宜,这一次居然豁出去了,然后还就真的扬眉吐气了。”

    厉致诚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唐黎和顾朝生在一起了?可是你不是刚给唐黎转了钱,怎么她转头就能和别人在一起。”

    厉墨砸吧砸吧嘴,“嫌我给的少了,啧啧,这种女人,真的是。”

    厉墨用眼角看了一下厉致诚,“你不知道吧,顾朝生啊,在唐黎身上砸了一个多亿,你想想,这是什么概念。”

    厉致诚一愣,半晌之后哦了一下,拉着长音,“他哪儿来那么多的钱。”

    这个厉墨还没调查,顾朝生自己应该没有那么多,多半是借的。

    厉墨摇摇头,不说话了,表情看着依旧不好。

    他这么沉默下去,姿态做的足,厉致诚也就没再多想。

    因为气愤顾朝生的挖墙脚,一个没注意把自己送进了医院,这好像确实是能说的过去的。

    厉致诚在这边又坐了一会,去门口那边接了个电话。

    没说几句,挂了电话后,他过来叮嘱厉墨好好养身体,公司那边不用管,也就走了。

    这边留了看护在,可是厉墨不想看见任何人,等着厉致诚离开,他看了一眼看护,眉宇间的不耐烦十分的明显,“出去。”

    看护赶紧闪人,厉墨这表情,看着多少有点吓人。

    病房里就剩下他一个后,他就靠在床头,这么坐在床上发呆。

    其实要说他想了什么,是没有的,可要说真的大脑一片空白,也不是。

    他隐隐的带了一些莫名的期待,可是又不敢仔细去想,这期待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可能是药水里面带了一些安眠阵痛的成分在,厉墨这么靠在床头坐了一会,居然就直接睡了过去。

    只是睡得并不是特别深沉,处在了半梦半醒的状态中。

    厉墨梦见门开了,先进来的是护士,帮忙把针拔了,过了没一会,病房门打开,这次进来的是唐黎。

    唐黎就站在看着他。

    她眼眶稍微有点红,看着自己的表情是心疼和难过的。

    厉墨的心也跟着疼了,他慢慢的开口,“阿黎。”

    这话是真的说出来了,然后他整个人也就忽悠一下从睡梦中惊醒了。

    原本就是坐着的,一下子醒了,整个人也就直接坐直了身体。

    这时候才发现,床尾确实是站了个人,而且也是女人。

    厉墨盯着那女人看,一开始心跳有些过快,结果在眼神聚焦,看清楚那人长相的时候,心跳的速度又一点点的恢复了过来。

    厉墨的表情也跟着严肃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女人,一句话也不说。

    倒是陆长霜面对醒来的厉墨,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她的双手有些无意识的抓着衣服下摆,“我听说你受伤了,过来看看你。”

    厉墨不说话。

    这样子看着,可是对陆长霜的到来,并不欢迎的。

    陆长霜抿嘴,稍微尴尬的笑了笑,“你好些了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厉墨过了好一会才说了一句没有。

    陆长霜舔了舔嘴唇,开始解释,“我和我爸一起过来的,我们听说,厉二叔出了事情,国外太远,我们没办法过去,所以来这边,想要祭拜一下厉爷爷,也算是间接的祭拜了厉二叔了。”

    厉墨眉头皱了一下,把视线重新放在了陆长霜身上。

    厉致洪和厉慧出事的时候,陆家那边可是不闻不问的,现在厉致洪人没了,厉慧也定居国外不回来了,他们倒是表现出关心和在乎了。

    这就有点假了。

    厉墨勾了一下嘴角,“你哥那边怎么样,手上的伤恢复的如何了。”

    见厉墨愿意和自己说话,陆长霜赶紧开口,“差不多了,都恢复的差不多了,现在来说,几乎不影响正常的生活了。”

    厉墨嗯一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哥这段时间受伤,应该是在家养着吧,忙惯了的人,一下子闲下来,估计也会不习惯。”

    说着他看了看自己,“医生说我现在就要在家里养着,真不敢想那么无聊的日子怎么过。”

    陆长霜自顾自的拉了一张椅子做下来,因为厉墨对自己说话不少而脸上终于带了实心实意的笑容,“我哥还好,毕竟伤的是手,走动这些不碍事,这段时间虽然没去公司那边忙,但是也不算闲着了,现在交了个女朋友,每天和女朋友在一起,也不算是无聊,你也知道,感情大过天,什么病都能治。”

    厉墨缓慢的点点头,“你说的也是。”

    提到了陆长宁,陆长霜随后就叹了一口气,“我听说小慧在国外不回来了,其实我还挺舍不得她的,我哥前几天还念叨了她,唉。”

    厉墨在陆长霜看不见的时候冷笑一下,“你哥念叨她什么了。”

    陆长霜是个实心眼的家伙,根本没听出来这是厉墨在套话,“我哥说,小慧其实也是可怜的人,还说最后厉二叔住院,正好赶上他出事,也没好好的安抚小慧,挺对不住她的。”

    这些屁话,现在说倒是好听,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不过陆长霜愿意这么无保留的和自己说这些,看来对自己是一点防备都没有的。

    厉墨原本没想过的事情,突然就有了打算。

    陆长霜在这边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些陆长宁和厉慧的事情,没什么主题,纯粹就是一些个人的感慨。

    厉墨突然就打断她,“你父亲呢,你一个人来医院这边的么。”

    陆长霜不知道怎么的脸颊就有点红,“我是一个人过来的,主要是听说你受伤了,过来看看,我爸应该是去你们家老宅了,他想祭拜一下厉爷爷,可定是要和你父亲商量的。”

    厉墨点点头,视线在陆长霜的身上走了一圈,带了一些考量。

    这些,陆长霜是没发现的。

    她很高兴,而这些高兴,足以混乱她的思绪,让她失去分辨和观察的能力。

    陆长霜在这边待了很长时间才离开,还说明天过来看他。

    厉墨笑着嗯一下,“好。”

    等着陆长霜离开,他脸上所有的温和就全都没了。

    陆家那边,在厉致洪出事的时候都没说帮个忙,怎么可能等着厉致洪离开了,才不嫌麻烦的过来祭拜。

    肯定是有别的意图在里面的。

    不过这有可能就会是另一个机会。

    ……

    厉墨在床上坐到傍晚,想见的人没来,不知道是没看见他的新闻消息,还是说根本不想过来。

    等着吃过了饭,老八就来了,说是苏家那边出事了。

    厉墨靠在床上,表情一点变化也没有,老八也不清楚厉墨有没有听见他的话。

    他停顿了一下,就只能接着说,“苏家公司开业典礼上放了烟花和爆竹,因为一些操作上的失误,爆竹点燃后,当场炸伤了两个人,现在两个人已经送去医院了,说是炸伤的面积还挺大的,后续治疗很麻烦。”

    老八看了看厉墨,“那两个都是苏家公司的合作伙伴,现在出了这种事情,不知道苏家那边接下来怎么处理。”

    厉墨慢慢的把视线转过来,看着老八,“小心一点,我爸那边肯定会调查的。”

    老八点头,“好,我们知道了,本来想把事情弄得再大一点的,可是老先生的人在那边,我们不太好动手,只能这样了。”

    “这样就行了。”厉墨声音很轻,“慢慢来。”

    说完他又说,“齐家工厂那边,你帮我去一下,说是把他们那边的报表和销售清单拿过来,这个和我二舅联系,他应该会直接给你。”

    老八说了句知道了,看厉墨似乎没别的事情了,转身就要走。

    结果他都走到了门口,厉墨突然又说话了,“唐黎那边,什么消息。”

    老八动作一顿,慢慢的转身看过去,有点不知道怎么说,稍显的支吾。

    “说吧,没什么不能说的。”厉墨转头看着窗外,表情很平淡。

    老八抿嘴,也就说了,“唐小姐搬走了,去了顾少爷准备的房子里,顾少爷昨天因为帮唐小姐还债,被打了一顿,据说伤的挺厉害,不过刚才,他去了唐小姐的住处,好像是……好像是两个人要一起吃晚饭,晚饭是在家里吃,没出去。”

    厉墨嗯一声,“好,我知道了。”

    老八抿嘴,无声的叹了口气,出了病房。

    唐黎和顾朝生一起共进晚餐,其实也能理解,毕竟在一起的第一天,肯定要庆祝一下。

    厉墨想了想,就笑了,开始还压着,最后直接笑出了声音来。

    好,挺好,现在的情况,都是他自己弄出来的,本来就应该有心理准备的不是么。

    晚上医生过来查房,说是厉墨骨裂的地方也不是很严重,不过为了恢复,还是要坐轮椅,让他平时少活动。

    厉墨没反应,像是没听见一样。

    医生也不管他听不听,反正自己把要说的都说了,说是明天住一天,后天看着就可以出院了。

    医生介绍完这些,齐云兰正好过来。

    齐云兰看着也挺疲惫的,等着医生走了,才叹了口气,说是之前过来了一趟,厉墨在睡觉,她也就去忙了。

    她说齐家工厂那边准备的都差不多了,机器重新进了,看样子这几天就可以投入生产了。

    说完这句,齐云兰压着声音,“苏家那边出事了,你知道么。”

    厉墨摇摇头,“不知道,没人和我说,出什么事儿了。”

    齐云兰啧啧啧了两下,“开业典礼上,炸伤人了,听说那开业典礼都没办下去,简直像闹剧一样,你说他们家,前段时间出了那么大的事儿,整个医药公司都搭进去了,现在好不容易要转运,一下子又这样,也不知道是冒犯了哪路神仙了。”

    厉墨哼笑一下,“现在苏家那边怎么样。”

    齐云兰想了想,“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看见苏家夫人在医院这边,应该是守着那两个被炸伤的人,剩下的人,应该是处理公司那边的事情吧,哎呦,可真的是够闹心的。”

    厉墨没说话,他现在养伤阶段,现在外边闹的多大,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齐云兰在这边坐了一会,那边病房门又打开了。

    这次过来的是厉准。

    厉准看着比齐云兰还要疲惫,想来是帮着处理苏家那边的事情来着。

    齐云兰转头看他,“苏家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厉准自己找个位置坐了下来,“两个伤者没说如何追究,现在就是外边的舆论不太好,不过应该过段时间,影响就过去了。”

    确实是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毕竟厉致诚掺和进去,依着厉致诚的手段,花点钱把影响都压下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齐云兰顺势就问了一下苏湘南那边如何了。

    厉准叹了口气,“湘南那边也没有什么大事,她说都能处理,没关系,我看她不像是逞强,应该是真的没事。”

    齐云兰点点头,说了句,“这还好,要不然真的是糟心。”

    这边病房里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苏湘南还在苏家公司的办公室里面,她刚结束了和王总的通话。

    本来今天是开业第一天,办公室装扮的十分喜庆,结果现在好了,这些东西,越看越扎心。

    苏湘南把手机扣在桌子上,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王总那个老色批,刚才电话里各种兜圈子,不过就是想占便宜。

    苏湘南想了想,就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这时候助理早就下班了,不过接电话还是挺快的。

    苏湘南说是明天傍晚有个酒局,让助理和她一起出席。

    助理因为上次和苏湘南出去应酬,被人一通揩油,心里多少有点阴影,声音就犹犹豫豫的,“苏总,对方是谁啊。”

    苏湘南笑了,“挺多人的,好几个合作商都有,没事,我们公司也会过去好几个人,不只是我们两个,还有一些男同志,到时候喝酒的事儿交给他们就行了。”

    她这么说了,小助理就有点放心了,说了句好。

    苏湘南对着电话笑呵呵的,可是挂了电话,表情就变了,一脸的冷漠。

    ……

    唐黎晚上睡觉前接到了顾朝生的信息,顾朝生的信息很简单,说了件事情,里面带了时间和地点。

    唐黎看了一遍把重要信息记住,就把信息删了。

    谁都不是好东西,包括她。

    她从前就不是,以后也同样可以不是。

    唐黎把手机放下,关了床头的灯。

    今天换地方睡,着实是不太习惯,这么翻来覆去的半宿,可算是睡着了。

    唐黎本来以为自己会做梦,结果别说,邪门了,一觉无梦到天亮。

    今天周日,还是不用上班。

    唐黎腻了一会才起床去做了早饭,只是还不等吃,外边就来人了。

    是顾朝生派过来的,给唐黎送东西过来了。

    唐黎把巴掌大的牛皮纸袋子接过来,捏了捏,里面有两只针剂。

    唐黎把东西收好,等着这人走了,转身去了餐厅慢慢悠悠的把饭吃了。

    吃饭的时候,东西就放在桌子上,她盯着看了好一会,顾朝生找来的东西,应该效果不错。

    白天的时候,唐黎去学了格斗,只要不闲下来,那些糟心事,她也就不会想起。

    这日子也就过的还不错。

    等着傍晚回家,顾朝生已经过来了,还带了个人过来,说是给唐黎请的佣人。

    这么大的地方,唐黎一个人确实是住着有点空旷。

    唐黎点点头,这佣人看着比张婶年纪小一点,老实巴交的样子。

    这佣人姓胡,唐黎直接叫了胡姐。

    晚上唐黎不打算在家里吃,她今天晚上可是要去做大事的。

    顾朝生不放心唐黎,也要跟着过去。

    唐黎看着顾朝生,嘴角翘着,带了一抹冷笑,“你知道我要干什么的,对吧。”

    顾朝生挑眉,“知道,我怕你一个人做不好,我跟你过去,给你打下手。”

    唐黎盯着顾朝生半天,最后说了一句好。

    两个人驱车,直接奔着一个饭店过去,到了这边唐黎才知道,顾朝生早就在这边定了个包间,不偏不倚,就在苏湘南所定的包间隔壁。

    真的是方便她做所有的坏事。

    唐黎拍了拍顾朝生的肩膀,对他这种表现表示了肯定。

    两个人坐下来,点了菜,包间门一直没关,就这么开着。

    过了没一会,就听见有呼呼啦啦的声音,好几个人一边说笑靠近过来。

    唐黎和顾朝生对视了一下,然后低头吃饭。

    那边的人比较多,唐黎中途去卫生间,在那个包间门口晃悠了一下,中途有人也出来上厕所,唐黎顺势朝着里面看了看,男多女少。

    果然,是下手的好机会。

    唐黎回了包间里,顾朝生翘着腿看过来,“你那东西呢?”

    唐黎一顿,“在包里,怎么了。”

    顾朝生笑了笑,“给我,我帮你。”

    唐黎一顿,“你又有什么后手?”

    顾朝生站起来,直接去拿了唐黎的包,“就是突然不想让你脏了手。”

    唐黎抿嘴没说话,看着顾朝生从自己的包里把东西拿了出来。

    顾朝生表情很平淡,把针剂从牛皮纸袋子里拿出来,还举起来看了看。

    一共两支,针剂不是特别大,可见药效应该是够劲。

    顾朝生砸吧砸吧嘴,“这东西,我听说很霸道的。”

    说完他按了一下桌子上的铃,过了半分钟左右的时间,有服务员过来了,笑呵呵的,“您好。”

    顾朝生看了看那个服务员,抬手就把东西递了过去,“黄衣服的那个女人,还有个地中海发福厉害的男人,记住了。”

    服务员还是标准的笑容,毕恭毕敬的把东西接过去,“好的,您放心。”

    服务员把东西放在兜里,微微躬身,从包间退了出去。

    唐黎有些懵,“这人,这人……”

    顾朝生拇指食指搓一搓,“有钱,什么都好说,鬼都上门给推磨。”

    唐黎这才恍然,刚才那人,已经被顾朝生给买通了。

    想来那服务员也算是个老手,这种时候,居然还能一板一眼的,可见这心理素质有多强了。

    唐黎过来,在顾朝生对面坐下,“你和苏湘南应该也是旧识,怎么下得了手。”

    顾朝生嗯哼一下,“谁在你面前,都不够看,你愿意对谁下手,我就对谁动歪心思。”

    唐黎哼笑一下,不置可否。

    隔壁包间闹了好长时间,最后呼呼啦啦的一群人又出来了。

    唐黎和顾朝生等了一会去了门口看,这些人的架势,也不像是要散场,应该是去下一个地点。

    唐黎皱眉了,“那药效,什么时候发作啊。”

    顾朝生想了想,“应该不会出差错。”

    那边一行人出门,分成了两拨,一拨人去了KTV,一拨人去了酒店。

    唐黎和顾朝生自然是跟着去酒店的这一波人。

    这一波人里面,有苏湘南。

    唐黎远远地看着苏湘南,见她似乎没怎么喝酒,她眼神清明,走路稳当,旁边的小助理倒是喝的东倒西歪了。

    这娘们果然是打的这个主意,上一次唐黎就觉得她不对劲了,这他妈的和妓院的老鸨有什么区别。

    一路到了酒店,苏湘南扶着小助理,旁边跟着一个油腻的男人,一起下车,朝着酒店里面走。

    唐黎要开门下车,结果顾朝生一下子抬手,抓着她的手腕。

    唐黎皱眉,条件反射的就要把手抽回来。

    顾朝生稍微用了点力气,同时转头看着唐黎,表情温和带了笑意,“你留在这里,这些脏事,我来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