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167章 妈妈不喜欢爸爸 为钻1900加更
    唐黎抿嘴,半晌之后回身过来,这时候表情已经平淡,“厉二少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她嘴角勾起来,表情看着就略带嘲讽了,“厉二少莫不是把我当做了我姐?但是我姐和你奶奶死不死的又有什么关系?”

    厉墨无声的叹了口气,也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听不懂,他只抬脚朝着唐黎过去。

    唐黎不躲,就这么看着他靠近,这公园里面的人多,她也不怕厉墨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厉墨在唐黎面前停下来,深深地看着她,眼神如同从前一样深邃。

    之前感情最好的时候,厉墨就总是这么看着她。

    那时候唐黎最受不了的就是厉墨这样的眼神,她太明白厉墨这个眼神的杀伤力有多大了。

    可是现在,她只觉得好笑,厉墨凭什么以为,他还能镇住自己?

    或者他凭什么以为,他这个架势,对所有的女人都有用。

    唐黎一点不虚,微微抬头和厉墨对视。

    宁兮靠在唐黎的怀里,也看不懂现在的情况,就还是抿着小嘴笑眯眯的看着厉墨。

    厉墨过了几秒钟,视线一转,看着宁兮,然后说,“孩子和你长得真像,和顾朝生,倒是没有一处相似的。”

    唐黎当下就不乐意了,“厉墨,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厉墨笑了起来,同时手也突然抬起,奔着唐黎的脸过去。

    唐黎抱着孩子,根本没办法阻挡他,只能条件反射的后退一步避开他。

    结果厉墨动作很快,他倒不是想摸唐黎的脸,而是抬手轻轻地捏了捏唐黎的耳朵。

    唐黎着实是被厉墨这个动作吓一跳,直接骂出来,“厉墨,你干什么,他妈的给我放手。”

    厉墨捏了两下,就把手收回去了,他低声的笑了笑,“骂人这一点,和你姐也挺像的。”

    唐黎咬着牙,要不是因为抱着孩子,她真可能一巴掌抽过去。

    宁兮不懂这些,眨着眼睛,赶紧搂着唐黎的脖子,护食一样的叫,“不可以摸妈妈,不行不行,妈妈是宁兮的。”

    厉墨又看了看宁兮,这小姑娘,确实是和顾朝生不像。

    顾朝生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生出这么好的孩子来。

    唐黎退了两步,依旧瞪着眼睛,语气也不好,“厉二少,请你自重,不要把你用在别的女人身上的招数对我用,这真的很让人恶心。”

    厉墨点头,语气不轻不重,“别误会,刚才你耳边有东西,帮你拿下来了。”

    胡说八道,真的以为大家都没有脑子,他说什么是什么。

    唐黎是真的不想再看厉墨一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了。

    厉墨这次没纠缠,只站在原地看着唐黎。

    一直到唐黎的身影消失了,厉墨才抬手,慢慢的摸了摸自己的耳后。

    唐黎和他一样,耳后曾经被划伤。

    当时唐黎的伤口比他的大,也比他的严重,他以为会有疤痕之类的,可是刚才摸过去,耳后肌肤滑腻。

    耳后没有也不代表什么,毕竟当时,她确实是涂抹了祛疤的药膏。

    厉墨眸色深了深,半晌后吐了一口气出来,转身朝着小区外边走去。

    出来的时间有点长了,得赶紧回去了。

    厉墨上了车,一路飙到了老宅。

    后院灵棚那边很亮,厉致义还在那边守着。

    厉墨拎着东西过去,先和厉致义打了招呼,然后把灵棚修补一下。

    当时太着急了,有个地方没弄稳当。

    厉致义就坐在冰棺旁边的椅子上,面前铁盆里面的黄纸已经烧光了。

    厉墨弄好后进了灵棚,厉致义没看他,但是开口说话了,“你爸那边怎么样,案件有进展了么?”

    厉墨去旁边拿了黄纸,重新点燃扔在铁盆里面,“嗯,据说班淮君被带走了,好像是说和他有关系。”

    厉致义一点意外的神色都没有,“是么,看来能早点破案了。”

    厉墨嗯一声,“希望是吧。”

    厉致义嘴角慢慢的勾起来,视线落在铁盆里的火焰上,“不过你爸居然会被绑架,可真是让人想不到。”

    “谁说不是呢,我们也是被吓了一跳,我爸平时出门,身边保镖寸步不离,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厉墨朝着铁盆里面放黄纸,话说的不紧不慢,却让厉致义眉头小幅度的皱了一下。

    厉致义隔了几秒钟才说,“你妈怎么样。”

    厉墨叹了口气,“未必醒的过来的,大脑受到重击,出血点虽然找到并止血成功,但是自体吸收不太好,现在脑中的阴影一点没变小,能活下来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厉致义抿嘴,看样子本来是有话想说的,结果最后也没说出来。

    旁边一袋子的黄纸被烧完,厉墨翻了翻纸灰,“家里啊,真的是太乱了。”

    厉致义嗯一下,却说了另一个事情,“前几天小慧说想带你二婶回来,你二叔走后,你二婶就有点抑郁,加上那边生活习惯不同,人情来往也和国内不一样,情况一直没得到好转,医生建议也是让她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她问我怎么做,这个事情,我自然是觉得,怎么对他们有利怎么做了。”

    赵金丽和厉慧想要回来……

    厉致洪已经没了,没必要逼着那两母女一直在国外。

    所以厉墨点点头,“不过二婶的房子不是卖了么,她们是打算回青城还是云城,或者说另外找一个城市。”

    厉致义想了想,“听慧慧的意思,好像是还想回云城去,毕竟她们在那边很多年了,回到那边,对你二婶的病情有好处。”

    厉墨哦了一声,“是这么个道理。”

    只不过厉慧回到云城,日子应该不太好过吧。

    陆长宁已经结婚生子了,云城就那么大,难免会遇到,到时候也不知道她该怎么面对。

    接下来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就这么安静的守着灵。

    后半夜的时候,周桂华过来了,说是让厉致义去睡一觉,周桂华挺心疼他,说是接到老太太过世消息后,他就没怎么休息,这么下去,人会熬不住的。

    厉墨见状,也劝厉致义去睡一会,明天才是遗体告别式,厉致诚还不知道能不能全程主持,所以明天就指望厉致义了。

    他现在就要养好精神应对明天。

    厉致义推辞了一会,可能也真的是累了,就还是回去休息了。

    等着厉致义走了,周桂华又给老太太烧了一点纸钱。

    厉墨在旁边抽空就说,“三叔这两年和小慧那边联系多不多。”

    周桂华也没当回事,直接回答,“一直都有联系吧,你二叔没了,那边母女两个也是不容易,你三叔偶尔会给打钱,照顾一下。”

    说到这里,周桂华叹了口气,“你二婶和小慧啊,实在是不容易,孤儿寡母的,又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外,想想都可怜。”

    厉墨敛了神色,“可不是么,想想都可怜。”

    周桂华接着说,“你三叔啊,有时候接到小慧的电话后,就心情不好,觉都睡不着,我看得出他挺心疼小慧的。”

    厉墨翘了一下嘴角,“那就更应该让小慧回来了。”

    周桂华叹了口气,没说话了。

    ……

    唐黎第二天去上班,把顾宁兮带着了。

    小家伙今天说什么也不想去顾家老宅,就说想曼达了,想去看她。

    唐黎犹豫了一下,也就带在身边了,一直放在顾家老宅,她也有点过意不去。

    小家伙长得水灵可爱,到了公司立马就成了团宠,连魏坤这个大老爷们都忍不住过来抱一抱她。

    顾宁兮小嘴也甜,叔叔阿姨的叫,伸着小手让这个那个抱。

    唐黎直接就不管她了,自己去忙自己的。

    曼达过去逗了一下宁兮,结果那边人太多了,她有点排不上,就只能悻悻的过来找唐黎。

    曼达关上门,“你闺女可真是海王,还说想我,我过去看都不看我一眼。”

    唐黎笑了笑,“她说的话,你可千万别当真,那小家伙,心眼那么多,最会哄人了。”

    曼达扁了扁嘴,隔了一会说,“今天厉家那边遗体告别,你不去看看么,顾家应该会过去吧。”

    唐黎笑了,“我过去砸场子么?”

    曼达哈哈两下,“你过去,再吓死几个人,就赚了。”

    唐黎勾着嘴角,“要是能把厉致诚吓死,我还真的就过去了,只是那老家伙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所以就算了,我得想想别的办法。”

    说到厉致诚了,曼达就说,“我听说,厉家的绑架案,好像是班家那边做的,班家的人都被警/方给带走了,你说说,这两家,难不成是因为之前结亲没成,然后闹掰了?”

    唐黎也听说这个事情了,她也没想到这其中的关键是什么。

    不过就算班家那边真的想要对厉致诚下手,她也觉得厉致诚那个修炼了千年的老妖精,不是那么容易中招的。

    班淮君什么德行,唐黎还是清楚的,虽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但是和厉致诚比起来,绝对还不够看的。

    按理说,厉致诚不应该在他手里栽跟头。

    唐黎摇摇头,“搞不清,不过也算狗咬狗,等等看那边的结果吧。”

    曼达在唐黎这边聊了一会也去忙了。

    唐黎今天事情不算多,但是忙起来,也没什么空余的时间。

    于是她中午都是订的外卖,同事这些出去吃饭,问了一下唐黎,说是能不能带着宁兮出去。

    宁兮估计也想出门转悠一下,就抱着同事小姑娘的脖子不松手。

    这小姑娘人不错,从前的时候,和唐黎关系也不错。

    于是唐黎点点头,不过还是叮嘱,“我家宁兮有点调皮,麻烦你多注意一点。”

    那小姑娘赶紧点头,笑呵呵的带着小孩子出去了。

    她们一行三个人,唐黎想了想,觉得也出不了什么事儿。

    ……

    老太太的遗体告别,来的人特别多,院子里东西本来就多,人来人往的实在是不方便,最后没办法,就把后院那边的花圈给撤了。

    厉致诚也回来了,还是坐着轮椅,样子看着,有那么一点点的憔悴。

    厉准原本是不回来的,还是厉致义去医院硬把他叫回来了。

    厉家这些活着的人,也就算是齐了,全都站在灵棚里,给所有过来悼念的人回礼。

    厉致诚的轮椅就在冰棺旁边,冰棺被打开,老太太身上的黄布掀开一角,把脸露出来。

    这张脸,真的是越来越吓人了。

    厉致诚还把老太太平时带着的佛珠拿了过来,缠成一圈,放在老太太的胸。

    即便是佛珠镇着,老太太的模样,依旧吓到了好多人。

    只不过这些人也不敢说什么,是对着遗体鞠躬,然后赶紧就走了。

    陆家那边的人也过来了,陆长霜抱着厉辗尔带着他们过来祭拜。

    厉辗尔看见厉墨,赶紧过来抱着他的腿,“爸爸,爸爸。”

    厉墨摸了摸厉辗尔的发顶,“乖,和妈妈去前面休息一下,爸爸这边有点忙。”

    厉辗尔很乖,哦了一下,等着陆家这边祭拜完,就和陆长霜去了主楼那边。

    主楼这边没什么人,佣人给他们放了茶水就都走了。

    陆夫人捧着杯子,左右看了看,见身边没什么人了,又开始劝陆长霜赶紧为自己做打算。

    她说厉家这边这么乱,多待一天,都容易惹上麻烦,让她赶紧找退路。

    陆长霜靠在沙发上,仰头闭着眼睛,嗯了一下,“我知道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你们不用管我。”

    陆知满看了看陆长霜,最后叹了口气,“实在不行,你就回咱家去,去咱家的公司上班,离了厉家,日子怎么还就不能过了呢。”

    陆长霜嗤笑一下,“再看吧,我想要的退路,可不是这样的。”

    逃回娘家,可不是什么退路,她不愿意。

    这么一直到将近中午,来的人可算是停了一停。

    佣人那边做好了饭,陆家在主楼这边吃,厉家那边佣人给送到后院去。

    厉准没吃,说是放心不下医院那边,直接就走了。

    厉墨犹豫了一下,也说去医院看看,这时候老宅不忙,也没人说什么,兄弟俩一起从老宅出去。

    朝着医院去的路上,厉墨问厉准和苏湘南怎么回事。

    厉准坐在副驾驶上,从兜里拿烟盒,“没怎么回事,就是知道咱妈出事了,她最近经常过来看看,说是从前咱妈对她还不错,她也挺难过的。”

    厉墨眉头皱了一下,但是没说话。

    厉准抽了一口烟,又说,“我从前看不透,现在咱妈这样了,很多事情我也就看明白了,什么情啊爱啊,都是假的,至亲至疏,才是夫妻。”

    厉墨抿嘴,关于齐云兰这次出事,他没有给厉准解释的太清楚,但是随着班家那边的事情爆出来,想来厉准应该也能猜到一些事情了。

    厉墨过了一会开口,“二婶生病了,小慧想带着二婶回来,应该还是去云城。”

    厉准吸烟的动作一顿,“二婶生病了?真的假的?”

    真的假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厉致义对厉慧很好,在厉致洪离开后,他几乎是把厉慧当做自己的女儿了。

    厉墨没回答,继续说,“咱爸手里有个公司,但是公司和他扯不上任何的关系,最近公司有一些变动,好像是人员替换。”

    厉准瞬间转头看着厉墨,“你想说什么?”

    厉墨笑了,“没想说什么,就是念叨念叨。”

    接下来他还真的不说话了。

    到了医院,两个人去病房里面看了齐云兰。

    齐云兰还是之前的状态,脸上盖着纱布,不过伤口都结痂了,虽然不如从前吓人,可依旧很恐怖。

    尤其是那两个血糊糊的眼眶。

    厉墨站在旁边看了一会,见没什么大事,也就走了。

    只不过他开车也没回老宅,而是漫无目的的绕了一圈后,直接去了唐黎工作的地方。

    他无处可去,只能来这里。

    车子停在一处,他下车在附近转悠了一下,去买了一盒烟,而后站在路边一边拆开烟盒一边四处看。

    没几秒钟,他就看见了顾宁兮。

    小家伙正从饭店里出来,捣腾着两条小短腿往外边跑。

    厉墨赶紧把烟收起来了。

    结果从宁兮后面跟出来的,并不是唐黎,而是三个年轻的女孩子。

    其中一个笑着跟着宁兮,让她慢点。

    宁兮笑嘻嘻,只当做对方是在和自己闹。

    厉墨直接就抬脚过去了。

    宁兮跑了一段就看见迎面过来的厉墨。

    她微愣之后直接奔着厉墨跑过去,“抱抱,抱抱。”

    厉墨笑了,蹲下来,等着宁兮扑到自己的怀里。

    这小姑娘,还真的是自来熟。

    那随后过来的三个姑娘也是知道厉墨的,赶紧跑过来,“厉先生。”

    厉墨嗯一下,“怎么是你们带着她,她母亲呢。”

    其中一个小姑娘赶紧说,“嘉嘉姐在忙,我们带着小兮出来转转。”

    厉墨点点头,看着宁兮,“你倒是谁都不怕。”

    宁兮盯着厉墨看,眼睛滴溜溜的转,“叔叔,叔叔。”

    这小家伙说话脆生生,一看就是教养的很好。

    厉墨马上就想到了厉辗尔。

    陆长霜一直对厉辗尔不太好,自己又很忙,没办法一直陪着他。

    于是厉辗尔的性格就有点唯唯诺诺,这些,其实都是大人的错。

    厉墨抬手摸了摸宁兮的脸,“妈妈呢?”

    “妈妈在忙啊。”宁兮有问有答。

    厉墨犹豫一下,又说,“爸爸呢。”

    宁兮嘻嘻一下,“爸爸上班,赚钱,买奶粉。”

    厉墨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压着声音又问,“爸爸对妈妈好么?”

    “好哇。”宁兮有什么说什么,然后自己补充,“妈妈对爸爸不好,凶,妈妈不喜欢爸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