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199章 半点不由人
    厉墨带着唐黎她们去了一家私房菜馆。

    这菜馆在郊区的一个小巷子里,面积不大,现在这个时间人也不多。

    曼达看着菜馆的招牌,“这地方,你给我地址我都找不着。”

    厉墨抱着宁兮,“我也是之前被人介绍来过一次,觉得口味还行,主要也是安静。”

    安静最重要的一点,吃个饭还要被人偷拍打扰,那就真的太扫兴了。

    几个人进了菜馆,去了最里面的包间。

    厉墨坐下来,宁兮就坐在他腿上。

    唐黎盯着宁兮看了看,有些不赞成,对着服务员问,“这边有没有儿童座椅。”

    服务员还不等开口说话,宁兮和厉墨同时拒绝,“不要。”,“不用。”

    宁兮一扭身,抱着厉墨的胳膊,厉墨当下就笑了,“不用,这么抱着吧,挺好的。”

    曼达跟着凑热闹,对着宁兮伸手,“小美女,来阿姨这里好不好,阿黎想抱着你吃饭。”

    宁兮盯着曼达看了看,抿嘴还是摇摇头。

    曼达长长的叹了口气,直接认输,“比不过比不过,这东西,是真的说不清道不明,我说实话,我都有点想看老顾在这边,宁兮会选谁了。”

    唐黎把菜单拿过来翻看,“别想那么有的没的,你还是先看看吃什么。”

    这边菜单做的还挺精致,上面图片看着也好看。

    曼达一点没客气,点了好几个菜,然后抬头看着厉墨,“你请客是不是?”

    厉墨正帮着宁兮把散乱的头发拢起来,闻言直接说,“我请,要不给你炒一本?”

    “那不用,有的我不爱吃的就算了,我挑我喜欢的,可都点了啊。”曼达头都没抬起来,眼神在菜单上来回的扫。

    “行。”厉墨直接回答。

    曼达笑了,“有钱人啊,我以后也想嫁个有钱人。”

    唐黎不接话,知道曼达是在调侃她。

    曼达倒是也没真的那么夸张,只点了开头那几个就算了。

    唐黎添了两个,厉墨加了一个,然后点了个汤也就好了。

    等着服务员离开,曼达赶紧开口,“哎,你家公司那边咋样,你觉得那些爆料,你们家能压得下去么?”

    厉墨想了想,“想要全都压下去,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怎么说呢,根基还是动不了。”

    曼达砸吧嘴,“这就是资本,扎根太深了。”

    厉墨犹豫了一下,“最近我们家那边事情多,我爸可能没空出来时间,但是阿黎,这些事早晚还是会过去的,等他有时间了,估计就要清理身边的人了,我到时候没太多的精力空出来,你自己要小心,即便是我的人在你身边,你自己也要谨慎一点。”

    唐黎点头,“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曼达在旁边拍了拍唐黎的肩膀,“没事,还有我呢,我在你身边,我虽然不会功夫,但是我瞎搅和的能力还是可以的,来人了,我就胡搅蛮缠,我不信治不了他,我用这招,把塔娅收拾的服服帖帖。”

    唐黎本来还觉得挺感动,结果后半句直接让她崩了,她笑出来,“你收敛点,魏老大前几天还和我说,你要是再气塔娅,塔娅可能就真的和你动手了。”

    “动手?”曼达根本不怕,“来啊,我不会功夫,她也不会,看看我和她谁抓脸薅头发厉害,我不怕她。”

    唐黎哈哈两下,“你这样的性格,我真的不知道将来你会看上什么样的男人,那男人一定要特别有趣,才能配得上你。”

    曼达原本脸上还带着笑意,结果听见唐黎的这句话,表情僵了僵。

    随后她端起水杯,嗯哼一声,“一般人都配不上我,我这种仙女,注定是孤独的。”

    曼达比唐黎大,按道理说,这个年纪,早该结婚生子了,可是唐黎和曼达相处了这几年,除了在她工作的时候看见魏坤这个异性出现过,她身边恨不得连一直公蚊子都没有。

    唐黎不是愿意八卦朋友的人,只是隐隐的猜测,曼达在感情方面应该是受过伤,还不轻。

    现在这么无意中说起,再看曼达的反应,她觉得之前的猜测,应该都是对的。

    等着点的菜上来,厉墨挑了几个小孩子能吃的,拌了米饭,一点点的喂宁兮。

    曼达偷着碰了碰唐黎,朝着厉墨那边使了个眼神,唐黎自然是早就看见了的。

    厉墨如今这认真又耐心的样子,她从前还没见过,不过,唐黎想,那个厉辗尔,厉墨对他应该也是很有耐心的。

    那孩子可怜,出生都是算计的。

    唐黎记得之前厉墨说过,厉辗尔永远都是他儿子。

    之前没想那么多,现在才觉得,厉墨这句话里面,应该是带了满满的愧疚的。

    ……

    云城。

    陆长霜回了娘家。

    陆知满夫妻两个都在青城,家里就陆长霜带着孩子面对于晓楠带着孩子。

    陆长霜和于晓楠两个人关系不冷不热,她们两个之前也没怎么相处过,婚后又各自面对自己生活中的琐事,就更是没怎么来往。

    所以现在面对面,两个人都觉得陌生又尴尬。

    好在陆家比较大,两个人相处不来,就干脆不往一起凑,自己过自己的。

    陆长霜回来了两天,两天都有点坐立不安,心里就像是长草一样了。

    她自己带着厉辗尔回来的,阿肆还在青城,之前离开的时候就有点舍不得,现在更是想念的紧。

    她从来没对一个男人这么上心过。

    陆长霜想给阿肆打电话,可是又觉得没有什么理由,想和他说说辗尔,可辗尔和他着实没什么关系,无缘无故的对另一个人提自己的孩子,挺尴尬的。

    陆长霜抓心挠肝了两下,最后实在是坐不住了,就赶紧带着辗尔出门玩转移注意力。

    她对云城熟悉的很,即便是将近三年没回来,也依旧对这边了如指掌。

    市中心有个新开的商场,陆长霜之前听于晓楠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过,之前一直没机会,现在倒是可以过去看看。

    她上午的时候把自己和辗尔整理妥当,然后让司机把送他们去商场。

    走的时候也没和于晓楠打招呼,她觉得也没必要打招呼。

    一路绿灯,没多久就到了商场的地下停车场。

    司机把车子停下,然后问陆长霜用不用跟着过去,帮忙提东西之类的。

    陆长霜摆手,“不用,你可以去别的地方逛逛,等我们逛完了给你打电话。”

    司机点头说了好。

    陆长霜带着厉辗尔坐电梯上去了,她其实没什么想买的东西,她不确定自己会在云城待多久,兴许没过几天就回到青城了,所以什么东西都不想置办。

    陆长霜带着辗尔去了三楼,三楼是美食广场区,全是吃的。

    她不想买东西,就带辗尔过来吃一顿。

    这两天在家里,虽然和于晓楠井水不犯河水的,可吃饭还是要凑在一个饭桌上。

    她从前也没有讨厌于晓楠,可这次回来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于晓楠见到自己就拉着脸。

    这就导致她看见于晓楠也不舒服的很。

    和一个看着不舒服的人吃饭,自然是没什么胃口的,陆长霜这两天几乎都没吃饱。

    她领着辗尔四处转了转,逛了小半圈,终于看见一家店面里面稍微空档了一些,她赶紧带着辗尔进去。

    那边正好有空位置,陆长霜带着辗尔过去,先把他放在椅子上,然后自己坐下来,只是菜单还没拿起来,就突然听见旁边有人开口,“这不是长霜么。”

    陆长霜一愣,转头看过去,然后再次一愣。

    隔着一张桌子的另一侧,坐着的是厉慧和赵金丽,两个人看样子也是才吃。

    陆长霜三年多没见过厉慧了,她甚至都不知道厉慧回来了。

    厉慧看着变化很大,说不清楚是漂亮了还是成熟了,就感觉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

    厉慧比她看起来自在很多,“这是你家孩子啊,挺可爱的。”

    她盯着厉辗尔看了看,这孩子和厉墨可一点都不像。

    陆长霜好半天才叫了一声,“小慧,阿姨。”

    厉慧接着说,“都不知道你回来了。”

    陆长霜赶紧说,“也才回来,一直在家里,今天才出来走走。”

    厉慧点点头,一旁的赵金丽很热情,“就你们两个么,来来来,咱们一桌吧,我们也才吃。”

    陆长霜不太好拒绝,便带着辗尔过去了,本身就是个四人桌,她带着辗尔过去正好。

    赵金丽拿了筷子给陆长霜,“看看还想吃什么,给小孩子点两个菜,今天阿姨请客。”

    陆长霜笑了笑,“谢谢阿姨。”

    赵金丽呵呵的笑着,“谢什么谢,你和我们家小慧一直关系好,这么多年了,我都把你当亲闺女的。”

    这么一说,陆长霜就有点挂不住脸了,之前厉慧出事,陆家可是管都没管,反而在之后,马上和害了厉慧的厉致诚搭上线了。

    这怎么看,都是背后捅刀子的事情。

    厉慧像是看不出来陆长霜的尴尬,赵金丽也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陆长霜给厉辗尔点了两个菜,然后转头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这三年和厉墨之间的纠葛。

    赵金丽一脸的惊讶,“怎么回事啊,还没结婚啊,哎呀,我们才回来不久,都没听说这些,还以为你们已经结婚了。”

    陆长霜垂目,叹了口气,“不合适吧。”

    厉慧眼神一转,正好看见饭店门口要进来的两个人,那两个人明显也看见自己这边了。

    厉慧勾着嘴角,抬眼对着陆长霜笑,“没事,你还年轻,我二哥本来性子就不稳,你离开他也未必是坏事,兴许下一个就能遇到一个很好的男人。”

    厉慧这么一说,陆长霜就想起了阿肆,她抿着嘴,“但愿吧。”

    那边站在门口的于晓楠领着孩子,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四个人身上,控制不住的咬牙。

    那几个人,还真的是有说有笑。

    陆长霜,她是故意的吧。

    于晓楠是知道陆长霜来了这边,所以她过来了。

    这两天陆长霜回到陆家,两个人没怎么说过话,她昨晚也反思了一下。

    最近她在陆家闹腾的厉害,陆知满夫妻俩虽然没明说,可也是对她不满意的,陆长宁那边就更是,出了事儿都没给她打一个电话告知,可见是真的还和她别扭着。

    她之前是赌气,一直端着,可是现在想明白了,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总得找个契机把僵局打破,她觉得陆长霜这里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本来过来,是想和陆长霜缓和关系的,可谁知道,竟让看见她和那个女人坐在一起吃饭。

    于晓楠真的是气的心肝肺都颤了。

    厉慧对着陆长霜笑意盈盈,陆长霜也眉眼弯弯的。

    果然,果然这一家子人都喜欢那个狐狸精。

    于晓楠越想越生气,最后直接带着孩子走了。

    从商场离开的时候,她没控制住,直接把电话打给了陆长宁。

    陆长宁那边倒是接了她的电话,就是语气有点漫不经心,“怎么了?”

    “怎么了?”于晓楠直接叫出来,“你妹妹什么意思啊,故意给我添堵是不是,三年不回家,回来一趟就去找那个贱人吃饭,怎么的,不把我当一回事是吧,是不是忘了她嫂子是谁了,那么喜欢那个贱人,你当初怎么不娶她啊。”

    陆长宁那边叹了口气,“她和小慧是很多年的朋友,她们见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怎么连这个都要挑理,还有,你说话放干净点,孩子在身边吧,别教坏孩子了。”

    “教坏孩子?你们家的种还用教坏?本身就不是好东西。”于晓楠越说越难听。

    陆长宁身体不舒服,不想和她吵,直接把电话挂了。

    于晓楠一瞪眼睛,好家伙,居然还敢挂自己电话,真的是不想过了。

    她赶紧又给陆长宁打了过去,那边不接,她就一直打,最后终于逼得陆长宁把电话关机了。

    于晓楠不敢给陆知满打,只能气哄哄的用力扯了一下孩子,“快点走,慢死了。”

    另一边的陆长宁把手机放在枕头下,挪了两下身子,让自己稍微舒坦一点。

    他腿疼的厉害,一会就要上手术台了,要说一点不心慌也不可能。

    他知道自己伤的厉害,很害怕即便是手术了,也恢复不到从前的样子了。

    陆长宁闭上眼睛,心里焦躁也烦躁。

    他和于晓楠最近相处的不太好,从厉慧回来后,他们两个之间就出现问题了。

    于晓楠总说厉慧在勾引他,总说他和厉慧不清不楚有奸情。

    其实要说他和厉慧之间有什么,还真的什么都没有,厉慧从来没说过或者是做过任何越界的话和事儿。

    她很本分,或者说还若有若无的疏远自己。

    是他觉得愧疚,现在厉致洪也没了,那边只剩下母女两个,他想尽可能的照顾一点,心中的罪恶感也会减少一些。

    他已经解释了无数次,于晓楠死咬着就是不信。

    即便她没有任何证据,甚至举例不出来自己和厉慧之间不正当的行为,可就是能张嘴闭嘴的狗男女叫着。

    陆长宁是顶看不上她这个泼妇的样子。

    开始的时候,还会和她争吵,现在就真的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陆长宁这么躺了一会,陆知满就从外边进来了,他是一边打电话一边进的病房。

    从陆知满说话的内容上看,那边应该是厉慧,他笑着说,“你哥没什么大事,一会就要进手术室了,恢复的好的话,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

    那边又说了什么,陆知满就过来,话是对着陆长宁说的,“你手机怎么关机了,长霜给你打电话都打不进来。”

    陆长宁哦一下,“估计没电了吧,没注意看。”

    陆知满就把手机顺势递给了陆长宁,“来,你和你小妹说。”

    陆长宁把手机接过去,“喂。”

    陆长霜在那边痴痴的笑,“哥,你猜我和谁在一起呢。”

    托了于晓楠的福,陆长宁早就知道了,不过他还是问,“和谁,猜不出来。”

    “是小慧,我们两个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你说巧不巧。”陆长霜一起听起来很激动。

    陆长宁呵呵一下,“是么,那确实是挺巧的。”

    陆长霜那边说了句是啊,然后明显话就是对着别处说的,“小慧,你和我哥聊两句不?”

    陆长宁能清楚的听见厉慧说,“不聊了,你们说吧。”

    陆长霜还有点执着,“真不说两句啊,我哥好像要手术了。”

    厉慧嗯一下,“那你帮我转达一下,祝他手术成功。”

    陆长霜似乎也没办法了,只得对着电话说,“我听咱爸说,你一会要手术去,希望你一切顺利吧。”

    陆长宁说了句知道了,然后听着陆长霜那边挂了电话。

    他把手机放下,吐了一口气出来。

    ……

    唐黎在傍晚的时候被厉墨送回了家,顾朝生不在家,没说去什么地方。

    唐黎打开电视,给宁兮调了动画片,然后去厨房。

    才从冰箱里面拿了东西出来,顾朝生的信息就过来了,他说今天不回来吃,在外边和朋友吃了。

    唐黎不清楚顾朝生有什么样的朋友,说实话,她和顾朝生回来这么长时间,还没见过顾朝生的朋友。

    不过话说从前好像也没见过顾朝生什么朋友。

    唐黎把拿出来的菜放回去一些,只有她和宁兮,她就想简单点。

    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做焖饭,简单又方便。

    唐黎把菜都洗好,还不等切,兜里的手机又响了一下。

    她擦了手,摸出来一看,这次是厉墨发来的:我在门口。

    唐黎捏着手机犹豫了一下,就给他回复:别的吧,我不想太过分。

    厉墨知道唐黎的意思,马上又发了过来:我让人在下面守着,他回来我马上走。

    这话说的,总有一股子偷情的感觉。

    唐黎捏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不太想让厉墨过来,不管会不会被顾朝生看见,她都不想。

    可那边厉墨没等到她的回复,直接就按了门铃。

    宁兮坐在沙发上一愣,直接就下去了,朝着门那边跑。

    唐黎赶紧从厨房出来,“宁兮。”

    宁兮像是没听见一样,过去直接就把门打开了,“叔叔啊。”

    厉墨站在门口,看见门开了,一闪身就进来了。

    他蹲下来先摸了摸宁兮的脸蛋,“看见叔叔高兴么?”

    “高兴哇。”宁兮还拉着厉墨的手朝着屋子里走,“过来,看电视。”

    唐黎站在厨房门口,有些无奈。

    厉墨则对着她笑了笑,直接去了沙发上跟着宁兮看动画片。

    唐黎站在厨房,想了想,继续之前的事情,还是做焖饭,管他喜欢不喜欢。

    她这边没忙太长时间,都弄好了放在饭锅里按了开关就行了。

    唐黎洗了手,从厨房出去,厉墨还坐在沙发上,旁边的宁兮对着电视嘻嘻的笑着,厉墨也跟着笑。

    看见唐黎出来后,厉墨开口,“我的人看见顾朝生了,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唐黎顿了顿,哦了一下,“是嘛。”

    厉墨挑眉,“怎么的,看你这样,还不相信了?”

    说完他从兜里拿了手机出来,“我就知道你会不相信,来来来,证据呈上来。”

    他找到手下发过来的一张图片,点开,递给唐黎。

    唐黎没接,只晃悠过去看了看。

    图片里面确实是顾朝生和一个女人,女人只有半张脸露出来,顾朝生是全脸。

    顾朝生似乎是在笑,可似乎也就是一个官方的表情。

    厉墨盯着唐黎看,“这女的,你认识么?”

    唐黎实话实说,“不认识。”

    厉墨翘着唇角,“我认识。”

    他把手机收回去,“这姑娘,是程家的少小姐,说少小姐是好听的,其实程家一家子根本没把她当自家人看,程家兴女丁,家里女孩子多,自然不吃香,程岩竹姐姐三年前联姻,现在轮到她了,两个人都是为她哥铺路的命。”

    唐黎对那女孩子的信息一点也不好奇,不可能凭着一张照片去定义顾朝生和她的关系。

    而且,如果真的是顾朝生喜欢的,她就更不应该去八卦对方。

    厉墨可不这么认为,“顾朝生如果找了别的女人,其实都挺好,就是这程家的人,粘上来可能就甩不掉了,麻烦的很,那一家子都不是讲理的人家,看在他照顾你们三年的份上,我其实是不赞成他和程家的人走的太近的。”

    唐黎转了一下,去了宁兮的另一边坐着,“你少多管闲事,他的事情你别掺和。”

    厉墨抿嘴,“越是,他只要不惦记你,和谁在一起,都和我没关系。”

    这么说着,他的手越过宁兮,过来捏着唐黎的耳朵。

    唐黎像是被吓了一跳,差点弹起来,她先看着宁兮,然后警告的看着厉墨,压着声音,“你给我收敛点。”

    厉墨盯着唐黎看,眼神柔柔的,里面似乎有万千情意要奔腾而出。

    唐黎一点不为所动,咬着牙,“孩子在这里,你自己看着办。”

    厉墨慢慢的把手收了回去,坐端正,继续看着电视,不过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

    唐黎不知道自己脸红什么,她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