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227章 讨人喜欢是一件让人很无奈的事儿
    唐黎知道苏湘南的住处,她不喜欢拖拉,当天傍晚和厉墨打了招呼,就自己找了过去。

    厉墨知道拦不住,也就不管了,只给她多派了两个保镖跟着。

    唐黎到了小区里面才给苏湘南打电话。

    结果苏湘南和白天对待厉墨是一个态度,不接电话,直接给挂断了。

    唐黎笑了出来,这女人现在是开始耍无赖了么。

    挺有意思的,看来真的是穷途末路了。

    她走到苏湘南所住的那栋楼下面,抬头看了看,苏湘南家在四楼,现在四楼窗户亮着灯。

    所以说这人应该是在家的。

    唐黎去了楼下的单元门口,现在楼下的安全门是关着,唐黎没有密码自然进不去。

    她不慌不忙的按了苏湘南家的门牌号,里面马上传来嘟嘟声音,过了好一会,苏湘南那边就接起来了,“谁?”

    唐黎笑呵呵的,“算计了我,你以为躲得掉?”

    苏湘南听见唐黎的声音,瞬间没了动静。

    唐黎不想和她磨叽,“要么让我进去,要么我找机会在外边收拾你,你自己看着办。”

    苏湘南沉默了一会,挂了那边的通话,不过还是把安全门给打开了。

    唐黎直接进去,身后跟着两个保镖。

    苏湘南早早的把家门也打开了,唐黎从电梯出来就看见了她。

    她站在门口,穿着家居服,头发松松的挽在后面,未施脂粉,所以看着有那么一点憔悴。

    唐黎也没客气,直接进了苏湘南家。

    苏湘南的表情不太好,可都这个时候了,她还不忘了端着,“命挺大啊。”

    唐黎嗯一声,“对比起来,你就不太走运了,找了个什么玩意,你现在就这么点能耐了?”

    苏湘南等着人都进来了,把门关上,“你想怎么样,直接说。”

    唐黎站在客厅里,仔细听了听,有一个房间里面传来呜呜的声音。

    唐黎挑眉,“你母亲?绑起来了?”

    苏湘南梗着脖子不说话,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唐黎没去沙发上坐下,只从不远处拉了一张椅子过来,翘腿坐在上面,“苏湘南啊,三年过去了,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苏湘南冷笑一声,“你也不过是仗着有男人护着。”

    唐黎不否认这一点,点点头,“讨人喜欢是一件让人没办法的事情,就比如你不讨人喜欢一样。”

    她说完也不再废话,稍微用了个眼色,一旁的保镖就过来了,一左一右,上来按住苏湘南的肩膀。

    苏湘南一愣,瞪大眼睛,还不等问出话来,按在肩膀上的两只手就同时一用力,苏湘南没撑住,一个单膝就跪了下去。

    她面对着的,就是唐黎。

    唐黎垂目看着苏湘南,“你知道的,我不是什么好人,本来想看在之前合作的份上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可你总犯贱,非要往我的枪口上撞。”

    旁边一个保镖听见唐黎说这样的话,就从兜里拿了一瓶酒出来。

    酒瓶一点也不精致,一看就是小店里面卖的几块钱一瓶的二锅头。

    酒瓶不大,目测也就是一斤装。

    唐黎点点头,吩咐,“伺候苏小姐喝了,苏小姐就喜欢喝罚酒。”

    保镖松手,让其中一个保镖按着苏湘南,他把酒瓶扭开,真的是豪不怜香惜玉,捏着苏湘南的下巴,直接对瓶给灌下去了。

    苏湘南用力的挣扎,一开始呛了几口,她眼泪都出来了。

    可保镖一点不心软,只等着她缓过来,接着往下灌。

    有些酒水从嘴角噗出来,弄得苏湘南满脸都是。

    唐黎嗤一声,“没事,管够,别怕。”

    一瓶空了,其实喝下去的也就半瓶,剩下的吐了一些出来,还有呛出来一些。

    保镖从兜里又拿了一瓶,和刚才一样的动作,再次给苏湘南灌了下去。

    苏湘南躲不掉,只能呜呜的叫着,和房间里的那个声音有点像。

    这一斤多的白酒下去,即便是酒量可以的人也遭不住。

    苏湘南脸颊瞬间就红了,保镖松开她,她单膝跪在地上,半天都没起来。

    唐黎想了想,起身去了发出声音的那个房间。

    房间门被锁上了,唐黎四处看了看,就在一旁的桌子上看见了一把钥匙。

    她拿过来,试了几个,也就把房门给打开了。

    不过推开房门,唐黎一下子愣住了。

    不是因为躺在床上的黄凤瑜被绑起来,也不是因为黄凤瑜嘴里塞着纱布,而是黄凤瑜披头散发脸颊红肿。

    这一看就是被殴打过的,这脸上的痕迹明显是被扇过巴掌。

    唐黎皱眉看了看,而后过去站在床边。

    黄凤瑜手脚都被捆住,只能像一只毛毛虫一样在床上涌动。

    她看见了唐黎,呜呜的叫声更大。

    唐黎抬手,把她嘴里的纱布拿下去了。

    黄凤瑜喘了两下,她这个时候的神志还是正常的,“唐黎。”

    唐黎嗯了一声,“我没办法放开你,你知道原因。”

    黄凤瑜又喘了两下,“湘南呢?”

    唐黎语气平淡,“在客厅那边休息,喝多了。”

    黄凤瑜过了好半天才把视线收回去,看着天花板,说话声音依旧带着喘息,“你来干什么?”

    她知道唐黎和苏湘南的关系不好,没什么事情的话,她是不可能登门的。

    唐黎笑了笑,“就是过来看看,看见你们过的不好,我就放心了。”

    黄凤瑜也不生气,她身上的棱角似乎都磨没了。

    她说,“湘南也不容易,要是有什么地方惹了你,我给你赔不是,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她……还是个孩子。”

    最后那话,估计黄凤瑜也有点说不出来,这么大的孩子,着实是少见。

    唐黎只是笑了笑,换了话题,“怎么了,你这脸是被苏湘南打的?” 黄凤瑜没说话,只抿着嘴。

    唐黎没办法评说别人家的事儿,没惹到她头上,她不太想管。

    她看了看黄凤瑜手上和脚踝的勒痕,捆绑的太紧了,麻绳又过于粗糙,黄凤瑜的皮肤都磨破了皮。

    唐黎随后又转头四处看了两眼,这房间里没什么家具,除了一张床再没别的东西。

    看来苏家真的是没落了。

    没意思,从前苏湘南就不是她的对手,现在混成这样了,那就更别提了。

    和这样的人计较,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唐黎转身要从房间里出去,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她回头看了看床上的人,没忍住,回去帮忙把黄凤瑜身上的绳索松开了一点。

    黄凤瑜转头看着唐黎,半天之后才说了一句,“你好像也没那么坏。”

    唐黎嗤笑,“我只对惹我的人坏,别人什么样,我什么样。”

    弄好了黄凤瑜这边,唐黎从房间出去。

    那边苏湘南已经躺在地上,这是彻底的上头了。

    唐黎过去踢了她两脚,苏湘南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边没什么好留恋的,唐黎转身朝着门口走,同时也开口了,“留下来一个人看着点,别出事了。”

    这一斤多白酒灌下去,也不知道会不会酒精中毒,她只想收拾人,没想弄出人命来。

    保镖很听话,留下来一个,剩下一个和唐黎一起走了。

    从苏湘南家出来,唐黎吐了一口气,其实本来也没怎么生气,现在也就算不上解气了。

    只不过看见黄凤瑜的样子,她有些感慨罢了。

    从前的黄凤瑜忽略掉喜欢端着架子讨人厌这一点,就说那模样,就真的端庄淑雅,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夫人。

    可刚才看见的那个,和从前简直不是同一个人。

    唐黎朝着外边走,几步之后,厉墨的电话就过来了。

    唐黎接起来,语气带着笑意,“这么快就想我了?”

    厉墨嗯一声,“那边怎么样,还顺利么。”

    唐黎想了想,“应该是叫顺利吧,不过我刚才看见黄凤瑜了,别的不说了,我感觉苏湘南好像是揍她了。”

    厉墨顿了顿,“伺候她这么长时间,估计是心里有气吧。”

    加上黄凤瑜下午的时候在小区里面闹了那么一场,正赶上苏湘南暗算唐黎的事情被抓包,她心气不顺,这么做,也算是能想得到的一件事。

    唐黎啧啧两下,“很多家庭,荣华富贵的时候看不出什么问题,一旦落魄了,毛病就出来了。”

    至少从前看苏湘南,是个乖巧孝顺的女儿,谁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对着自己的母亲下手。

    厉墨那边响起了宁兮的声音,奶声奶气,“妈妈,我想你了。”

    唐黎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声音也跟着温柔了起来,“宝贝,你乖不乖啊。”

    “乖。”宁兮答的很快,“我和爸爸在家等你呀。”

    唐黎笑出声音来,“好,妈妈马上就回去了。”

    挂了电话,她脚下的步伐更快了一点,走出小区,上了车,唐黎突然开口,“等一下。”

    原本要开车的保镖只启动了车子,没开出去,“太太,怎么了。”

    唐黎开口,“等一分钟再说。”

    他们的车子停在车位上一直没开出去,不一会,旁边一辆车慢慢的开走。

    唐黎盯着那辆车,嗤笑一声,“好了,走吧。”

    这次跟踪她的,应该是厉致诚的人了吧。

    …… 厉墨晚上接到了阿肆的电话,他说带着孩子已经回了青城了,刚下飞机,现在在机场。

    厉墨有点意外,“你们怎么回来了?”

    阿肆叹了口气,“辗尔找妈妈,我也有点不放心长霜,想回来看看。”

    厉墨顿了顿,就问了云城陆家那边是什么情况。

    阿肆声音低沉,“现在陆家也不太好过,陆长宁和于晓楠在闹离婚,但是因为有孩子牵扯,不太顺利,长霜从陆家出走,那边再没过来找过,也不知道是没忙过来,还是不想找。”

    厉墨想了想,“那你先带着孩子来我这边,有什么话,我们见面说。”

    说完这话,厉墨就把电话挂了,他回头看着唐黎,“一会阿肆过来,会带着辗尔一起。”

    唐黎对厉辗尔没什么偏见,点点头,“陆长霜还没找到?”

    “还没,这次被藏的挺深的。”厉墨回答。

    派出去的人一直在查找陆长霜的踪迹,不过一直到现在,依旧一点音讯都没有。

    陆长霜最后落脚的地方是酒店,当晚在酒店休息,第二天房没退,但是人不见了。

    酒店里面有监控,但是偏巧关于陆长霜的动向,一点都没拍到。

    厉墨没去看监控,只听手下报了消息过来,其实不用看,也能想到,那监控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

    唐黎思考了一下,“如果是你爸做的,抓陆长霜是想干什么,报复陆家?”

    厉墨摇头,“他应该不知道辗尔不是我的孩子,估计是想把孩子捏在手里对付我。”

    唐黎哦了一声,点点头,放下心来。

    现在厉辗尔没有和陆长霜一起,没有孩子的陆长霜对厉致诚来说没什么太大的价值,弄不弄死的没影响。

    依着唐黎对厉致诚的了解,接下来厉致诚应该会用陆长霜做要挟,或者说是做鱼饵,尽量把孩子钓过去。

    如果这样,陆长霜如今应该没什么太大的危险。

    唐黎抱着宁兮去了沙发上,开始看动画片。

    小孩子没什么记忆,一部动画片可以翻来覆去看好几遍。

    兔子出来的时候,宁兮转头看着唐黎,“不能吃兔子。”

    唐黎笑了笑,“不吃不吃。”

    宁兮点头,“兔子是好人。”

    唐黎嗯嗯两下,宁兮又说,“猪也是好人。”

    唐黎又是嗯嗯,“上次五花肉,你吃的可来劲了,你忘了?”

    宁兮眨了眨眼,闭嘴了。

    这么等了一会,阿肆就带着厉辗尔过来了。

    厉墨过去开的门,厉辗尔被阿肆抱在怀里,小孩子很久没看见厉墨了,乍一相见,他眼里明显带着一股子陌生。

    厉墨心里有点不太舒坦,他伸手,“辗尔,忘了爸爸了么。”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宁兮一听见厉墨说这话,一骨碌从沙发上下去,蹬蹬蹬的跑到厉墨身边,伸着手,“爸爸抱抱,抱抱我。”

    虽然场合不太对劲,可唐黎还是有点没忍住,笑出声音来。

    小孩子较真起来,心眼也是挺小的。

    厉墨回头看见宁兮的模样,有些无奈。

    他弯腰,单手把宁兮抱了起来,然后还伸着一只手,想要抱厉辗尔。

    厉辗尔只盯着他看,抿着嘴,一句话不说,也没有想让厉墨抱的意思。

    他原本就老成,如今看着,更是带着一股子同龄人没有的成熟。

    宁兮搂着厉墨的脖子,整个人呈现出一股子占有的姿态。

    厉辗尔过了几秒钟,回身抱着阿肆,不看厉墨了。

    厉墨知道自己做的不合格,没办法要求一个孩子依旧把他当成最亲近的人。

    阿肆也有点无奈,只能先抱着辗尔进门。

    两个男人抱着孩子去了沙发那边,唐黎就起身了,“吃饭了么。”

    阿肆还没吃,刚才在飞机上也有机餐,但是他心里装着事儿,一点胃口都没有。

    唐黎看了看他,“我去给你煮个面吧,不吃饭可不行。”

    阿肆说了谢谢,把辗尔放在沙发上。

    辗尔可能是有点陌生,就还是靠在阿肆的身上。

    厉墨抬手摸了摸辗尔的发顶,“你看见我这么害怕么。”

    宁兮一抬手,把厉墨的手拉了回来。

    这护食的样子,也是让人想笑的很。

    辗尔谁也不看,只看着电视。

    唐黎在厨房,朝着外边看了两眼,厉辗尔容貌上还是像陆长霜多一点,他和宁兮一样,长相偏母亲多,不过多少也能看出来父亲的影子。

    可能是看见宁兮古灵精怪的模样习惯了,看见厉辗尔,就总觉得这孩子心事重重。

    其实说穿了,这都是做父母的不合格,当然,厉辗尔这边,不合格的是厉墨。

    如果能有个正常的家庭,小孩子怎么可能变得这么沉默胆小。

    唐黎烧了水,煮了面条,还特意多煮出来一点。

    等着弄好了,她盛了一碗大的,还有一碗小的,笑的是给厉辗尔的。

    把东西端到饭桌上,唐黎开口,“过来吃饭吧,辗尔也有。”

    宁兮见状赶紧说,“妈妈,宁兮饿了,要吃饭。”

    唐黎嗯一下,“就知道你会这样,妈妈也给你煮出来一些。”

    厉墨抱着宁兮去了餐桌旁,阿肆也抱着辗尔过来,辗尔盯着饭碗,一点表情都没有。

    阿肆叹了口气,“长霜走的时候可能是对他说了重话,小孩子从那天开始就闷闷不乐,长霜那个脾气,我也是无奈的。”

    陆长霜那个狗德行,厉墨能想到她对着厉辗尔说的会是什么话。

    厉辗尔从小对别人说话的语气和内容就敏感,陆长霜说的那些话,厉辗尔兴许不会全都理解,但是肯定明白了一些,然后受伤了。

    厉墨挺心疼的,这孩子从小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都是因为他。

    厉墨抬手,摸了摸辗尔的脸,“辗尔,不认识爸爸了么,怎么不和爸爸说话。”

    辗尔抬眼看了厉墨一下,随后视线又朝着宁兮转了过去。

    宁兮扁着嘴,看厉辗尔的表情并不友好。

    唐黎把宁兮的饭碗端过来,看见宁兮这么敌视的看着厉辗尔,也有点无奈,“宁兮,这是哥哥,不能那么看着哥哥,知道么。”

    宁兮不说话,只等着唐黎把面碗放下,然后自顾自的拿过来儿童筷子慢慢的吃饭。

    厉辗尔眼角转了一下,看了一眼唐黎,依旧没换脸上的表情。

    唐黎坐在厉墨旁边,看了两眼阿肆,别说,阿肆在某些地方和厉墨还是挺像的。

    在药物的作用下,陆长霜把他认成了厉墨,也说得过去。

    阿肆拿着筷子,一点点的给厉辗尔喂面条,厉墨等了等就说,“你先吃,我来。”

    他把筷子拿过来,挑了一筷子,递给厉辗尔。

    厉辗尔的表情带着一股小孩子才有的防备,看着厉墨没张嘴。

    宁兮在旁边又开口了,“爸爸喂我。”

    这小家伙这时候护食的超级厉害。

    唐黎笑了笑,挪了一下,去了厉辗尔旁边,“阿姨喂你好不好。”

    厉辗尔不说话,他从进了家门,一个声音都不曾发出来过。

    唐黎把筷子拿过去,挑起面条,吹了吹,送到厉辗尔嘴边。

    宁兮那边很安静,没说不让唐黎喂他,她似乎也明白,厉辗尔如果和她争抢,肯定也是抢厉墨。

    厉辗尔抿嘴好半天,突然开口,“我自己吃。”

    唐黎笑了,“可以自己吃饭啊,真厉害。”

    她把筷子给了厉辗尔,宁兮那边也开口了,“爸爸,我也自己吃。”

    厉墨叹了一口气,“你这个小磨人精。”

    吃饭的时候厉墨和阿肆都没说话,阿肆原本没胃口,可吃了两口,觉得唐黎煮的面还不错,慢慢悠悠的最后还真的全都吃了,汤都喝光了。

    放下筷子后,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出来,“先生,我想把孩子放在这边,然后出去找一找长霜,我要是不出去找,始终是不安心。”

    厉墨点头,“可以,孩子放在这边,我家里有佣人,能照顾的过来。”

    厉墨说完又说,“不过陆长霜那边,我一直让人调查,始终没有消息,所以你如果查不到,也放平心态,如今这种时候,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落在厉致诚手里,不死就是好事。

    他想起了班素。

    班素死时候的画面他到现在还记得,他虽然也做过很多昧良心的事情,可从来不曾下手这么残忍过。

    那猎狗啃食时候发出的哼哧声,他如今还能想起来。

    班素当时的叫声,响彻那一片的山林,饶是厉墨见过很多的世面,也依旧觉得毛骨悚然。

    阿肆点头,“好,我明白的。”

    厉辗尔过了一会也吃好了,乖乖的把筷子放下来。

    宁兮根本吃不下去,她晚饭正常吃了的,现在勉强吃了小半碗就撑得不行。

    唐黎直接把她的碗也收走了,“好了,吃不完就算了。”

    宁兮把筷子放下,“妈妈,谢谢你啊。”

    这张嘴就是会说。

    唐黎把碗筷拿到厨房,然后过来把宁兮抱下来,转头又对着厉辗尔说,“我们过去看电视好不好。”

    她知道厉墨和阿肆有话要说。

    宁兮很乖巧,自顾自的去了沙发那边。

    厉辗尔看着唐黎不说话,又露出那种少年老成的表情来。

    唐黎不是很喜欢厉辗尔这个样子,小孩子总要有小孩子该有的模样。

    她抬手,放在厉辗尔的发顶,“阿姨带你去看动画片好不好。”

    厉辗尔转头朝着电视那边看了看,即便再怎么成熟,他也还是有孩子才有的爱好。

    唐黎看得出他表情松动,直接拉着他的手,带着他去了沙发上坐着。

    她还洗了水果,过来给两个小家伙。

    看起来电视,宁兮计较的就没那么多,过一会就咯咯咯的笑两声。

    唐黎坐在旁边陪着,时不时的注意一下两个小孩子的表情。

    厉辗尔五官上算是继承了陆长霜的和阿肆的优点了,是个长得漂亮的小孩子。

    这样的小孩子,笑起来应该才好看。

    宁兮过了一会,笑的不行,转头看着厉辗尔,“不能吃兔子。”

    厉辗尔不懂,只看了宁兮一眼。

    宁兮想了想又说,“兔子是好人,猪也是好人。”

    厉辗尔还是看着她,不说话。

    宁兮本来就自来熟,一点也没有被打击到,还说,“一会老虎就出来了,老虎要吃兔子。”

    厉辗尔转头继续看电视,果然没一会,里面蹦出来一只老虎,老虎朝着兔子扑过去。

    宁兮再次转头对着厉辗尔,“看见了么,老虎是坏人。”

    厉辗尔似乎受不了宁兮了,终于开口,“我知道了。”

    唐黎莫名的就有点想笑,如果宁兮这个碎嘴的一直在厉辗尔身边,不知道最后辗尔这个小家伙会变成什么样子。

    虽然不至于和宁兮一样絮絮叨叨,但是多少能改变一下性格吧。

    ……

    陆长霜还坐在那昏暗的房子里,之前那男人送来的东西她一口没吃,真的是吃不下。

    她靠在床上,已经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了。

    她想念阿肆,也想念厉辗尔。

    从云城离开的时候,因为在气头上,她对着厉辗尔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说不要他了,说他是野种,说他是没人爱的孩子,说他就不应该出生。

    现在想想,那些哪里是人说的话。

    当时厉辗尔站在她面前,抿着嘴泪眼汪汪,一句话都不说,甚至哭都没有声音。

    她了解厉辗尔,知道她说的那些话,这孩子是听懂了的。

    当时觉得撒气了,可现在越想越后悔,她是怎么做母亲的,从厉辗尔小的时候,她就对他不好,动不动就连吼带骂的。

    然后又因为自己遇人不淑被人算计,把怒气全都撒在一个孩子身上。

    陆长霜眼眶有点温热,心里堵着什么东西一样,憋得她要透不过气来了。

    她抬手,把手臂挡在自己的眼睛上,深呼吸了好几下,“辗尔,辗尔啊……”

    她希望自己还能有机会,对他说句对不起。

    陆长霜还在这边抹眼泪,那边房门又被人从外边打开了。

    吱呀一声弄得陆长霜一个激灵。

    陆长霜一骨碌坐起来,盯着门口看。

    进来的还是之前来的那个男人,不过这次他空着一双手,所以不是过来送补给的。

    陆长霜有点害怕,从床上下来,“你这次过来想干什么。”

    男人反手把门关上,没进来,只站在门口位置,“你上次说,厉墨从来没碰过你,所以是你在外边偷人了?”

    陆长霜一瞪眼睛,“谁在外边偷人了,我没有,是厉墨他算计我。”

    男人不说话,明显是想听她继续说下去。

    陆长霜缓了缓,也不管那么多了,叽里咕噜的把厉墨之前做的那些不是人的事儿全都说了。

    她说她也是才知道,她说她是受害者。

    说到激动的地方,陆长霜眼眶泛红,全都发抖。

    这些反应都是真实的,她真的是被气的不行。

    三年啊,不是三天,三年的时间被厉墨这么戏耍,她如何能接受。

    想象一下之前她想嫁给厉墨的时候,一口一个自己生了厉家长孙的话,现在想来,那些话全都换成了巴掌,一下一下的抽在她自己的脸上。

    男人听她说完后只点点头。

    陆长霜开口,“所以,你们抓我是没用的,或者你们是想用我来要挟厉墨,那就真的是算错了,他这么算计我,根本是对我没有情,怎么可能顾及我的生死,你们放过我吧。”

    男人盯着陆长霜看了半天,最后才开口,“你这个话,也就对我说一说,对别人千万不能说。”

    陆长霜一愣,不明白什么意思。

    男人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之前送来的那些吃的还扔在一旁的地上,他捡起来,拿到一旁的木桌上,“你若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日子也就到头了,还不清楚?”

    陆长霜一愣,思考了几秒钟,豁然明白了男人话里面的意思,她眼睛瞪的特别大。

    男人随后转身,看样子又要走了,“东西吃不下去也得吃,除了这些没有别的了,而且以后我不会过来了,你要记得,自己无用处的话,千万不能说。”

    说完,男人推开门出去,外边传来稀稀索索,还有铁链子的声音,看来这门又是被锁上了。

    陆长霜慢慢的坐在床上,表情带着一些惊恐。

    是了是了,她若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依着厉致诚对陆家的憎恨,估计会直接把她大卸八块。

    陆长霜抬手就抽了自己一个巴掌,心里暗恨的不行。

    她怎么就没算出来这个,还自己嘀哩吐噜的全抖落出去了。

    不过看那男人的态度,好像是不会去和厉致诚汇报的吧。

    陆长霜有点哆嗦,赶紧钻进了被子里,用被子紧紧地裹着自己。

    她周身泛冷,心里往外冒着冷气。

    而另一边的厉致诚站在树林里,有保镖过来,拎着一些补给的食物,同时也带来了消息,“先生,这边得到消息,二少手下已经带着小少爷回到青城了,孩子送到了二少手里。”

    厉致诚一听,当场就笑了,“真是时候。”

    保镖看着厉致诚,“先生,所以那天……”

    “一锅端了。”厉致诚说的轻描淡写。

    保镖的脸色也不变,“好,明白了。”

    说完他把手里拎着的东西送到木屋中去。

    温晶如在木屋里面,正坐在床上,透过旁边的木窗看着外边。

    她一直都是很安静的,从过来的第一天开始,不作不闹。

    保镖一开始其实是不太同意带着温晶如过来的,这明显就是个拖后腿的人,可是温晶如跟着他们,说实话,还真的没怎么耽误事。

    她在这边,还能给厉致诚做饭暖床,还算是有用的。

    所以保镖对她的态度也就好了很多。

    保镖把东西放好,然后过去和温晶如打了招呼。

    温晶如转头看见保镖过来,赶紧笑了,“才过来么,上山累坏了吧,我刚才烧了水,还没冷,要不要喝点。”

    这么说着,她过去给保镖倒了一杯水。

    不过就是一杯白开水,可温晶如态度太好,即便是一杯白开水,保镖喝下去也觉得心里舒舒服服的。

    等着水喝完了,温晶如把杯子放起来,叹了口气,“厉先生昨天晚上又有点不舒服,我不太清楚你们的计划,但是我觉得他应该早点去看医生。”

    保镖一顿,厉致诚身体有毛病,这个他知道,尤其是这段时间,他总是动不动就不太舒服。

    保镖想了想,“应该快了,等时间到了,我们就下山,麻烦你最近多注意一下先生的身体,可能是这段时间事情发生的太多了,他情绪波动太大,没事的,等我们离开这边就好了。”

    温晶如点头,“希望快点离开吧,我是真的很担心他的身体,昨晚他半宿没睡,说是全身不舒服,唉,我看了也只能是跟着瞎着急。”

    保镖嗯嗯两声,“快了,也就这两三天的事情了。”

    温晶如抿嘴,像是还有什么话想说,但是碍于一些事情没说出来。

    保镖也看出来,于是开口,“温小姐想说什么,直接说便是。”

    温晶如哦了一下,似乎是有点不太好意思,“我主要怕说出来,你们多想,其实我没别的意思,就想着先生这样了,厉家的两个少爷,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关心。”

    她不知道外边的那些事情,问出这样的问题也算是正常。

    不过因为她之前和厉墨有那么一层不清不楚的关系,这话如果被有心人听见,难保不会多想。

    这事情如果放在从前,保镖肯定要多一层的怀疑,不过现在,他倒是真的没往歪处想,“先生和大少二少的关系不太好,之后我们出去,如果遇到大少二少,我不在身边的话,还希望温小姐多护着一下先生,大少二少对先生并不是特别友好。”

    温晶如张了张嘴,很是惊讶。

    保镖已经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于是赶紧又说,“你不需要知道原因,只要知道先生平安,我们大家都平安,如果他出事了,我们所有人就都完蛋了。”

    温晶如眨了眨眼,然后点头的样子很正式,“我懂,我懂,我明白了。”

    保镖盯着温晶如看了几秒钟,从她脸上只看见震惊后的坚定,倒是没见到别的什么情绪,他稍微放心了一些,和温晶如寒暄两句也就转身走了。

    温晶如等了一会重新回到床上坐着。

    厉致诚和厉准厉墨闹掰了,那可挺好的。

    她记得之前听到的厉致诚和保镖的谈话,说是唐黎似乎还活着。

    唐黎当年出事的时候,她还没头被厉致诚囚禁起来,看了网上的消息,那场火灾十分的诡异,说是电起火,那纯粹是糊弄鬼。

    厉致诚这么讨厌厉墨身边出现别的女人,指不定唐黎当年的事情就是他做的。

    现在唐黎回来了,估计也要对付厉致诚,而唐黎和厉墨重新在一起了,所以所以……

    温晶如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捋清楚这些事情了。

    她冷笑一下,厉致诚做人也是够失败的,最后家人都反目了,他要是不死,还真的是说不过去了。

    温晶如坐在木屋里面,一直到时间差不多了,然后出去做饭。

    厉致诚和保镖都不在附近,指不定去了什么地方,温晶如一点也不关心。

    厉致诚最近身体不舒服的频率又高了很多,她觉得是那些药粉起作用了。

    她手里还剩下一点点,索性今天就全都用了好了。

    温晶如挑了样厉致诚比较喜欢的菜,慢慢的清洗,然后下锅炒,调料放的足一点,香味一会就出来了。

    温晶如嘴角勾着,脸上不自觉的带了一些笑意。

    她莫名的,心里突然就充满希望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