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233章 还有男人追她?
    厉墨下午的时候接到了手下的电话,倒不是肖邦国和厉致诚有消息了,而是齐逢昌那边出了事情。

    厉墨听到这个一点也不意外,齐逢昌一天天的好事做不出来,麻烦能惹一大堆。

    厉墨嗯一声,“这次怎么了?”

    手下说是因为那个总是敲诈齐逢昌的老太太又找上来了,还是撒泼打诨的要钱,而齐逢昌之前一直忍着,现在终于忍不了了,死活要弄死这个老太太,然后自己也不活了。

    厉墨都笑了,“应该没动手吧。”

    手下说,“没有,被我们及时的制止了,不过齐二先生的精神状况好像有点不太对劲,整个人暴躁异常,说话也有点颠三倒四,我们想把他送回齐家,但是他很抗拒,说是死也不回去,这种情况,我们还是要把他送回去么。”

    齐逢昌的精神状况有问题,这个之前老八就提过了。

    厉墨一直没见到齐逢昌,不太清楚他这个不正常,究竟是怎么个不正常法。

    所以厉墨犹豫了一下,就问了对方的位置,说是过去看看,反正现在他手上也没什么事情做。

    手下马上把地址报了过来。

    厉墨拿上手机直接从公司离开。

    齐逢昌出事的地方也在市区内,厉墨开车过去,离着一段距离,就看见那边被人群包围着。

    看热闹的比闹事的还激动还兴奋。

    厉墨把车子停在一旁,下车过去,站在人群外边就听见齐逢昌嗷嗷的喊着,说着什么大家都别活了,他反正也这样了,干脆想弄死谁就直接弄死。

    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厉墨眉头皱起来,看来齐逢昌是精神真的出问题了。

    他推开人群进去,一眼就看见被自己手下拉扯住的齐逢昌,齐逢昌看起来有点邋遢,眼珠子瞪着,染血的手指着一旁坐在地上的老太太。

    齐逢昌那个模样,真的好像随时都会杀人。

    那坐在地上的老太太也不哭天抢地了,只抿着嘴露出害怕的模样,也不知道是真害怕,还是为了博得围观群众的同情。

    厉墨过去,“怎么回事?”

    他眉头皱着,表情不悦,自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煞气。

    齐逢昌就算精神有点错乱了,看见这样的厉墨,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那老太太就更别说了,当下从地上爬了起来。

    厉墨半侧身看着老太太,“又是你。”

    老太太缩了缩脖子,“厉二少,误会,误会。”

    厉墨嗤笑,“次次都是误会?”

    他说完也不等老太太开口,直接摆手,“公说公有理的事情,还是交给警/察的好,私下解决指不定还是没完没了的,违法犯罪的事情我们不做,同样也不能纵容,走吧。”

    旁边的手下直接过去,压着老太太,“走吧,你说自己被欺负了,我们带你去报警。”

    老太太哪里敢报警,她从前在齐逢昌手里没少要钱,齐逢昌之前的行为能不能被认定为犯罪她不清楚,但是她这妥妥的是敲诈。

    老太太年纪大了,可这道弯还是转的过来的,当下就扭着身子,“我不报警,没事没事,都是误会,以后我再也不找他了,我保证,真的。”

    厉墨没搭理老太太,直接奔着齐逢昌过去了。

    手下这就知道怎么办了,不管老太太的挣扎,直接压着就走了。

    而厉墨走到齐逢昌面前,看了齐逢昌两眼,当年这也是风流倜傥的齐家二先生,如今却混成了这番模样。

    齐逢昌手上有伤,应该是刚才挣扎被保镖压住的时候剐蹭到哪里了,手掌上有血迹。

    厉墨本不想管他,但是私心里又觉得,如果齐云兰泉下有知,知道齐逢昌这样,肯定会难过。

    所以厉墨还是说,“先去医院吧,把手上的伤处理了。”

    齐逢昌面对厉墨,说不出拒绝的话,但也提了要求,“你和我去。”

    厉墨嗯一下,“行,我和你去。”

    他开车带着齐逢昌去了医院,一路上齐逢昌絮絮叨叨,不过确实是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

    厉墨本想等着他说累了就停了,结果好家伙,没完没了的,和家里那两个小家伙的体力有的一拼。

    厉墨抿嘴,过了一会突然开口问,“之前是你找人,半夜摸进阿黎的房间,想对她下手的吧。”

    齐逢昌一顿,转头看着厉墨。

    八百年前的事情了,他哪里还记得。

    齐逢昌不说话,厉墨接着说,“那人身上搜出来一把军刀,这回能想起来了么?”

    齐逢昌的思绪是乱的,眯着眼睛想了半天,最后就说了一句,“好像是吧。”

    厉墨在红绿灯口把车子停下来,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中开口,“我和谁在一起,和你们有什么关系,真的是惯得太宽了,说实话,你们当初如果不那么对阿黎,今天也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齐逢昌是听不懂这些话的,还一脸困扰的想着厉墨刚才说的问题。

    车子到了医院,厉墨下车,齐逢昌跟在后面,他手上的血迹已经干了,厉墨带着他去急诊那边。

    不过刚走到急诊门口,厉墨的表情就一顿,盯着一个方向看了看。

    那身影真的是太熟悉了,那是顾朝生。

    他和顾朝生很久没见了,明明两个人都在商场上游走,可始终都没碰到面。

    因着唐黎的关系,厉墨对顾朝生的感觉是很复杂的,很讨厌他,也很感谢他。

    顾朝生站在门诊楼前面的空地上,面前站了个女人,两个人面对面,女人低着头,抵在顾朝生的胸口。

    看着那女人一抖一抖的肩膀,厉墨能猜出来,对方是在哭。

    顾朝生表情也没那么冷漠,似乎略显无奈。

    厉墨盯着顾朝生看了两眼,转身带着齐逢昌进了急诊,包扎伤口。

    齐逢昌不只是手上流血,手腕也脱臼了,医生说要给接回去。

    厉墨嗯一声,惦记外边的事情,只交代一下,还是从急诊出来了。

    顾朝生和程岩竹还在原地站着,程岩竹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但硬是一个抽泣声都没发出来过。

    她很小的时候就不哭了,她习惯斗狠,从不示弱。

    顾朝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不太会安慰人,尤其是这种事情。

    程岩婧的遗体已经入了太平间,因为死因不太好,程家决定不对外宣布了,就悄悄地把人火化埋了算了。

    程岩竹从头到尾没太大的反应,只在程岩婧被送进太平间的时候掀开白布看了她最后一眼。

    尸体已经被简单的处理了,脖子上的伤口很恐怖,但是脸上的表情还算是安详。

    程家和周家扯头花,指责这次的问题都是对方的责任。

    一个说对方的女儿狠毒不是人,一个说对方的儿子家暴养小三是畜生,反正都不会反省自己的问题。

    程岩竹哭了一会,觉得有点头昏脑涨,她用袖子把眼泪擦了,眼睛红肿,站直了身体,声音还算稳得住,“对不住了。”

    顾朝生低头看了一下,胸口的位置全是泪痕。

    他说了句没事,然后问,“回家么?”

    程岩竹点头,“走吧。”

    程家和周家的人还在医院,刚才骂的厉害了,两家人都有点忍不下这口气,又打起来了。

    程家老先生对线顾朝生的时候唯唯诺诺,可对上周家的人,可真的是孔武有力。

    两个岁数加起来一百二的人了,都被对方送进了医院。

    也正好在医院,住进来还挺方便的。

    程岩竹有点晕,哭的缺氧了,朝着停车场那边走的时候一直低着头,情绪不高。

    倒是顾朝生走了两步就看见了厉墨。

    他眉头皱起来,先开口,“你怎么在这边,谁受伤了?”

    厉墨视线朝着程岩竹身上扫了一下,“反正不是阿黎。”

    不是唐黎的话,顾朝生也就不关心了,点点头,就想走。

    结果厉墨又开口了,“程家那边出事了?”

    顾朝生关于程家的事情,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没办法和厉墨说,便只看了厉墨一下。

    不过这一眼厉墨也算是明白了。

    他脸上的表情平淡,提了另一个事情,“海严前段时间给我打电话,说是他的慈善基金要举办一场感谢宴,你之前不是也捐赠过很多东西么,估计会邀请你。”

    顾朝生有些疑惑,不太清楚厉墨的意思。

    程海严和他的关系并不是很好,而且他从三年前离开,就再也没有在程海严的基金会里面捐赠过东西,就算程海严真的举办感谢宴,应该跟他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厉墨嘴角慢慢的勾起来,“到时候貌似是可以带女伴出席的。”

    厉墨的话也就说到这里,“好了,你们忙,我也要进去了。”

    说完他转身进了急诊里面。

    程岩竹已经走出去很长一段了,顾朝生赶紧大步跟了过去。

    急诊里面,齐逢昌的手已经包扎好了,医生在和他讲接下来的注意事项。

    厉墨过去,“好了?”

    齐逢昌反应稍微慢了一点,站起来,“好了。”

    医生也没给开药,说是回去勤消毒就行,伤口不深不大的。

    等着都弄好了,厉墨带着齐逢昌出来,两个人走出门诊楼,齐逢昌突然开口,“阿墨,你大舅一直说,齐家会落到这个地步,都是因为我们看错你了,之前我想不明白你怎么会对我们动心思,现在我好像是知道了,你是因为唐黎对么?”

    厉墨转头看着齐逢昌一眼,没回答,这个问题,回答不回答的,其实没什么意思。

    齐逢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出来,似乎是有点想不明白,“你怎么就那么喜欢她呢。”

    怎么就那么喜欢她呢,这谁说的清楚,喜欢一个人,哪里有什么因为所以的。

    世界上很多东西可以讲逻辑,但感情这个,是真的讲不了。

    ……

    唐黎下班从公司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等在外边的厉墨。

    她快步过去,“你来啦,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走在后面的曼达面无表情,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厉墨抬手把唐黎搂过来,对着曼达,“看见我不高兴?”

    “确实不高兴。”曼达开口,“你们两口子在一起,丝毫不会顾及旁人的感受,我太了解了。”

    唐黎一瞪眼,“你不是相亲了么,应该成了吧,成了就不是单身狗了,欢迎你带着你们家那口子到我们面前秀恩爱,我就不反感。”

    曼达抿嘴,“别想了,我和那人都不来电,谁都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不过这样也挺好,免得我要找各种借口推了对方。”

    厉墨过去开车门,几个人先上车,然后唐黎继续说,“你这次又不成,回去好交代么。”

    曼达靠在椅背上,也有点闹心。

    她这个年纪了,其实相亲都不好找了,一手市场几乎没什么资源了,二手市场,她虽然没说特别的介意,但是家里老人觉得她吃亏。

    这就进入到一个非常尴尬的境遇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曼达过了一会才说,“所以我只能尽量让他们想开点,其实找不着的,哪里有那么重要,我一个人现在过的也挺好,你们不刺激我,我从来不觉得单身是负担。”

    唐黎笑起来,“刺激这个事情吧,真的太抱歉,实在是忍不住。”

    厉墨在旁边嗯一下,“确实是,忍不住。”

    曼达听见这两口子的话,瞬间就没了脾气。

    厉墨过了一会就开口,说了另一个事情,“今天我遇到顾朝生了,在医院那边,程家那边出事了,他陪着程岩竹过去的。”

    唐黎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问,“你去医院干什么,哪里不舒服?”

    厉墨听见唐黎这么问,笑了一下,抬手过去把唐黎的手拉过来握着,“不是我,我没事,是我二舅受了点伤。”

    坐在后面的曼达仰头,无声的叹了口气,看来他们是真的忍不住,有的粉红泡泡真的是无意识冒出来的。

    唐黎随后才问程家那边怎么回事,她对程岩竹的印象还挺好的,所有被原生家庭压榨的姑娘,唐黎总是会有一些感同身受的同情。

    厉墨摇头,“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是程家大小姐没了,和周家的公子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冲突,杀了对方后自己也抹了脖子。”

    这两个家庭都有问题,厉墨不愿意去调查程周两家的事情,肯定乱七八糟的一堆问题。

    曼达在后面皱了眉头,“抹脖子啊,唉呀妈呀,这得是受了多大的刺激,肯定是被逼急眼了。”

    厉墨嗯一下,“应该是吧。”

    但凡还有点理智,或者是对生活还没那么绝望的人,都干不出这样的事情。

    唐黎有些感慨,“程小姐肯定特别难过。”

    厉墨没说话,依着他对程家并不太多的了解,程岩竹似乎只和自己这个姐姐关系好点。

    程岩婧死了,伤心她肯定是会有的。

    车子一路回了家,唐黎招呼曼达去自己家吃饭,还特意解释了一下,“放心吧,没别的人。”

    曼达原本不想去,她知道老妇人这段时间都帮忙带着宁兮和辗尔,她对老妇人始终是有点怕的。

    上次背后说话,虽然不是什么难听话,但是被人听见,她脸面上一直都挂不住。

    现在听闻老妇人不在这边,曼达才放心下来,“没有别的人那我就去吧,好久没看见你们家小乖乖了。”

    三个人一起上楼,在电梯里面的时候,厉墨就接到了老八的电话,说是肖邦国手里的保镖公司已经查到了,不过老八觉得,肖邦国应该不止有一个保镖公司,他把青城所有的保镖公司都调查了一遍,觉得有好几个似乎都和肖邦国有关系。

    厉墨笑了,“有好几个也是正常,他确实是这样的人。”

    厉致诚想要经营一个影子公司都各种困难,看看人家肖邦国,手里随时都捏着好几个。

    这就是格局,肖邦国这种人,真的是每一次都能让厉墨觉得佩服。

    老八说今天把这些公司整理一下,然后接下来就一个个的击破。

    肖邦国手里的这些公司和他为人一样低调,都没有做的很大,所以也就有一个衍生而来的缺点,就是真的很容易被弄垮。

    厉墨嗯一下,“一会名单发我一下,我看看都是什么公司。”

    老八说了好,随后厉墨就挂了电话。

    电梯门正好打开,三个人一起出去,唐黎开口,“保镖公司查到了?”

    厉墨点头,“查到了,不过肖邦国手里好像有好几个公司,时间不算太紧凑,一个一个的查吧。”

    唐黎点头,过去开了门,两个小孩子在客厅玩,佣人已经做好饭了,此时坐在沙发上等着。

    看见唐黎和厉墨回来,佣人明显是松了一口气,她说,“今天有人过来敲门,我问又不说话,在猫眼里也看不见外边的人,吓死我了。”

    厉墨想了想,赶紧拿出手里看了一下门口的监控。

    这几天一直很太平,他以为这个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倍速放了一下今天的监控画面,上午和下午的时候,门口都有人走动。

    看起来还不是一拨人,上午来的好像是女的,不过衣服鼓鼓囊囊的,看起来十分臃肿,看不出真正的体型,还戴着帽子,看不清太多的东西。

    下午来的很明显是个男人,长得还挺强壮,一身黑衣服,站在门口气势汹汹的。

    唐黎看见就吓了一跳,“这什么人,胆子这么大,一天来两次,是真的不怕被我们抓住。”

    厉墨想了想,“先从这栋楼里面的住户开始查,这么大的胆子,估计也是觉得就算被我们当场抓住,也有正当的理由脱身。”

    曼达从旁边凑过来,盯着厉墨的手机看了看,然后就说,“哎呦,这个男的我知道,之前从你这边离开,我在电梯里遇见过。”

    唐黎一顿,转头看着曼达,“所以是我们这栋楼里面的住户?”

    曼达嘶了一下,“有一次我看他拎着生活垃圾出去的,那应该就是吧,不过住在哪一个楼层,这个我没注意。”

    哪一个楼层,这个挺好查的。

    厉墨当下就给楼下守着的保镖打了电话,让他们调查这栋楼里面的人。

    曼达看了一眼在一旁玩玩具的孩子,“这些人应该知道家里只有佣人和孩子的吧,过来想干什么呢,看着也不是要强闯的样子,难不成就是过来吓唬吓唬?”

    这个唐黎和厉墨也不清楚,只能等着调查清楚了再说。

    几个人去洗手,然后吃饭,宁兮坐在桌子旁,看见曼达也不激动了,只不轻不重的叫了一声阿姨。

    曼达有点受伤,“你这小家伙现在是不爱我了么,快说,你这又是把心思放在谁身上了。”

    宁兮眨巴眼睛,盯着曼达看,有点不太懂这句话衍伸出来的意思。

    辗尔也看着曼达,表情有些防备。

    曼达眼神一转,落在辗尔身上,犹豫了一下才说,“这小孩子长得也是不错,看着和陆长霜很像。”

    唐黎嗯一声,“不过和他爸爸也很像,你看见阿肆就知道了。”

    吃饭的时候,两个小孩子都很安静,宁兮变化有点大,居然还会给辗尔夹菜。

    辗尔也挺给面子的,宁兮夹给他,他就全都吃了,以至于不知道宁兮是想表现,还是怕辗尔不够,夹起来没完没了。

    辗尔也不拒绝,后来给唐黎整无语了,压住宁兮要去夹菜的手,“你这么下去,容易把你哥撑死,你稍微收敛一点,我们都知道你们两个关系好,你不用这么表现。”

    宁兮转头看着辗尔,“你吃饱了么?”

    辗尔抬眼,看了看盘子里的菜,然后又看了看宁兮,终于还是说了一句,“吃饱了,不吃了。”

    宁兮这才有些遗憾的作罢。

    唐黎实在是没忍住,哈哈哈的笑出声音来。

    厉墨也笑了,抬手去摸了摸辗尔的脸,“你这家伙,要学会拒绝啊。”

    辗尔因为生活的太谨慎,根本不懂如何拒绝人,总是压抑自己的想法。

    宁兮把辗尔给喂饱了,自己也快速的吃了饭,然后拉着辗尔从椅子上下去,去一边玩了。

    曼达看着这两个孩子,突然就有点羡慕起来,“我这一看你们家的情况,觉得有没有男人都一样,但是这孩子,好像还是得有一个。”

    唐黎转头看了一下曼达,有些好笑的问,“不用男人,你整个孩子出来,你不怕被家里人打死?”

    “怕。”曼达直接认怂,“所以还是算了,想想就行了。”

    几个人吃过了饭,佣人离开,这次是厉墨出去送的,唐黎和曼达留在屋子里聊天。

    结果厉墨出去好半天都没有回来,曼达还开玩笑,“你家爷们,不会干脆开车把人送回家了吧。”

    唐黎也觉得奇怪,楼下有保镖,就算要真的送到家门口,也不用厉墨亲自过去。

    她起身去了阳台窗口,看了看下面,佣人早就走了,不过厉墨也没有身影。

    这就,挺奇怪的。

    唐黎把手机拿出来,给厉墨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半天,厉墨那边才接,还不等唐黎说话,他先开口,“这边有点事情,我稍微晚点回去。”

    唐黎本来想问厉墨有什么事情,可想了想,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电话里面说了,于是只说了一句好,就把电话挂了。

    曼达靠在沙发上,“哎哎哎,问你个事情啊,那个陆长霜现在还没找到人么?”

    唐黎赶紧朝着辗尔那边看过去,好在孩子没听见。

    她点点头,“应该是在厉致诚手里,估计要等到把厉致诚抓住了,才能找到她。”

    曼达抿嘴,看的出来是犹豫了一下才说的,“你说,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了。”

    这个唐黎不敢说,但是她想起来之前给厉墨打电话的那个神秘人,从那个人说的话里面应该能听出,陆长霜一时半会还不会有什么危险。

    唐黎叹了口气,“希望不会吧,孩子每天都念叨她,还等着她回来。”

    ……

    厉墨站在客厅里,不过不是自己家的客厅,是别人家的客厅里面。

    这房子和自己家的户型差不多,不过房子里的家具家电并不多,看起来很空旷。

    现在一个男人被他的保镖按着跪在地上,对着他的方向。

    男人膀大腰圆,看着挺健硕,结果是个纸老虎,没两下就被他的人放倒了。

    说来也巧,他出门送个人,要回家的时候,正好碰到这男人出门倒垃圾,这不是老天爷眷顾是什么。

    厉墨环顾四周后笑了笑,“胆子挺大的啊,说吧,今天去我们家门口干什么了?”

    男人在自己家还带着帽子,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装,打扮严实,看着就不太正常。

    听见厉墨的问话,男人直接开口,“今天我在楼下走动,楼上掉了东西下来,差点砸到我,你们家有孩子,所以我过去问问,这也不行?”

    这套说辞,一看就是提前准备好的。

    厉墨啧啧两下,“你知道的,在我面前不说实话,我有多少手段可以用在你身上。”

    说完他身子一转,朝着一旁的房间过去。

    男人的房间门是关着的,厉墨过去扭动一下门把手,居然还上了锁。

    这可挺有意思的,在自己家,还把房间锁起来了。

    厉墨也没找钥匙,牟足劲对着门板踹了两脚,门自然就开了。

    房间里一张床,一个衣柜,看着都很正常,不正常的是房间窗口的位置,架着一架望远镜。

    厉墨慢悠悠的过去,弯腰借着望远镜朝着外边看了看。

    望远镜聚焦的是小区公园那边吗,应该是之前用来观察他们一家在公园那边玩的场景。

    厉墨都笑了,看来这人是准备很长时间了。

    他回身,床上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现在是关着的。

    厉墨过去把电脑打开,电脑自然是带了锁的,这房间都有锁,何况是电脑。

    厉墨没心思自己破译,觉得浪费时间,直接开口对着外边问,“电脑密码多少。”

    那男人还跪在地上,但是不说。

    厉墨拿着电脑从房间出去,重新问一遍,“密码多少?”

    男人抬头看着厉墨,梗着脖子,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这和厉墨从前询问过的那些人很像,不过最后,事实证明,没有人的嘴是真的严实的。

    厉墨用了个眼神,保镖就按着男人的肩膀,把他一只手拉了出来。

    厉墨过去,一脚踩在上面,稍微用力,“密码。”

    男人明显是吃痛,可还是觉得自己能抗,咬着牙依旧不说。

    十指连心,这种疼痛,即便不用自己亲身感受,也能想象的到。

    厉墨也不说话了,只脚下继续用力,他踩在对方手指骨节上,没过半分钟,这男人终于遭不住了,嗷嗷叫着把密码说出来了。

    厉墨一手托着电脑,一手输入,把电脑解锁了。

    进去就看见电脑桌面上是几个文件夹,标注了时间的。

    厉墨打开,入眼的全是照片,时间早一点的是唐黎和宁兮的,最近这段时间的还有厉辗尔的。

    大多数是公园那边玩被拍下来的,里面还夹着几张从电梯里面拍的自己家门口的照片。

    厉墨笑着把电脑合上了,然后脚上的力气一点没松,“你的上家是谁。”

    男人啊啊的叫着,“我说我说,我都说,你先放过我。”

    厉墨没动,男人估计也看出来了,他不说厉墨是不会放过他,于是快速开口,“我有他的号码,我给你他的电话号。”

    男人的手机已经在保镖手里了,保镖把他手机拿出来,“密码。”

    男人这次很听话的说了,保镖把密码解锁,调出来通话记录,递给厉墨。

    这手机里面的通话记录都没有备注,全是一连串的数字。

    厉墨弯下腰,把手机亮给男人看,“哪一个?”

    男人赶紧说,“第二个,第二个那个就是了。”

    厉墨这才松了脚,男人赶紧哎呦哎呦的捂着自己的手。

    厉墨把电话号码记下来,然后顺手用男人的手机把电话拨了过去,又按了免提。

    男人自然知道厉墨的意思,他抿着嘴等着,电话刚一接通,男人先开口了,“王哥。”

    那边嗯了一声,明显用了变声器,然后又问,“今天怎么样。”

    男人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我今天去敲门了,里面不给开,再过去次数多了我估计会暴露,所以和你说一下。”

    那边说了没事,中间停顿一下又说,“我还找了别人,你现在别过去了,明天的话,你在外边守着点,看看他们家人什么时候离开,通知我一下,我这边有别的安排。”

    男人说了句,“好嘞,知道了王哥。”

    那王哥又说了一句,“钱我给你打过去,明天事情办成了,你赶紧搬走,东西也都处理掉。”

    男人说了一句明白,对面就把电话挂了。

    厉墨笑了笑,弯腰在男人脸上拍了两下,“好样的,早这么配合,不是什么是都没有了。”

    随后他拿着男人的手机,转身离开。

    保镖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根本不用他费心。

    厉墨坐电梯下楼,回了家。

    唐黎和曼达还在沙发上坐着聊天,话题已经扯到了曼达相亲的对上身上了。

    曼达说对方的年纪明显也不小了,没结过婚,但是他想找年纪稍微小点的姑娘,看见自己后,就明显的把失望的表情挂在了脸上。

    唐黎一挑眉,“那你没怼他两句啊,他看不上你,你也明确的表示,自己也没看上他。”

    “说了,我说我想找年下弟弟,比我大的男人,在我眼里全是长辈。”曼达开口。

    唐黎闻言,哈哈的笑起来,“长辈可还行。”

    曼达哼了一下,“那男人工作还不如我,我不是吹,我这资本,想找年纪小的,还真的能找到。”

    话说到这里,曼达突然开口,“哎,说到这个,我想起个事情,我去相亲的时候,在那家饭店里,遇到了,那个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就是追过你的那个,哎呦,这一下子我还猛住了,想不起来对方名字了,我还和他聊了两句呢,他各种打听你,问你最近怎么样。”

    厉墨才进屋就听见这么个消息,当场就皱眉了,朝着沙发那边过去,“谁,谁追过她。”

    曼达一转身看见厉墨,被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那人你给送回家了?”

    厉墨不接这个话茬,继续问,“什么人追过她,还追到青城来了?”

    唐黎笑了,“瞎说什么,什么追到青城,人家就算来了,也是来办正经事。”

    “追你不是正经事?”厉墨一挑眉。

    唐黎有些无奈,“没追我,后来他知道我和顾朝生一起,就没了那份心思了,你别瞎想。”

    “那还是心里喜欢你,不过是觉得自己下手晚了,贼心还是有。”厉墨在这个事情上,态度很执着。

    曼达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一声不吭。

    可厉墨根本不会放过她,过来坐在对面,“说说,那人叫什么,工作是什么,人怎么样。”

    唐黎皱眉,“你可拉倒吧,别胡闹,什么事儿都没有。”

    厉墨不管唐黎的态度,只盯着曼达。

    曼达啊了一下,“叫什么我真的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后来也没怎么来往,他确实是只在一开始追过阿黎,后来知道她有孩子了,就没了这个念头了。”

    厉墨点点头,声音不轻不重,“可看见你不还是打听了一下阿黎。”

    曼达想抽自己,她之前背后议论了一下老妇人,被人当场逮住,现在和唐黎闲扯淡一下,又被厉墨听见。

    这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儿。

    唐黎在旁边给曼达使了个眼神,让她不要说,厉墨这个人,最会套话了,她但凡往下接一句,他还能顺一句,然后还能挖坑。

    曼达懂唐黎的意思,抿嘴不说话了。

    厉墨转头看着唐黎,“你少在那边使眼神,我要是想查,你们不说我也能查出来。”

    唐黎点头,“是是是,你最厉害,他和你比不了,不说曼达,我都忘了他叫什么了,真的,兴许走在大街上遇到了,面对面的我都不认识。”

    厉墨才不相信唐黎的鬼话,只盯着她看了看,要笑不笑的,起身回了房间去换衣服了。

    曼达撇着嘴,压着声音,“好家伙,你家这男人可够恐怖的,这就醋成这样了。”

    唐黎无奈的笑了笑,“别理他,他就是装。”

    她这话刚说完,那边厉墨就站在了房间门口回身了,盯着唐黎看,显然是听见唐黎的话了。

    他嘴角慢慢的勾起来,看她的表情意味深长。

    唐黎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今天晚上要惨了,这狗男人,指不定又有如何折腾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