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238章 她可以很确定,他不爱她了
    厉墨开车带着厉准一起回公司,车行半路,厉准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厉准慢悠悠的把手机摸出来,但是看了一眼后脸上不耐烦的表情就出来了。

    厉墨笑一下,“苏湘南?”

    厉准吐了一口气,“嗯,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最近她总是打电话过来,我都不接了,她似乎还是不明白什么意思。”

    厉墨幽幽开口,“她可能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想放弃。”

    他想起自己之前舔着脸去找唐黎的情景,难道他不知道唐黎不想搭理他么,当然知道。

    只是不想那么轻易的放弃罢了。

    脸皮什么的,在某些事情面前,真的不值一提。

    厉准没接电话,把手机放了回去,“她的事情,我是真的不想管了。”

    原本对苏湘南还有的那些舍不得或者说不甘心,在经历了黄凤瑜的事情后,全都散了。

    现在仅仅是想起苏湘南,他都觉得烦躁的很。

    电话停了没一会,又嗡嗡的震动了两下,明显是有信息过来了。

    厉准坐在位置上,犹豫半晌还是拿出来看了一下。

    苏湘南发了两条信息过来,第一条说是出事了,只有这三个字。

    第二条说害怕,想让他过去。

    厉准眉头皱起来,两条信息看似慌张,却只字不提出了什么事情,她惯常用这样的手段,事情弄得玄玄乎乎的,不过是为了引起他的在意,厉准是清楚她那些小手段的。

    厉准还是不打算管,倒是厉墨开口了,“要不你问问她怎么了,这个时候了,我觉得她但凡有点脑子都不可能瞎胡闹,或者是真的有事情。”

    厉准捏着电话半天,最后似乎很无奈,还是把电话打了过去。

    那边苏湘南接的很快,一开口就哭了,她说自己在医院,说苏振方和黄凤瑜都出事了,说她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苏湘南哭的真真切切,不像是造假。

    厉墨在旁边也听见她的声音了,他先开口,“那就先去医院看看吧。”

    厉准的声音是很冷漠的,“一会我到了再说。”

    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叹了口气,类似于感慨的说,“你说我当初怎么就喜欢上她了。”

    厉墨声音里带着笑意,“这东西哪里有什么为什么,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没道理可讲。”

    厉准转头看了一下厉墨,“那你说说,你那时候为什么不喜欢她,她现在虽然变得惹人厌,可从前还是挺好的,长得好看,性格也好,家境也不错,你怎么就没动心。”

    厉墨嗤笑一下,“长得好看?性格好?家境不错?我怎么没看出来。”

    车子在前面的路口变了道,朝着医院的方向过去。

    厉墨接着说,“你看到的她身上的所有优点,我都没看到,那时候她说喜欢我,我还挺烦的,然后第二天你们就在一起了,我就更烦了。”

    说完厉墨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我后来很长时间都在想,我的这种不甘心,究竟是对她还是会对你。”

    厉准和苏湘南离开的那四年,这个问题总是围绕着他,一直到后来这两个人回来了,厉墨终于有了答案。

    他的不甘心是对厉准的,他不喜欢苏湘南,从头到尾都不喜欢。

    因为看见她和唐黎站在一起,他的视线始终都忍不住落在那个伶牙俐齿,一点亏不吃的姑娘身上。

    车子一路开去了医院,苏湘南在急诊室外边守着,眼睛红的厉害。

    她看见厉墨和厉准一起过来,明显有些意外,“你也来了啊。”

    厉墨嗯一声,“顺路。”

    苏湘南抽泣了两下,“阿准,我好害怕啊,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说完她捂着脸,眼泪从指缝往外流。

    厉准现在看见她哭就挺烦的,不知道她的眼泪究竟是真是假。

    他开口,“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湘南抽抽噎噎的,“我早上出去买早饭,半路的时候接到电话,说我爸出事了,已经送到医院抢救了,我有点慌,赶紧过去,结果半路听说我妈也出事了,我没办法,又只能回来,我不敢和家里人说,我怕他们承受不住。”

    苏湘南说到这里,像是忍不住了,哭的都要上不来气了。

    厉墨皱眉,“你爸怎么了?”

    苏湘南顿了顿,声音断断续续的,但是也算是讲明白了。

    好像是苏振方在里面和狱友打架,然后教管把两个人都罚了,苏振方气不过,觉得自己没错,是教管在拉偏架,然后可能一个绝望吧,就自杀了。

    苏湘南哭的有点缺氧了,“我还不知道我爸那边怎么样了,我妈这里不能离开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阿准。”

    厉墨对苏振方的事情并没有特别注意,不过他在监狱里日子过得不好,这个是事实。

    厉准又问,“你母亲又怎么了?”

    苏湘南摇头,“我也不清楚,我当时不在旁边,接到电话回来,他们已经在抢救,还要等医生出来才能知道怎么回事。”

    厉准没说话,转身去了一旁站着,看样子是要等等看里面的结果。

    厉墨不打算在这边陪着,苏家人的生死都和他没关系。

    他见状就对厉准说,“那我先走了,你要走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让人来接你。”

    厉准摇头,“不用了,我到时候打车回去也行。”

    厉墨没强求,点点头,也就转身走了。

    他没和苏湘南打招呼,对苏湘南,他比任何人都厌恶。

    厉墨从医院离开,车上的时候,给手下打了电话,让人查一查苏振方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苏振方哪里会和人打架,他一直都是挨揍的份,而且进去这么长时间了,从前都忍了,这时候偏生就忍不了了。

    厉墨总觉得,这事情就算是真的,中间也会有个什么契机跟着,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发生。

    交代完手下,看了一下时间,正好中午下班了,他直接开车去了唐黎公司那边。

    唐黎这边一上午心神不宁的,就算是接到了厉墨的电话,她的一颗心也没说完全的放下来。

    一直到中午下班,出门看见厉墨等在外边,她似乎才听见自己一颗心咚的一声落地的声音。

    唐黎没控制住,赶紧过去,把厉墨上下检查了一遍,“没事吧,你没受伤吧。”

    厉墨抬手,在唐黎发顶摸了摸,“没有,我好的很。”

    曼达随后过来,“你的优质男没带过来?”

    厉墨笑了笑,“过不去这个事儿了是吧。”

    “那可不,我可就指望你介绍人给我脱单。”曼达看了看厉墨,“我这辈子的幸福,就捏在你手里了。”

    厉墨点点头,“好说好说,刚才就和一个优质男一起,不过他临时有事,下次让你们见一见。”

    厉墨也就是随口一说,根本也没当回事,其实曼达也没放在心上。

    什么优质不优质的,她平时工作中遇见的人,条件也都不错。

    人家好是人家的事情,不是所有好的都适合她。

    这么说了两句,三个人就去了附近的饭店,坐下来后,厉墨不用唐黎问,直接把上午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曼达在旁边嘴巴就没合起来过,“你爸真的,我是真心的佩服,他要是踏踏实实的,成就不可估量。”

    厉墨沉默了一下才说,“这次也不算是一点收获没有,至少把他手里最后一张牌除了,以后他就算有肖邦国撑腰,依着他的性格,肖邦国手里的人给他用,他也不会完全相信的,他的处境会更难。”

    提到了肖邦国,自然也就提起来另一件事情,他说,“肖邦国手里有一架私人飞机,听说前段时间申请过航线,不过因为那段时间我们家的事情刚爆出来,航空管制有点收紧,他申请的航线没批准下来,我是后来才想起来这个事情,他那个时候,兴许就是为了转移我爸。”

    唐黎听闻这个事情,也是一愣,“这老家伙还挺有钱,居然有私人飞机。”

    厉墨笑了笑,“肖邦国很有钱的,比我们家有钱多了,不过这个人也是真的低调。”

    唐黎点点头,突然问了一句,“他有儿子么?”

    曼达噗的一下就笑出声音来,厉墨眼睛一愣,“你几个意思?来,给我好好说说。”

    唐黎自己也没忍住笑了起来,“我就想着,他家要是不这么低调,依着我从前见钱眼开的性格……”

    唐黎有点说不下去了,靠在椅背上笑的不行。

    厉墨抬手捏着她的脸,“怎么的,他要是有儿子,你以前就看上他儿子了?”

    “不不不。”唐黎赶紧否认,“他就算有儿子,估计也会和肖邦国一样老实本分,我根本搭不上。”

    这话把厉墨给气笑了,“一方面说我不老实半分,一方面遗憾搭不上,你最近怎么回事,怎么总起刺。”

    从前在床上,她都是哼哼唧唧求饶的,现在学会叫板了,然后说话也知道怎么扎他肺管子怎么说了。

    唐黎看着厉墨,要笑不笑的,模样属实气人。

    厉墨顿了顿,突然转头看着曼达,“是不是你把我家阿黎教坏了?我就知道不能让阿黎跟你一起玩,你瞅瞅,好好的孩子,被你给连累的。”

    曼达原本是在看热闹的,只是这笑都还没笑完,战火突然就调转方向奔着她烧来了。

    曼达笑容瞬间消失,有些受不了的看着厉墨,“你行不行啊,自己老婆不敢惹,就把火往别的地方撒,没有你这样的,啊,你快点把优质男给我,我以后离你老婆远远的。”

    ……

    顾朝生下班的时候给保镖打了电话,保镖说程岩竹已经回到家了,应该是在休息。

    顾朝生叹了口气,“没什么大问题吧。”

    手下嗯一声,“打了针回来,在车上就睡着了,我扶着程小姐上楼的,看着她回房间躺下才走。”

    顾朝生说了句知道了,然后让保镖去帮忙找个钟点工,程岩竹现在这样,身边得有人照看着点才行。

    程岩竹从程岩婧出事的当天晚上开始发烧,药也吃了,针也打了,可始终不见好转。

    顾朝生知道,这是心病,无药可医。

    估计要等几天才能好,程岩婧这个事情,确实不是一下子就能接受的。

    尤其那天程岩婧火化,顾朝生也陪着程岩竹过去了,看见了程家那些人的嘴脸。

    程家那一窝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顾朝生就是身份不太合适,要不然当时真的想动手了。

    闺女死了,那家人一点伤心难过看不到,等着骨灰运出来的空档,这些玩意居然掰着指头在那边算,把程岩婧从小养到大花了多少钱。

    还说什么程岩婧这么不管不顾的走了,她自己倒是安心了,可他们多年心血付之东流如何如何。

    这特么是人说出来的话么,不说亲人朋友,就是个陌生人遇到这种事情,都要替死者难过一下,他们可好,全都在埋怨程岩婧没为家里做够贡献。

    程岩竹当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次没蹦起来和他们闹,她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顾朝生知道她那时候身体和心里都难受,他多少也跟着不舒服了一下。

    从目前这些事情上,大致能推测出,程岩竹和程岩婧从前在程家过的,那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这两个姑娘,可真的是受苦了。

    程岩婧没有程岩竹的魄力,唯一一次站起来反抗,也就是弄死别人后接着弄死自己。

    实在是不应该。

    顾朝生刚挂了和保镖的电话,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丁悦。

    顾朝生看见她手里拿着文件,便也没当回事,起身收拾一下桌子上的东西,“文件放下就行了。”

    丁悦哦一声,“顾总中午有约么?”

    顾朝生一愣,“有事?”

    丁悦笑了笑,“不是什么大事,我请我师父吃饭,顾总要是有时间就一起吧,之前给您带来那么多麻烦,也想陪个罪。”

    顾朝生想都没想,“不用了,你们去吧,我有事。”

    丁悦倒是也没纠缠,说了句好,把东西放下也就走了。

    顾朝生从办公室出来,朝着电梯走的时候,只稍微犹豫了那么一下,就决定还是回家看看。

    程岩竹平时活蹦乱跳的,这两天蔫了吧唧的样子,还真的是让他很不适应。

    顾朝生出去一路开车回了家,等到上楼开了家门,就看见程岩竹站在客厅里,手里捏着电话,她头发乱糟糟,可表情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她因为生病的关系,之前整个人都显得没精打采。

    可是现在,她目光清冷,看起来非常有神。

    顾朝生反手把门关上,过去把在楼下买的快餐放在茶几上,“怎么了,刚才谁打电话过来了。”

    程岩竹慢了半拍转头看了一下顾朝生,“没有谁,没有人打电话。”

    顾朝生眼角瞄了一下程岩竹手里的电话,决定不拆穿她了,能给她打电话的,也就是程家的那些人。

    电话里说的内容他都能猜出来。

    顾朝生缓了口气,“去洗个手吃饭吧,我在楼下买的,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先看看对不对胃口,不行的话我再点外卖。”

    程岩竹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餐盒,没说话,转身去了卫生间。

    和之前不一样了,顾朝生明显的感觉到,程岩竹的状态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她整个人显得特别冷漠,眼睛里隐隐的憋着一股子劲。

    顾朝生也有点无奈,程家那几个作死的货,不被收拾一通是不会老实的。

    程岩竹在卫生间里简单的洗漱一下,头发梳好,对着镜子看了半天。

    她状态实在是不好,脸色惨白,眼底泛请,这个德行,确实不是成大事的样子。

    她盯着自己看了半天,最后嗤笑一下。

    从卫生间出去,顾朝生已经把饭菜摆好了。

    程岩竹过去坐下,想了想就说,“之前你和我提的程家举办答谢宴的事情,如果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话,那我想要去参加,可以么?”

    顾朝生一愣,随后就点头了,“行啊,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到时候我通知你。”

    程岩竹嗯一声,“我就不和你说谢谢了,说的次数太多了,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顾朝生笑了一下,“没事,谢什么谢。”

    两个人吃饭的时候都很沉默,程岩竹吃的比较快,没看出来他买的这些她喜欢不喜欢,反正是没挑食,都吃了。

    吃过饭的程岩竹直接起身要回房间,“你吃过了放在这,我休息好了出来收拾,你不用管。”

    顾朝生没说话,只看着程岩竹有些雄赳赳的回了房间去。

    他过了一会笑了,这个模样,应该就是这个坎走过去了吧。

    ……

    厉墨下午得到手下的回复,苏振方抢救无效,中午的时候没了。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他又接到了厉准的电话,黄凤瑜几分钟之前,也抢救无效,没了。

    这夫妻俩同一天,相隔不长的时间一起走了,也算是黄泉路上有个伴了。

    厉墨没问苏湘南如何,只是好奇黄凤瑜怎么回事,都瘫痪了,怎么还能出这种事情。

    厉准在电话那边叹了口气,“她吞了大量的金子,具体什么时候吞的没人清楚,等着发现的时候人都昏迷了,胃穿孔消化道破裂,内部脏器被破坏,没抢救过来。”

    厉墨实在是控制不住,冷笑出声音,“吞金?她哪里来的那么多金子?”

    厉准看见抢救后从黄凤瑜身体里取出来的金子了,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好几样,零零碎碎的不老少,正因为东西多,比重大,黄凤瑜胃和肠道穿孔的伤口才会很多。

    医生那边称重过了,一百多克的黄金进入到身体里,又耽误了那么长时间,抢救不回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厉准开口,“我问了,苏湘南说,因为这两天她在这边陪护,黄凤瑜说那些金子放在家里不安全,让她都带过来,她就全都拿来了,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厉墨不冷不热的开口,“你相信她的话么?”

    厉准瞬间没了声音,相信么,自然是不相信的。

    不管苏湘南给出什么样的理由,厉准都是不相信的,一个有前科的人,他不相信她不会再生出让黄凤瑜去死的心来。

    或许吞金是黄凤瑜自己的想法,毕竟她如今的样子,想用别的方式结束自己有很大的困难,可苏湘南绝对在其中的某个环节中,起了促进的作用。

    厉准半晌才说,“算了,别人家的事情,不管那么多了,我尽最后一点道义,帮忙她把两个人死亡证明办好,剩下的我就什么都不管了。”

    厉墨也没别的说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真的想划清界限,和她说清楚,她的性格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厉墨太清楚苏湘南,她有时候就和狗皮膏药差不多,贴上来撕都撕不下去。

    厉准没和他说太多,医院那边还要办理各种手续,他要去忙了。

    挂了电话后,厉墨把手机扣在桌子上,半晌才缓了一口气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到年龄了,最近生老病死的事情经历太多就很容易感慨,仔细想一想,这么一段时间,已经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

    以后兴许也还会有人离开。

    另一边的厉准挂了电话,转身去办理黄凤瑜的死亡证明,还有结算医院这边之前住院的所有账目。

    苏湘南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捏着手机,已经好半天没动作了。

    她不知道要不要给黄家那边打电话,也不知道电话打过去,那边能不能受得了。

    之前黄凤瑜住院,黄家老太太来过,还说让黄凤瑜出院回黄家去,她趁着自己身子骨还吃得消,她来照顾。

    苏湘南知道,黄家老太太这是怕黄凤瑜的事情给自己添麻烦,她心疼女儿,也心疼她这个外孙女,想帮她减轻负担。

    可是几天过去,人就没了,让她怎么打电话开这个口。

    厉准跑前跑后,把手续全都办妥了,过来站在苏湘南面前,“遗体已经在太平间了,你问问黄家那边,是直接火化下葬,还是要把遗体领回去祭奠一下。”

    苏湘南根本没听见厉准说了什么,抬头看着他,啊了一声。

    厉准原本冷着脸,可看见苏湘南这个模样,又有点无可奈何。

    即便黄凤瑜的死和她有关系,但是想来,她也依旧是伤心的。

    厉准没说话,只把苏湘南的手机拿过来,找了黄家那边的电话拨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黄家老太太,厉准没拐弯抹角,把事情全说了,还问那边,要不要把苏振方的遗体一起带过去,建议那边最好把苏振方和黄凤瑜合葬了,一来省了很多的麻烦事,二来,对这两口子也算是一个交代。

    生前黄凤瑜只要犯病了,念念叨叨的叫的全是苏振方的名字。

    这活着的时候没办法在一起,死了同穴也算是一种弥补。

    黄家老太太根本都没听完厉准的话,直接在那边就抽过去了。

    那么大岁数了,原本日子就过的不太如意,现在遇到这种事儿,能扛得住就怪了。

    那边是如何的人仰马翻,厉准可不管,反正通知到了,他看了看苏湘南,“我送你回去吧,你们回去商量一下再说该怎么办。”

    他公事公办的样子,让苏湘南原本就难过的心更是不舒服。

    她现在眼泪一出来,眼睛就开始疼。

    她深呼吸几下,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一些,“阿准,我现在需要你。”

    厉准没什么表情,语气也并不太温和,“我能帮你这么多,已经够可以了,苏湘南,严格说起来,我们之间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我完全可以不管你。”

    苏湘南抿着嘴,配着红红的眼眶,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只是可惜了,厉准已经不吃她这一套了。

    他不冷不热的开口,“你要是不用我送,我就先走了。”

    苏湘南看的出,厉准不是在说笑,他是真的不太想管她。

    所以她最后还是站起来,“走吧。”

    她浑身解数都用了,可是好像,再也没办法让这个男人对她心软了。

    厉准带着苏湘南从医院离开,打车送她回了黄家。

    黄家现在也是闹哄哄的,黄家老太太一个没抗住,直接抽过去了,黄家老爷子和黄复明手忙脚乱的好一通按人中,这人算是醒了过来。

    可随后老太太半个身子动不了了,口鼻也歪斜了。

    这样子一看就是中风了。

    黄家这边着急着忙的要打车把老太太送去医院。

    苏湘南和厉准的车子刚停在小区门口,那边黄复明就背着老太太从里面跑了出来,想要打车。

    苏湘南吓了一跳,下车迎过去,“舅舅。”

    厉准对着司机,“走吧。”

    司机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当下启动车子,拉着厉准就走了。

    苏湘南看见黄家老太太这个样子,还想带着他们上刚才的这辆出租车,结果一回身,出租车都开出去好远了。

    苏湘南一顿,愣在当场。

    应该也就是这一刻,她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厉准是真的不爱她了,一点都不爱了。

    从前多少还残留的一些不甘心,也都没了。

    ……

    唐黎下午临下班的时候接到厉墨的电话,说是晚上厉准和厉致义要来家里。

    看她是次要,主要是想看宁兮。

    唐黎犹豫了一下,“那我一会下班去买点菜,我们晚上吃过火吧,人多热闹。”

    厉墨对吃什么不在意,“你决定,吃什么都行。”

    挂了电话后,唐黎就开始收拾东西了,这么收拾的空档,唐黎看见曼达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拿着水杯朝着茶水间过去。

    犹豫了那么一下,唐黎也就跟着过去了。

    曼达正在冲洗杯子,唐黎站在门口,“晚上去我家里吃啊。”

    曼达哼了一下,“怎么的,还不放过我,你这一天三顿的在我面前秀恩爱,还上瘾了?”

    唐黎砸吧一下嘴,“厉墨说晚上带个优质男回家,我这不是想让你过去看看么。”

    曼达也就嘴上逞逞能,真的给她找,她也未必愿意。

    曼达笑了,“得了,虽然我知道厉二少身边都是不错的人,但是我不行,我配不上人家,我有自知之明。”

    唐黎笑了,“我就知道你怂,放心吧,骗你的,不是给你找来相亲的,是厉墨他三叔和他哥要来家里,我想弄个火锅,这人多吃火锅才热闹,你就一起来了呗,不缺你这一双筷子。”

    曼达眨了眨眼,“火锅?”

    她最近还真的有点想吃了。

    唐黎一看曼达的表情就猜出来了,“去吧,没什么外人,我把你当自家人才叫你的。”

    “行行行。”曼达开口,“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那我就勉强同意好了。”

    唐黎嗤了一下,“你就保持这个德行不要变,保证你能单身一辈子,谁都祸害不着。”

    曼达动作一顿,唐黎已经转身,“下班一起走啊,我回去收拾收拾。”

    曼达追到门口来,“你这个人,损完我就走,你有没有点担当,就不敢留在这边听我回怼两句?”

    唐黎边走边说,“我才不让你过那个瘾。”

    唐黎回到办公室,一直等到下班时间到,她拎包去了曼达办公室的门口,正好她也刚出来。

    曼达哼了一下,“你之前说,今天谁去你们家,厉二少他三叔还有谁?他哥?”

    不等唐黎说话,曼达就嗯哼一句,“他三叔我就不考虑了,那么大岁数了,肯定有家有孩子的,你不是说我祸害人么,那我就挑你身边的人下手了,就他哥了,我和你说,我今天把话放在这,他哥叫什么来着,叫叫叫,厉准,对吧,就是他,他就别想跑出去我的手掌心。”

    唐黎笑了笑,根本没把曼达的话当回事,厉准是什么人,从前喜欢的是苏湘南那一款,就算和苏湘南分了,这人的审美是变不了太大的。

    曼达这个性子,不一定是厉准的菜。

    两个人坐车,先去了家附近的超市,买了好多的火锅涮菜,然后大包小包的提回家。

    厉致义和厉准还没来,家里只有佣人和宁兮。

    曼达给宁兮买了酸奶,东西没拿出来的时候,宁兮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只瞄了曼达一眼,叫了一声阿姨。

    酸奶拿出来后,她就赶紧过去抱着曼达亲,“曼达阿姨,我都想你了。”

    曼达抽着一张脸,“你这小妖精,看这张嘴会说的劲,以后得把多少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唐黎在厨房那边洗菜摘菜,佣人不打算留下吃,唐黎就让她先回了,然后叫曼达,“你给我过来洗菜,别想逃掉这些活。”

    曼达站起来,理直气壮,“怎么跟你未来嫂子说话呢,你这弟媳妇过分了啊。”

    唐黎没忍住都笑出来了,“你有本事等厉准来了当他面说这句话,我敬你是条汉子。”

    曼达当场就熄火了。

    她再怎么脸皮厚,也不好意思在当事人面前这么不害臊,打打嘴炮最多了。

    曼达逗了宁兮两句,就去了厨房帮着唐黎准备食材。

    宁兮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也挺高兴的。

    这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房门开了,外边传来男人们说话的声音,听着可不只是来了厉致义和厉准。

    曼达之前嘴上说的厉害,现在听见人来了,直接朝着厨房里面躲一躲,还警告唐黎,“你一会别瞎说话啊。”

    唐黎哼笑一下,“我知道你怂,放心吧,不拆穿你。”

    “你懂什么。”曼达一瞪眼睛,“我是怕把厉准吓跑,到时候我还怎么做你嫂子。”

    唐黎还真的是信她个鬼。

    不过外边进来的,确实不只是厉致义和厉准,阿肆和老八也来了,陆长霜带着厉辗尔跟着也过来了。

    厉辗尔一进门,就朝着宁兮跑过去。

    他手里拎着个玩具盒子,是来的路上买的。

    宁兮见到辗尔,一直叫哥哥,还把自己的娃娃拿过来给他。

    陆长霜有点不太自在,垂手站在旁边看着。

    辗尔的性格她了解,不是一个很热络的孩子,现在进来就这么开心,可见之前那几天在这边,他是过的不错的。

    厉致义过来,看着和辗尔玩的宁兮,只一打眼就看出来,这简直就是唐黎的翻版。

    厉准也看了看小孩子,“都这么大了。”

    厉墨笑了,过去拉着宁兮过来叫人。

    宁兮从来不怕生,看着厉准叫伯伯,对着厉致义叫爷爷,叫声很甜,很乖巧。

    厉致义摸了摸宁兮的头,“真乖。”

    他和厉准都拿了红包过来,说是见面的红包。

    宁兮也不客气,直接全接过去,“谢谢伯伯,谢谢爷爷。”

    抱着红包,她转身跑到辗尔身边,“哥哥,给你一个。”

    她还真的是什么都要和辗尔分享。

    唐黎从厨房出来,“你们来啦,坐下聊吧,那边准备差不多了,一会就能吃饭了。”

    说完她看了一眼有些拘谨的陆长霜,“去厨房帮忙,别以为你躲得过。”

    陆长霜原本是不太自在的,听见唐黎这么说,还稍微舒服一点,不过嘴上也不让份,“哪里有请人吃饭还让人自己洗菜的,你家是头一份。”

    这么说着,她也还是脱了外套,朝着厨房过去了。

    阿肆看见陆长霜这样,也放心了下来,他笑了笑,转身去了沙发上坐着。

    几个男人凑在一起,自然聊一些和他们都有关系的事情,厉致诚这个不太好谈,于是就提了一下肖邦国。

    老八说,肖邦国那几个保镖公司,他都安排人过去了,这两天就开始找事,总能把这些公司一个个的铲除。

    厉墨点头,“你们小心一点,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去做那些事情,就算扳不到他也没关系,你们可千万不能出事了。”

    猴子的事情,是大家的心病,说到这里,他们都有点心里不爽快。

    那边的唐黎站在厨房,看了曼达一下,“你不过去看看你未来的老公?去打个招呼啊。”

    曼达朝着外边看了一下,正好看见厉准的侧脸。

    怎么说呢,和厉墨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她稍微了解厉墨,这么看,厉准和厉墨完全不一样。

    她之前看过厉准的新闻,没那么上心,扫一眼就算了。

    这真人和新闻上,也是不一样的。

    曼达压着声音,“你放心吧,我不会放过他的,为了压你一头,我豁的出去。”

    唐黎笑起来,眼角带了一下陆长霜,没冷落她,“对了,你家里那边怎么样了?”

    陆长霜啊一下,提起家里就有点烦躁,“据说我哥和于晓楠在商量财产分配,应该是要离了吧,我爸我妈现在不管他们两个了,说随他们便,能过就过,不能过就散伙。”

    唐黎点点头,“可怜孩子了。”

    陆长霜想起于晓楠和陆长宁的那个孩子,可能是被于晓楠教的,看人都斜着眼睛看,动不动就翻白眼,还喜欢说说话就对着人呸一声。

    不知道是她不喜欢孩子的原因还是什么,反正是看见那孩子就很烦。

    唐黎想起另一个事情,“现在你们回来了,辗尔也该上学了吧,年纪上来说,应该要去了。”

    陆长霜说了句是啊,然后又说,“你家的去了么,你们去哪个学校,我们也一起去好了,辗尔的性格不容易交到朋友,和你们家宁兮一起,多少还有个伴。”

    唐黎和陆长霜聊这个话题,曼达就插不上嘴了。

    不说孩子的话题,现在就是聊男朋友的话题,她都掺和不进去。

    曼达气的小声嚷嚷,“你们两个够了啊,是不是逼我去外边把我老公叫来跟你们秀个恩爱啊,差不多得了,顾忌一下别人的感受,懂不懂,聊什么孩子,孩子有什么好聊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