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荆棘深处 > 第240章 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 为钻2600加更
    曼达捏着电话,都气笑了,“你知道的还挺多,不过你信息掌握的好像不太全,曹千那种人我怎么可能会看的上,我男朋友比他可强太多了。”

    孙腾声调始终那么大,被曼达骂了也不生气,“曼曼,我知道你这么说是故意气我的,你心里还有我,别置气了,找时间我们两个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谈吧。”

    “谈你妈。”曼达骂了一句,这次不是气急败坏的,声调还挺平稳,“和你这种人,多说一个字我都觉得是浪费我时间和口水。”

    说完曼达直接把电话挂了,低头用力的缓了好几口气,可说话依旧有些咬牙切齿,“狗东西,谈谈?见了面我都想弄死他。”

    唐黎犹豫了一下,没好意思问曼达和孙腾的过往,想必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她就只在曼达肩膀上摩挲了一下,“不生气了,咱们想想中午吃什么。”

    厉墨也嗯一下,“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人,就别为了他动肝火,不值得。”

    这话才说完,他的手机也响起来了。

    厉墨不等把手机拿出来,先说,“你们说,会不会是厉准打电话过来。”

    曼达心里现在窝着火,提起厉准也缓和不了。

    厉墨慢慢悠悠的把手机摸出来,看了一下,然后笑了,“还真的是。”

    他说完就把电话接了,按了免提。

    厉准的声音很沉稳,“阿墨,现在在哪里?”

    厉墨说了句和阿黎在一起,然后问,“怎么了,是不是有事情?”

    厉准说了是,随后问他们在什么地方,说是他马上过来。

    厉墨从后视镜看了曼达一下,曼达垂着视线,也不知道听见厉准的话是什么反应。

    厉墨直接报了个地址过去,厉准说正在附近,马上就到。

    也就说了这么多,电话就挂了,然后车子继续朝着前面开,只是气氛明显不太好了。

    前面一个红绿灯路口,厉墨把车子慢慢的停下来,想了想还是说,“孙腾是吧,你要是想收拾他,我可以帮你。”

    他主要是想起来宁兮了,没有曼达就没有宁兮,他那么可爱的女儿,值得他做任何事情。

    曼达一下子抬头看着厉墨,其实能看的出来,曼达是动了心思的,不过最后她还是吐了一口气出来,“算了算了,那种人,真的不值得我动手,脏了我的手。”

    她这样说,厉墨就没说话了。

    车子一路去了饭店,三个人到的时候,厉准已经在里面了。

    推开包间门,曼达一眼就看见站在里面的厉准。

    厉准正站在窗口打电话,背对着门口,听见他们进来的声音慢慢的转身过来。

    他和昨天看起来不一样了,昨天很随意,今天西装革履十分的正式,感觉也严肃了很多。

    在看见曼达也过来后,厉准明显一愣,接着对她点点头。

    曼达心情不是很好,脸上就容易表露出来,不过她也依旧是尽量缓和着,对着厉准笑了一下。

    厉准那边挂了电话,几个人先点了菜,等着服务员出去了,厉准才开口,“我刚才接到消息,肖邦国那边重新向地区空管局申请了航线,是跨区的,而且已经申请下来了。”

    厉致诚的抓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航空管制早就解除了警报,正常的民用航线是可以申请了。

    厉墨一愣,“跨区?要出国?”

    厉准点头,“对,航线是出国的,他平时也都到处跑,这航线看着是没问题的。”

    厉墨眉头浅浅的皱了一下,他感觉这个风口浪尖上,肖邦国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动作。

    肖邦国是个沉稳的人,厉致诚和自己刚交锋过去,他那边马上有动作,自己这边肯定是会察觉的。

    不过这种事情,即便是知道可能是虚的,他也得查,没的办法,就怕那个万一。

    厉墨缓了缓,叹了口气,“你觉得,咱爸随机的可能有多少。”

    厉准靠在椅背上,表情也严肃的很,“我觉得啊,没什么可能。”

    想一块去了。

    不过厉准又说,“但是不管有没有可能,我们还是要有动作的,肖邦国那边估计也是想看我们的反应。”

    厉墨点头,“应该是,这个老家伙。”

    唐黎和曼达都没说话,曼达放在兜里的手机又嗡嗡的震动起来。

    她能猜出来,那边应该还是孙腾,人的感情真的是很奇怪,孙腾一直都是这样的性格,喜欢黏糊,喜欢胡搅蛮缠。

    从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只要吵架,他就是这个样子,一遍一遍的打电话,不接的话就发信息,没完没了。

    她那时候真的超级喜欢他这个样子,觉得他这是爱自己的表现。

    可现在,她却只觉得恶心,觉得这男的一点男人样都没有,磨磨唧唧的。

    曼达没管,只任由手机在兜里震动。

    倒是旁边的唐黎感觉到了不对劲,“亲爱的,你手机响了吧。”

    曼达哦一声,端起水杯,“没事,不用管。”

    曼达这么一说,唐黎和厉墨就知道电话那边是谁了。

    厉准看了一下曼达,从曼达一进来,他就看出来她状态不好了。

    曼达是个很容易被人看透的人,高兴生气都在脸上,还有,不管她打嘴炮的时候说的多厉害,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她其实对自己没什么想法。

    服务员过了一会送餐过来,曼达想了想还是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从包间出来,把手机拿出来,手机上面确实是很多孙腾的未接电话,但是其中也有她母亲打过来的。

    曼达去了一旁的窗口把电话拨了回去,电话接通不等她说话,她家母后大人就喊了一句,“孙家那畜生是不是又给你打电话了,我告诉你,你别搭理他,什么犊子玩意,现在又想起你的好了?让他滚。”

    曼达抿嘴,“我知道的,我明白该怎么做,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回头了。”

    那边老夫人听见她这么说,稍微放心了一点,不过随后又说,“所以啊,你赶紧找个男人吧,你这样我心里不踏实。”

    曼达垂下视线,“知道了,我知道了,但是我和你说啊,曹千是真的不行,那天我带着朋友去和他吃饭,他一眼就看上我朋友了。”

    “什么玩意?哎呀我擦,那个王八蛋,亏我还觉得他不错,等我下次看见他,你看我骂不骂他。”老夫人脾气爆的很,来那个劲了,说都不惯着。

    曼达笑了,“好了好了,不说这些让人上火的东西了,我在和朋友吃饭,有什么事情,有时间咱们再说。”

    电话挂了,曼达还是很烦躁。

    她转身进了包间,继续沉默的跟着这几个人把饭吃了。

    不过等着四个人从饭店出来,唐黎就开口了,“哎呦,我想起来个事情,有一份设计图纸忘在家里了,我得回去取一下。”

    厉墨人精一样,几乎秒懂,“我送你,反正还有时间,不着急。”

    说完这话,两个人就同时转头看着曼达和厉准,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两个人是在唱双簧。

    厉准有些无奈的笑了,“知道了,我送曼达小姐去公司。”

    曼达没什么心情,只对着唐黎点点头,等着这两口子走了,她去了厉准的车子旁。

    不等上车,曼达就听见厉准开口,“听说,有人纠缠你?”

    ……

    唐黎坐在车上,笑呵呵的,“你说他们两个看出来我们是故意的了没有。”

    厉墨嘴角也翘着,“都不是傻子,我们表现的那么明显,一看就有问题。”

    唐黎啧啧两下,“之前我还不觉得,现在看见他们两个在一起,突然感觉也挺般配的,比看着你哥和苏湘南在一起好多了。”

    厉墨嗯一声,“一样,我看他们两个也觉得合适,我哥那个性格,和曼达正好互补了。”

    他话才说完,手机又响起来了,是阿肆打过来的。

    阿肆打来肯定就是有正经事,厉墨赶紧接了。

    阿肆开口,“先生,黑手这边松口了,不过说,有些话只和你说。”

    厉墨顿了顿,“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后,他看了看唐黎,“先送你回公司,我去处理点事情。”

    结果唐黎直接拒绝了,“别了,一起过去吧,我倒是想见一见那个黑手,能在你父亲身边这么受器重的,应该有让人欣赏的地方。”

    厉墨犹豫了那么一下,便也没说什么拒绝的话,直接开车带着唐黎去了那个废弃的工厂。

    黑手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不说身上,就是脸上都被割开了。

    厉墨进了那行刑的小房间,第一眼都没认出来面前的人。

    黑手被绑在一张椅子上,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辨颜色,被血染透,脸上也是血糊糊的。

    厉墨的第一个反应是回头阻止唐黎进来,这样的场面,他不想被她看见,不过动作还是慢了一步,唐黎已经站在他身后,“就是这个人?”

    厉墨抬手,想要去捂着唐黎的眼睛,“别看。”

    唐黎抬手,把他的手按下来,“没事,我不怕。”

    她确实是不怕,经历过生死的人了,这点事情怕什么。

    她甚至还朝着黑手凑近了一点,微微弯腰看着他。

    黑手垂着头,看样子像是昏死过去了。

    唐黎的视线落在黑手血肉模糊的脸上,“哎呦呦,看着可真疼。”

    她话虽然是这么说,可语气不咸不淡的,甚至还有点看热闹的架势。

    兴许是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吵醒了黑手,他先哼唧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抬头。

    他这张脸已经不能入眼了,除了能看清楚眼睛,别的地方都有些模糊。

    厉墨把唐黎往后面拉了一下,话对着黑手说,“我来了,有什么话赶紧说,我满意了,能给你个痛快。”

    黑手眼珠子转了一下,看了看厉墨,居然还呵呵的笑了。

    应该是脸上的肉被划开了,他说话有点漏风的架势,“老先森索……弄使你们所有人。”

    不等厉墨有反应,旁边的唐黎呵呵的笑了两声,“弄死我们所有人?”

    她转眼看了一下,旁边一个木桌上有挺多东西,她直接拿了一个铁棒,筷子那么粗的,轻轻地在黑手脸上抽了两下,“我倒是想看看,他是怎么弄死我们所有人的。”

    黑手脸上全是伤,被铁棒碰触伤口,瞬间疼的他一阵闷哼。

    厉墨不想和黑手废话,“不是有话要和我说?赶紧说。”

    黑手哼哧了半天,“我锁,但四,你让她粗去。”

    唐黎挑了一下眉头,把铁棒向下一下一下的点着黑手腿上的伤口,不管黑手什么反应,自顾自的说,“行,我先出去,你要是不好好说,我一会进来好好收拾收拾你,我跟你说,我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我知道怎么做能让人生不如死。”

    说完唐黎给厉墨一个眼神,铁棒还插在黑手腿上的伤口里,她直接转身出去了。

    厉墨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想笑,她这架势,别说,有点可爱是怎么回事。

    唐黎从房间出去,四下看了看,她知道厉墨手里肯定有个见不得人的地方,所以并没有多意外多吃惊。

    唐黎还把附近的几个小单间都参观一遍,里面都收拾的挺干净的,不过也能看出来,曾关过人,也用过刑,地面虽然清洗过,可也有暗沉的血迹。

    唐黎不怕,这些东西,也没什么好怕的。

    都看完了,她转身去了外边,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厉墨还没出来,旁边有手下过来,给唐黎拿了矿泉水,这边也没有别的东西。

    唐黎把水接过来,“那个黑手被关在这里的这段时间,他背后的人有什么动静么?”

    保镖对唐黎也没什么隐瞒的,直接说,“就刚抓回来的时候,老先生那边打过电话过来,后来就没了。”

    唐黎一愣,“厉致诚还打了电话过来,打到谁的手机上,黑手的?”

    保镖点头,唐黎犹豫了一下才说,“手机还在这边么?”

    保镖说了句不在了,然后又补充一句,“已经处理了。”

    唐黎不知道厉致诚的电话,其实她真的很想和厉致诚聊个天。

    也真的是好多年没见了,正常的叙叙旧应该也可以的吧。

    唐黎笑了笑,“那你记得电话号码么?”

    保镖一顿,没马上说话,他这样的反应,那就是证明,他是知道号码的。

    厉墨手里的人也不是白吃饭的,有些东西应该是习惯性的看一眼就记住了。

    唐黎把水瓶放下,“知道的话就告诉我吧,要不然我也会向厉墨要,一样的,你放心,不会有什么大事情,就算真的出事了,我扛着,不会连累到你。”

    保镖犹豫了那么一下,就还是把号码给了唐黎。

    其实厉致诚的那个号码,手下的人也想定位他的地址,给他打过电话,但是一直都是没人接的状态。

    即便是给了唐黎,想来也是一样的结果。

    唐黎把号码输入自己的手机,然后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信息里面倒是也没说别的,只说她是唐黎,就这么几个字。

    然后过了没一会,唐黎的手机就响了,不过是另外一组号码打过来的。

    唐黎笑了,已经猜到这个是厉致诚了。

    她让保镖别说话,直接接通了电话,“哈喽。”

    厉致诚半天才开口,“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唐黎笑了笑,“让你失望了,我命有点硬。”

    她翘着腿,向后靠着,姿态很是随意。

    厉致诚也没说多生气,“是顾朝生救了你吧,我也就漏算个他。”

    “漏算他就已经了不得了,这一个漏算,你就彻底栽了。”唐黎语气轻飘飘的。

    厉致诚哼笑一下,“最后什么样子还不清楚,别把话说的太早。”

    唐黎砸吧一下嘴,“我这次联系你,其实是有个事情想和你说,怕你以后没机会听了,所以先告诉你。”

    厉致诚那边没了声音,显然是在等她的话。

    唐黎声音轻轻地,“你母亲,其实是死在我手里的。”

    说完唐黎哈哈两下,“你是不是觉得你母亲在永安寺的那些举动有点诡异,其实不啊,她为什么会那样,是因为她看见我了,我好几个夜晚都去关照她,老人家年纪大了,不经吓,两三次就精神有点失常了。”

    厉致诚叫了一声,“唐黎。”

    他终于不装了,声音咬牙切齿,恨不得吃人的样子。

    唐黎见他终于绷不住了,就挺高兴的,“还有网上曝光的厉家财务账的一些东西,也是我做的,想不到吧。”

    唐黎像模像样的啧啧啧了几下,“厉致诚,我从来都不是好惹的,你应该知道的啊。”

    厉致诚那边过了一会突然说,“你和老关是什么关系,你许了他什么好处。”

    唐黎一愣,“谁?老关?老关是谁?”

    厉致诚哼笑,“别不承认,他那天去看见你了,结果回来和我说你是唐嘉,能让他倒戈可不容易,你们之间做了交易吧。”

    唐黎顿了顿,明白过来厉致诚说的是谁了。

    之前的那个男人,带着自己上山,目睹了班素的悲惨结局,然后又过来确定了自己的身份。

    不过,他居然没和厉致诚说实话,这可让唐黎意外的很。

    唐黎开口,“不管你信不信,我和老关不相识,没什么交情,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叛变,我觉得你应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兴许是因为你真的太不是个东西了呢。”

    说完唐黎又说,“厉致诚,你也别觉得你现在安全,肖邦国是商人,你现在是个麻烦,真以为他能一直护着你?等到你这个麻烦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很可能连肖邦国都会变脸,你可小心喽。”

    “少在哪里挑拨离间。”厉致诚厉声回复。

    唐黎和他比就从容很多,“你要是觉得是挑拨,那也没关系,随你心情,只是到时候真的被肖邦国捅了一刀,别怪我没提醒你呦。”

    唐黎中间停顿一下,最后又说了一句,“抽时间,我还打算去你母亲墓地看看,得和她打个招呼,要不然她可能一直觉得我是鬼,指不定还会在地府里面找我,我得让她明白,她根本就没斗过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