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是向晚的萤火 > 第一章:想逃的终究逃不掉
    新的一年元旦节才刚开始,房门外就又传来敲桌子、摔杯子的声音,这声音依然掩盖不住他们俩互相的指责和咒骂声。

    老妈的声音总是特别的大,骂起人就算在前一个单元就能听得见。我想不通家丑为什么总要这样宣扬,这么大声的互骂,走出去脸上有光吗?反正我是没有,小时候每次别人问起我爸妈是不是又吵架了,我就回答不知道。

    然而还是有传言传到了学校里,有时候我能听到同学的议论,就算我低着头走过,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但是周围人的眼光就还是像刺一样扎我的背。

    “你不要脸,我是要脸的,像你这样的都应该不好意思出门才对!”老妈洪亮的声音还是像往常一样穿透了我的房门。

    我加快了收拾东西的速度,随便检查了一下背包拖箱,我只想尽快的脱离这个环境。虽然才是元旦节第二天,我已经在家坐不住着急返校,从小到大,我都讨厌过节,因为每逢过节家里都不得安生。

    我打开房门,正看到老爸蹲在客厅过道边,他抬起头像看到了救星一般,急急地说道:“好了?我送你一起去车站。”说着便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老妈喝了一口水,嘴里还在嘟囔:“嫁去死,没有后悔药吃,跟你们向家人就是合不来的。”老爸路过她身边时,她也不忘狠狠的剐上一眼。

    同时我也看见爸爸的后槽牙咬得紧紧的。

    我轻叹了口气,尽管我知道我的劝说是一点作用没有的,但是我怕我爸绷紧的那根弦断了,要是挥拳过来,又要扭打在一起。忍不住还是劝了劝:“算了算了,不要吵了。”

    我提着行李出门,东西很轻,因为是大四了,又是中途返校,不需要带多少东西回学校。爸妈也紧跟着我一同出门,嘴里的嘟囔就没停下来过。

    爸爸走在前面,下了楼梯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挺了挺背,继续往前走。我背着一个书包,拖着一个几乎是空的托箱低头快步往前赶。老妈则怕水果闷在书包坏了,便提着一袋洗好了的圣女果跟在后面。

    车站很近,步行也就二十分钟左右,但是此时我就觉得路程很长,怎么都觉得走得太慢了。因为这看着短短的路上,唠叨嘟囔都还是没有停下来。

    到了车站,熬到了上车,我舒了一口气。

    放好行李,坐在下铺上跟窗户外的爸妈挥手再见。

    阳光透过玻璃窗,一个高瘦的人站立在窗前,明明逆光,却很显眼。我避开他的位置,探出身像爸妈挥手,结果爸妈俩人虽然面对这我,却还在自顾自的争执。

    也许是我频繁的挥手,他们终于把视线转到我这,抬起手跟我告别,老妈凑近窗户,让我赶紧占个下铺底下放东西的位置,但是这样大声的让我占位,手指头戳着窗户,让我感觉有点不适,于是狂点头示意她我已经放好了,其实下铺位置已经被放的差不多了,留了个小空位也差不多让我的小托箱也刚好放下了。

    老妈盯着座位下面瞅了瞅,嫌我放得不里面,她又不安心了。

    这时那个人影动了动,侧身回头看了看我。他的侧身让阳光刚好在这时照到了我的脸,突然感觉有点热,脖子瞬间出来汗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人注意到我的父母又在大庭广众下争执了,还是因为我妈让我占位,还是车厢闷热,阳光照得太暖和。

    好在也就一刹那,他就转过去了。人影一晃,座椅震了震,火车启动了。站台上的人都在慢慢向后移动,光也没那么耀眼,一晃一晃的。

    我铺好被子枕头,环顾四周。那个高瘦的男孩子还站在窗前,对面下铺是个老太太,应该有六十多岁,和电话里的人报平安。

    抬头看看中铺上铺有没有小孩,想着这二十八个小时的长途车要是再来几个熊孩子,那可真的难熬了。好在现在没有,上铺两个好像已经睡下了人,对面中铺空着,我的中铺放着一个书包,应该也是个学生吧。我装作若无其事瞥了一眼站在窗前的人,应该是他吧。

    “我大概明天下午到,不用你接,我自己坐车去就好了......我会注意的.....行,到时候再说。”老太太还在打电话,穿着得体大方,说话语气也温和,也许是个退休干部吧。

    我一边依靠着床头一边吃着圣女果,心里还有点羡慕这老太太。

    窗外房子和树木朝着身后的方向快速奔去,心中既有难得的轻松又有点担忧。

    正因为当初不想面对每日没完没了的吵闹,所以毅然的报了省外的大学。我何尝不知道妈妈是舍不得我的,从小我就是个五指不沾阳春水,只读圣贤书的人。

    按理说我应该是最舍不得离开家的那个人,然而我却很想逃离,可能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吧。

    记得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隔壁邻居还说以后我肯定是个哭着想回家的人。很奇怪,在大学四年,不是因为放假回家,我都没想要回来。这次是个意外,临近毕业了,学校一个多月没有课,我被强制要求回来考本地公务员,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是坐办公室那块料,可左右熬不过老妈的坚持。

    记得在大二的时候,我有考虑过留在蓉城读研,老妈一听整整一个暑假都隔三差五的把我训了又训,她说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什么?等你嫁人的时候得多少岁了?我反唇,那有如何呢?

    她眼看这个理由没把我说动,隔了几天转而改口说:“向晚,你留在蓉城,你把我这妈放在什么位置?你就翅膀硬了飞了?我老了去住养老院吗?”

    我总觉得妈妈说这些都太早了,读完研究生,我可以回来,又或者假如我过得好了,大可以接她过去的。

    然而她觉得这就是我想抛弃她的借口,被指着鼻子强行压在我头上一个不孝的罪名,我终究是担不起。

    毕竟她只生了我一个,可能她不想单枪匹马的面对这种生活吧,算了,留下吧,我还是妥协了,经过了一番努力,也就只能离开家大学四年,如今也已经是最后的半个学期。这次回来考完试,我就立即买了票返校,回来办毕业生录信息等事宜。

    以后等着我的是什么呢?我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我望着窗外掠过的风景,小时候我希望我有隐身的特异功能,可以让谁都看不见我,我也可以随时离开,就会找个床单把自己罩住,像哈利波特的隐身衣一样,结果每次都被妈妈一把抓下来。

    所以现实是不会有隐身的,想逃的终究逃不掉,该来的始终会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