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是向晚的萤火 > 第四章:狭小空间中慢慢酝酿出来的好感
    本是陌生人,在一个瞬间相视一笑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我坐起身迅速转头,抚了抚乱发试图掩盖心里泛起的涟漪。车厢闷得有些热了,脸都开始红到耳根。

    “你是这边南城师大的吗?”男生打破尴尬。

    “哦,不是,我是蓉城师大的。”我微笑回答,男生指明了城市,就不能像之前和白衣男士那样打岔了。

    只见他微微蹙眉,嘴角的笑意仿佛都带有疑问。

    “我是从家里回学校录毕业生信息的,还没有放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自觉的跟他解释了这些。

    “我说呢,这个时间都要放假了,我就是一放假就跑了。”男生一边笑着一边点头继续说:“没几个人这个时候是返校的呢。”

    “嗯,所以都会误以为我是这边师范大学的。”

    男生笑着抬了抬手,为自己的误以为点着头,说声:“难怪,你不否认你是师大的,又没有说是哪边城市师大的。”他的笑意像是跟熟人开玩笑的样子。

    “我是回家过年的,不过不是回自己家。”他说着自己此行的目的。

    “哦?还有过年不是回自己家的吗?”他的出行目的也引起了我的好奇。

    “嗯,爸妈都不在这边,他们没回老家过年,我自己去亲戚家过年。”男生解释道。

    确实也是个出行计划很特别的人,我们俩仿佛有异曲同工,最终都踏上了这趟列车,去向同一个地方。

    他和我闲聊着,对铺老太太总看着我们笑,偶尔也会参与话题。

    上铺的白衣男士很快也加入了。

    不知道怎么聊到了水土。老太太说这边南城气候很难适应,夏天热晕,冬天冻死。还是蓉城的气候好。我倒是不以为然,觉得蓉城的气候太潮湿,每次我的衣服都晾不干,关节也总是痛。

    “啊?是吗?我觉得蓉城也不怎么样吧。”

    “你可别在这说蓉城不好,这趟车大部分都是去蓉城的哦。”男生挑了挑眉笑我。

    “你难道不是蓉城的吗?”白衣男士很疑惑,他应该是疑惑有人说自己城市不好,误以为我是蓉城人。

    “她是南城人,不是南城师大的,是蓉城师大的,是回学校,奇怪不?”男生替我解释道。

    刚好也省得我去解释明知白衣男士误会了,我却装蒜的尴尬。

    “你刚刚不是说师大的吗?”白衣男士好像还没有转过弯来。

    “对啊,你刚刚只是问师大,并没有问哪个师大啊。”男生替我解释了我没有说出口的话。

    “我看你像蓉城人呢。”白衣男士说。

    “是吧?我也觉得她长得像蓉城人。”清瘦男生说着话眼睛里闪着光。

    “怎么呢?我脸上写了蓉城俩字吗?”我对他们这样定义感到很好笑。

    “不不,你长得很水灵,像蓉城人,蓉城人就水灵。你看她,是不是很水灵?”清瘦男生指着我,跟白衣男士说。

    这一下,都盯着我看,弄得我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脸应该红得像打了过分的腮红吧。如果换一个人,我应该会觉得是在花言巧语哄女孩子,但是他的眼神特别真,我也竟然没有生气。

    只得自己打趣说:“这里空气太闷,闷得你看花眼吧。”

    没想到老太太这时也拿我开玩笑:“嗯,你看手小脚小,秀气的很。”

    从小到大,我还真没被几个人这样夸过,一时间手足无措,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余光看见清瘦男生在往这边看着,我理了理自己的打底衫毛衣领子。冬天就是这点好,拉高领子把脸埋进去,别人就看不到我脸红的样子了。

    想想这么尴尬的时候,我觉得还是避开一点好,于是起身去卫生间,又要路过他身边,他收起腿给我让了位置,我迅速走过,都没敢看他的脸。

    等我回来途中见到他拿着苹果朝这边走来,本能的想退后,让他先过来。谁知道我身后的列车员推着零食车已经跟在了我后面。短短的距离狭小的空间,竟然没有能退步的空间,我和他不得已避到别人的隔间让路,我尴尬的笑笑,他很腼腆的回应。两人面面相觑,四目相对,甚至能感受到他的鼻息呼到脸上的感觉,脸上痒痒的。晃悠的列车,他抬起手臂撑在我靠着的床铺上,动作像壁咚一样,我甚至能看到他眼中的自己。我赶紧侧头拨弄头发转移视线,看见隔间里的人抬头看我们。列车员和个别旅客过去了,一有空间我立即钻出来,他跟着出来朝着相反方向洗手间去。

    列车晃悠晃悠,行走的人心也在晃悠,甚至晃得我自己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坐定后,我戴上耳机趴桌子上缓缓,脑海里还想着刚刚的场景。老太太已经睡下了,白衣男士也不在,我抿抿嘴唇,摸下脸是不是还烫,庆幸大家都没看到我的窘态。拂去窗上的水雾,风景清楚的映在眼前,似乎比之前都更加清晰。

    窗户上映到一个人影坐在了过道位置,向这边看来。

    我一直趴着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不敢动,像自己睡着一样。直到他起身走开,我赶紧躺下,才发现手麻木压得发酸。顾不上那么多,着急躺下用衣服蒙住大半脸。

    闭上眼睛什么也不去想了,又有些晕车了吧?赶紧让自己快快睡去。直到手机里传来的震动把我弄醒,应该是移动的通知。我睁开眼,准备拿手机看看时间,周围已经很黑了,仅留着过道的灯。中铺一个脑袋突然往回缩,正巧面朝这边睡觉的我似乎看到了他的脸。

    嗯?他是在看我?还是想拿桌上的水瓶?

    我没有细想,被手机点开的光,闪得眼睛都睁不大,看不清楚。已经晚上了,我拿了点小面包咬了几口填肚子,中铺也没有再探出头来。

    直到我躺下,我才感觉到中铺的他并没有睡着,只要他有动静,我就赶紧闭上眼。

    就这样直到第二天。

    他们聊天时我很少搭话了,偶尔接几句老太太的话。火车减缓速度直到一顿一顿停下,白衣男士到站了下车,下车前跟我打招呼,我也就挥了挥手说再见,中铺男生却主动帮他提箱子送下车。

    火车再次启动,我一直坐着看着窗外,也许是这边地貌不同,总是进山洞,时而光亮时而昏暗如夜晚,时不时能从窗户上看到他的影子。只恍惚听见隔壁小男孩一直和他说话:“一直看着人家,喜欢就追咯?再不说就没机会咯。”

    我不敢回头看,我不敢确定他们说的是谁,既怕是说我,又怕是自作多情却撞上他的眼神。

    只用余光看见老太太看着我笑。

    所以,是说我吗?心里很忐忑,脑子一片空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