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是向晚的萤火 > 第五章:我可以要你电话号码吗?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要是以前坐二十几个小时早就闷坏了,这次却没觉得那么难熬。列车减缓了速度,眼看就要到达终点站,车厢里的人都在匆忙拿行李。男生帮老太太拿下行李箱,也试图要帮我拿,我礼貌的拒绝了他。东西很轻,就不用麻烦了。他咬咬唇腼腆的红了脸。大家陆续都在门口排起了队伍,列车却迟迟没有停下来。隔壁小男孩速度很快的排到了男生前面,又突然往后一退,男生一个趔趄差点撞到后面的我。

    只听得小男孩说:“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再不说没机会了,还不要电话?永远都不会再碰到了。”

    男生轻拍了一下小男孩,估计是在怪小男孩拿他打趣。

    我侧身看着车外有很多根铁轨,从平行到相交。四面八方聚集在一处,又各自散开。心里却咚咚咚打鼓,莫名很紧张。

    要进站了。

    男生突然转过身低着头说:“我可以要你的电话号码吗?”

    这时,我们头顶的喇叭响起清脆的女声:“各位旅客,本次列车是开往蓉城Kxxx次列车,列车即将到站了......”

    本来心跳得扑通扑通,紧张到不行的我,正巧这语音让我减少了尴尬,可以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而男生也转过身去。我低头轻轻呼了一口气,抿了抿唇,平静心绪。

    大家陆续下车,小男孩和男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接着就快速的消失在了人海。男生帮助老太太提了箱子下车,又伸手再次扶了扶我的小拖箱,好让我站稳。

    男生靠近我身边,再次问了一遍:“我可以要你电话号码吗?”声音很小,周围很吵,而我却听得很清楚,就连旁边的老太太也笑了。

    我红着脸迅速跟在老太太身边,问道:“我帮您提吧?”

    男生这时候也凑上前,帮老太太提最大的箱子。三人此时下楼梯同行,但是却怀有不同的心境。

    到了出站口,老太太说她要在这等她儿子,男生说他也要转车呢。我正准备与大家告别,男生又一次凑过来说道:“我可以要你电话号码吗?我刚刚问,你还没有要回答我。”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声音似蚊子哼哼,老太太却在旁发笑。

    好吧,我心里一横,似乎避不开了。尽管是陌生人,也在一起呆了两天,给你电话也无妨,反正再过半学期我就彻底回南城了,电话也要换掉的。就算发现了不是个好人,我拉黑就好了。心里虽然默默这样想,但还是忍不住心跳得很快,像要蹦出嗓子。

    他掏出手机记下电话号码的时候,我看见他似乎很紧张,按错好几次。

    他红着脸说话都结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向晚,方向的向,晚上的晚。”看到他的窘态,我不自觉地笑起来,他莫非比我还紧张?

    我并没有想要他的号码,打过招呼,说声:“再见,应该也不可能再见吧,拜拜。”我冲他笑笑。

    走过一段路准备过马路时,后头看看,他还在原地站着看着我。

    我低头加快了脚步,手机铃响,一条短信映入眼帘:我叫木亮,这是我电话号码,很高兴认识你。

    是他,我看着手机笑了,抬起头觉得阳光和风都正好,蓉城也还算舒适嘛。

    转了几趟公交,总算到了学校。

    我们毕业生都在等录信息,接着就可以等放假了。

    老妈的电话每天都会打来,有时是闲聊八卦,有时依然是说着家里的矛盾。经过了这么多年,我依然不能压制住自己的脾气,每次她爆发的时候,也会被她的情绪牵着鼻子走。要是为爸爸辩解或者出个主意,她都会迁怒于我,打个长途电话,反而是连我一同训。

    这一天也是这样,妈妈再次叮嘱我不要在蓉城找工作,其实我已经知道自己会回南城的,但是她强势的语气让我听不下去,忍住眼泪憋得喉咙都出来了血腥味,低声说:“妈,我有自己的想法,你就不要操心那么多了,你们自己好好的就好了。”

    越是这样说,她在那边更是疯狂了,我环顾四周,宿舍还有马媛芝,周艾在看电视剧。马媛芝时不时转过头来看我。

    幸好说的是方言,但是尽管是方言,估计也是听得出来语气不那么柔和吧。一直等妈妈在那边挂下了电话,我默默的装作没有挂电话,走到阳台边,轻声对着对面嘟嘟嘟声音作回应。一边抬起头让眼泪不要流出来,直到喉咙里没有了血腥味,我才走向座位。

    “哎呀,你好幸福啊,每天有妈妈给你打电话,我妈都难得给我来一个电话,好像不是她生的一样。”媛芝说的语气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苦笑,没有作回应,之后发生的让我无比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解释。

    班上组织了一次聚会,下学期估计很多人都会不在学校,所以聚会提前了。桌上大家都很沉默,班长提议:“做个游戏吧,相当于告别,以后再见面的机会很少了,大家都可以对一个人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接着有人吐槽,有人道歉,有人表白。气氛调动起来了,起哄的,佯装怒骂的。

    媛芝这时,敲了敲碗,大声说:“我有话跟向晚说。”

    她这个举动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因为她和我是室友,再有话应该也会在宿舍说,为什么......但是她突然这么严肃,所有人都看向我的时候,我心跳很快,对一切都觉得莫名其妙。

    “向晚,我觉得你对不起你的妈妈,你和家里打电话经常语气都不太好,虽然我听不懂,但是我觉得你这样是不对的。”

    我惊讶的看着她,完全没有预料到她会在大家面前说这个。但是她的眼睛丝毫没有要避开我投去的讶异,反而更加显得有些傲慢和高高在上。

    所有人都看着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说道:“说的都是些家事,所以......”我还尚未说完,媛芝打岔:“我认为不管什么事情,你都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她的话步步紧逼,像一个熟悉的人突然掏出一把匕首对着我。

    “嗯,我和我妈,我和我家人不是你们想的那种,比较复杂,所以......”突然间我的眼泪似乎要控制不住的涌出来,我极力在掩藏,声音也有些发抖,本来放在桌上的手也不自觉的藏在桌子下面,掐着自己的腿。

    “哎呀,这人家的家事,我们能说点别的吗?”周艾坐在我的旁边,帮我打岔。她伸出胳膊碰了碰我,一个动作好像给了我很大的勇气,她侧头对我笑笑,做个鬼脸。

    之后的游戏,我也无心参与,还未结束,周艾似乎瞧出了我的心不在焉,拉着我的胳膊一同离开。

    “老马今天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嘛。”周艾常常在我尴尬的时候都会为我解围,平时也会和我吐槽马媛芝的所作所为。

    “你就应该顶回去,关你什么事?”周艾为我愤愤不平。

    我苦笑了一下,想着自己确实嘴巴很笨,为什么不顶回去呢?高中时候,别人借了我的书却撕坏了,下次又来借,我依然不会拒绝,也是同桌帮我顶回去解了围。我算是自卑吗?我不知道,反正我也知道这样的性格很不好。

    夜里,躺在床上的时候,想着发生的事,似乎又要流下不争气的眼泪,含在眼眶中打转。

    手机却在这时候亮了,一行字:“还记得我吗?我是木亮,火车上我们见过的。”

    看到他的短信,我忍了很久的眼泪却流出来了,回了一个字: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