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是向晚的萤火 > 第二十四章:糟糕的一天
    见我出来,木亮抬起头,眼神冷冷地扫了一下我身后的钟齐。

    我看出来了木亮的不悦,他的喜怒哀乐我一眼便瞧出来了,“你怎么来了?”我走上前。

    木亮没有接话,拽着我走了,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和同事打个招呼,留下钟齐诧异地站在原地。

    木亮拉着我一直走,拽我的手很用力,手臂都传过来一阵疼。

    “你慢点,拽痛我了。”

    木亮没有理会我说话,一直走到拐弯路口才停下,把我靠到墙上才松手,手臂撑在我身后。眼神紧盯着我,目光如炬,说道:“这人喜欢你。”

    “你瞎说什么啊?”我试图推开他的手臂,谁料到他看着清瘦,手臂此时一点不容易推开,我蹙了蹙眉,继续说道:“都是同事而已。”

    “我听见了,也看见了。”

    “你听见看见什么呀?什么也没发生啊。他就是那样的人,跟谁都那样,你想多了。”我觉得木亮这说法也太武断了。

    “你生气了?”木亮此时垂下眼睑,手臂也垂下来。

    “我.....”我被木亮弄得哭笑不得,“没有生气!只是觉得这很莫名其妙呀。”

    “我能感觉得到他喜欢你。”木亮低下头,转过去,和我一样并排靠在墙上,样子失落极了,像是失去了心爱的东西的孩子。

    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见他失落的样子,上次离得很远,这次看得如此真切。看见他的睫毛微颤,嘴唇紧抿,眼睛紧盯着地上,仿佛地上有掉落的人参果一般。

    “你干嘛呀,什么也没有,就算按你说的,可我也不喜欢他呀。”我如实说道。

    木亮这才浅浅一笑,转身突然一个壁咚。

    嘴角的笑容勾起完美的弧度,问道:“那......看来我需要做点什么来证明下了。”木亮凑得很近,鼻尖几乎都要碰到我的,我脸开始烫,心跳加快。

    来来往往的人逐渐多了,我趁机推开木亮,好在他也作罢了,得意地笑了笑。

    他像往常一样送我回去,路上听完我抱怨受的委屈。

    “同事与朋友并不是一类,有的人可以从同事成为朋友,这类人很少,而有的人只能是同事,不是你对别人好,人家就会对你好的,万事无愧于你自己就行了。”

    “可是我真的人际交往有问题吗?”我不解。

    木亮呵呵一笑,继续说道:“一个人无欲无求就可以云淡风轻,不然既要投以白眼,又不得不与其同流合污。我们不是无欲无求的神仙,在自己的原则中做到最好,就很好了。而你,很好啊,不需要因为别人说你不好,你就要去改变它。”

    我愣愣地听着木亮说话,仿佛他像换了一个人,明明和我差不多大,却好像懂得很多一样。

    木亮看我呆呆的样子,笑着说道:“不要崇拜我哦,呵呵。”

    我轻哼一声,给个杆子就往上爬,现在又变回那个会逗人开心的木亮了。

    尽管木亮只有短暂的陪伴,我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回到家,老妈已经在吃晚饭,没有回应我的招呼,反倒冷语:“哼,又空着手回来。你交过生活费,就当这里是租的吗?每天走进走出就不能带点东西回来吗?”

    自从爸爸搬出去住很少回来,妈妈的脾气越发的古怪了,以往是一个月左右发一两次脾气,现在是隔三差五,总有地方惹到她不高兴。

    我没有吭声,老妈瞥了一眼,继续说道:“人家沈大妈的孩子,经常买东西回家,不是用的就是吃的穿的,我们呢?我们家就像摆着个死人。”

    其实我很想回复,我根本没有多余的钱买东西,上班也要应酬,衣服都不曾买件贵的,就连学生都说老师T恤就那么几件换来换去。刚拿一个月工资,除掉了给家里的生活费,就剩下零碎几百,其实老妈过不久就要生日了,我本来打算努力存点给她准备个礼物讨她欢心的。我暗想要不还是提前准备吧,生日礼物到时候再决定。

    “你一周就十几节课,大部分是在家里吃,哪有那么多花销?再说了,看到点东西你带回来能花你几个钱?像你爸一样德行。”

    我叹了一口气,今日本身就格外的郁闷,工作不顺,回到家也捅了马蜂窝。

    “你叹什么气呢?跟我都合不来吗?跟我都合不来你还能跟谁合得来?我不跟你一样啊,外面人都说我好的很,人好心好,就和你们向家人合不来。”老妈吃完,端着水杯进我房间,指着我继续说:“像你爸一个样子,不会处事!”

    今天我又惹着谁了呢?怎么都说我人际关系有问题?可是我和周艾,和木亮,和几个闺蜜都好的很啊。

    心情真的郁闷低落到了极点,终于忍不住反唇:“好好好,我不好我小气,行了吗,妈,我好累,想休息了。”

    “事实就是这样!全身上下没一点优点!”老妈又开始瞪眼咬牙。

    “谁都有缺点的啊,你觉得我不好,我也没有办法。”我也是被气晕了。

    “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我说什么你就顶什么?!你们姓向的就没有好人!我说我就没有缺点,我是完美的,所以跟你们就处不来!我说话你不要插嘴,我说你要知道爸妈养了你,你除了生活费,也应该要把父母放在眼里,不要那么小气,又不是合租,就只拿个生活费吗?”

    我张嘴想反驳,老妈又继续责问:“我的话还没说完!你别又插嘴!我话没说完我是不舒服的!你这么大人了,能不能像别人一样顾点家?生你养你容易吗?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自己就喝汤下饭,给你姥姥买东西眼睛都不眨!你呢?你有什么花销地方吗?给生活费就完事了吗?”

    我实在不懂,我上哪还有闲钱。老妈说道:“难道没有什么加班工资吗?人家沈大妈的孩子就有,有多少钱一五一十的都告诉父母,你呢?就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我是真的没有。

    老妈却气急,仿佛是我瞒了她一般。重复的这样说了近两个小时,歇了几分钟,转了话题:“向晚啊,我说你就是没成熟,说你不对你还别不认,你要是按我说的去找个有权有势的,我们家有点什么事人家不会过来帮忙?走出去还不得有头有脸了?”

    万事又都绕回这个点了,老妈这么久始终还是没有放下这个念头。

    “你要是给我找得不合我心意,你就不要进家门!我丢不起这脸,宁愿不要女儿都行!我告诉你,到时候你想结婚你自己想办法结!你把养你这么大的钱都算给我,我们断绝关系!”老妈放狠话,仿佛我真的不是她生的一样。

    日复一日,我真的在被逼疯的边缘徘徊了。被老妈训斥到泪流满面的我又一次打开社交软件,将心情改为:我们不是无欲无求的神仙,在自己的原则中做到最好,就很好了。

    木亮很快给我留言中点赞,回复我:就算生活没有那么好,我陪你一起寻找一份真实简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