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是向晚的萤火 > 第三十章:我也要努力
    我选择闭嘴,后悔自己为什么忍不住。当初说爸爸为什么不忍,如今发现确实很难。一个人要压抑自己被误会而不能解释,解释又会再来一次更深的误会。

    “你就是和家里人不交心!我们俩没办法说话,一说话就吵架,完全没办法沟通!跟你们向家人沟通不了!”

    妈妈在我闭嘴不搭话后,又训斥了一个多小时,又换了一个切入点:我没办法沟通!

    可是要知道,我说什么都是错,做什么也不得心意,是什么造就了我的小心翼翼?却反过来变成我不好沟通?

    数着时间到晚上,看着照在阳台墙上的光从煞白到昏暗,蹲坐在床角,抱着膝盖,把脸埋在膝盖上。我的隐身衣呢?

    可我并没有隐身衣!我想成为透明空气,我恨不得变成泡沫!

    妈妈仿佛能用吵架来下饭,能把吵架当成自己的催眠曲,而我不行。

    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我就已经扛不住,悄悄的拿上叮当猫挂件和那枚秘密戒指,扯过被子盖在头上,躲在被窝里看。

    仔细看才发现这枚戒指的戒托里刻着我的名字他的姓氏和那列火车车次Kxxx,戒托外表也像极了交叉铁轨,原来他如此用心。

    重新戴在手上,放在心口位置。握着叮当猫挂件,听着木亮分享过的音乐,让自己沉浸在这个小小世界里。就算我在夹缝中生存,至少上天赐给我一个木亮,他便是傍晚的萤火虫,是我的光。

    听到隔壁房间打起了呼噜声,我静下心来这样想:人在气急的时候,思维是混乱的,也许妈妈也是这样吧。

    也是自己失败,要想得到老妈的认可,就得做出成绩,像木亮一样努力才行。所以,下一步就是存钱给妈妈布置一份好一点的惊喜。

    我翻看日历,下个月带学生比赛和考级,就是一次表现的好机会。

    接下来的一个月,学校里都很忙,每个人都有带学生比赛的名额,各自都忙着培养几个得意弟子,争取在比赛上获奖,我们新人教师更是压力山大。秦苏是目前我发现的最有潜力的学生,色彩感觉优秀,一点就透,打算让她参加油画组比赛。

    课后,我将她留下,讨论比赛题材。

    门吱呀一声推开了,是书法组的祁一平,还有周佳琪。

    “向老师,我想向你借个学生呢。”祁一平笑着说。

    “谁?”

    祁一平抬了抬手示意,秦苏红了红脸。

    “秦苏一直报的两个班,书法和你们油画,书法写的也不错,打算让她也报个书法比赛,就是时间上会比较紧张,两个比赛的预赛是同一个时间段,只能选一个,向老师,你......”

    我转过头看向秦苏,她从来没跟我提过不参加油画比赛,反而每次都很主动来给我看画。

    秦苏抬头瞟了一眼我,又低下头去。

    “秦苏,你妈说你平时在家也画水粉,要不你选水粉也可以啊。”

    这边我们还没出个结果,周佳琪也来打岔抢人。

    “看来秦苏这么优秀的人,大家都抢呢,秦苏你自己怎么想的呢?”我尴尬地笑了笑问道。

    秦苏紧张的朝门外瞟了一眼,轻舒了一口气,声音细细地说:“其实我想报向老师的,我喜欢油画。”

    “可是你书法成绩很好啊,不报可惜了,油画有很多高年级的同学,也不容易出头。”祁一平光明正大的抢不说,还有打压秦苏兴致之嫌。

    “祁老师你这不像是来借人呢。”我有点不悦。

    “嗨!都是为了学生好嘛。”

    秦苏看我和祁一平都期盼的眼光看着她,有点难为情,小声说道:“我还没想好,到时候再决定吧。老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着准备出门。

    “诶,秦苏,我是水粉的周老师,你妈妈我认识的,她说你平时水粉画的不错,要不你选我这边吧?”周佳琪笑得很明媚,像当初第一次见她时一样,露出小酒窝,娇小可人又亲切的模样。

    “老师,我还是先走吧,到时候再定。”秦苏咧着嘴笑得很腼腆,和大家再见后推门离开。

    秦苏刚转身,周佳琪收起了笑容,说道:“我看啊,你们还是别争了,她报水粉的概率最大,她妈妈我认识的。”

    我和祁一平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搭话。兴许大家都觉得尴尬,寒暄几句便各自离开。真被钟齐那家伙说中了,互相抢学生了。

    路过学校旁边小店的时候,秦苏叫住了我。

    我惊愕她并没有离开,没等我开口,她低头踢着脚下的碎石,呶着嘴说道:“老师,其实我想报你油画组的,但是家里我妈嫌弃油画味道大,所以在家都画水粉,我不想参加书法和水粉比赛。”

    “那你决定报油画了吗?”听到她这样说,我心里有些窃喜。

    “那个......老师......你能和我妈妈说吗?她想我报水粉或者书法,她一直都不是很赞成我学油画,比较费钱,加上以后艺考也不考这个。”秦苏声音越说越小。

    看到她的模样,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没有被尊重爱好,强迫放弃是多么残忍的事。决定替她与她母亲沟通。她听到我的回答,抬起头时两只眼睛都放着光,笑得很灿烂。

    原来看到了希望时的表情是这么有活力。

    晚上,我给秦苏母亲打电话,其实我没有把握,听秦苏的语气,她母亲应该也是个强势的人,果然不出所料,沟通起来不那么顺利。

    “向老师,我本来就不赞同她学油画,这跟之后的艺考都没有关系,她要死要活非要去学,我打算下学期不报班了。比赛我们要么参加水粉组,你们水粉的周老师也跟我打过招呼了。”

    “妈妈!我不要去周老师班上!我就参加这一次比赛,还不行吗?”

    电话里我听到秦苏的抽泣声。

    “不行!大人说话,小孩闭嘴!”秦苏妈妈的语气像极了平日里妈妈说话的样子。

    “其实我们还是要尊重孩子的意愿的,学习这种事情还是要有兴趣才能学好。”听到秦苏在那边哭泣,仿佛看到了我自己。

    “兴趣能当饭吃吗?向老师,我不是针对你,是因为我们家条件也有限,供不起这么多兴趣爱好......”秦苏妈妈态度很坚决。

    “我......”我还是试图说服,眼前始终浮现秦苏闪着光期待的眼睛,无论如何我想尽最大的努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