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是向晚的萤火 > 第五十九章:新学年不太顺
    我不得不顺着老妈,脸上泛着笑意应和:“开玩笑呢,没聊什么。”

    木亮似乎想在我脸上察觉什么,然而我笑了笑避开他的眼神,往房间走去。

    结婚了,我的生活好像并没有改变,反而把木亮拉下水了。

    这天木亮并没有在家住,他还需要把他的东西收拾收拾,等退掉房才会来我这住。

    晚上,木亮发来短信。

    “你别跟妈犟了,妈是舍不得你。在家住也没事,反正房租给别人也是给,给妈我们不是更划算么?别想太多,依妈的意思来。”

    木亮总能在这样的时候察觉到我的心思,为了避免我难做,也总会照顾到所有人。只有知道,这样一来,我们的压力更大了。我也了解木亮也想要开始我们自己的小日子,他早就开始计划给我们的小家准备点什么,而现在,全都是泡影。

    木亮的理解,让我有泪在即。

    “向晚,你过来。”

    老妈还没有睡着,我急忙擦掉眼泪,深呼吸平静一下情绪。

    站到妈妈的房门口时,老妈就开口了:“向晚,不是我说你。你就是不识得好歹!嫁出去怎么了?难道你就不应该心疼下老人么?成熟的人、懂事的女儿,自己都会主动要求住在家里。你看家里有房间,你们出去住,别人会怎么评价我呢?还以为我舍不得房间呢!人家木亮嘴里不说,心里肯定也会想,明明这有一间房……”

    “妈,你先说生活费大概多少。”

    我不想再听下去,直奔主题。

    老妈停顿了一会,说道:“你看着给吧。”

    还没等我开口,老妈说道:“总不能少于3000吧。你们俩个人电费水费哪一样不得多了些?”

    “嗯。”我低声回应。心里在默默盘算日常开销,我的工资现在涨了,但是除了交这些生活费,买点小东西差不多就用完。

    其他关于新家的所有压力,都在木亮身上了,说不定我的工资并不够,木亮可能还要贴补一些。

    “我赚你们的了吗?你和木亮吃的都是你们喜欢的,平时我自己才不舍不得吃呢……”

    “好好好,就这样定。”

    也许是见我答应了,老妈便没有再说。

    回到房间不久,就听见老妈那边传来呼噜声。

    这个学期调到书法组,课时少了,仔细算了算,恐怕木亮真得要贴补我和家里,心里不是滋味。一直以来,我都想要靠自己,过了这么久却没有半点改变,反而拉上木亮和我一起扛,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和不甘。

    第二天上班,进大厅时碰到了周佳琪。

    “呦呵,你老公没有送你来么?不是结婚了么?”

    “嗯。”敷衍回应一声。

    “嘿,还坐公车自己来呢?这老公不行呐!都不照顾下你。”

    “是啊是啊,哪有你有魅力,傍的来这么多优秀的人呢?”

    听到周佳琪的话心里很不舒服,便回怼道。

    周佳琪切一声,也许她就是习惯这样开玩笑吧,也不论听的人舒不舒服。

    只见她一边上楼,一边打量我,这眼神让我浑身都不自在。

    “拜托你,年纪轻轻,不要穿得像个大妈一样嘛,就算结婚了好歹捯饬下自己,不知道你老公怎么看上你的。”

    周佳琪的话真是让人直倒胃口。

    朝她翻了个白眼,冷讽道:“嗯!是!我就长这样没办法,哪有你甜美新潮。但是我老公就是喜欢,没办法。”

    说完,朝她微微一笑。

    我竟然不知道渐渐地我也这么会怼了。

    一大早,就像吃到个飞虫一样,心情真是备受影响。

    书法组的课时少很多,比赛也很少,加上又没有考试需要,生源很少,加上又分了软硬笔,整个书法组相当于僧多粥少。刘主任这个学期接任陈主任的职务,陈主任名义上升职为分校副校长,但并不管教师排课上课,而对于我们教师而言,排上课才是最重要的。

    周佳琪这学期便是更加得意了,她的课程排得很完美,还有连休的时间。而我和其他几个同来的人,课程排得很凌乱。

    很显然,这个学期比之前更加难熬了。原来我认为只要自己好好教学,学校这种环境没那么多尔虞我诈。最后证明,还是太单纯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书法组的组长是熊老师,年龄五十多的中老年,他比较古板又脾气古怪。常常主任和副校长说的话,他都不放在眼里,按自己的想法走。

    熊老师中午睡不着,便把明明下午开会的时间调到了中午。

    在办公室点过名后,熊老开始他的长篇大论。

    “要我说啊,别的组都在改革,我们组也应该改革。首先我们也应该经常布展,一周展一个字体类别,一个个排过去,我先排第一个,打响第一炮......”

    “主任不是说了,每个组只能排一周吗?我们这么多种类,要不就两两组合排一两天,不然审批是不会通过的。”硬笔郭老师提议。

    我和其他人也都附议,没想到竟惹了熊老的不满。

    “这样不行!凭什么呢?!我觉得你们的思想啊,太急功近利!教学是要循序渐进的!跟走马观花一样一两天能管什么用?”熊老越说越激动,嘴角都泛起白沫子。

    “特别是你们年轻教师,不能气躁,应该一起向主任一起提意见!”熊老说着指了指我。

    郭老师也是老资历了,他摆摆手安抚熊老,说:“老人家不要激动!一会儿血压气高了不划算!学校也有学校的难处,场地就这么大,每个组都有安排,不能一个月一个学期都排我们书法组的......”

    熊老更激动了,打断郭老师的话,气愤地说道:“我已经提了,主任否定了!我觉得这根本就不合理!我们常年都可以安排布展,我明天就布展,向老师你跟着布!我说的!”

    “审批要主任签字的,没签字也领不到画架的,熊老,我搞不定。”这个大难题,我是解决不了,面露难色。

    “你是不是我组的?你是我组的就应该听我的安排!”熊老激动地说着,口水都喷到了我的桌上。

    我皱了皱眉头,看向郭老师求助。

    郭老师苦笑一下摇摇头,低头跟我轻声说:“别管,听听就行,他定是在主任那受了气,来发泄来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